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430章 纳尔逊的海军梦(中)

正文 第430章 纳尔逊的海军梦(中)

    在连续5天内,鞭挞了32名严重违纪的水手(士兵)之后,直布罗陀的数千名水兵军纪为之一振,至少明面上没人胆敢挑战纳尔逊上校的权威。但要塞守军士兵的内心,也许每个人都会诅咒身体羸弱的矮个子。此时的纳尔逊身高仅56英尺(1米7左右),在他丢掉胳膊之前的体重也不到公斤)。

    事实上,在19世纪中叶之前,英国皇家海军军舰上的环境相当糟糕、工作异常危险、晋升基本无望与少得可怜的薪水都很难吸引多少志愿者。仅有少数小伙子梦想荣耀,报名上了船;一些老水兵则是被招募广告所吸引,广告号召“忠实的勇士”与舰上老水兵和其他伙伴们一道共同为英王和国家效忠。

    但最终,皇家海军最有效的招募水兵(水手)的办法还是去四处乱抓壮丁。舰队强募队通常由六名强壮的水兵组成,他们在一名下级军官带领下,在军港附近的村镇乱窜,见到有海上生活经历的人就拉去“强迫”服役。那些犯事而被关在监狱的水手也会被赶上军舰,“每位犯人”只需要贿-赂治安官10先令即可。

    曾有伦敦大律师联名抗议过这类极其野蛮又惨无人道的做法,但英国海军部以及各大洋舰队的此类做法却得到了历任英国国王的权力支持。直到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前,仍旧保留着强行征兵到几乎没人愿意去的严酷而危险的海军中。

    相对而言,英国的小伙子们更喜欢加入英国陆军,也就是传统反国王的议会军,不仅薪水高,还有给平民子弟保留着晋升军官的机会。那些以优秀军官身份退役的军人,很容易受到托利党和辉格党的欢迎而被纳入其政治阵营,可以候选人身份参加选区的议会下院选举,并有机会自由进出威斯敏斯特宫。

    基于此,偏向白金汉宫(王室)的英国海军可以永远保留着“英国皇家海军”的高贵头衔,但听命于威斯敏斯特宫(议会下院)指令的英国陆军属于平民军队。

    与其他自愿参军的平民子弟不同,霍雷肖?纳尔逊在其12岁的时候便成了一名海军候补生(储备军官),据说是英西战争的消息激起了年青的霍勒斯报名从戎的念头。依照英国皇家海军的传统,海军候补生通常会授予贵族或官宦子弟,而纳尔逊不过是出生在英国内地的一个有教养的穷牧师家庭。他父亲是个鳏夫,抚养了八个孩子。非常幸运的是,纳尔逊的舅舅,莫里斯?萨克林上校就是“理智号”战列舰的舰长,身为海军高级军官的萨克林上校有权推荐一两名亲人。

    事实上,纳尔逊的莫里斯舅舅一开始是坚决反对亲外甥来海军服役,直到纳尔逊的老父亲也拿出妻子的遗言去劝说自己大舅子时,那位海军上校才最终点头。他甚至哀叹道:“可怜的霍勒斯到底造了什么孽,这么弱的身体,什么工作不好干,偏偏要去海上遭那份罪。既然这样,就让他来吧。到了海上第一次投入战斗,加农炮弹就会敲掉他的脑袋。你现在就来为他出发做准备吧。”

    在英国海军服役了20多年之后,纳尔逊依然清晰的记得自己独自一人赶往“理智号”战列舰,向上校舰长兼舅舅报道的那一天场景。

    1771年3月初,在英国的查塔姆港,寒风掀起阵阵波浪,冲击着码头,溅起片片浪花。帆船在风浪中颠簸,旅馆的招牌被风吹得嘎嘎作响。

    一位皇家海军上校正沿着海岸走着,突然一位青年走近他。小伙子衣着简朴,但很整洁,流露出一付沉着自信的神情。他没有象这位军官想象的那样,伸出手来讨钱,他只是开口问路:“先生,理智号停在什么地方?怎样去找到它?”

    这位海军上校就是“女王号”战列舰的舰长亚历山大?胡德,而那位年轻人就是前往“理智号”报道的霍雷肖?纳尔逊。此时的皇家海军的“理智号” 战列舰和“女王号” 战列舰等新近服役的军舰一道停泊于麦德韦河河口。

    此时此刻,胡德上校不曾想到,新来的海军候补生纳尔逊将在20年后成为自己麾下最得力的干将,可能也是最会惹麻烦的家伙。单单就体质而言,纳尔逊或许是全舰队中最弱的海军候补生。在寒冷的夜晚,瘦弱的小家伙不停地咳嗽,神经衰弱使得他彻夜难眠;加之食欲不振与气虚体弱,纳尔逊时常还会晕船。

    在十八世纪,帆船战舰本身才真正发展成为完善的海上战斗的武器。军舰的轮带动滑轮操纵船舵,改变了过去那种靠人力在整个甲板宽的地方大幅度转舵的笨拙方法,从而提高了军舰的作战机动能力。老式木壳战船因船底附着海洋生物而降低了速度,采用了铜皮包护船壳可阻滞这种海洋生物的附着。

    随着造船工艺的提高,装有纵帆设备的高大的船楼淘汰了。军舰降低了重心,提高了速度,航行得更远。不仅如此,船帆也大大改进。艏部纵向三角帆和桅杆之间的支索帆比仅采用横帆航行起来更能吃风。横帆的驱动力因增加了翼帆也得到加强,它由原船帆横杆端向外延伸。满帆时,一艘大型帆船战舰可挂36面帆,以十节的航速波浪前进。

    当然,18世纪军舰最明显的改革之处是在甲板下面安装了一排排威武的大炮。一艘60多米长的军舰,巨大的舰体上下三层安装了多达一百多门大炮,每发炮弹相当于一个人头大。单舷火炮齐射,一次可射出半吨炮弹。除普通炮弹外,军舰的火炮还可以发射各种各样的武器:一粒粒滑膛枪子弹大小的葡萄弹,一串串飞啸的链弹、火箭、炙热弹,以及暴雨般呼啸而来的铁钉子,废弃的锐利铁片。

    “战列舰”,正如它的名称所表示的那样,有其独特的作战方式。它们的炮火十分强大,在大型海战中列成纵队进行炮战。根据英国海军的主流作战观点,他们的基本作战方式是将战列舰编为战斗队形,大约十二艘战舰,首尾相接,排成一路纵队,在敌方近处通过,当各舰驶过敌舰时,舰上的大炮一齐向敌开火,集中火力彻底摧毁敌目标。在英国皇家海军军舰的六个等级中,只有第一、二、三级军舰能够称得上战列舰,它们一般装有64到120门炮。

    在17世纪中期,英国海军部为了应对“一场大海战的过程中必然造成一场大混乱”的糟糕状况,继而颁布了一套战斗条令。其目的就是为了整顿这种混乱局面,从而大幅度的提高舰队战斗效率。该条令规定了一路纵队的线式战术,强调:“各分舰队的所有战舰都必须尽力与其分队长保持一线队列前进……”

    各舰前后保持一链(200码,大约182米)的间距,一切行动必须听从指挥官的指挥。任何情况下舰长不得擅自脱离队形自行战斗。如果擅自离开线形阵列,事后可能会被送上军事法庭。这些必须严格遵守的战术规定使得英国皇家海军在十八世纪同西班牙、法国的一系列战斗中取得了辉煌无比的胜利。

    总体来说,“线式战术”是风帆时代海军乃(也是蒸汽时代)海军炮战的基本战术。风帆时代的舰队的行动完全依靠风力,机动能力有限,在交战双方实力量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任何形式的集中兵力都十分困难,海战变成平行航向的两支舰队之间冗长的交火,往往不能出现决定性的战果。

    在北美独立战争期间,强悍已久的英国海军遭遇了两百年来的最大一次挫折。那是法国海军在国王路易十六的支持下,抛弃了陈旧而落后的绅士式打发,采取了一种“来了就打,打了就跑”的机动游击作战,让英国舰队那强大而缓慢的保守“线式战术”失去了决战意义。

    尽管英国人在大西洋海域的一系列海战上从未真正吃过亏,但空有强大舰队既不能围歼法国、美国与西班牙联合舰队主力,同时也在三国海军发起的海上游击战中彻底丧失了北美支援地面部队的战略任务。

    两年前,安德鲁在兰斯苦苦思索如何对付英国海军时,曾邀请那些过参加过七年战争与北美独立战争的法国舰队指挥官们的亲身汇报,从而定下了“5倍数量的舰船以及6倍舰炮的火力”,方能与英国海军进行正面交战的基本原则。

    不得不说,上帝总习惯于偏袒英国海军。尽管皇家海军虽看上去因循守旧,但绝傲不逊的岛国舰队指挥官们却总能产生出一套新型的战术,重新将法国人、西班牙人、荷兰人、丹麦人赶出与英国人争斗海上霸权的战争中。这套新战术就是“战列线突破战术”,也是另一时空大名鼎鼎的“t字战术”,而它的主要创立者就是1771年来到查塔姆军港报道的海军士官生,霍雷肖?纳尔逊。

    事实上,纳尔逊上校的办法很简单,典型的做法是从上风位置进攻下风位置的敌舰队,在敌舰队中间实现切割,然后利用大口径短炮优势迫近敌舰发动混战,集中打击敌舰队列中处于相对上风位置的那一部分,这时敌舰队列中处于相对下风位置的那一部分由于风向的牵制不能很快转向。

    但要完成这样的战术机动至少要两个条件:一、攻击前抢占上风位置;二、被牵制的敌舰掉头增援之前,利用数量上的优势消灭敌舰队的一部分。

    纳尔逊凭借英国海军优秀的航海技术和炮术训练,不止一次的成功的完成了这样的战术动作。这期间,最成功的一次胜利就是在1793年哥本哈根大海战。纳尔逊上校在旗舰“胜利号”战列舰上指挥的北海分舰队,强行攻击了顶风锚泊的丹麦舰队前部,彻底打乱了敌方强大舰队的阵型,局部上形成以多打少态势。

    等到战斗结束时,仅有的6艘战舰的英国北海分舰队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将看似庞大无比的丹麦舰队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惨重。此战中,军舰数量3倍于英舰队的丹麦本土舰队不仅被英国海军击沉、击伤了12艘主力舰船,另外还有5艘战舰也被纳尔逊上校派出的水手大摇大摆的俘获回英国。

    然而,此战大获全胜的纳尔逊上校非但没有受到官方的奖赏,反而因为海战引发的不利政治因素被贬到直布罗陀半岛充当卫戍司令。这还是老上司亚历山大?胡德拼死力保的结局;否则,纳尔逊上校将就此永久从英国皇家海军中退役。

    ……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