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牌经纪人:总裁娇妻超给力!正文 第373章:遗物

正文 第373章:遗物

    “别转移话题,你刚才还说你想起了什么,你现在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起了什么?”

    段慕衍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他能说刚才说的都是在安慰顾盼吗,现在要是说他其实什么都记不起来会怎么样?会不会被暴打一顿。

    他想了想,看顾盼的眉眼隐隐带着一点期待,目光温柔的看着她:“在我失去记忆醒来的时候我就一直记得一句话,我要一直陪着你,我当时不记得你,没想到那个人是你,但是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中,我也一直在想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顾盼想起那时候段慕衍的承诺,对她来说只是一句安慰的话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记得这么久的时间,而起把这句话当成了自己的风向标。

    她鼻子有点酸酸的,想起当时的段慕衍,他回来的时候虽然是完好的,但是想也知道,从高中坠落,绝对不是什么轻伤,他现在能够平安的回来真是他们的幸运。

    “难道你就没有认错?”想是这么想的,顾盼还是不服气的说了一句。

    段慕衍失笑:“那是我的记忆,就算是真的有可能认错,但是我也能够分得清她是不是跟我想象中的是同一个人。”

    顾盼好奇:“那你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认出我了吗?”

    “我想不起你的样子,当然不能确定,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感觉,我相信你就是我一直要寻找的那个人,所以我当时毫不犹豫的走向了你。”

    准确的说不是段慕衍选择了顾盼,是他的心选择了她。

    因此他们才会走到现在。

    顾盼听完的时候已经泪眼汪汪了。

    段慕衍有一瞬间的慌了神,赶紧拿出纸巾来温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不是的,是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点心酸,等我发现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已经哭了。”她之前觉得孕妇多愁善感什么的,还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一直到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是真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有什么好心酸的啊,你现在是最幸福的人,要笑才好。”段慕衍手忙脚乱的安慰着。

    但是顾盼也不知道是被段慕衍说的哪个字刺激了泪腺,等段慕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哭的更厉害了,一直哭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之中,段慕衍简直就是焦头烂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只能在顾盼一边哭的时候一边给她递纸巾擦擦眼泪。

    到最后的时候顾盼的眼睛已经红了,而且还有点肿起来了,段慕衍能怎么办呢,只好用冰袋给顾盼冰敷了。

    夏栩来的时候还以为顾盼怎么了,是不是被段慕衍欺负了,差点就要去找段慕衍理论,还好顾盼拦住她好好的解释了一下,夏栩这才罢手。

    “你搬到这里来了之后我真的是一点也不习惯,说好的几天时间,你想想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都快半个月的时间了,害得我每次来都要多费不少的油费。”

    “那你把单子给我,我给你报销。”顾盼伸出手。

    夏栩轻轻的拍开她的手:“算了吧,我要是真穷的这点油费都没有的话也不会隔段时间就跑过来了。”

    顾盼和夏栩咬耳朵:“你和顾轩最近怎么样了,那个前女友还有没有出现在他身边?”

    “没有,我现在在顾轩身边只能看见他们医院的小护士。”她叹了口气,“我以前一直看那些什么文章,说男人心中的初恋总是会成为他们心里的一颗朱砂痣,但是对顾轩来说这都算个屁,他看起来挺好说话的,结果对谁都是一个态度,什么初恋,什么前女友,这些事情完全不用在他身上费心。”

    顾盼惊讶的说:“这样挺好的啊,要知道现在多的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顾轩这样一心一意的真的少见,不过你看起来怎么还是这么烦恼的样子。”

    “其实,我该怎么说呢,他这样对我来说当然好了,但是你说前女友好歹跟他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他说忘记就忘记,是不是有点太绝情了?”夏栩想,这好像是大部分女人的通病,总是会想东想西的,一点安全感也没有,矛盾体用来形容她们真的是非常适合了。

    “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好好的跟顾轩谈谈?”顾盼说,他们之间最根本的问题完全还没有解决,所以夏栩才会有这么一个问题,她想了想又问,“你真正想说的是什么,觉得他对前女友太绝情?”

    夏栩双手支着下巴:“当然不是,我哪里有这么圣母,我只是在想,他既然能够这么冷漠,在面对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样的?我有时候总是会忍不住这么想。”

    顾盼敲了一下她的头,夏栩回神看着她,“你干嘛?”

    “我是让你清醒一下,整天都在想什么啊?你现在是怎么了?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你了,一点安全感也没有,这种问题你以前从来不会想太多。”

    夏栩揉了揉自己的头,沉默了一下,随即说:“我之所以想这么多不过是因为我爱他,我要是不爱他才不会想这么多。”

    “我跟你说,你现在这么患得患失是真的不像你了,我觉得不能在放任你们这样下去了,之前我不管是会因为我相信你们会调节好,但是我看你现在这样,是真的要好好的谈谈。”

    顾盼没想到夏栩的执念已经这么深了,觉得自己要是这么放任下去,不是夏栩疯了那就是顾轩疯了,要么就是两个人都要疯了,不管是哪一个结局对于顾盼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顾盼说做就做,现在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夏栩挡住她的手:“还是不要了,我现在不想跟他说太多。”

    但是顾盼非常的强硬:“不行,我一定要把顾轩叫出来,你要是说不出来我就来替你说。”

    顾盼是很能明白的,有些事有人就算是近在咫尺也不能轻易的说出口,好,既然夏栩说不出来,她就替夏栩说出来。

    夏栩头疼,看顾盼打电话知道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顾盼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显然顾轩也十分意外顾盼会打电话给他,在顾盼提出要见面的时候更是意外,他问是不是有什么事,但是顾盼直说这件事必须要当面谈,你出来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在电话里就算是再怎么慎重的事情也会变得敷衍虚伪,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就让人觉得不够慎重,更何况这是一次不得不面对面谈话的事情。

    顾盼这么要求于情于理。

    顾轩来的时候没想到夏栩也在。

    夏栩却一点也不意外。

    想到这里顾轩看着顾盼,顾盼也直直的回看过去:“是我叫你们出来的。”

    “前段时间夏栩赌气过来的时候我必须要承认我做错了,我采取了放任的态度,我想,你们之间的矛盾肯定能够很快的调解好,所以我就没有想太多,我以为你们之间的矛盾仅仅只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又错了。”

    “或许你们也发现了,你们之间最根本的毛病不是工作,也不是孩子,甚至不是任何一些东西,仅仅只有两个字,信任。”

    “信任是婚姻的桥梁,婚姻的基石,你们没有信任,现在过得不好,将来也一定过得痛苦,所以趁着现在你们最好好好的谈谈。”

    “我先走了。”

    顾盼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真的不容易,她向来性格都比较随性,今天为了夏栩出面多少已经有点违背她的原则了,但是想到夏栩将来可能会过得不幸,她顿时觉得,这些什么原则根本都不需要了。

    顾盼想,如果夏栩能够幸福,她这点真的不算什么。

    唐欣荣那次在医院遇见洛历承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这辈子就连补偿的机会也没有了。

    他很想知道洛婉柔的墓地在哪,他想去问顾盼,可是想到顾盼冷漠的目光他又瑟缩了一下。

    他现在一个人住着,找着一份普通的工作,可以糊口,每天过的很清静很自在,这样的生活无波无澜,对他来说却已经是最好的生活。

    他在小区附近找了个保安的工作,除了工资有点低,其他的都很好,离家非常的近,但是年轻的时候他的腿受伤了有点毛病,现在人到了中年,腿就有点不太好了,上楼的时候总是非常的吃亏。

    这天他买了点小菜,买了一条鱼,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发现对面房东的门忽然打开。

    “哎,房子就是他租的,你母亲的那些遗物都放在他这里。”房东的话从唐欣荣背后传来,他听见遗物两个字的时候背脊一僵,慢慢的往后转动着,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顿动弹不了。

    顾盼今天是让段慕衍陪着来找回自己母亲的遗物的。

    那些遗物里有些是顾盼小时候的东西,很多都是洛婉柔亲手做给她的,也有一些是顾盼得了奖洛婉柔奖励给她的,老旧的东西,却被顾盼保管的很好。

    本书来自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