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四十一章 私掠船计划 下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私掠船计划 下

    第四十一章  私掠船计划(下)

    在数量庞大的法属私掠船中,叙尔库夫船长的“列那狐号”最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它1年内俘获多达21艘国外商船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战绩,此外“列那狐号”还代表着法国舰船工业在舰船制造方面的最高水准。

    “列那狐号”原本就应属于法国海军的巡洋舰,只是很不巧的在建造末期得到北美战争结束的消息,在时任财政大臣(总监)的强烈要求下,法国海军不得不暂停了改舰的建造。但不久之后,路易十六允许老叙尔库夫船长自行出资将“列那狐号”买下,继而改装成航速极快且火力强大的私掠战舰。

    老叙尔库夫船长因为健康原因不再行出海而选择了退役,他原本想把这份家业留给唯一的儿子罗贝尔夏尔叙尔库夫,怎料小叙尔库夫压根就不屑于充当国家海盗,三年前还跑到法国海军里服役。在成功晋升海军少尉后,小叙尔库夫更是毅然决然的拒绝了父亲的召唤,不接手“列那狐号”和私掠船员。

    上述都乌弗拉尔在信中汇报给安德鲁的信息,这位胆大包天的经纪人还建议安德鲁收购这艘战功赫赫的“列那狐号”,并配属一个称职的船长。那是安德鲁曾扮演过神棍先知的角色,他为乌弗拉尔分析了国内国际的形势发展,并预言3年内法国边境将重燃战火,而这场战争的持续时间与激烈程度远比之前的七年战争,英国、荷兰与西班牙等海上强国都将是革—命法国的敌人。

    作为投机商人的乌弗拉尔听到安德鲁这番的结论,他既不是怀疑,更不是担忧,而是表现的兴奋不已。因为无数商机即将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乌弗拉尔未雨绸缪的建议安德鲁加强在海洋上的布局,而私掠船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它们不仅可以打击国家敌人,也能暗中消灭商业异己。

    从小镇检察官老吕萨克介绍以及阿勒芒德部下的审讯口供中,安德鲁认为阿勒芒德可以成为自己在海洋领域布置的第一枚棋子。

    “所以,你沦为公路劫匪的污点,作为检察官的我会帮你清洗干净。但想要回归王家海军序列,以我目前的实力还无法保证,因为我本人与巴黎海军部的关系同样不怎么样。不过,安德鲁在国民制宪议会里还有那么一点影响力,所以,通过制宪议会的战争委员会给你和你的同伴,以及那艘私掠船做个行动背书,再授予一个临时上尉的军衔,这些都不会存在什么问题。好吧,先说到这里,具体事宜还是留到事后考虑。而现在,我想听听你的最终回答,阿勒芒德先生,你需要时间来考虑吗?

    阿勒芒德非常明确的摇了摇头,说:“我,接受,因为我别无选择。”

    “非常好!”安德鲁打了个响指,他从马扎上站起来,手指自己身旁的下士,对着阿勒芒德解释说:“这位是圣西尔下士,他将全程协助你完成任务。行动上的具体方案你们自行讨论安排,并向塞纳蒙中尉汇报。另外,塞纳蒙中尉也将负责行动的物质调配与情报传达。最后一点,我希望在8月15日之前看到结果。”

    第二天下午,“炫耀者号”在伊斯河与多尔多涅河交汇处的利布尔纳河港做短时间停留下,因为卡塔内侯爵夫妇会在此时下船,然后改乘一艘海船远赴西班牙的拉科鲁尼亚市,进行一项商务合作,估计要8月中下旬才能回波尔多。

    临行前,安德鲁与有过一次“深入交流”的侯爵夫人再度私下谈话。除了保证自己之前的承诺外严惩凶手外,他还希望侯爵夫人能充当一名信使,建议她的父亲(继父),西班牙著名银行家卡巴鲁斯伯爵联合加勒比海域的西属殖民地商人,加大对法国蔗糖、靛蓝、可可粉与咖啡豆的供应量。当然具体事宜,安德鲁会委派专人与之洽谈。

    期初,安德鲁的这番话令侯爵夫人很是困惑。但很快,她明白了安德鲁不会在税务检察官职位上待上太久。所以,这种挖国家关税墙角的事情也就不会在乎了。也难怪面前的男人对自己那批价值20万里弗尔的珠宝看不上眼,之前还以为安德鲁被自己迷住,彻底拜倒在石榴裙下。原来这位税务检察官根本就是盯上了每年数千万里弗尔的咖啡豆与蔗糖的海外走—私,从而想着插足上游链条,影响中间商渠道,并在终端销售市场分得一大勺利益。

    因为作为农业大国的法国,除了在某些特殊年份里对粮食进口网开一面之外,长期以来都坚持着对各种海外农产品实施强制的数额配给制,还征收极高的关税。一磅咖啡豆在古巴不足2个苏的铜币,可运到巴黎售价便是2里弗尔,银币,增长了20倍有余,蔗糖情况也大体差不多如此。

    如果仅仅是价格昂贵倒也罢了,反正最后是转嫁到普通消费者头上。可最近以来,制宪议会为在废奴法令上安抚法属殖民地的议员,正讨论一项新提案:大幅度削减来自西班牙与葡萄牙殖民地廉价咖啡豆与蔗糖的进口配额,并再次提高关税。

    该议案一旦通过,损失最惨的莫过于香槟地区的众多酿酒商。由于香槟属于发泡酒,在酿造工艺过程中需要大量而优质的白砂糖,一旦蔗糖价格涨得过高过快,势必将导致香槟酒成本的上涨。

    民众可以选择不喝价格昂贵的香槟酒,去选择更为廉价的波尔多或勃艮第的红葡萄酒,从而导致大批香槟酒商销售惨淡,濒临破产,给原本就持续动荡的马恩省局势雪上加霜。

    如果安德鲁不准备重返兰斯和马恩省倒也罢了,可事情的发展势必会让他接受那一项任命,所以未雨绸缪,在多方面多层次做好准备。如果要保证政治上的稳定,首要条件就是妥善处理好各种经济问题,尤其是食物和就业。而葡萄园种植与香槟酒酿造就是马恩省当下的最大经济支柱。至于走—私会导致法兰西王国财税流失的严重问题,以安德鲁目前的政治觉悟是不会考虑太多。

    在安德鲁上岸送走侯爵夫妇时,“炫耀者号”发生了一起越狱事件。那是阿勒芒德趁看守不注意,私自打开手铐脚镣跳河逃生,圣西尔下士见状,也跟着逃犯方向跳河追寻,两人生死不明。

    不过,这个小插曲没有影响安德鲁中校和他骑兵中队的既定行程。3小时后,夜幕降临之际,“炫耀者号”在河港灯塔的指引下,顺利驶入波尔多。

    ……

    在安德鲁的前世,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波尔多市是以法国乃至欧洲的葡萄酒贸易中心而闻名于世。但实际上,波尔多地区酿造葡萄酒历史最悠久的加龙河河谷,其历史仅500年不到,远远逊于勃艮第地区,甚至还不如巴黎近郊的枫丹白露。

    波尔多的崛起源自大航海时代的罪恶奴隶贸易,这座城市曾是法国第二大奴隶贸易港口。从16世纪之后,被欧洲人跨越大西洋运至加勒比和西印度群岛及美国南部的黑人,据推算至少也有几千万人以上,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国人、以及后来居上的法国人都疯狂地加入这一非人道的商业贸易。从17世纪开始,波尔多市发出上千艘船运送约30万奴隶到美国。这些船只运载着棉花、烟草、糖、咖啡和朗姆酒回到波尔多,帮助该市及其商人获得财富。直到21世纪,波尔多市还有12条以上的城市街道是以知名的奴隶贸易商的名字命名。

    尽管波尔多处于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区,全年温暖湿润,但事实上,与南部大部分地区一样,这座城市时不时也带有地中海式气候的某些特征,比如夏日的白天空气会显得炎热干燥。“炫耀者号”抵达当日正值盛夏,白天最高温度一度高达29c,好在夜幕之后凉风习习,在加龙河湾轻柔的海风吹拂下,气温下降到舒适宜人的15度。

    下船之时,安德鲁已脱下了志愿军中校军服,换成公务员律师最常见的深色外套、大领结和白色衬衣。即便如此,40多名全副武装的骑兵部队从“炫耀者号”走下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座宁静安详的南部港口时,依然引发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慌乱。

    在接到警报后不久,驻守波尔多港口的第五猎兵营的一个连队士兵奉命赶到码头,用刺刀拦住骑兵中队的去路。得到安德鲁的授意后,塞纳蒙中尉拿着税务检察官的相关证件上前交涉。与之对应的同样是猎兵队里的一名中尉军官。

    不远处,安德鲁留意到那位猎兵营军官,30多岁,个子很高,金色头发,神态威严,不说体型神态,单从口音上就不是出生于南方沿海,反而与塞纳蒙中尉有些相似,符合北方人的众多体格特征。

    ……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