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直死无限正文 464 「死亡」与「终结」

正文 464 「死亡」与「终结」

    “噗通…”

    这是水声。

    在一望无际的海洋里,犹如有一滴水珠突然落了下来一样,于水面上激起了一圈涟漪,让波纹回荡了开来,亦让水声清晰无比的传递了出来。

    只是,这片海洋却是通体漆黑无比。

    而且,若是没有水珠落下来的话,那这片大海只怕也不会掀起任何的波澜,如同一面镜子一样,即光滑,又平静。

    在这样的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中,方里就站在了中心。

    “我,又来到这里了吗?”

    眺望着这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漆黑的大海,方里能够清楚的窥视到其中的记录。

    对于「死」的记录。

    “噗通…”

    某一刻里,又是一滴水珠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在清晰无比又极为悦耳的水声中激起了一圈涟漪。

    在那滴水珠落下来的时候,方里分明看到了。

    看到了那滴水珠中的场景。

    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的无机质少女的末路。

    方里能够看到,这个无机质的少女将自己作为祭品,为了完成某个命令而回归创造主的身边,把生命给献出去的场景。

    “那就是黑卡蒂的死吗?”

    方里默默的看着。

    这片代表着方里灵魂本质的海洋,其特殊之处就在于能够自动记录所有见过的事物的死。

    只要是拥有「死」的概念的存在,在被方里看到的一瞬间里,其自身的终结就会被作为一段死亡而记录在方里的灵魂海洋中,让方里可以在这片海洋中看到对方的死。

    这就是方里理解死亡的方式。

    靠着灵魂来记录,再像翻书一样的来查看这段记忆,这样方里就能直接理解事物的死亡,像吃饭喝水般理所当然。

    正是因为这份本质,方里才会得到直死魔眼这样的天赋技能。

    毕竟,直死魔眼的能力就是在理解死亡的瞬间里以视觉的方式看到事物的死线,通过切断死线,无视过程,将对象直接引向终结,不可治愈,不可防御。

    “为什么我的灵魂这么特殊呢?”

    这个疑问,直到现在方里都没有想明白。

    可是,方里知道,这个特殊性正是自己唯一拥有的力量。

    之所以会拥有直死魔眼,并毫无副作用的使用它,就是因为这个特殊性。

    之所以会得到圣痕的承认,通过圣痕对灵魂的考验,也是因为这个特殊性。

    连方里之所以能够拥有可怕的暗杀术天赋,可以通过自学的方式来习得七夜暗杀术与众多暗杀术精要,得到一身杀人的本领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特殊性。

    若是没有了这个极为特殊的灵魂,那么,只怕方里就真的只是一个刚进入主神空间就会在第一个副本世界里死掉的可怜虫了吧?

    不。

    如果没有这个特殊的灵魂的话,方里甚至不会被选为主神使者,从而得到重活一次的机会,进入主神空间了。

    所以,这片死亡之海正是方里唯一拥有的力量。

    多亏了它,直死魔眼的威力才能得到完美的体现,就差方里去完美的使用这对眼睛而已了。

    然而,这一刻里,方里却是发现了一个现象。

    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

    “噗通…”

    水声的再次响起,意味着又是一份死亡化作水珠,滴落在这片海洋里,被方里的灵魂给记录了下来。

    可是,无论如何,就算是真正的海洋,那也无法做到无边无际,可以容纳无限的海水。

    方里的这片死亡之海,那也是如此。

    不,这样说也不对。

    本质上,这片海洋是可以记录无限的死的。

    可是,就像一辆卡车,一旦堆积了过重的货物,那就会超载一样,一个人类的灵魂始终有限,根本容纳不下无限的死亡。

    给水球不断的充水,最终的结果肯定是水球爆裂。

    方里的灵魂亦是如此。

    “噗通…”

    随着记录着新的死亡的水珠再一次的落入这片海洋中,这片死亡之海终于产生了变化。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这片相当于方里灵魂的空间产生了变化才对。

    “啪叽…”

    只见,在一道轻微的龟裂声中,遥远的彼端,一道裂缝突然出现在了空间里。

    亲眼看着这一幕,方里沉默了。

    旋即,方里便是有些讽刺了起来。

    “不是因为身陷于无限的死亡而死,而是因为承受不了过多的死亡而死吗?”

    虽然讽刺,但不如说,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在型月的世界里,负责记录死亡的可是根源。

    根源称为一切的开始,又被称为一切的终结,所有的事物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被记录在案,因此也被称为阿卡夏记录。

    而方里,虽然达不到根源那种程度,能够记录所有的一切,但唯独死亡这一块,方里绝对不会逊色于根源的记录。

    也就是说,单单论及死亡与终结,只要给方里时间,那方里迟早会将所见的一切都给记录下来,达到堪比根源,甚至超越根源的程度。

    毕竟,根源记录的仅仅是型月这个世界的死亡与终结,而以主神使者的身份来往于一个个世界的方里却能记录得更多、更广。

    从这一方面来说,方里的直死魔眼甚至比两仪式还有潜力。

    远野志贵因为偶然的死亡打开了连接根源的大脑回路,所以觉醒了直死魔眼,却唯独理解了生命这一块的死,所以魔眼受到对人特化,进化出死点的能力。

    两仪式则是因为自身的特殊性,直接与根源进行连接,就像方里一样,可以随意翻看死亡的记录,理解死亡,区别只是不需要像方里一样亲自去记录,而是翻看根源里的记录,不费吹灰之力,所以连概念、空间乃至未来都能杀掉,堪称犯规。

    方里或许将来也会达到这个境界,甚至完全超过。

    可是,一个人类的灵魂,想记录远超过根源的死亡和终结,不管怎么说都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如果这就是我的死亡,我的终结的话,那就让我瞧瞧吧。”

    “这片海洋的终端,到底是何情景。”

    话音落下的瞬间里,周围的海洋陡然翻涌而起。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