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直死无限正文 680 朱月、明月、圆月

正文 680 朱月、明月、圆月

    “呼!”

    风,在呼啸。

    “轰隆隆!”

    大气,在出哀悼。

    “嗡!”

    上方,朱色的满月在往下掉。

    “嘭!”

    下方,繁华的都市在不断的燃烧。

    者的哀嚎可以听到。

    死者的嘶吼可以听到。

    空间的嗡鸣可以听到。

    天地的颤吟同样可以听到。

    然而,能够看到的东西是绝望,能够听到的声音也是绝望。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不禁产一种想法。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是啊。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白天的时候还呈现一片繁华的都市变成了死者横行,鲜血遍地的魔窟。

    早上的时候在其乐融融的互相攀谈着的人们变成了地狱似的尸山血海。

    原本看到的五彩缤纷的世界被刺眼的血色给占满。

    原本听到的喧嚣吵杂的声音被绝望的哀嚎给替代。

    这里,呈现在三咲市所有人眼前的事物,只有一样。

    那就是死。

    看到的事物是死。

    听到的事物是死。

    周围的事物在死。

    连夜空之中,都有着最大的死正在逼近着,企图带给所有人平等的结局。

    而那个结局,依旧还是死。

    死。

    死。

    死。

    死。

    不需要拥有直死魔眼,今夜,所有的物都能够看到它的存在。

    所以,这一秒钟,这一霎那,对于三咲市里的人来说,自己的世界也是同样死了。

    死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能够直视死亡的人却选择了挑战。

    挑战那最大的死。

    “砰!”

    玻璃破碎一样的声响响彻而开。

    那是从天而降的朱色之月将在三咲市的上空不断旋转着的巨大魔术方阵给击碎所激起的声音。

    但是,说是说击碎,可在那巨大无比的质量之下,仅仅是触碰到了一下下而已,那需要最高位的魔术师亦或者是十名左右的魔术师才能解除的大魔术方阵便是直接粉碎掉了。

    就像鸡蛋撞到了石头一样,非常的干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里,朱色之月依旧在下坠。

    而且,度还越来越快。

    在这样的情况下,云层已经被吹飞,大气亦是被搅碎,只剩下堪称狂暴的呼啸气流,在坠下的月亮的周围卷动着。

    那气流,已经是狂暴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这一点,方里可以做出保证。

    “嗤!”

    淡淡的破空声响中,化作白色的彗星的方里冲上了天际,径直的对着那而下的朱色之月,起了挑战。

    “这么一看,果然很离谱”

    视野已经完全看不到其余事物了,全部都被那刺眼的朱色给占领。

    “体积,无法计算,质量,同样无法计算。”

    因此,选择挑战它的方里简直就像是一个最大的白痴。

    然而,方里却依旧坚定不移的往上飞掠着,掠向了那坠下的朱红之月。

    手中,伯邪的万应精晶绽放出璀璨的光辉,照亮夜晚。

    “啪”

    某一刻里,这样的声音从方里的身上响起。

    那是肌肉断裂的声音。

    “啪叽啪叽啪叽”

    下一秒钟,这样的声音跟着从方里的体内传来。

    那是骨头正在被压碎。

    “噗哧”

    皮肤被强大的气压给扯得四分五裂,让方里的全身都似被看不见的镰刀给刮过一样,出现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嘀嗒”

    内脏似乎也跟着在一起出血,使方里的嘴角溢出了一抹血迹。

    这些惨状,通通都来自于那一轮下坠的朱月。

    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它,的月亮所带起的大气的暴动所导致的气压跟气流便已经让方里变得遍体鳞伤,甚至千疮百孔。

    可方里却视若无睹,只是用一对冰蓝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那一轮的月亮,不断的向上飞掠。

    心,则是无比宁静。

    此时此刻里,方里进入了一个玄之又玄的状态。

    直面死亡,却又无视死亡。

    方里只是一味的往上窜去。

    心则是活络了起来。

    “没问题的”

    方里这样告诉自己。

    “那个东西是可以杀掉的”

    以这对魔眼为证。

    “我看得到”

    那似小孩子的涂鸦一样,随随便便的涂在了那一轮朱月之上的线。

    “既然如此”

    只要有线的话

    “那我就可以杀掉它”

    问题在于手段。

    “该怎么杀?”

    长度的话可以靠伯邪。

    有了它,再长的死线都能够将其划开。

    “可是,还差一个”

    差一个可以将伯邪的长度完美的挥出来,将那轮朱色的月亮给漂亮的切开的技术。

    那样的技术

    “我有”

    就是为了将这对眼睛的性能挥到极限,方里才会习得这一门将人体锻炼到极限的七夜暗杀术。

    而在里面的话,并不缺乏实用又必杀的招式。

    “只不过,一击是不够的”

    因为,哪怕仅仅只留下一块碎片,那那块碎片的威力都足以媲美大型的陨石,将方里轰成肉酱。

    “所以,需要尽量多段的斩击”

    多段的斩击的话,低位的招式有八花镜与八点冲,高位的招式有一里四辻与迷狱沙门。

    可是,那些也不够。

    “我需要的是在一瞬间里足以挥出狂风暴雨的连击的招式”

    亦即,最高位的多段斩。

    内脏已经在气压的挤弄下变得碎裂。

    身体亦是在气流的扯动下变得残破了起来。

    唯有思考,始终都没有停下。

    手中的纯星煌式武装已经绽放出媲美太阳的光芒。

    握着这样的一道光,方里径直的掠向了而下的月亮。

    冰蓝色的魔眼,豁然闪耀。

    “闪鞘-幻月绝杀!”

    当这样的声音似回音般的响起时,夜空亮了。

    那是数不尽的斩击所构成的无穷无尽的剑光。

    剑光疯狂的舞动着,仿佛构成了另外一个月亮一样,璀璨无比。

    只是,那个月亮,即明亮,又耀眼。

    于是,在三咲市的高空中,两个月亮一个下坠,一个上升。

    最终,互相碰撞。

    “”

    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

    没有震耳欲聋的声响。

    就在两轮圆月互相碰撞的那一个瞬间。

    “铮!”

    光,在高空中溢满。

    将夜晚,变成了白昼。

    紧接着,两轮圆月便是消失了。

    是的。

    消失了。

    无声无息的消失。

    只剩下一道身影,从空中掉落而下。

    一路,洒下热血。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