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师叔无敌正文 第173章 难兄难弟

正文 第173章 难兄难弟

    刚刚脱离苦海的乔三哥,捧着木盒一脸苦相。

    养蚕太贵,他都要养不起了,不到半年花费上万灵石,本以为养大了就能交给师叔,没成想又被退了回来。

    乔三哥很想抽自己嘴巴。

    说什么不好非得说没经验,这要多养几年,能不能进化成真正的火蚕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肯定得先破产。

    有心哀求师叔,一抬头人都没了。

    走出院子的时候,常生踢了脚在墙角呼呼大睡的白鹤。

    “别睡了,跟我来。”

    老白晃了晃翅膀,头也没抬换了个姿势继续大睡。

    见白鹤懒成了猪,常生无奈的摇摇头,拎起老白的脖子走出院子,回到冲天石。

    关上石门,常生调动灵识,仔细的感知起白鹤。

    这一年多来,他时而以灵识感知白鹤,每一次都一无所获,不过随着境界的增长,常生用筑基中期的灵识感知白鹤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丝端倪。

    隐约能感知到白鹤的头颅里,存在着一股类似阵法的气息。

    气息微弱隐晦,很是玄奥,每当常生仔细捕捉,又觉得空空如也。

    “禁制封印,你的神魂里究竟被封了什么东西呢,老白。”

    散开灵识,常生盯着白鹤说道。

    白鹤抬起头,死鱼般的眼睛看向常生,也不叫,也不动,像极了懒鬼。

    “我来猜猜,猜对了的话,你就点点头。”

    常生坐在桌边,给自己冲了壶灵茶,好整以暇的说了起来。

    “你脑子里有一条没消化的小鱼魂魄,所以你看起来才比较傻。”

    白鹤没动,两眼无神,目光跟看傻子似的。

    “你上辈子投胎的时候投错了,本是猪魂却投在了鹤身,所以你懒得像猪。”

    白鹤没动,两眼越发无神,连头都歪了下去。

    “我知道了,你前世一定是一只大鹅,这辈子成了鹤,你不太习惯。”

    白鹤不仅没动,眼睛都快闭上了,只剩下一条缝,脖子无力的耸拉着,好像睡着了。

    常生没在意白鹤的状态,品了口灵茶,继续分析着。

    “能住在白鹤峰,说明你的是一头土生土长的白鹤,就因为你太懒才不合群,连大长老都看不下去,要不然上次我说想吃炖大鹅的时候,他不会撸胳膊挽袖子的想要帮忙宰了你。”

    “不是我说你老白,你这鹤生真是失败,连圈养你们的大长老都想宰你,要不是我把你套回扶摇峰,你恐怕早被炖了。”

    吹了吹茶杯里的热气,常生瞥了眼已经呼呼大睡的白鹤,自语道:“如果下辈子让你投胎,记得别选鹤,选猪好了,你说是吧,温先生。”

    一句温先生出口,只见呼呼大睡的白鹤忽然间鹤羽炸立,浑身一颤。

    缓缓抬头,鹤眼里依旧慵懒,不点头也不摇头,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常生。

    看到白鹤的模样,常生叹了口气,道:“你点不了头,是吧,大长老的禁制让你无法用点头和摇头来承认自己的身份,赫连穆的手段真是高明。”

    白鹤的眼里渐渐泛起了无奈,长长的脖子缩了回去,趴在地上看着常生,好像个委屈的孩子。

    “我知道你不是白鹤,而是被封入白鹤的神魂,这道神魂最有可能便是温玉山了。”

    常生的语气平淡得毫无波澜,因为他不知一次推算过白鹤的真相,只是从未说出来过而已。

    “你知道我不是千云宗的师叔祖,而是个冒名顶替的家伙,这才是麻烦的地方。”

    常生的眉峰锁了起来,目光里有些冷意。

    “为了避免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一顿炖大鹅。”

    常生的语气里听不出玩笑,好像在平静的讲述着一些无聊的话题。

    白鹤的眼睛缓缓闭了起来,好像轻叹了一声,或许它早知道自己的结局,无外乎一死。

    “可惜我这人念旧,吃什么都行,唯独吃不下朋友。”

    常生踢了脚白鹤,将其踢醒,叹息道:“你们的小师叔早就死了,跟我没关系,等你恢复了人身如果想要报仇,先去找赫连穆,别找我。”

    说着又倒了杯茶,放在桌子对面,白鹤的目光恢复了灵动,跳上椅子,长嘴一伸居然也喝起茶来。

    “到底是什么禁制,怎么破开呢,会不会破开禁制的时候你的神魂也会被毁灭?”

    常生有些困惑,道:“你们十大长老和宗主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他们都死了么,赫连穆为何安然无恙,还将你的神魂抽了出来,封在一只鹤的身上,他可真够狠的。”

    常生说完,白鹤外头看向石壁。

    石屋里没有窗,不知白鹤在看着什么。

    “北方,你是说,宗主他们在岭北,或者草原?”

    常生能分辨出白鹤所看的方向,但他猜不出白鹤想要表达什么。

    白鹤无法点头与摇头,所以无法从白鹤的举动中分辨出线索。

    “抱歉,我实在无能为力,你也知道,我这个小师叔装得有多辛苦,走钢丝一样,错一步都会万劫不复,没办法帮你去救宗主。”

    常生叹了口气,道:“筑基中期的师叔祖,呵,世事还真是无常,如果有命活着离开宗门,在离开之前我会把你交给上官柔。”

    说完将茶杯续满,常生默默的品着灵茶,只是神态有些苦涩。

    如果白鹤只是普通的白鹤还好,赫连穆虽然有所怀疑,未必会真打算动手。

    将封着温玉山神魂的白鹤抓回来扶摇峰,这一点对常生来说根本是引火烧身。

    温玉山的神魂必定是赫连穆封印。

    原本只是怀疑常生这个小师叔还好些,赫连穆没有真凭实据不敢动手,可是加上温玉山的神魂在常生手里,相当于抓住了赫连穆的把柄。

    本就是个假的师叔,还拿着人家把柄,岂不是找死。

    别看常生每天闭关,还有三头碧眼蟾和乔三哥护法,如果赫连穆真下定决心动手,以乔三哥的能耐根本挡不住大长老。

    对坐的一人一鹤,都显得落落寡欢。

    好似一对难兄难弟。

    “知道怎么看出你是温玉山吗。”

    常生自言自语着,白鹤的目光也变得好奇了起来,好像要听听这位冒牌师叔的高谈阔论。

    “确定你身上封着其他的神魂不难,上次带着你想要离开宗门,却无法启动传送阵,说明你身上有着封印存在,至于你这头蠢鹅的身份,是你看向姜小莲的时候自己表现出来的。”

    常生笑了笑,道:“当时姜小莲说你是下酒菜的时候,我发现你眼里的目光满是悔恨,作为师尊,你当时一定在后悔收那个吃货丫头为徒吧。”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