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戈壁之爱正文 169 心正

正文 169 心正

    红楼梦看过无数遍,可是戏曲红楼梦周扬头一次接触的就是这个老版电影。

    他没想到戏曲的唱词这么优美,虽然不是书中原句,但另有一番意境,难怪记得小时候外婆总会一遍又一遍的常年听。

    宝玉哭灵中的那句:天缺一角有女娲,我心缺一块难再补。

    精确的一句。

    人一生,家庭,妻子子女,别说合不来分开,再娶一个一样生。但,有些缺了就是缺了。

    周扬愿自己的生活、家人、儿女无缺,愿和妻子牵手到老。

    他能感觉到妻子也在改变,在能迎合的方面迎合自己,就如同他为了妻子,才听了戏曲,也从戏曲里得到快乐。

    周扬是学文的,对于书看了很多,戏曲唱词中的唯美,真的惊艳了他,难怪有人说:戏曲之美,美在唱词。

    于是周扬买了好几本元代戏曲准备好好看看。

    在学校里忙完事,周扬先给家里电话,还是停水,他就说去外面吃饭。

    周母让儿子在小区门口等,不用再跑回来,然后三人出门往大门走。

    到了门口,周扬已经打了车在等,说去农庄吃烤肉。

    去得是经常去的那家,晚上人很多,房间都已经满了,他们就坐在树下石桌那里。

    晚上有点凉,周扬给计小玲披上针织外套,计母看到女婿的体贴,暗自点头,替女儿感到高兴。

    很多独生子长大不会照顾人,也不会体贴人,因为从小都是别人照顾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长大,等结了婚,同样指望对方来照顾他的一切,哪里会为对方着想。

    女儿刚结婚的时候,计母就有点担心,因为周扬是独生子。

    她在家里和计父嘀咕,说以后的小年轻结婚,没准就会为谁做家务吵架,都是被父母照顾长大的宝贝儿子宝贝公主,饿了点外卖,渴了买饮料,到时日子怎么过?

    计父说她杞人忧天,问她结婚的时候会干多少,还不是一样过来了。

    是呀,计母那个时代已经比她父母年轻时好多了,让小玲外婆说他们那会儿结婚送个床单都是大礼,计母小时还穿手工做的棉衣哪,现在女儿还没生,小孩的衣服买了一堆准备着。

    时代不同了,不能拿年轻那时的条件来衡量现在。

    以前过年都吃不上今晚点的这些菜,让计父的话说,珍惜好日子,少吵架。

    计母想到这笑了,没有那对夫妻不吵架的,日子就是这么吵吵闹闹中,你心疼我我照顾你中,看着孩子长大中,俩人到了白头。

    女儿的日子才开始,看着女婿,计母希望女儿女婿和大都数人一样,和她和计父一样,到了白头,互相依靠。

    周母是看到儿媳的肚子,心想再过一个月她就可以抱孙子了,是个孙女也行,儿子已到三十,有个孩子才算一个家的完整。

    当母亲的愿意看到儿女的幸福大过儿女的事业有成,周母在家跟周父嘀咕,赚再多的钱事业做得再大,回家没孩子喊爸爸,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儿媳怀孕,周母最高兴,那也是因为在农村的时候,总是有人问:你媳妇生了没?要不就是:还没抱孙子呀?

    她越解释别人的眼神就像你家儿子不会生似的,所以周母来边疆的时候,在村里来回走了两大圈,见人就说媳妇怀孕她去伺候。

    回家好好吐了一口气,给周父发牢骚说,别人生不生孩子,什么时候生关他们什么事。

    周父说这就是没见识,说读书少的上了年纪眼光就盯在那没用的八卦上,有那心思多种点菜还能卖钱,你以后也少和别人说是非。

    气的周母直瞪眼,发狠说:我什么时候和别人说是非?

    如今看着儿子媳妇幸福生活,孙子马上也有了,周母天天的都是好心情,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

    饭桌上,面疙瘩一上桌,周母站起来就先给计小玲盛一碗,“小玲喜欢吃这个,先吃点垫垫肚子。”

    计母给周母盛,周扬给岳母盛,计小玲给周扬盛,四人看如此这般,都笑了。

    烤肉有辣和微辣,凉拌菜有薄荷荆芥,爽口清淡。

    边吃边聊,小风吹着,有客人带来的孩子吃饱饭了在院里玩耍。

    院里有摇椅,一个坐一个推,孩子的笑声传过来,周母笑眯眯。

    周扬拿出电话,先给岳父微信视频,接通后,计父凑近看屏幕。

    天黑了,虽然院里有灯,可在视频里看不太清楚。

    计母伸头看着屏幕说:“小玲她爸,离远点,就看你那大鼻子了。”

    屏幕里的计父把手机移开说:“这是在哪?黑灯瞎火的。”

    周扬把手机交给岳母,计母说:“在庄子里吃饭哪,让你看看,眼馋眼馋你,呵呵!”

    又把手机对着菜盘,“瞧!都吃空了,太好吃了,你也来过的那家,来看看你外孙。”

    视频里的计父给女儿说注意身体,计小玲也笑着给父亲说话。

    周母和亲家打声招呼,等他们说完了,她也赶紧拿出手机给周父拨过去。

    视频里的周父脸上红扑扑,说在隔壁家喝酒哪,周母就不好让丈夫看这里情况了,只简单说在外面吃饭,周扬拿过来和父亲说了几句挂了。

    周母嘟囔说一看不住就去喝酒,不过也知道丈夫很少乱串门喝酒,估计是有事。

    吃了饭歇了会,打车回家,看会电视,洗洗睡了。

    周母还是不放心,悄悄去洗手间给周父打了电话,知道是周父帮隔壁修了院里浇菜地的水管,人家请他吃饭。

    周母这才放下心,离开家几个月,就怕男人喝个小酒,犯个错啥的,那她就要气死了。

    计母看周母拿着手机出去,她偷偷笑,计母对老公放心,因为知道计父最看不上作风不好的人,计父人稍微有点古板,拿现在的话来说,三观非常正,绝对不会因为老婆不在家就会犯男女错误。

    计父看那些因为外遇抛家弃子的人就会摇头说:没良心,那是给你生儿育女的老婆,这样做人没良心。

    正因为有这样的计父,两个孩子从小就心正,计母对嫁了这样的丈夫很满足。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摄政王妃:王爷好霸道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