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直死无限正文 760 你可以不袖手旁观(求月票)

正文 760 你可以不袖手旁观(求月票)

    次日,清晨。

    房间里,方里早早的便是起来,盘坐在床上,闭着眼睛,让星辰力不断的在体内与体表流转着,一遍又一遍。

    经过一个晚上,方里的星辰力已经在零时迷子和离子火花的作用下变得异常充沛,在方里的调动下不住的闪耀起星光,带给一种极为充实的感觉。

    方里一边配合着吐息,一边运转着星辰力,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状况,直到很久以后才吐出一口气,让耀眼的星光缓缓的收敛而起。

    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那蔚蓝的天际,方里低声呢喃。

    “差不多是时候了…”

    说完,方里便是起身,走出了这间仅仅住了一夜的房间。

    ……

    作为远离都市的海边孤岛,这里的清晨异常的动人。

    飞鸟在天空翱翔。

    野兽在远方嚎叫。

    空气在渐渐变暖。

    海风在任意呼啸。

    不管怎么看,这都像是世外桃源的一角。

    而在昨天的那个亭台里,诸葛静幻坐在石桌的前方,正在品着自己配出来的茶,看上去就像是个世外高人。

    方里从走廊里出来,顺利的看到了这一幕。

    诸葛静幻却是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像是知道方里会在这个时候到来一样,微微一笑,如此说道:“看来,昨天晚上似乎睡得很好啊。”

    闻言,方里却是耸了耸肩,这般回道:“那你可就猜错了,我可是紧张得不得了的。”

    “是吗?”诸葛静幻转过眼帘,看向方里,失笑般的说道:“我怎么看不出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呢?”

    “你当然看不出来。”方里施施然的说道:“被你看出来了,那我接下来还怎么走啊?”

    “可惜,我自认还是有点看人的眼力,一点都没有看出你在紧张。”诸葛静幻的态度似乎也变得强硬了不少,说道:“如果你这么容易就紧张的话,那我反倒会轻松不少。”

    “喔?”方里漫不经心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很简单啊。”诸葛静幻以看不出内心所想的笑容,这么说道:“因为,你看起来就不像是打算跟我们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样子嘛。”

    “这句话,我应该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吗?”方里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看上去就不像是打算袖手旁观的样子喔?”

    “不,我会袖手旁观。”诸葛静幻再回以一笑,说道:“只要你跟霸美大人打起来的话。”

    一番话语,内里的明争暗斗几乎已经是来回了好几次。

    而这也意味着双方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立场。

    “我觉得很遗憾啊,方先生。”诸葛静幻叹息般的说道:“我是真的很希望你能够来到我们蓝帮。”

    “我知道。”方里的表情变得漠然了起来,回道:“但是,我也已经说了,那不适合我。”

    “为什么?”诸葛静幻是真的觉得很遗憾,如此说道:“我们都是华人,应该能够明白彼此才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中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纷争了。”方里看向了诸葛静幻,淡淡的开口:“反正就算加入香港蓝帮,最先需要面对的都是内斗吧?”

    “……无法否定这一点,我也多少觉得有些不甘心呢。”诸葛静幻再次叹息,迎向了方里的目光,说道:“看来,我们没有办法以温和的方式走到一起了。”

    “所以,我不就已经说过了吗?”方里笑了笑,说道:“对于我来说,解决问题的手段只有一个啊。”

    顿时,诸葛静幻不再多说什么了。

    显然,诸葛静幻已经明白,说再多都是徒劳的。

    那么,剩下的对策便只有一个。

    “方先生。”诸葛静幻以之前一直展现的笑里藏刀的表情,有些做作的说道:“不知道你想到破解孙的如意棒的方法了吗?”

    方里看向诸葛静幻的眼神变得若有深意了起来,随即,笑着出声。

    “想知道答案的话,那你可以不袖手旁观。”

    留下这句话,方里便是转过身,向着昨天的大厅的方向走去。

    诸葛静幻脸上的笑容则是微微收敛了起来,眯了眯眼睛,不慌不忙的喝下了最后一口茶,随即才起身,跟在方里的背后,走向了大厅的方向。

    ……

    当方里来到昨天那辽阔的大厅里时,呈现在其眼前的是跟昨天没有什么两样的场景。

    这里指的跟昨天没有什么两样,说的是方里离席的时候的事情。

    昨天晚上,方里从这里离开的时候,那现场可以说是一片狼藉。

    酒壶滚落得到处都是。

    杯盘极为的杂乱。

    一个个鬼族的人七零八落的躺了一地,似乎,还在醉酒的样子。

    哪怕是霸美,那也靠着自己旁边的巨大的战斧,流着口水,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至于蓝帮的人,那是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结果,还在席位上大吃大喝着的人有三个。

    一个是坐在那喝酒的阎。

    一个是帮阎倒酒的津羽鬼。

    还有一个则是在默默的啃着青菜的萨拉。

    这三个将方里带到这里来的人,如同在等着方里的到来一样,一看到方里,立即是将目光集中了过去。

    “你来了?”

    阎咧了咧嘴,竟是出奇的没有敌意。

    “真亏你敢来。”

    津羽鬼则是一副讽刺的模样。

    “…………”

    萨拉继续沉默不语的吃着青菜,像是不想和方里说话一样,只是夹菜的度变得快了很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倒也没有任何的矫情,直接上前,在阎的对面坐了下来。

    阎立即抬起头,看向了方里。

    津羽鬼与萨拉同样注视着方里,眼神却充满了戒备。

    方里则是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对着阎,说了这么一句。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听到方里的话,阎罕见的保持着沉默,只是拿起酒壶,爽快的灌了一大口。

    “嘭!”

    一会以后,酒壶被阎重重的搁在地面上。

    “说吧。”阎带着满身的酒气,对着方里说道:“如果是现在的话,就算是一些比较不敬的问题,我也可以回答你。”

    方里没有任何的迟疑。

    “那我就直问了。”

    方里直视向了阎。

    “诸葛静幻跟我说过,孙与霸美是「自己」跟「自己」的关系。”

    “那是什么意思啊?”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