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唐门毒宗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是他!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是他!

    这一声呼喊传入殿中,虽然遥遥依稀,却是清晰可闻,让整个殿中一片死寂。

    而此时,一直昏迷的刘彦瑫却猛然睁开了双眼。

    “救命啊!大王救我!”

    呼喊求救声更加清晰,刘彦瑫的面部开始了抽搐,与此同时马希声惊愕地看向赵吉昌,而赵吉昌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慌乱之色。

    “云儿!”刘彦瑫终于反应过来,激动大喊:“我的云儿!”他爬起身来直冲殿外,跪地的四位宗亲此时也哗啦一下子纷纷起身,一个个带着刑枷铁链就往殿外冲!

    刘佩云活着!

    转机!转机!

    他们这一跑,朝臣们也压不住惊愕好奇随即纷纷涌出,竟把殿内的马希声和赵吉昌给忘了。

    眼看群臣已奔出,吓得脸色发白的马希声惊慌失措下竟奔去了赵吉昌身边:“怎么办?怎么办?”

    赵吉昌这会儿也是内心惶惶,但他并不像马希声这般失措,而是阴着脸,低声安抚:“稳住!见招拆招,总之一切以保住自身为要务!”

    “好!”马希声连连点头:“好,好!”

    赵吉昌看向殿外,低声提醒:“大王,您日夜思念的王后回来了,您现在应该喜极而泣,出殿相救。”

    马希声这才醒悟,赶忙提起衣袍往外奔去。

    ……

    刘彦瑫冲出殿门就看到了在广场上狼狈不堪的女儿。

    “云儿!”他大喊一声就朝女儿奔去,刘佩云一见父亲自是喜极而泣,边大声喊着爹,边发足狂奔。

    势成定局,广场上混战的太监宫女们闻声纷纷停手,眼睁睁地看着这对父女拥抱在了一起。

    “爹!”

    “云儿!”

    两人在殿前不远处相拥在一起时,宗亲还有朝臣们也已经全部走了出来,看着他们

    刘彦瑫看着女儿憔悴狼狈的模样,眼泪霎时淌出:“云儿,你这是……”

    “爹,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王后!王后你在何处!”此时马希声奔了出来,他那十分做作夸张的呼喊,让刘彦瑫与刘佩云都是一愣,随即父女对视一眼,不敢逗留,起身向殿前走去。

    不过在刘彦瑫扶着女儿向前走时,他压低声音迅速问道:“你知道自己是被谁抓了吗?是大王吗?”

    “不是大王,是……”刘佩云没能说完,马希声就以极其夸张地姿态冲到了她的面前,几乎是从刘彦瑫的手中抢出来般野蛮地将刘佩云拥入怀中:“王后,你没死啊!真是太好了!”

    刘彦瑫看着这一拥是又心疼又不安,可是却只能忍着,倒是刘佩云似乎比她更明白形势的重要,只见她泪眼婆娑语调柔娇:“大王!云儿还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大王了呢!”

    当下她就在马希声怀中啜泣,娇弱无比,马希声闻言自然抚背安抚。

    周遭朝臣看着他们这般相拥,觉得尴尬失礼,不免转头避让。

    此时,赵吉昌也从议事殿中走了出来,见到此番情形,轻撇了下嘴后便向他二人走来。

    而朝臣中有眼尖者突然留意到了刘佩云身上的披风,当即用胳膊肘杵身边朝臣,以眼神加努嘴示意。

    他不敢言,只能如此,但很快那个朝臣盯着披风看了几秒,立刻又暗示了身边其他地朝臣。

    就这样,一个传一个,很快周遭的朝臣全都注意到了,他们交头接耳,个个脸露震惊之色。

    赵吉昌没有注意到这连锁反应,他脑袋里想得全是应对的借口,这会儿人已到他们跟前,眼见马希声还抱着刘佩云不放,便轻咳一声高声道:“恭喜大王,王后娘娘安然归来!”

    马希声听到赵吉昌的声音如同得到指示一般立刻松手,刚要说话,却不料刘佩云如见鬼怪一般,从马希声得怀中急退到刘彦瑫身边。

    这一退,赵吉昌注意到了她身上甩开的披风,登时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而刘佩云已指着赵吉昌,咬牙切齿情绪激动地恨道:“是他!爹,就是他劫掳囚禁的我!”

    众人闻言无不惊呆看向赵吉昌,刘彦瑫更是大惊失色!

    赵吉昌!

    他?

    刘佩云此时已冲着几乎傻掉的马希声大喊:“大王,快快拿下他!就是他劫掳的我……”

    “王后娘娘!”赵吉昌高声喝道:“您是糊涂了吗?老奴怎么敢劫掳您!您还是想清楚了再说话!”

    他气势汹汹妄图以势压人,然而刘佩云毫不畏惧,闻言睚眦欲裂:“赵吉昌!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这张恶心的嘴脸,我……我和你拼了!”

    她说罢便要冲上去撕打赵吉昌,刘彦瑫却一把抓住了女儿将她扯到身后,眼含杀意地盯着赵吉昌质问道:“赵公公!你为何要劫掳我的女儿?”

    “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刘佩云情绪激动的声音越来越尖:“你把我囚禁在斡月台暗室之中,对我施以暴行,要我诬陷我父亲意欲谋反!我宁死不从,你就对我……对我……”

    她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连续的消耗已经让她难以支撑,这会儿情绪激动起来,根本无法支撑,话未说完就已晕厥倒地。

    而这一倒,露出了披风下破损的带着血污的衣衫……

    “云儿!”刘彦瑫见状,一把扶住女儿,慌忙用披风遮盖她的身体。

    “荒谬!”赵吉昌试图辩解:“我怎么可能……”

    “赵吉昌!”钱渡一脸盛怒地带着三位宗亲冲到了赵吉昌和马希声的跟前,几乎是将两人围住:“好你个赵吉昌!你劫掳的王后,陷害不到刘家就来陷害我?贼喊捉贼,你这一招真是妙啊!”

    “我没有……”赵吉昌百口莫辩,满腔怒火的钱渡毫不客气地挥动刑枷砸在了他的脸上:“没有?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你栽赃我陷害我,还以我全家性命逼我认罪,你简直是想要造反了!”

    钱渡憋的火太多了!他愤怒地用刑枷砸赵吉昌的脑袋,一下一下又一下,于是尽管赵吉昌拼命地护住脑袋,但头上还是被砸出了血。

    “大王!救我!”眼见无人帮他,赵吉昌也是病急乱投医,冲着马希声呼救。

    马希声茫然无措中听到他求救,就想开口说话,而此时其他几位宗亲相继开口:“大王!此等奸佞阉竖,若不严惩,那国法何在?”

    “大王!此事臣等必须要一个公道!”

    “对!我们要一个公道!请大王给我们做主!”

    马希声面对三位宗亲的强势压迫,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会儿他自己就是个过江的泥菩萨。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美漫之圣斗士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