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俗人一枚重生之俗人一枚 第三卷 大学篇 1616,《大学篇》之终章

重生之俗人一枚 第三卷 大学篇 1616,《大学篇》之终章

    ps:4000字,二合一:

    这天晚上,王勃陪着三女,先是在七楼的某间教室上了约莫两个小时的“自习”,一直到晚上十点,教学楼关闭的铃声响起,这才离开。

    之后,又按照原定计划去夜游校园。

    教学楼旁的小花园,体育馆旁边的草坪,经过学校商业街到时候,苏梦瑶说她饿了,于是,众人又去小卖部买了些灌装啤酒,真空包装的卤翅膀,卤脚脚,两包酒鬼花生,然后提到c外的恋爱圣地“野猪林”,找了一块空闲的草坪,铺上宫静带的报纸,席地而坐,边吃边喝。

    这时,已经快十一点,学生宿舍也快关门了,原本来晚了就没有“位置”的野猪林倒是颇为安静,看不到什么人影。毕竟,不是所有学生都有那闲钱在校内校外租房子,租了房子的情侣们,有了温馨的小屋,大多也不会选择去四面漏风,甚至还有可能被人偷窥、打望的林子卿卿我我。

    正好便宜了夜游校园的一男三女!

    因为几乎就只有他们三人,林子内阒寂无声,偶尔传来两声蟋蟀的虫鸣。抬头仰望,浓密的枝叶遮蔽了夜空,漫天的繁星消失了一大半,偶尔一两颗,也只是在粹叶中闪现。

    四人一边吃喝,一边小声闲聊。

    宫静见刚才走在前面带路的苏梦瑶和温小涵似乎对这个她耳闻很久,但大学四年从来没有来过的“野猪林”颇为熟悉,便问:“梦瑶,小涵,你们经常来这里呀?”

    “哪里经常来!也就来过两三回罢了。怎么,静静,你从来没有来过野猪林?这里可是恋爱圣地哟!”苏梦瑶说。

    “没……没有……我一个人来干嘛?”宫静不好意思的道,听苏梦瑶说她和温小涵来过这里几次,心头便有些羡慕,因为二女不可能单独跑到这里来,那也太奇怪了,肯定是跟王勃一起过来。至于来这里干什么……宫静想到前不久在教室内发生的那一幕幕紧张刺激,让她面红耳赤,心脏狂跳不止,她也亲自参与了的狂乱场景,呼吸顿时便是一滞。

    “啊,真没来过呀?那真是可惜了!”苏梦瑶说,随后将目光看向身旁的王勃,打趣道,“子安,你干嘛不带宫静来见识一下呀?这可是你这个男朋友的不对哦!”

    王勃还来不及反驳,温小涵便替王勃回答:“子安和静静不在一个班呢,若让外人看到他俩走在一起,难免会有闲话。”

    宫静也急忙说:“没事儿!小勃曾经提过一次,是我自己不愿意来。”

    “呵呵,我忘了你俩不是一班的哈!平时见面是得小心点。”苏梦瑶恍然大悟,呵呵一笑,随后一把将旁边的宫静推向王勃,大度的道,“没关系!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今天晚上就让子安这家伙好好补偿你这几年来的遗憾好了。我和小涵待会儿就不跟你抢了,还帮你站岗放哨,你说要不要得?”

    “嘻嘻,要得!我和梦瑶待会儿给你站岗,顺便打望。”温小涵一声嘻嘻,也开始调笑起宫静来,连不离嘴的普通话也不说了。

    “要不得要不得!这哪里要得嘛?我们还是回家好了,深更半夜,黑漆麻拱,四面漏风,感觉好恐怖哦!”见苏梦瑶和温小涵一起为她安排起来,宫静又羞又急,又惊又惧,同时也有些隐隐的好奇跟向往,连忙拒绝。

    王勃见三女相互玩笑,也插了一脚进来:“喂喂喂,你们三,当我是空气嘛?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就开始安排?要知道,离了我,你们想玩的游戏可是玩不转的哦……嘿嘿!”

    “shutup”迎接他的,却是齐齐的叫他闭嘴。

    “今晚没你的发言权!”

    “讨厌!谁想玩……玩游戏啊?”

    “就是!”

    四人一阵笑闹。

    半个小时后,买的四罐啤酒,几包卤味和酒鬼花生便被四人吃了个干净。王勃用塑料袋把四人制造的垃圾装袋,起身,走去小径边的垃圾桶扔掉,正准备转身,就在这时,却发现有两个影子,鬼鬼祟祟的朝林子里面钻。

    这倒是让他感觉有些意外,因为这个时候男女宿舍都关了门,校园内已经看不到什么学生了。

    “莫非也是即将离校的大四学生?”王勃心想。这时,他倒不急着回去跟三女汇合了,见垃圾桶旁边有棵稍大的树,便躲在了树后。

    在王勃的注视下,这对男女走进了野猪林,东瞅瞅西看看,显然是在寻找着合适的战场。不久,终于在一片小草坪上站定。

    “还是……还是回租屋吧,江流,我……我有点怕!”稍矮的女人说,机警的瞅来瞅去。

    “别怕,小兰!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哪里还有人?”稍高的男人一皮鼓坐在了草坪上,顺手将叫小兰的女人拉了下去。

    “这里有哪里好嘛?没个遮掩,万一被人发现,羞都羞死了。”叫小兰的女人又说。

    “放心啦,不会被发现的。即使发现,黑乎乎的,别人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小兰,我们就在这里做一次吧,求你了,我实在是太想在野猪林跟你做那事。”叫江流的男人哀求着说,一边说,一边去解身前女人衣服的扣子。

    “那……那你快点。这里黑洞洞,实在是吓人。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女人终于妥协。

    “嘿,要的就是紧张和刺激……放心,小兰,现在我激动得很,肯定很快!你稍安勿躁哈!”

    这是两人间的最后一句交流,不久,王勃便看到那叫小兰的女人和那叫江流的男人一起倒在了草坪上,很快上下重叠在了一起。

    “你跑哪儿”

    “嘘”

    苏梦瑶正想问王勃跑哪儿去了,扔个垃圾扔半天,刚张嘴,就听王勃一声嘘。“别开腔,仔细听!”王勃压低声音冲四女说。

    “啊……难道有……有人?”宫静一惊,立刻有些紧张,本能的朝王勃的身边靠。

    而苏梦瑶和温小涵倒没什么紧张,苏梦瑶的脸上更是跃跃欲试,闪着兴奋的光,一下子跪了起来,抓着王勃的胳膊,小声的问:“真有人进来啊?你在哪里看到的?垃圾桶那里?”

    王勃点了点头,顺势把一脸紧张的宫静搂进了怀里,嘿嘿一笑,道:“你们要不要去看戏?很精彩哦!”

    “不去!”宫静把头埋在王勃的匈口,想也不想的说。

    “这种事有啥看头嘛?”温小涵附和说。

    “没劲!还想有人陪我去瞧瞧西洋景呢!”见两位好姐妹都表示不去,苏梦瑶也不可能一个人去,只有讪讪的重新坐回王勃的身边。她第一次跟王勃正儿八经的聊天便是在英语角,随后两人脱离众人,漫步到日语系旁边的小花园,就在这里,她和王勃躲在几株芭蕉树后面,看了一场让她热血沸腾,四年过去了,但却一直难忘的西洋镜。过去几年中,王勃领着她一起寻求刺激,在校内外寻找特殊的寻欢作乐之地,她一点也不排斥,甚至心头充满了渴望,不得不说跟那次偶遇的西洋镜对她的冲击和影响不无关系。

    隔壁既然有人,而且还在干着那事,四人也就不再说话,开始侧耳谛听。

    一开始,并没什么动静,但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便有飘飘渺渺,时断时续,时高时低,且极力压抑着的声音传来。这声音,早已是过来人的三女当然不陌生。王勃顿时便感到被他搂在怀中的宫静身体一颤,呼吸一紧;而坐在他两旁的温小涵和苏梦瑶也几乎同时挪了挪臋部,朝他靠了过来,一人抓着他的胳膊,一人从后面搂着他的腰。

    四人都没说话,一起听着隔壁男女演奏的异响。

    异响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高昂,就像一首歌到了高朝,到最后,完全是连绵不断,有种不管不顾的架势。而且,在单音调的女音中,更是加入了男人的低吼。

    这时,王勃便明显够感觉到,不论是坐在他前面的宫静,还是坐在两边的苏梦瑶和温小涵,三女的呼吸,都开始紊乱起来,时而轻柔像羽毛,时而粗重若喘气。三女抓着他胳膊,搂着他颈子和腰部的手,也是越来越重,越来越紧。

    突然,两声犹若猛虎的低吼响侧整个野猪林,然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天地再次恢复了万籁俱寂。

    “这就没了?总共也就两三分钟吧?还真是一位快枪手啊!”王勃扁了扁嘴说。

    “扑哧”一声轻笑响起,“讨厌,别那样说人家嘛!”说话的是温小涵。

    “哈哈”苏梦瑶忍不住哈哈一笑,“波”的一下亲了王勃的脸,有些骄傲的说,“还是我们老公厉害!”

    “呵呵,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们这下知道你们老公的厉害了哈!”王勃立刻打蛇随棍上,开始王婆卖瓜。

    “切!”苏梦瑶一声“切“!

    “稀罕!”温小涵给了他一个白眼。

    “有什么好自得的?巴不得你快一点,我们好少遭一点罪……咯咯咯……”怀里的宫静也轻轻打了他一下,口是心非的说,随即,便咯咯咯的捂嘴笑了起来。

    “你们呀,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哟!”

    “……”

    四人小声逗乐打趣,等待着那对快枪手,野鸳鸯,演戏演半场的男女离去。听了一场虎头蛇尾的戏,不论是王勃还是三女,都有些心猿意马,蠢蠢欲动了。不过,四人可不想有人来听他们的壁角,沾他们的便宜,哪怕只是听觉上。

    可惜,事与愿违,没多久,那断断续续的女声竟然又飘了进来。

    三女一愣,脸上明显带着疑惑。作为过来人的她们对男生的生理情况已然十分的了解,完事之后,就是一条死蛇,很难在短短的一两分钟内重整雄风。

    王勃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狗曰的,竟然作弊!兄弟不行上道具!过分了哈!”

    三女愣了愣,你看看我我看看,过了好几秒钟,才明白王勃话中的意思,然后便再也忍不住的发出齐齐的爆笑:

    “哈哈哈哈……”

    这爆笑,跟前面压抑的偷笑相比,起码高了好几个数量级,简直是穿丝裂帛,震耳欲聋。三女笑了好一阵,这才想起隔壁“梅开二度”野鸳鸯,顿时捂嘴。

    刚刚捂嘴,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看到一男一女,急匆匆的朝外冲,女人在前,呜呜的“哭泣”,男人在后,苦苦道歉加哀求。

    这情景,再次让坐在林中的三女发出齐齐的爆笑。

    “小勃,你太坏了。干嘛讲笑话逗我们笑啊!”

    “就是,这下那男的估计会在心头形成心理阴影了。”

    “女的估计也吓坏了吧?”

    面对三女的“责怪”,王勃耸了耸肩,两一探,一脸“无辜”的说:“这哪里怪我?是他自己不行得嘛?不行就不行嘛,还用道具作弊,这就叔可忍,婶婶不能忍了!”

    “咯咯咯……”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

    “讨厌!别……别说这种话了,再说我……我要笑断气了!”温小涵用粉拳锤了他一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你也别说人家,小勃!你有时候,还不是”苏梦瑶正想揭王勃的老底,一旁的宫静和温小涵齐齐捂住她的嘴,大羞。

    “不准说!”

    “你俩一个男流氓,一个女流氓,真的是凑一堆了!”

    “就是,静静,我们现在回家,不理这两流氓了。”

    “要得,我们马上走。”

    说着,温小涵和宫静就作势起身,打算离开。

    但王勃哪里准,两手一用力,便将二女,连同苏梦瑶一起推倒在地。王勃跪在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气呼呼的冲并排躺在地上的三女道:

    “不准走,一个都不准走!哼哼,气死我了,竟然敢怀疑你们老公的本事,还说你们老公是流氓。今天晚上,咱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就让你们看看老公的真本事,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大流氓!”

    几分钟后,无人的野猪林内,响起了悠扬悦耳的低吟。这低吟,一朝响起,便连绵不绝,没有尽头。

    在这低吟和欢哥的伴奏下,夜色,却更加的安详和静谧了。

    ps:第三卷,终。

    敬请期待第四卷。...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超级大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