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正文 179.我们做吧(1更,六千)

正文 179.我们做吧(1更,六千)

    行动结束以后,清歌找到了季景程,将丽萨临死前的愿望说了,季景程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同意跟上级沟通。第二天,带来了上级的意见。

    “队长,谢谢。”清歌真诚道谢,她知道,若是没有季景程的帮忙,丽萨的遗体是要被带回国安葬在烈士陵园里的,又或者会被当做叛徒,直接除名。

    前者不能如了丽萨的愿,后者,清歌不愿意看到那样的场面,所以现在这样最好。

    她在小镇的东面选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将二人合葬在了一起,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未尝不是人生中的一件憾事。

    清歌看着二人的墓碑,轻声说道:“今生你们无缘,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下,愿来生你们能早点相遇,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她想起了第一眼见到丽萨时的样子,还有那一夜,丽萨与阿辉之间的对话,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两个人,可谁能说他们的感情是假的呢?

    抛开立场,清歌是欣赏他们的。

    清歌将一束白菊放在了坟前,深深看了一眼没有照片,只有两个名字的墓碑,转身离开。

    任务已经完成了,清歌跟着季景程回到了基地,此时距离她离开基地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季景程知道这两个月她过得很辛苦,特意给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也是为了让她能有时间回去看看父母。

    清歌回到基地的时候,靳修溟已经从京都回来了,他收到任务结束的消息后连夜从京都赶了回来,当清歌下车的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基地门口等候着她的靳修溟。

    他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温柔的笑意,清歌神情有片刻的恍惚,鼻子发酸,才短短的两个月不见,她却像是过了两个世纪。

    她慢慢朝着靳修溟走过去,眼睛定格在他的脸上,他似乎比她离开前更清瘦了一些,衬得身姿更加挺拔。

    在她打量着他的同时,靳修溟也在打量着她,见她完完整整、毫发无损地回来,心中提着的一口气终于能吐了出来。

    清歌与靳修溟的关系在基地里已经不是秘密,众人默契地给他们两个留足了空间。

    清歌走到靳修溟的面前,微笑:“靳修溟,我回来了,答应你的,毫发无伤。”

    靳修溟抬手摸摸她的头,两个月不修剪,她的头发长了不少,已经到耳朵了,他笑眼看她,“嗯,很乖。”

    “所以你要不要抱抱我?”清歌歪着头问他。

    靳修溟轻轻一笑,将她抱在了怀里,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头顶,“欢迎回来,我的宝宝。”

    清歌耳尖微红,这是靳修溟第一次叫她“宝宝”,怪不习惯的。

    他们两个没有回基地,清歌甚至连衣服都没换就被靳修溟带走了。

    清歌坐在副驾驶上,侧头看着靳修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自然是回家。”靳修溟笑着说道。

    清歌忽然想起了离开前许诺这人的事情,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小声嘟囔了一句,“天都还没黑呢。”

    靳修溟知道她想岔了,也不解释。

    “对了,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清歌伸手。

    靳修溟拍开她的手,“你才刚回来,看我还不够?”

    清歌失笑,“我就是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不行。”靳修溟斩钉截铁地拒绝,“你这个电话要是打了,你晚上还能陪我?”

    清歌:……

    见这人是铁了心不给手机,她也不再勉强,家里人不知道她去执行任务了,靳修溟是知道的,恐怕这两个月他过得也并不好,所以陪陪他也是应该的,大不了明天再回家。

    靳修溟见她不再要手机,轻轻松了一口气,将人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清歌刚一进门,就直奔浴室,“我先去洗个澡,借你的衣服穿一下。”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洗一个澡了。

    靳修溟轻笑了一声,对着某人说道:“这么迫不及待?”

    清歌回应他的是关上并且上了锁的卧室门。

    等清歌的身影消失了,靳修溟脸上的笑意顿时被一片冷沉所替代,拿起手机拨了冷一飞的电话,“事情还没压下去?”

    电话那端的冷一飞听着这略带不满的嗓音,冷汗都快出来了,“少爷,舆论刚压下去就冒出来,屡禁不止,背后是谁在搞鬼,我还没查到。”

    靳修溟视线冰冷,“先将舆论压下去,我不想看到任何有关清歌是私生女的新闻。”

    就在一天前的深夜,网上忽然爆出了一则帖子,帖子上清清楚楚地说了清歌乃是夜云霆的私生女,与清若筠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并且还附上了一张清歌与清若筠的亲子鉴定书,这一个帖子刚被爆出来不到五分钟就被顶上了热门。

    网上再次一片哗然,这一次甚至比上次清若筠的出轨门更加严重,毕竟上次那照片拍的并不是很亲密,要解释也容易,可现在这亲子鉴定报告一出,几乎就是坐实了夜云霆就是个风流多情的人,什么痴情爱妻都是假象。

    再联想到清歌的年龄,也就是在清若筠还怀着孕的时候他就已经背叛了家庭,这样的推测一出,夜云霆瞬间沦为了渣男,而清若筠则是成了忍气吞声,忍辱负重的可怜之人。

    骂夜云霆的人不计其数。而就在这一片骂声中,忽然有人提出夜云霆人品有问题,不适合担任江陵省省长一职,这言论一出,立即得到了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网友的支持,甚至有人给相关部门写了检举信,要求撤了夜云霆的职。

    帖子是半夜爆出来的,加上有心人在背后推动,等夜家和靳修溟知道已经来不及了。靳修溟第一时间联系了人想办法撤掉帖子,并且找出幕后的人,但至今还没找到。

    清歌洗澡的速度一向很快,这次却在里面磨蹭了很久,等她洗好出来,靳修溟坐在餐桌前等着她了,桌子上放着丰富的菜肴,这一看就不是他做的。

    “饿了吧,先吃饭。”

    清歌的身上穿了一套他的运动服,裹得严实,默默看他一眼,心中腹诽着这人还不算没有良心,知道先喂饱她。

    在靳修溟的身边坐下来,发现桌子上的菜几乎都是她爱吃的,心中一暖。

    “这段时间一定没有好好吃饭吧,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抱着都咯手。”靳修溟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念叨着。

    清歌斜他一眼,“嫌我瘦啊,那去找个胖的呗。”

    靳修溟笑眯眯,“你就算是再瘦也是我的心头宝,别人我看不上。”

    清歌满意了,专心吃饭,靳修溟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她吃,偶尔才吃那么一两口。

    吃完饭,清歌想洗碗却被靳修溟按住了,“先去沙发上看会儿电视消消食,这里不用你。”

    清歌耸耸肩,男朋友想表现,自己总要给他这个机会,于是便去了客厅。靳修溟去厨房洗碗,听着客厅里传来的某档综艺的声音,微微放下心。

    就当他自私吧,他不想让清歌现在就知道网上的那些事情,因为此时就连他都不能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帖子爆出来之后,夜家夫妇的反应太奇怪了,竟然没有去解释,双双保持了沉默,这种态度,更像是一种默认,这让靳修溟的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

    若是消息是真的,清歌真的是夜云霆的私生女,那清歌该如何接受?

    碗洗到一半,清歌忽然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手上拿着他的手机,愣愣地看着他,“这就是你不想我打电话回家的理由吗?”

    靳修溟看着手机,顿时明白了什么,连手都来不及冲干净,一把夺过了手机,安慰道,“清歌,那些新闻都是假的,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清歌点点头,甚至笑了笑,“我知道,我跟我姐是双胞胎,我怎么可能不是我妈亲生的,不过是造谣,我不会相信的。不过靳修溟,时间不早了,我想先回家看看我爸妈。”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她那极力保持镇定的模样,点点头,“好,我送你。”

    清歌没有拒绝。

    靳修溟送她回夜家,想跟着进去,却被清歌拒绝了,“你先回家吧,这两个月你一定也没休息好。”

    见靳修溟站着没动,不禁笑了笑,“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不成,这里是我家,我是回家,不是去狼窝,不会有事的,我保证,要是有事就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靳修溟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我就在外面等你,一个小时后你要是没有出来,我就回家。”

    清歌知道这是他的让步,没有再坚持,转身走了进去。

    开门的是佣人晓月,看见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清歌小姐,你回来了。”

    清歌笑着点头,“晓月,看见我惊喜吗?”

    晓月勉强笑了笑,“惊喜,快进来。”

    “我爸妈在家吗?”

    “先生不在家,夫人在二楼的书房。”

    清歌径直上了二楼,敲开了书房的门。

    清若筠没想到清歌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怔了怔,很快恢复了平静,“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清歌耸耸肩,神情与平时无异,“队长给我放了假,我就回来了,我爸呢?”

    “有事出去了,既然回来了就在家好好休息吧。”清若筠神情淡淡。

    清歌没有离开,而是在清若筠的对面坐下来,定定地看着母亲,似打量,其实仔细看,她跟母亲长得并不像,反倒是与过世的奶奶长得很像,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最疼的就是清歌。

    清歌犹豫了片刻,终究是开口说道:“妈,我刚回来就看见了一则很好笑的新闻,说我不是你亲生的,是爸在外面的私生女,你说可笑不可笑。”

    清若筠看着她不说话。

    “妈,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我跟清筱是一母同胞,我怎么可能不是你亲生的呢。”更重要的是,从小她是亲眼看着父母恩恩爱爱地长大的,若是她的存在真像外界说的那样,那么父母怎么可能还这样恩爱。

    她相信她看到的感情都是真实的,不存在任何造假的可能。

    清若筠看着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寒凉,里面甚至带了一丝别样的情绪,清歌实在不想称之为“厌恶”。

    清歌的心中慢慢升起了一股恐慌,这样的情绪在过去的二十一年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她看着母亲,眼睛里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希冀,“妈,那些新闻就是假的,你跟爸怎么不澄清啊?”

    清若筠神色淡漠,“拿什么澄清?”

    清歌的心一个咯噔,强笑着说道:“我就是你们的亲生女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清歌,你难道从不曾想过,既然你跟清筱是双胞胎,为何身份证上的日期却差了一天吗?”

    “我比清筱晚了二十分钟,刚好过了零点,所以有什么好奇怪的。”清歌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却在对上清若筠的目光时,没了声。

    她怔怔地看着母亲,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在抽离,耳边是清若筠清冷淡漠的嗓音,“你不是我生的,当初我怀的确实是双胞胎,但我的小女儿生出来就没了呼吸,你爸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抱着刚出生的你,求我认下你,我经不住,答应了。”

    “这不可能!”清歌吼道,“妈,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你不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你确实不是我生的,当年你父亲被人算计,才有了你,他本想不要你,却没忍心。”清若筠声音平静,就像是在阐述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清歌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清若筠却像是给她的刺激不够,继续开口说道:“我认下你,不过是想等你长大一点,将你的心脏给清筱,只是可惜,你跟清筱的不匹配。”

    “不要说了,够了。”清歌死死地瞪着母亲,“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我的叛逆,但是妈,请不要在这种事情上骗我,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若是不信,我可以陪你去医院做一次亲子鉴定。”

    清歌起身,动作太大,带翻了椅子,她看着清若筠,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却冰冷的吓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她跑了出去,甚至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大门外,靳修溟还在等着她,见她出来,连忙从车上下来,清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揪着他的衣袖,“带我去见我爸,我要见我爸。”

    靳修溟见她神情慌乱,眼眶通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先答应,“好,我送你去医院,你先别着急。”

    清歌抓住了关键词,“我爸为什么会在医院,他怎么了?”

    “不是你爸,是你姐心脏病发住院了,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要担心。”他将她塞进副驾驶,帮她扣好安全带,这才回到驾驶位上。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清歌看着窗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这里是一家私人医院,靳修溟从京都回来之后,跟夜云霆商量之后,就想夜清筱转到了这家医院,这里,保密性很好,记者暂时找不到。

    清歌坐在副驾驶上,迟疑着不肯下车,靳修溟也不催促,安静地等着她。良久,清歌才攒足了勇气,打开了车门。

    靳修溟跟在她的身边,像是给予她力量一般,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清歌没有挣开,她现在确实需要勇气去面对一些荒诞的事情。

    夜清筱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一直没醒,夜云霆跟妻子轮换着守在女儿的病床前。看见清歌,夜云霆是惊讶的,只是在看到清歌惨白的脸色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见清歌的目光落在病床上,夜云霆轻声解释:“清歌,你怎么来了?是在担心清筱吗?别担心,你姐姐已经脱离危险了,很快就会醒来。”

    “姐姐她……为什么会心脏病发?”清歌嗓子沙哑得厉害,吓了夜云霆和靳修溟一跳。

    “她受了点刺激,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清歌幽幽地看着父亲,“是因为我不是妈妈生的,所以她受了刺激,是吗?”她的声音很轻,却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夜云霆的心头,他猛的一震。

    一直握着她手的靳修溟只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似乎在瞬间被抽离,手冰冷得仿佛刚从冰水里拿出来一般,他忍不住加重了一点力道。

    “歌儿。”夜云霆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清歌扯了扯唇角,想扯出一抹笑,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只是机械般地说道:“爸爸,刚才妈告诉我,我不是她亲生的孩子,是被你从外面抱来的,你说可笑不可笑,明明是网上的谣言,她竟然当成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来告诉我,这个玩笑让我无法接受,爸爸,你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说说妈妈,这样的玩笑不能开的。”

    夜云霆没想到妻子竟然对清歌说了这样的话,面对女儿祈求的眼神,他很想跟女儿说那就是你妈妈跟你开的一个玩笑,不是真的,可说出口的话却是:“清歌,你永远是爸爸心爱的女儿。”

    这句话相当于是在默认了清若筠的说法,清歌瞳孔猛地一缩,靳修溟则是眼神凌厉地看着夜云霆。

    清歌呆呆地站在原地,意识逐渐抽离,几乎是下一秒,人就往地上滑去。

    夜云霆下意识要去接女儿,但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靳修溟抱住清歌,然后将她打横抱起,他看着夜云霆,眼神带着凉意,“夜叔叔,我先带她回去了。”

    夜云霆脸色沉重,静静地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

    他又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大女儿,抬脚离开了病房,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清若筠。

    清歌与靳修溟已经走了,一心牵挂着清歌的靳修溟并没有看到门口停着的清若筠的车子。

    夜云霆走到妻子的身边,这才发现妻子的脸色比清歌还要难看,她垂在身侧的手还在往下滴着血,看见他,笑了笑,说了一句,“云霆,我终究失去了我的小女儿。”

    她想努力地笑,眼泪却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夜云霆上前,轻轻将她拥在了怀里,清若筠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在丈夫的怀里泣不成声,哭声里的绝望让夜云霆心脏剧痛。

    **

    靳修溟将清歌带回来之后不久她就醒了,她看着天花板,眼神却没有焦距,耳边,靳修溟似乎在跟她说着什么,她却听不清,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父母的话。

    她抬手盖在眼睛上,却发现头上盖着一条毛巾,她将毛巾拿下来,就看见靳修溟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水,“起来将药吃了。”

    清歌怔怔地看着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靳修溟神情温柔,“你有点低烧,先把药吃了,醒来就没事了,乖。”

    清歌看着他不说话,靳修溟将水杯和药放在床头柜上,又将她从床上扶起来,“清歌,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我们不能自暴自弃,先吃药。”

    他将要放在清歌的嘴边,清歌张嘴,含了药,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将药吞下去,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靳修溟陪她躺在床上,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嗓音温柔,像是哄一个孩子,“乖,睡一觉,明天起来一切都会变好。”

    清歌想笑,真的还能变好吗?不过是几个月没回家,为什么一回来一切都变了呢?妈妈不再是她的妈妈,而她存在的意义竟然只是为了给她姐姐提供心脏,若不是血型不匹配,是不是她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那么什么又是真的呢?

    靳修溟一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她却听不清,不知过了多久,她转身,静静地看着靳修溟的脸,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靳修溟,我们做吧。”

    ------题外话------

    这章写得我想哭。

    二更在晚上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