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五十章 波尔多溶液 中

正文 第五十章 波尔多溶液 中

    第五十章波尔多溶液(中)

    不知什么时候,葡萄园那头传来妻子玛丽呼唤自己的声音,欲哭无泪的斯托纳伯爵没有作声,他依然呆呆盯着一片片枯黄或即将枯黄的叶子。

    “嘿,我的伯爵老爷。”当看到丈夫时,妻子玛丽很是兴奋跑过来,她在伯爵面前挥使劲舞着手中的一片绿叶子,还大声叫嚷道:“快看啊,我们的葡萄园有救了!”

    斯托纳伯爵抬头一看,他惊呆了,妻子手中居然拿着一支藤蔓上长着的几片郁郁葱葱,丝毫未受到霉叶病的伤害的葡萄叶子。这显然不可能,因为整个加龙河谷左岸的葡萄园几乎都被该死的霉叶病感染了。

    “加龙河右岸的?可惜我们没钱了。”丈夫随意说了一句。

    自从1百年前,斯托纳家族开始家道中落,不仅失去了玛歌酒庄的大部分股权之后,斯托纳伯爵名下的葡萄园也只剩下20公顷不到。由于政治影响力下降导致他无法进入继承教会遗产的盛宴,加之又没有其他产业方向的利润,再扣除家族的日常开销后,斯托纳家族根本拿不出闲散资金去开拓加龙河右岸的葡萄种植园。所以面对妻子好意,斯托纳的表情最终回归到无动于衷。

    “这不是右岸的,我亲自到北面拉菲庄园的葡萄园就采摘的。”妻子玛丽微笑着说,“吕萨吕斯酒堡的伯爵夫人,拉图酒庄的卡巴纳伯爵以及奥比昂酒庄的菲米尔伯爵,他们同样不顾礼仪,都在拉菲葡萄园里摘了一大捆叶子,让随行的仆人带到各自酒庄里检验。为此,伯爵们还补偿了拉菲庄园的管家好几枚金路易,可是我只给了一枚5里弗尔的银币。”说道这里,妻子脸红的害羞起来,一只手在衣裙边反复揉捏着。

    “哈哈,我可爱的玛丽,我为你感到骄傲。”斯托纳伯爵在妻子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继而接过玛丽手中的那一藤葡萄枝叶,放在眼前抚摸并仔细端详,甚至还咬了一口葡萄叶,在嘴巴里反复咀嚼,品尝其中滋味。

    “没错!通体碧绿的完美无瑕,嘴里还能渗透丝丝甜意。”斯托纳伯爵以多年的专业经验肯定这株葡萄叶非常健康,没有受到霉叶病等其他疾病的伤害。

    既然拉菲庄园公开展示能治愈霉叶病,那么庄园的实际主人,安德鲁检察官也会向各家酒庄公开霉叶病的具体治疗方案。唯一所虑的,是自己以及其他酒庄所有者,还有葡萄园的种植主们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

    见到妻子依然傻兮兮的站在原地,斯托纳伯爵很是急躁的手舞足蹈起来,这位著名的酿造师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快,玛丽,准备马车去拉菲庄园,不,是拉菲别墅。我记得检察官先生在昨天发了一份请帖,还邀请我在上午两小时赴会。真见鬼,我衣服怎么到处沾满了泥土。

    ……玛丽,赶紧给我换衣服,斯托纳家族今日不同往昔,但依然是贵族中的一员,我需要贵族式的礼仪风范。别管巴黎的规定,想要取缔贵族的都是一群傻子加笨蛋。嗯,记得让我换上的金丝马甲,还有珍藏的那瓶1766年的玛歌也拿一瓶,不,两瓶,哎,还是拿一整箱放在马车上。

    ……哼哼,说到葡萄酒口感优雅柔顺,还是属于斯托纳家族酿造的玛歌。至于拉图根本就是强劲过度,而拉菲柔和过了头,奥比昂(红颜容)所谓的天鹅绒质感根本就是吹嘘的;吕萨吕斯酒堡的黄金酒无非是名气大一点而已。”

    ……

    波尔多有句名言:只有能看得到河流的葡萄,才是好葡萄,也才能酿出好酒。尽管这是本地人装逼的一句话,但也有几分道理。

    加龙河河谷的左岸,崇山峻岭起伏连绵。拉菲别墅与拉菲酒堡(酒庄)相隔不到四分之一法里(1公里),两栋建筑间的土地大都被郁郁葱葱的葡萄园覆盖,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就在拉菲别墅、葡萄园与拉菲酒堡三者之间蜿蜒流淌,最后于别墅东北方汇入宽阔的加龙河。这里到处呈现出一派安静,祥和气息,惟有清澈且略现湍急的溪流撞击岸边滩石,发出阵阵哗啦啦地流水声。

    拉菲别墅宴会计划于8月15日的11点之后开始,但按照巴黎检察官的要求,吕萨吕斯酒堡的女伯爵,与拉图酒庄、玛歌酒庄以及奥比昂(红颜容)的三位男伯爵应该在8点就来到拉菲别墅的葡萄园里参观。

    正如斯托纳伯爵夫人所讲述的那样,这些男女伯爵们一望见郁郁葱葱的葡萄园时,就不顾礼仪的疯狂冲上前,继而采集大量的藤叶,让仆人拿给种植专家和酿造师鉴定。对此,守在一旁的雷诺管家尽管看着心痛,但也任由听之任之,因为这是安德鲁检察官事先通知的,允许上述贵客肆意妄为。

    1小时之后,当姗姗来迟的斯托纳伯爵来到拉菲别墅时,其他酒庄的也纷纷带来了消息。仆人们无比兴奋告诉庄园伯爵,“拉菲别墅的葡萄藤叶得到上帝的恩宠,简直完美无瑕,没有一丝感染霉叶病的迹象!”

    上帝显然与拉菲葡萄园的奇迹没有太大关联,至少卡巴纳伯爵是这样认为。同样的,他更清楚安德鲁介绍五大酒庄的当家人参观拉菲葡萄园的目的。在默然沉思片刻之后,作为酒庄伯爵中最年长的老者,卡巴纳伯爵示意随行仆人拉扯别墅管家在远处交谈,自己暗中将吕萨吕斯酒堡的女伯爵、玛歌酒庄的斯托纳伯爵,奥比昂的菲米尔伯爵召集一起,低声说:

    “女士和先生们,我相信大家对拉菲奇庄园的奇迹都没有任何疑虑了吧。”

    事实就在眼前,众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等着老伯爵接下来的嘱咐。卡巴纳伯爵很是直接的说:“大家在心中各自盘算一下,我们总共可以拿出多少钱,或是等值的酒庄,葡萄园或是其他资产作为与安德鲁交换治愈霉叶病的方法。50万,100万,还是更多的里弗尔?记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斯托纳伯爵立刻变得沉默无语,斯托纳家族不同于其他酒庄的主人,囊中羞涩的他已经拿不出1万里弗尔,除非继续变卖家族剩下的那20多公顷葡萄园。但这绝不可能。至于其他人,一个个同样愁眉苦脸,想着在被检察官追缴税款之后,还要拿出一笔巨款去救治葡萄园就心痛无比。可如若不这样去做,最后损失的就不止100万,而是数以百万了。

    所有人都纠结起来,哪怕拉菲酒庄的主人,安德鲁走到他们面前也没立刻察觉到。直到雷诺管家走过来,干咳了两声,众人这茬醒悟过来,纷纷向巴黎检察官表达最亲切的问候,并希望购买治疗霉叶病的配方。

    “总共200万里弗尔来交换配方!”卡巴纳伯爵代表4家酒庄说出了最后报价。四人中实力最弱的斯托纳伯爵一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内心犹如钝刀割肉一般。他估计摊到自己家族的份子钱不会低于30万里弗尔,于是斯托纳伯爵抬头环顾一圈,想着讨价还价,但见到其他人都没作声,不得不同样低头默认了。

    安德鲁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但他很快察觉男女伯爵们脸上的不悦表情,知道自己被误会了,赶紧解释说:“女士们,先生们,配方的来源我不想多说,不过在今年3月,巴黎专利局已接受了我的各种专利权。在我看来,配方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却是安德鲁对波尔多的一份贡献,怎么会收钱呢?不会,一个里弗尔都不需要。事实上,我已将根治霉叶病的药剂配方,使用方法,以及各种注意事项全部刊印在小册上。现在,它们就放在会客室的桌面上。请诸位跟我来,顺便也品尝一下我们五大酒庄的美酒。”

    说完,安德鲁热情邀请心中如释重负的四位男女伯爵来到会客室。在那里,雷诺管家负责为客人们斟上美酒,佩里埃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份份资料递给酒庄的主人们,而安德鲁亲自解释客人提出的诸位疑问。

    没错,穿越者再度成功装逼一次。尽管波尔多溶液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但对酒庄伯爵和葡萄园主而言,这份治疗霉叶病的解毒剂犹如身家性命一样宝贵。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波尔多容易原本是法国植物学教授米拉德发明(发现)的。他发现波尔多城市郊外公路旁的葡萄树郁郁葱葱,丝毫未受到霉叶病的伤害。经过观察发现这些葡萄树从叶到茎都洒了一些蓝白相间的东西,经打听,才知是园主为防馋嘴的过路人偷吃而洒的“毒药”,由熟石灰与硫酸铜溶液混合配制而成。于是米拉德很快进行了试验,发现这的确是对付霉叶病的好农药,并在1885年将他的发现公之于众,并推荐使用波尔多液来对抗“霉叶病”。同时这种农药以“波尔多液”命名,广泛流传于世界的果树之中。

    (在此向法国伟大且无私的植物学家米拉德致意,他为人类创造的波尔多溶液曾经无数次拯救过老家的柑橘树,所以笔者让建议贪婪的安德鲁放弃了那200万里弗尔的专利费)

    ……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