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仙界赢家第二十九卷 第2502章 问答

第二十九卷 第2502章 问答

    石门缓缓打开,唐藏神色沉重的看了一眼,带着余人转身离去。

    站在门前,周舒抬眼一瞥,里面起码有四五百只陶龟,有的有壳,有的没壳,五光十色煞是好看,中间的土山上陶龟最多,密密麻麻的趴着,像是一个个彩陶罐。

    “到了门口为何不进来,尊驾是在惧怕老朽吗?”

    苍老的声音从土山中传来,很是威严,也的确是骨架在开口说话。

    骨架如何存活的,莫非是魂魄附体?

    周舒似有所思,这种事情不算常见,但也在情理之中,他见过活在丹水母里的魂魄,寄身于骨殖也不奇怪,尤其是一具大罗金仙的骨殖,比夺舍一般仙人好像还要好一些。

    “前辈有什么好怕的?”

    他淡淡一笑,“晚辈是担心这些陶龟,要是受了惊都蜕下壳来,晚辈当不起这等罪过,到时不是那几位打打杀杀,怕是整个唐家都要来找晚辈拼命了。”

    骨架微微一滞,“尊驾果然是明白的,不过不用担心,在这里,它们都听我的,不会蜕壳。”

    “如此最好。”

    周舒点点头,抬步走进了白曜石牢,身后的石门随之关闭。

    没有什么担心,石牢虽然坚固,但当不起镇恶一击,想出去不是难事。

    周舒坐下,一人一骨架,面对面对视了好一会,周舒试图从那空洞的眼洞中看出些什么,但没有结果,好像也找不到魂魄或是神魂的踪迹,难道藏在骨殖里面了?那就奇了。

    骨架凝声道,“杨尊驾,刚才对你出手,是我们唐家的不是,抱歉了。”

    周舒顿了顿,沉吟道,“晚辈理解诸位守护家族的良苦用心,前辈不提,唐藏等人一再逼迫而不问清缘由,未免有些过份,一句抱歉恐怕不够,前辈觉得如何呢?”

    骨架微叹口气,不答反问,“杨尊驾,请问你那把剑是从哪里得来的?”

    周舒面色平静,似答非答,“是一位前辈帮晚辈铸造的。”

    骨架注视着周舒,空洞中亦带着寒意,“那尊驾应该知道他的名姓吧?”

    “前辈应该也知道吧?不能总是前辈问,晚辈来答。”

    周舒微微摇头,淡定的看着他那莹白的眼眶,一字一顿的反问。

    双方在彼此试探,谁也不想主动把底透出来,虽然周舒清楚,想要达成他的目的,露底几乎不可避免,但最好也是让对方先说出来,比较安全一些。

    周舒了解仙界越多,也变得越来越谨慎,心知踏错一步,可能就会掉进深渊。

    “既然尊驾先说出了陶龟,那老朽也回答你一句。”

    骨架顿了顿,沉声道,“此剑出自欧家,乃大师所为,没有万年积累绝难铸成。”

    周舒点点头,“前辈慧眼,此剑正是欧家后人所铸。”

    欧家铸剑从不署名,但熟悉欧家或者说玄黄界的人,基本都能看出什么剑出自欧家,剑身上重叠而不混淆的菱纹、剑柄上清晰的数百道同心纹等等,都是欧家特色,其他铸剑师学都学不会。

    骨甲似是松了口气,缓缓道,“欧家后人仍然健在,实是一大幸事。”

    “现在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周舒想了想道,“欧家后人被仙界除名,又被龙族追杀,前途如何,实在难测。”

    “什么!?”

    骨架浑身一震,顿时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连土山也耸动起来,上面的陶龟纷纷躲避,不过受了惊也没有蜕壳,看来还真是很听骨架的话。

    一会才平静下来,骨架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怒意,“他帮你铸剑,你怎么不帮他?”

    周舒摇了摇头,“晚辈不过一个金仙,抗衡不了仙界,也对付不了龙族,如何帮得了那位前辈?”

    骨架又是一阵震动,半晌无言。

    虽然只是骨架,但也能看出他的极其悲伤之意,无论是用心道,还是第八感,都能感知得很清楚。

    “主人,他对玄黄界感情很深啊,甚至可能来自玄黄界。”

    “看得出来,但也有可能是作伪。”

    “唐家有五行轮,还有陶龟,还认得欧家的剑,如果说他和玄黄界没有关系,那也太不可能了吧。”

    “我知道,但不到必要时刻,不能透露出更多底细,玄黄界三字绝不能出口。”

    骨架慢慢平静下来,缓缓道,“现在,是不是轮到老朽来问了?”

    周舒笑了笑,“前辈想问什么就开口,但晚辈不能保证一定会回答。”

    骨架轻轻点头,“这个自然,老朽也是一样,老朽想问尊驾,你是如何让欧家为你铸剑的?”

    周舒滞了下,骨架这一问还真是问得犀利,欧亭为他铸剑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来自玄黄界,但这点却不能直接说出去,只缓声道,“这个问题,晚辈回答不了。”

    “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

    骨架非但没有生气,嘴边似是还挂起了一丝笑容。

    像是明白了什么,周舒沉声道,“现在该晚辈问了,晚辈想问,前辈的这些陶龟是从哪里来的?”

    骨架愣了一下,缓缓道,“尊驾这个问题,老朽不想说。”

    周舒只点点头,“无妨,那算晚辈白问。”

    骨架思虑了一会,“尊驾如果都是只问不答,结果就是什么都谈不出来,不如有问有答,大家都坦诚一些,尊驾觉得如何?”

    周舒立刻点头,朗声道,“晚辈同意,不过刚才那句话就算是前辈的问题了。”

    骨架呆了一下,凝然道,“尊驾太工于心计,于大道不合,于修行不利。”

    周舒寸步不让,“前辈不也是么?身为前辈,也不让着晚辈一些,应该有问必答,不厌其烦才对。”

    “你们要试探到什么程度啊?”

    炼妖界里,传来相如的一声叹息,“你们人类的确是比我们妖兽麻烦得多,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要绕上大半天,难怪我怎么都学不会当人,唉。”

    周舒只当听不到,骨架也沉默了。

    是的,谁都不坦诚,但谁也不敢坦诚,因为承担不起坦诚的后果。

    目前诸天这种环境里,有些秘密一旦被泄露出去,可能就真的翻不了身了,除非确定对方值得坦诚,才能交出更多的底细,谋求共存,甚而更多。

    而且周舒不急,可以等下去,等不下去的,只会是唐家。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