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432章 兰斯法国即将入侵英国?

正文 第432章 兰斯法国即将入侵英国?

    每年4月1日的愚人节,一般被认为始于19世纪在西方兴起流行的民间节日。但事实上,愚人节属于欧洲历史上非常古老的节日。至少在中世纪时期,当时的欧洲民众十分重视这几日,他们比今天的人们玩的更凶,闹得更疯,笑的更狂,可以说,正是愚人节让中世纪的人们得以度过了漫长而艰苦的岁月。

    很多时候,习惯于严肃和强硬的天主教教会、红衣大主教与教皇们不但没有镇压这一类离经叛道的娱乐活动,反而对此类活动比较支持和鼓励,甚至很多国王、领主和教会人士会主动与他们的臣民们一起从事这种娱乐。

    等到16世纪文艺复兴运动的后期,欧洲的贵族精英和知识分子都渐渐觉得这类愚人恶作剧都是下层老百姓上不得台面的娱乐活动,他们作为绅士和体面人,应当去追求更高尚、更文明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和下等老百姓混在一块儿。

    于是中世纪那种平民和贵族,修士们一起参加的,打破阶级差别的愚人狂欢活动就逐渐消失了。精英们热衷于那些可以展现他们身份的娱乐活动,比如沙龙、歌剧与赛马。从此,愚人节就逐渐成为平民百姓之间互相开玩笑的节日了。

    1794年4月的愚人节当天,伦敦里流传了一则惊人的消息,说是大英帝国仅次于本土舰队规模的地中海舰队主力在法国土伦内港全军覆没。不仅如此,帝国海军还在法西联合舰队的围攻下,丢失了已经整整坚守90年的直布罗陀半岛要塞。上述这些,意味着英国彻底丧失了地中海与直布罗陀海峡的控制权。

    就在80多万伦敦市民谈笑风生的传播这一则愚人节新闻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曾真正料到,谣言却是事实!而且比起1百多年前,英荷战争时期,英国海军在泰晤士河上所遭遇的那场失败还要悲催好几分。

    1667年6月,荷兰海军上将德鲁伊特带领荷兰海军舰队趁黑夜涨潮之时,顺潮流溯入泰晤士河,一路炮击,很快占领了英国希尔内斯炮台,夺取了贮存在此地的四吨多的黄金,还有大量造船材料。得胜之后的荷兰舰队横冲直撞,长驱直入到达查塔姆船坞,将英国停泊在那里的8艘军舰,通通付之一炬。此外,英国旗舰皇家“查理号”战列舰还被荷兰海军俘获,并带回国内展览。

    之后,德鲁伊特的荷兰舰队封锁泰晤士河口长达数月。这次奇袭给英国造成了差不多20万镑的损失,更使皇家海军蒙受了奇耻大辱。英国人欲哭无泪,只好以放宽航海条例,归还部分荷兰殖民地为条件,签订了英荷两国的《布雷达和约》,从而结束了第二次英荷战争。

    等到1794年3月的土伦战役,以及后续的直布罗陀半岛攻防战,英国海军蒙受的损失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是英国地中海舰队一下子损失了40多艘战舰(战列舰与巡洋舰),其中的大部分军舰居然完好无损的沦为法国人的战利品。

    在威斯敏斯特宫,重新选举产生的议会下院的议员们,在辉格党领袖福克斯伯爵带领下,针对英国地中海舰队全军覆没以及帝国在地中海乃至整个欧洲战略的彻底失败,发起了对威廉皮特领导的内阁政-府排山倒海式的猛烈攻击。

    仅仅两次一边倒的辩论过后,辉格党人就成功发起了一次不信任案,并要求威廉皮特首相及其内阁成员立刻辞职。尽管在国王乔治三世的授意下,议会上院当天否决了下院的这项提案,但福克斯伯爵发誓将继续领导议会下院的辉格党议员,于两周之后发动第二次针对内阁政-府弹劾提案,继续向威廉皮特施压。

    依照18世纪英国议会的游戏规则,贵族上院只能否决平民下院提出的一次不信任案。不过两周之后,作为英国国王的乔治三世有权再行否决一次平民下院的弹劾案。这就意味着,威廉皮特首相和他的内阁政-府还有4到5周左右的时间来挽救土伦失败与直布罗陀沦陷之后引发的一系列政治与军事危机。

    当然,英王乔治三世想要继续维系威廉皮特的政-府,还可以在半年内第二次解散议会。但那样的话,势必会又一次的分裂英国,从而促使辉格党及其拥护者不再仅限于在议会内部,不再以和平手段与国王派,与贵族保守派进行斗争。从此以后,平民也不再相信多数派表决与讲演能够解决英国的实质问题。

    所以,威廉皮特确信:当英国人自乱阵脚时,那才是“帝国最危险的敌人”,法国独-裁者最乐意看到的情景。为此,皮特首相向乔治三世确信表示,如果议会下院第三次发出针对自己的不信任弹劾案,他请求国王务必接受国民下院的决定,以此来保证国内的安定与团结。

    在从白金汉宫回到唐宁街首相官邸后,值班秘书向威廉皮特汇报说海军大臣斯潘塞伯爵与外交大臣达尔豪西伯爵二人正在书房等着自己。两位内阁大臣能直接进入首相的私人书房,自然属于威廉皮特非常信任的心腹。

    刚一见面,从王宫回来就心情不太好的首相对着海军大臣劈头问道:“伯爵先生,帝国海军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夺回直布罗陀半岛?”

    海军大臣斯潘塞伯爵一愣,很是犹豫着说,“首相阁下,我估计至少需要10到12周。相信您也知道,一百多年来,帝国海军部始终致力于在查塔姆军港储备(封存)着各种各样的军舰,但是我们还需要大量时间重新保养军舰,打磨甲板与配置火炮。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招募新的水手,以及任命新的军官和舰长……”

    威廉皮特很不高兴的打断了海军大臣的发言,他直接命令道:“不,大臣先生!您只有两周时间,1周重建舰队,1周夺回直布罗陀。”

    “这不可能!首相阁下,这根本不可能!”海军大臣一听急了,他在连声否定的同时,起身想着再分辨两句,却被身边的外交大臣达尔豪西一把拉回座位。

    外交大臣先是朝同僚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继而又对着皮特首相问道:“尊敬的首相阁下,我是否理解为您已取得国王陛下的谅解,想要调集本土舰队充当收复直布罗陀半岛的主力?”

    再等到肯定答复之后,达尔豪西暗中制止了身边海军大臣的插言,他接着说道:“即便是分担半数本土舰队前往地中海收复失地,那也意味着本土舰队封锁巡航漫长的东海岸线,以及封堵英吉利海峡任务将变得极其艰巨。首相阁下,您知道我也曾经为帝国海军服役多年。作为一名光荣退役的舰长,我怀疑在这种状况下,法国独-裁者不会放弃在最狭窄的多佛海峡实施登陆作战的准备。”

    说着,外交大臣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海军大臣的手臂,示意同僚可以发言了。

    斯潘塞伯爵说:“的确,首相阁下,海军无法保障余下的舰队能守卫本土,无论是重建新的地中海舰队,还是调集北美、加勒比海与印度洋的分舰队,都至少需要5周以上的时间。另外,我们怀疑兰斯正在组建入侵英国的方面军!”

    听到这里,英国首相不怒反笑,“安德鲁在向大英帝国宣战吗?”

    外交大臣达尔豪西伯爵点了点头,说:“事实上,我们已在去年向法国宣战了!”

    威廉皮特似乎忘记了安德鲁统治下的兰斯法国从未承认自己分裂法国,他依然承认巴黎的中央政权,属于“听调不听宣”的地方势力,也是一个能够灭亡普鲁士,打败奥地利与俄罗斯等欧陆强国,还顺手坑掉了整个英国地中海舰队,不仅拥有两千万民众,还有20到30万强悍军队的大军阀。

    所以,从法理和国际关系上来说,自去年3月威斯敏斯特宫以雅各宾派政权非法处死了前国王路易十六为借口,向革-命法国正式宣战之后,无论是巴黎,还是兰斯,都与伦敦就处于战争状况,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宣而不战”罢了。

    “你最多还有四周!”这是威廉皮特送海军大臣出门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过,外交大臣达尔豪西伯爵被威廉皮特留了下来。在书房里,威廉皮特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情报,他一边递给外交大臣阅览,一边又解释说:“这是帝国情报局的威克曼爵士今天上午亲自送过来的绝密情报。”

    外交大臣手中的这份情报来源于兰斯法国,据说是北方独-裁者亲自草拟的一份告法国人民的动员令,“我们需要大炮、军舰和士兵来对付英国!”安德鲁准备在两周后的北方联省会议上,公开发表于《费加罗报》上。全文如下:

    “全体法国公民们,你们渴望和平。你们的政府更热烈地渴望和平:它的首要的心愿,它的不间断的活动,就在于谋求和平!

    然而,英国内阁拒绝了和平!

    土伦战役虽然胜利了,但这一恶性的入侵事件彻底泄露了英国内阁丑恶政策的秘密:它要分裂法国,毁灭它的海军和港口,把它从欧洲地图上消除掉,或把它降为二等强国,让大陆国家分崩离析,以便垄断全部贸易,靠掠夺来富裕自己。英国正是为了谋求这种骇人听闻的成功,才肆意挥霍黄金和英镑,向奥地利、向那不勒斯、向撒丁、向葡萄牙等国胡乱许愿,搞种种阴谋诡计的……

    公民们,掌握和平的是你们;要掌握和平,就需要大炮、军舰和士兵;大家赶紧为共同防御所承担的责任吧!所有人必须动员起来!这不再是为了党派争斗,不再为了狭隘的个人家族利益,也不再是为了挑选暴君来武装自己了,这是为了保障他们所最珍爱的东西;是为了法兰西的荣誉,为了人类神圣的利益!……”

    看完法国独-裁者草拟的这份战斗檄文,达尔豪西不由得眉头紧皱。事实上,外交部驻维也纳大使馆在一周前,同样截获了法国独-裁者写给驻奥地利大使塔列朗伯爵的一份密函,安德鲁在信中告诉自己的外交官:

    “如今,从布洛涅的高地之上,我们的10万法国士兵可以清楚地看到英国海岸,就象从杜伊勒里宫可以看到塞纳河对岸的卢森堡宫一样。人们可以辨别出一幢幢房屋和四处走动的人……我的将军们告诉我,那条令人畏惧的英吉利海峡不过是一条沟渠而已,谁要是胆敢尝试,谁就能够立即渡过去……我本人也非常确信:如果我们能控制英吉利海峡6个小时,我们就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不仅如此,来自兰斯的秘密渠道传闻,安德鲁要求他的御用剧作家博马舍依照《出征歌》的曲调写一首入侵英国的歌词,并创作相关题材的一些剧本,以供兰斯大剧院演出,更重要的必须在布洛涅、布鲁日等渡海军队驻地上演。

    想到这里,达尔豪西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那是这位英国外交大臣坚持认为安德鲁在1794年的首要目标是,也必须是“进驻巴黎,统一法国”;其次,法国独-裁者才会下令军队渡过海峡,继而打击英国本土。

    那位驻兰斯的前商务代办,首相的前任幕僚官,数周前已被内阁派驻到英属印度次大陆殖民地担当总督的韦尔斯利伯爵,也反复强调安德鲁习惯于在他实施某项重大行动前,为隐藏自己真实目的而采取一系列迷惑敌人的战略欺骗。

    事实上,威廉皮特也同样困惑着,他难以判断安德鲁的真实战略意图。

    在3月前,如果说兰斯法国将会进攻英国本土,皮特本人一定对此嗤之以鼻。但现如今,在失去整个地中海舰队之后,法国与西班牙联合舰队的军舰数量已经大大超过了英国本土舰队正在服役的舰船。尽管包括威廉皮特首相在内的大部分英国人非常肯定法西两国无法正面战胜帝国海军,但联合舰队可以掩护10万法军从加来港或是敦刻尔克港登船,从容渡过仅有288公里的多佛尔海峡。

    基于此,威廉皮特在一方面要求海军大臣尽快组建收复直布罗陀半岛的新舰队;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快本土舰队的扩建,他还紧急下令将北美与加勒比的分舰队大部调回英国,守卫本土,以防止法国人孤注一掷的通过海峡冒险登陆。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