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正文 【傲娇305】当然是喂饱她(一更)

正文 【傲娇305】当然是喂饱她(一更)

    苏子衿从着火的农舍里走出,她的脸被烟火熏得微黑,身上还有浓郁的血腥味。

    慕臻的心一阵抽疼,这些无不提醒着他,因为他,他的小玫瑰遭遇了怎样的危险。

    一手扣住苏子衿的后脑勺,慕臻用力地吻住了她的唇瓣。

    山风很大,苏子衿的唇瓣沁着凉意。

    慕臻繁复碾磨着,舌尖窜了进去,迫不及待地给予她,他的温度。

    齿尖交融,她的唇瓣很快就有了温度,且两人的温度都有逐渐攀升的趋势。

    纵火,用火攻的方式将宋闻均逼至停着直升机的后院,纵然是笃定了宋闻均必然不会放弃小玫瑰这颗尚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肯定会派人带她走,依然不能否定这桩计划的冒险处。

    等在后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煎熬。

    他看着里面不停地有人冲出来,却始终不见他的小玫瑰,差一点就要不管不顾地冲进去。

    好在,最后,他的小玫瑰还是出来了。

    如同浴火的玫瑰,牢牢地锁住他的目光。

    感谢诸神,他的小玫瑰平安无事!

    慕臻炙热地亲吻着苏子衿,舌尖用力地吮吸,卷住,纠缠,舔过她口腔的每一寸。

    她记得慕臻的气味,记得慕臻的亲吻,在慕臻的舌伸进来时,她并没有反抗,她喜欢他的亲吻。

    彼此的呼吸焦灼,舌与舌缠绕在了一起,密不可分。

    苏子衿诡异的、妖冶的眸子掠过一层淡淡的困惑,似乎不明白男人的亲吻为什么跟之前的不太相同。

    太用力了,好像要把她给吃进去。

    她沉睡多年,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男人。

    这个教她如何洗脸、刷牙,还唤她宝宝。

    他会吃了她吗?

    苏子衿决定伺机而动。

    要是他敢吃了她,她就……先把他给吞进去!

    慕臻完全不知道他的小玫瑰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吃了他,他用力地圈住她的腰身,心中满胀的是失而复得的后怕跟庆幸。

    太激烈,以致齿尖不小心,刮过了苏子衿的唇瓣。

    铁锈味在两人交融的嘴里蔓延开来。

    老司机竟然也会犯新手的错误。

    “抱歉,宝……”

    慕臻将舌从苏子衿的口中退了出来,用拇指轻轻地将苏子衿唇瓣上的那抹殷红揩去,道歉的话还没说完,苏子衿凑上来,对上他的唇瓣上报复性地咬了一口。

    赤红色的眸子掠过一层暗红的芒光,像是在挑衅地睨着他。

    “嘶——”

    慕臻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似是没想到苏子衿会咬回来。

    他捏住苏子衿两边的脸颊,“你这个报复心强的家伙。”

    不喜欢被捏脸,苏子衿张开长着尖牙的牙,就要朝慕臻的手指头咬去。

    除却第一次变身那回,慕臻再没见过苏子衿对着他亮出尖牙。

    咬破她的唇完全是无心之失,她方才已经咬回去了,还不解气?

    慕臻心思几转,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半点慢点迟缓。

    食指伸出,用手顶开苏子衿的额头,不让她的尖牙咬到自己的指头,失笑道,“宝贝儿,还不解气呢?”

    苏子衿十分冷酷地把头扭到一边,倒是还坐在慕臻的大腿上,只是不肯再理人。

    慕臻一只手摸着苏子衿的耳朵,“青青宝宝怎么才肯原谅老公?”

    苏子衿的耳尖动了动。

    慕臻心底不免好笑,好像小玫瑰每次变身,心智都在一点一点发生着变化。

    瞧,现在都学会算计些小心思了。

    明明听见他所说的话了,偏偏不肯表态,这是故意在等待他的下文呢。

    “说吧,要老公怎么做,青青宝宝才不生气?”

    慕臻又亲了亲苏子衿的耳朵,表示自己是真的很有诚意想要将功补过。

    苏子衿转过头,一双赤红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慕臻的手指头,这是还记恨慕臻刚才捏她脸蛋的事情呢,“给我……”

    “咬”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慕臻给再一次吻住了。

    慕臻哪里不知道苏子衿的真正意图,他这是欺负她语速慢,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决定要把人吻得七荤八素,再没工夫惦记着去咬他这件事。

    之前的那个亲吻有太多劫后余生的后怕跟庆幸,难免有些急躁跟狂热,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慕臻有心放慢了速度,他不再吻得炙热而急切,而是像品尝最美味的下午茶,舌尖舔过她牙印的每一处,每一处都细细地品味,流连。

    分开时,苏子衿的唇瓣沾了点晶亮,如同三月微雨后的杏花,妖娆至极。

    苏子衿愈合能力惊人,方才被慕臻不小心咬破的地方,早已愈合,看不出半点痕迹。

    食指轻轻摩挲着她原来受伤的地方,慕臻眼底的眸色沉沉,唇瓣勾起一抹餍足、慵懒的浅笑,“还要吗?”

    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子衿向来对自己坦诚。

    她喜欢慕臻的唇,有点软,还有点甜,像是夏日老和尚给她做过的透明凉粉。

    她的眼尾染上一抹艳色,点了点头,眼神依然清澈无垢,“还要。”

    语气坦诚得像是还要一口凉粉,而不是再索要一个深吻。

    慕臻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喂饱她。

    因为苏子衿变身,担心会被其他人看出端倪,作为现场唯一知情人,而被慕臻叫去当驾驶员,此刻就坐在前头驾驶舱内,将水渍声听得一清二楚的关冷:“……”

    后座两个人是不是当他完全不存在?

    ……

    苏子衿的性格,无论是变身前,还是变身后,其实跟热情都是不沾边的。

    但是变身后的苏子衿,无疑更遵循本身的谷欠望。

    她喜欢慕臻的亲吻跟碰触,她便不满足于慕臻对她的碰触。

    慕臻用强大的意志力,及时地喊了停。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被塞到了慕臻的手里。

    慕臻低下头。

    深绿色漆面的布鲁斯口琴被鲜血浸染。

    慕臻牢牢地攥住,他垂下眼睑,眸光盯着手中的口琴,低哑而缓慢地问道,“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苏子衿长而翘的漂亮睫毛眨了眨。

    她是β612,最完美的杀人机器。

    她应该是不懂普通人类的情感的,但是,这一刻,她分明感觉到了胸口有什么地方,在隐隐地疼着。

    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且并不那么令人舒服,却奇异地也不那么令人排斥。

    “火。救我。被发现。他的腿,枪伤。我,保护。他,死。”

    她在这具身体里沉睡了太久,β612试图组织人类的语言,后来,她发现人类的语言实在是复杂的发明,西蒙。埃里克是她的训练师,他教会她用各种各样地方式,如何快速、有效地杀死一个人。杀人是不需要出声的。

    β612在脑海里搜寻半天,最后,也只是努力地拼凑出这一句七零八落的文字。

    慕臻却是听出这其中的凶险。

    慕臻是验过薛照的尸身的。

    薛照的前胸,后背,脚踝,均有不同程度的枪口,结合小玫瑰话里的信息,应该是农舍着火,小昭趁乱去救小玫瑰,结果他们两个被发现,遭到狙击。小昭的腿受了枪伤。小玫瑰带着受伤的小昭,东躲西藏,小昭还是在密集的枪声中中弹,不治身亡。

    慕臻攥着口琴的手指用力地收拢。

    宋闻均!

    小昭竟然也在农舍,为什么他之前没能发现他,为什么他没能早点发现他?

    如果他早点发现他……

    所有的愧疚,悔恨都于事无补。

    所有的假设也都只能是假设,除了徒增懊悔,再无其它作用。

    “小昭走前,有说什么吗?

    苏子衿的记忆力是惊人的。

    不需要自己组织语言,苏子衿的语速就快了许多。

    ——

    ”嫂子,你,你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如果你见到老大,请你转告老大,我薛照这辈子最幸运的是,就是跟了他,认识了他跟副队,还有那帮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在西南狼的日子,是我薛照这辈子,最快活的日子。我好几次做梦,做梦都梦到我又回到了基地,跟我的弟兄们一起作训,执行任务。这把口琴,这把口琴请你转交给,给慕队阿将,告,告诉他,他其实吹得不比,不比慕队差。嫂子,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想要跟弟兄们说,可是,我知道,来,来不及了……“

    苏子衿不但将小昭的遗言一字不差地重复了出来,就连声音跟语气都别无二致。

    慕臻握着手中那把口琴,闭上眼。

    仿佛真的在一片火光,看见被烟火熏黑的青年,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青年已经很累了了,他的身上中了数弹,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再没有办法从这间农舍里走出去,他疼得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为了能够尽可能地给小玫瑰做掩护,他还是拼却最后的毅力,努力不让小玫瑰看出他中弹的迹象。

    他一手调教出来的队员,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如果不是真的撑不下去,小昭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就算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也会努力跟小玫瑰一起走出那间农舍,活着出来见他们。

    慕臻将苏子衿紧紧地抱在怀里,”小玫瑰,谢谢你。“

    谢谢你,即便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依然记得将小昭带出来。

    三架缓缓地升至高空。

    熊熊大火终于将整个农舍吞噬,往院子里蔓延。

    地上,有一具躯体的手指动了动,睁开一双冰冷如冰川湖泊的眼。

    苏子衿推开慕臻,她转过头,看向窗外,俯瞰脚底。

    飞机已经飞上高空,下面是龙湾峡谷险峻的山峦,浓烟跟大火阻隔了视线,除此之外,再看不见其它。

    ”怎么了?“

    慕臻不解地看着苏子衿。

    苏子衿眉头微拧,她抬头,看向慕臻,认真地问道,”能,开,回,去吗?“

    开回去?

    慕臻一怔。

    他耐心地问道,”宝贝儿,是有东西落了吗?“

    ”西蒙。埃里克还活着。“

    因为很少开口说话,β612不是说话是一贯的慢,这句话却是半点停顿都没有。

    ”不可能。除了小舅之外,我也验过西蒙。埃里克的尸体。心脏停止跳动,呼吸全无,西蒙。埃里克确实死透得不能再死透。“

    关冷下意识地反驳道。

    关冷不太清楚西蒙。埃里克的来头,但是出于天性上的谨慎,在慕臻判定西蒙。埃里克的死亡之后,关冷也亲自上去验过。

    西蒙。埃里克确实没有任何的生命体征。

    苏子衿没说话,仅仅只是用那双乌色的、冰冷的眸子冷睨了关冷一眼,似在不屑做这种无意义的辩解。

    莫名在这位小舅妈眼底接收到鄙视神情的关冷:”……“

    慕臻注意到苏子衿对西蒙的称呼。

    他的脸色不变,看向苏子衿的眼神却多了几抹深思,”宝贝儿,你认识西蒙。埃里克?“

    β612点头,”他是我的刺饲养员。“

    慕臻的心脏骤然一缩,墨色的眸子蕴着危险的风暴,”你说,他是你的谁?“

    ”饲养员。“

    说”他是我的饲养员“这几个字时,苏子衿的语速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说明过去曾经就是如此告诉她的。

    慕臻沉默半晌。

    他注视着苏子衿的眼睛,”你是谁?“

    ”β612。“

    苏子衿用冰冷的、机械的声音回答道。

    握着口琴的手心攥紧,金属的边缘划破掌心。

    β612。

    这肯定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代号。

    慕臻不止一次听小玫瑰提过她的梦境,由一个个透明的玻璃房组成的实验室,穿着囚服的少女。

    之前,他跟小玫瑰都以为她是缺失一部分的记忆,所以对梦境里发生过的事情全然没有任何的记忆。

    现在看来,是因为当时出现了β612,一个次人格?

    慕臻之前就注意到,苏子衿的这次变身,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言表达能力都要比之前要好。

    比如之前的小玫瑰除了在动用异能时,其他情况下无论是说话的语速还是行动的速度都比较迟缓,情绪跟表情也比较单一,除了能动会说,跟一尊瓷娃娃似的,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跟想法。

    这一次脸上的表情明显要生动一些。

    他以为是小玫瑰一次比一次进步的原因。

    现在看来,是次人格的觉醒吗?

    慕臻一瞬不瞬地盯着苏子衿,”你,认得我?“

    苏子衿,噢,不,或许,应该被称之为β612才是。

    β612点头。

    ”我叫什么名字?“

    β612歪了歪脑袋,似在不明白怎么有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没什么耐性地蹙了蹙眉心,但还是回答了,”慕臻。“

    慕臻握着口琴的手稍微一松,心底莫名涌上一股这孩子没白疼的老父亲般的心酸。

    ”我是你的谁?“

    ”老公。“

    β612的语言没有任何的问题。

    她只是在需要语言组织时,需要在脑海里组织下过去不曾常用的词汇,故而语速会放缓,句子的排列组合也会出现一些不大不小的毛病。

    老公这两个字,苏子衿说得没有半点犹豫跟磕碰。

    β612未必明白老公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慕臻说得足够多,自然也就记下了。

    慕臻之前逗弄过苏子衿,哪怕是在两人情事时,他把人欺负得很了,明明连呻吟声都是破碎地,也不肯叫老公。

    慕臻从未想过,他会是在这种情形下,听见这一声”老公。“

    ”知道老公是什么意思么?“

    预料之中,那双赤红色的眸子眨了眨,眼神看上去很是澄净无辜。

    慕臻算是发现了,这个次人格,看似暗黑系小玫瑰,其实内里还是白馅儿的。

    ”老公的意思就是,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只有我可以抱你,亲你,睡你。其他人,不能抱,不能亲,也不能睡你。当然,反之,你也可以抱我,亲我,睡我。我也只给你抱,只给你亲,只给你睡。只有我跟你,才是我们。明白了吗?“

    β612没有被其他人抱过,也没有被人亲过,她也没有去抱,或者是亲过其他人。

    她喜欢慕臻的拥抱跟亲吻,就目前为止,她尚未发现自己对其他人也有这种想要抱抱亲亲的想法。

    于是,β612点了点头,”嗯。“

    关冷:”……“

    他之前就在奇怪,怎么小舅妈那样一个冷美人,会喜欢上小舅这种臭流氓。

    感情,就是被小舅给忽悠的?

    ”宝贝儿,再叫一声老公听听。“

    ”老公。“

    ”再叫一声。“

    ”老公。“

    ”再……“

    ”你,耳朵,坏了?“

    ”噗嗤。“

    关冷忍不住,笑出了声。

    无论是苏子衿也好,β612也好,总归智商都是在线的。

    被慕臻要求叫了几声老公,之后无论慕臻如何忽悠,她就不肯再叫了。

    她认为既然慕臻的耳朵没坏,她就不需要一再重复。

    横竖都是他的小玫瑰,慕臻决定将β612身上的疑团暂时先放一放,不管如何,眼前这个人,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你刚才说西蒙。埃里克还活着是什么意思?“

    前座的关冷简直想要感动地画个十字架,感谢上帝,他的小舅总算关注到了事情的重点

    ”我感觉到一股变异能量的波动,很微弱,但确实存在,之前没有,就在刚才,是西蒙。埃里克,我们彼此熟悉。“

    慕臻发现,但凡是涉及变异人的领域,苏子衿,哦不,她的语速就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慕臻的关注点与众不同,他眯了眯眼,”你跟谁我们?“

    β612歪了歪脑袋,那双总是妖冶、诡异的眸子,因为次人格的彻底觉醒,染上碧血宝石般的幽红,多了几分灵动。

    长而翘的睫毛眨了眨,显然不太明白慕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慕臻咬了咬后槽牙。

    有些观念,还是要及时纠正为好。

    他把苏子衿抱在他的怀里,墨色的眸子凝视着她,认真地道,”宝贝儿,你叫苏子衿,你的名字是你养父给你取的。取自《诗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所以子衿成了你的名字,青青就成了你的小名。意思就是,你是你养父母的心之所牵,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你的养父在你7岁那年患病去世,你的养母……也在你13岁那年故去。我会代替他们继续爱你,现在你也是我的心肝宝贝。你有一个很好的闺蜜,她叫陶夭。记住,你不叫β612,你是苏子衿,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大夫。西蒙。埃里克不是你的饲养员,我也不是,谁也没资格成为你的饲养员。你就是你,你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意识,独立的人格,是这个世界最独一无二的存在。懂?”

    “苏,子,衿。”

    β612念着自己的名字。

    “对,苏子衿。这是你的名字。记住了吗?”

    “不,喜,欢。”

    β612很直白地表达她对这个名字的拒绝。

    慕臻:“……”

    养父母地下有知,怕是要哭。

    慕臻是下定决心,要β612忘了这个代号。

    他的小玫瑰不是任何人的试验品。

    慕臻谆谆善诱,“宝贝儿,那你喜欢我叫你什么?”

    “宝宝。”

    慕臻“……宝贝儿,你更喜欢我叫你宝宝?”

    “嗯。”

    β612宝宝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