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429章 纳尔逊的海军梦(上)

正文 第429章 纳尔逊的海军梦(上)

    清晨,土伦外港的大锚地。

    在天色暗淡的晨曦中,海面风急浪高。此时,西班牙与法国的军舰一艘接一艘地从“雷娜-路易莎号”旗舰旁驶过,并扬旗致敬。这艘西班牙王国的主力战列舰(一级战列舰)建造于1789年,它拥有三层甲板,112门火炮,排水量在2千1百吨,属于1786年下水的“皇家卡洛斯号”战列舰的姊妹舰。

    此时在“圣马丁号”战列舰后甲板的栏杆旁,站立着身材削瘦、性情暴躁的西班牙地中海舰队司令官费尔南德兹。在这位西班牙海军中将身边的,是身材高大,略带些傲慢不羁神情的法国北非舰队指挥官阿勒芒德。如今,费尔南德兹的身份已是法西联合舰队的总指挥,而阿勒芒德则屈居副司令。

    依照兰斯法国与西班牙两国的实际统治者,安德鲁统帅与戈多伊首相之间达成的秘密盟约:等到土伦战役胜利后,法西两国将组建一支包括6千地面部队在内的联合地中海舰队,意在消灭盘踞直布罗陀半岛上的英国地中海舰队残余势力。

    由于胡德中将指挥的英国舰队很是不幸的被法国将军的“猥琐战术”封堵于土伦内港,走投无路之下不得不降旗投降,就使得大英帝国在短时间内失去了制约地中海与直布罗陀海峡的海上力量。一旦法西舰队收复直布罗陀要塞,就意味着英国将不得不退出称霸近百年的地中海,整个欧洲政治地图将再此随之改变。

    与两位海军司令官相距不远处,还有负责地面作战的拿破仑将军。原本他是被迪戈米埃将军指派收复科西嘉岛的师团长,然而这位晋升少将的拿破仑拒绝带领法国-军队在家乡与母族作战,于是他主动请缨,加入到法西联合舰队的行列。

    等到天色大亮,停泊在土伦港外的锚地,法西联合舰队的军舰,排成一路纵队,跟随旗舰“雷娜-路易莎号”向直布罗陀海峡驶去。拿破仑伫立在后甲板上,他静静观看着这支庞大的舰队在清新的晨风中编排队形:12艘大型战列舰,25艘巡航(洋)舰,还有20多艘装运地面部队,军需补给以及医疗救援的船只。

    在经历法国大革-命自残法国海军之后的第五年,现如今的西班牙海军即便日暮西山,但也比起法国要强大的太多。所见之初,联合舰队的旗舰“雷娜-路易莎号”上帆樯英挺奇拔;后甲板一派生机;极目苍穹又远眺港湾;舱面所有物件:从干舷上一排吊床到绞盘、水泵、水龙、舱口,以至各种各样的军服,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令人赞叹。

    此时,远在土伦西南一千海里外,驻留母港直布罗陀半岛(要塞)的英国地中海舰队余部,仅包括一艘二级战列舰,其余为巡航舰在内的7艘战舰,以及少许的非战斗性质辅助船(通讯船、运输船与补给船)。

    “7对35!”这绝对属于一场实力悬殊的不公平较量。不过,这也非常适合安德鲁灌输海军指挥官在大洋之上对英作战的基本理念:一旦必须进行正面交战时,务必保持比英国海军拥有5到6倍数量舰船与火炮的压倒性实力。那是在蒸汽铁甲舰出现之前,与英舰交战能够做到1比3的战损就是胜利。

    换言之在数天之后,1艘英国舰船将面对5艘法西联合军舰的围攻,而且进攻方的每艘军舰的吨位体积与舰炮数量要远大于英国方面。此外,目前驻防直布罗陀半岛的海港要塞的英国守军仅剩下两千人,上述微弱兵力除了要应对西班牙陆军在半岛北面的攻势,还要提防法西舰队随行的登陆部队的进攻。

    ……

    处于欧洲伊比利亚半岛南端的“直布罗陀”,一词源于阿拉伯语,意即“塔里克之山”,本身就是个小半岛。尽管直布罗陀面积很少,但其战略位置却非常重要,可以通过控制直布罗陀海峡,继而扼守大西洋和地中海交通咽喉。

    18世纪初,英国人在西班牙王位争夺战中占领直布罗陀(半岛),并建立了军事要塞。等到七年战争爆发之后,为了监视、限制与打击法国地中海舰队与西班牙海军的军事活动,时任英国海军大臣命令将直布罗陀半岛建造成为英国地中海舰队的基地母港。为此,英国-军方驱逐了半岛上原有的西班牙居民,从外地大量移民,不少英格兰人、苏格兰人与意大利人也开始迁入直布罗陀。

    整个(英属)直布罗陀半岛南北长约4.6公里,东西宽约1.2公里,面积大约6.5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2公里。这座小半岛的大部分是陡峭延绵的石灰岩山地,被称为直布罗陀岩峰。而直布罗陀城(军港)位于半岛南端西海岸,那是一片由远古时代的海浪冲积而成的台地。

    除了军事战略价值外,整个直布罗陀半岛几乎毫无经济价值。这里既无河流和泉水,也无耕地,军民所需蔬菜、粮食和淡水全靠外部供应。一旦,西班牙人封锁了直布罗陀的北部边境,英国人就连喝水就成了问题。

    事实上,自从1704年英国人抢占直布罗陀之后的数十年内,西班牙人曾屡次以武力收复失地,但战争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等到10多年前,国力不济的西班牙人最终只有以经济封锁方式打击英国人在西班牙境内的这个殖民地。

    不过,在经历90年风霜雪雨洗礼的存在之后,直布罗陀半岛的英国舰队已对北面西班牙人的神经质般反应早有应对方案。即便西班牙封锁北面陆地通道,但英国运输舰船足以保证半岛上军民的基本生活物资。而且包括西班牙在内地中海沿岸各地,不乏走私船队为挥舞英镑的英国海军提供军需补给。

    直布罗陀半岛的地形根本就是天生的要塞,没有任何速攻得手的可能性。如今,布罗陀的防御体系由城墙、堡垒、炮台、弹药库、地下隧道和众多仓库构成,其防御设施主要集中在半岛北面与西班牙接壤的狭窄地峡、半岛西侧的城市及港口周边和半岛南端的海岸,而半岛东侧高耸的巨岩是要塞的天然屏障。

    这座高达426米的石灰岩山是直布罗陀要塞的核心所在,它为防御者提供了360度的环向视野,无论是西班牙境内的军队活动,还是海峡内的舰船往来都尽收眼底,而巨岩内部则是一座由连绵纵横的地道、仓库、屯兵洞构成的宏大迷宫。

    数年前,英国海军大臣在视察直布罗陀要塞之后,评论说:“毫无疑问,它可能是整个欧洲、乃至世界上最难夺取和防御工事最密集的地区!”

    ……

    下午3点,时任直布罗陀卫戍司令的霍雷肖?纳尔逊上校登至直布罗陀岩峰峰顶,这也意味着作为海军上校结束了他每日的例行视察。

    数周前,西班牙就直布罗陀的归属问题谈判派破裂为由,重新封锁了地面贸易通道,但要塞里的食物与淡水储备足以保证军港留守官兵至少两个月以上的生活所需。届时,等到司令官胡德中将率领地中海舰队主力回航母港,并顺道在西班牙地中海沿岸,诸如加泰罗尼亚、巴伦西亚、瓦伦西亚等地进行一番武装巡游,那些外表严厉强硬,但实则内心怯懦软弱的西班牙佬就会将双膝跪倒在地。

    当然,上述这些不过是纳尔逊身边同僚们的普遍看法,至于纳尔逊本人内心却有着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两周前,他将自己的这种不安情绪以委婉方式写信告知信任自己的胡德中将时,地中海舰队司令官也随即授权纳尔逊上校加强直布罗陀要塞的地面防御。不过,胡德同时也否决了卫戍指挥官要求将直布罗陀要塞的防线再将北端推进3到5公里,以防止西班牙地面部队的突然袭击。

    对于纳尔逊捕风捉影的做法,直布罗陀要塞内部充满了反对意见。因为卫戍司令颁布的戒严措施,彻底禁止了运载西班牙妓-女的船只停泊于直布罗陀半岛附近海域,使得数千名士兵与水手失去了他们每周寻欢作乐的时机。

    尽管反对声一片,纳尔逊依然固持己见。每天他都不辞劳苦的花费5、6个小时巡视要塞上下与军港内外,并将违反戒严令的官兵送上鞭刑台。

    对违纪者的惩罚时间一般定在上午10点,地点位于海军陆战队的校场上。

    时间一到,执行官的哨音和阵阵军鼓声便开始召唤附近的水手和士兵观看这杀鸡儆猴的表演。此时的纳尔逊上校衣冠齐整,佩着剑站立于高台上,在他前面站着纠察长与几名彪悍的行刑者,而双手被铐着的违纪者由两名宪兵押着。

    通常,纳尔逊上校会亲自询问违反军纪者是否有什么要申辩的,但此时,稍微聪明一点的罪犯都表现的缄默不语,因为每争辩一句,就要多加一道鞭打。行刑开始前,罪犯的双手会被捆在两根架子上,并裸-露后背。接着,纠察长会宣读军纪中有关章节,等到现场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摘下帽子时,行刑开始了。

    彪悍的行刑者拿起一根皮鞭,向后一扬,使出全身力气,狠狠地抽打在罪犯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青黑色的血痕。等到几鞭之后,血痕更深,鞭打了10次之后,罪犯的背部变得一片血肉模糊。为了保证行刑效果,纠察长会在中途开始更换行刑者。即便是最强壮的水手也很难坚持30次鞭打而不昏死过去。

    ……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