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荣耀法兰西正文 第二十七章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第二十七章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安德鲁以税务检察官兼朋友的双重身份,向制宪会议的两位左派(极左派)议员游说财税改革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为即将到来的吉伦特省之行做背书。

    今年年初,吉伦特省首府波尔多的一名地方检察官兰德尔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指责波尔多的多名包税商人勾结市政管理者,向葡萄酒商人强行多征收了高达35到50%的间接税(商品流通税)。

    不久,波尔多地方法院的杜兰顿法官力排众议,正式受理了该案。然而就在开庭前的第三天,本案检察官兰德尔却因乘坐的马车意外坠落峡谷而重伤不治,致使示这桩间接税案陷入停滞。

    3月初,杜兰顿法官拒绝继任检察官吕尚的撤销该税务案请求,这位波尔多法官随即向司法宫发出一项司法援助请求,希望巴黎方面能派遣税务检察官重新推动葡萄酒间接税案的调查。

    安德鲁之所以能顺利出任税务检察官,并获得司法宫全力支持的前提条件,便是要接受这桩吉伦特省的间接税案。这就是权利与之对等的义务,想一步登天,就必须承受强大压力,付出必要的代价。

    不过,鉴于兰德尔的不幸,为防范调查过程中的各种意外,司法宫也支持安德鲁掌握一支税务骑警,还暗令巴黎警察局予以配合。

    上述情况,对于普利欧与罗伯斯庇尔而言,并非不是秘密。早在出庭巴贝夫案时,安德鲁已向两位议员陈述过。此时再提,自然是安德鲁要获得更多支持。

    罗伯斯庇尔很快向税务检察官保证:他会给包括雅各宾派俱乐部分部波尔多与吉伦特省分部的负责人—维尼奥律师写信,希望波尔多分部能协助安德鲁检察官的工作。如有必要可以申请调遣当地国民自卫军参与行动。

    而普利欧则强调他会联络曾经的老朋友,那位已经退休的私掠船船长叙尔库夫,让后者的私掠船队及其私人武装,在波多尔港口附近待命,配合安德鲁查案。多年前,普利欧曾作为叙尔库夫船长的辩护律师,帮其在巴黎免去一场牢狱之灾。

    在结束三人秘密会晤之前,普利欧又问:“已经确定了南下日期吗?”

    安德鲁点头说:“是的,就在结盟节之后,最迟不晚于7月20日。按照与杜兰顿法官的约定,我必须在8月之前赶到波尔多。希望我重返巴黎时,能看到内克尔和他银行家财政部已经滚蛋了。”

    原本安德鲁想与波尔多的结盟代表团一同南下,但看完司法宫转交杜兰顿法官提供的案情卷宗副本后,他决定还是不与其接触,提前两天启程。

    等到罗伯斯庇尔起身告辞时,普利欧还未结束与安德鲁的谈话,议员要检察官务必关注波尔多海关。他说:“作为法国第三大商港的波尔多,其关税款征缴已经连续5个月严重下滑……

    所以,财政委员会与内阁财政部都希望借你南下波尔多之机,整顿一下该地海关,尽力为国敛财,并将税款征收补齐后押解至巴黎国库。200万里弗尔是你的最低目标。当然,前提是决不能引发局势的动荡……

    好吧,按照惯例,征缴税款的7%会以坐支现金的方式返还给你,用于你扩大的直属部队或是其他开销,这方面财政委员会和财政部都已同意,财政部会有会计团队赶赴波尔多配合你的工作。如果税款超过了400万,这个比例会增长到10%。记住,税款必须收,但海关不能乱,波尔多更不能乱!”

    ~~~~~~~~

    从6月开始,全法兰西的600万积极公民都被动员起来,准备迎接胜利者节日—全国结盟节。83个省的各个城市,斜挎三色绶带的议会代表和行政官员再度相互争吵,只为获得出席巴黎联盟代表团的宝贵名额;

    国民自卫军的热情被调动起来,抽签获中的幸运儿已聚集在省城,他们在校场要反复做礼仪演练和排枪射击。不久之后,士兵们将护送联盟代表团成员,在法律与王国的旗帜下,在爱国者挥舞的帽子与女人的香水手帕,以及由衷的祝福声中,一路演奏起各种军乐,列队向巴黎行进。

    进入7月中旬,随着83个省(含巴黎省),近30万各地民众的陆续到来,革—命之后的首都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包括布列塔尼与勃艮第在内的代表旗帜插满了塞纳河的两侧沿岸。

    行走巴黎街头,到处都是风尘仆仆又热情洋溢的外省人,他们随着战鼓与短笛演奏的《一切都会好的》乐曲,走走停停;高贵的巴黎人也放下他们昔日的傲慢,他们纷纷拿出美酒和食物热情款待已经徒步十多天的法兰西爱国者。

    在巴士底狱旧址,最早赶到巴黎的里昂结盟军和圣安东郊区的失业工人联合起来,他们在此用废旧板条和丢弃的石膏搭建了一座大型假山,为了逼真,这座山坡不仅雕刻了台阶,并模仿一片灌木丛。只是高耸屹立的神圣神庙与自由女神像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而倒塌,最后不得不全部拆除。

    临近黄昏,当安德鲁的马车从雅各宾派俱乐部大门驶入沿河大街时,他发现雨后巴黎的大街小巷再一次被堵得水泄不通。想在天黑之前,通过新桥或旧桥回到塞纳河左岸,差不多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于是,安德鲁下了马车,走到河边码头,他用3里弗尔雇了一艘小船,横渡将自己送往河对岸。即将登船时,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挽着他美貌妻子下到码头,请求安德鲁允许带他们过河,表示愿意会承担全部船资。

    “巴黎欢迎你们!”安德鲁用手指压低帽檐,微笑着邀请这对外省夫妇。

    与老夫少妻之间的简单交谈中,老丈夫显然是一名个性呆板的家伙,脑筋迟钝但又憨厚朴实,他处处显露小店主的举止和一副贵格派教徒的外表,但让人感觉谦卑和诚实。

    不过,“贵格派教徒”身边那看似娇小柔弱的可爱妻子给人更深的印象,高高的个子,双腿匀称、挺直,轻薄的套裙里衬托她那高耸丰硕的胸脯,脸蛋并不特别漂亮但很精细,若不是眼角显露的细微皱纹,旁人根本看不出她已年过三旬。

    美丽的塞纳河永远都是缓缓流淌着,河面并不宽,只要不下雨,通常10分钟内足以抵达对岸。登船之后,穿越者很快注意到这对老夫少妻夫妇的谈话,事实上,对方也并不刻意回避什么,那是安德鲁的律师身份很容易被人看出。

    “里昂来的罗兰夫妇?”安德鲁皱了皱眉头,感觉世界真是小。2小时前,自己刚刚确定了南下吉伦特省的时间,现在就遇到未来吉伦特派的领袖之一。老男人名叫是约瑟夫—罗兰,一个隶属国家工场的工业制造督察;而小名玛侬的罗兰夫人在未来更是出名,她将成为吉伦特派的精神领袖、沙龙女神。

    里昂夫妇正在讨论准备邀请哪些朋友到他们在巴黎的新家里做客。安德鲁偶尔听到了佩蒂翁、布里索、孔多塞、蒲佐和罗伯斯庇尔等几个熟悉的名字。

    “先生,我是否能冒昧请问一下您的名字吗?”在登到左岸码头,罗兰夫人在与丈夫低语几句后,举止优雅的她迈着轻盈小碎步来到年轻律师的面前。

    安德鲁笑了笑,他身体后躬,半弯着腰,行了一个法兰西贵族式的甩帽礼。“安德鲁,安德鲁—弗兰克。我美丽的夫人!”

    得到恭维的罗兰夫人显得很高兴,她说:“那么,尊敬的安德鲁先生,为感谢您今天的善举,我和我丈夫能否邀请您在三日后,来巴克街21号的罗兰公馆,参加一场定于下午的沙龙聚会。”

    无需考虑,安德鲁很是愉快了接受了这份意外邀请。那是穿越者无法抵抗小女人调皮的侧脸对着自己时,带着那爽朗笑容的轻轻一瞥,尤其是眼神中带着煽动激—情的焰火。

    等到妻子重新回到身边后,一直站在远处观望的罗兰先生轻声责问道:“为什么要邀请一个不相干的小律师参加沙龙?”

    玛侬舔了舔华润的嘴唇,挽起丈夫的胳膊,解释说:“亲爱的,作为税务检察官,安德鲁—弗兰克早已经不是什么小人物了?”

    即便长期居住里昂,罗兰夫妇依然能从各种报纸以及朋友们的往来书信中,了解到巴黎近期发生的重大事件。仅仅一年时间里,安德鲁—弗兰克便从司法宫的低阶办事员,发展成为巴黎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那桩证据灼灼的巴贝夫杀人案,居然能被安德鲁轻而易举的加以翻盘,还迫使检察官当庭撤销针对巴贝夫的一切控诉。

    作为税务检察官,安德鲁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将看似庞然大物的包税商集团打得节节败退。至于内克尔出人意料的出面担保,使得狼狈不堪的包税商有了那么一丝喘息,但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包括罗兰夫妇在内,没有谁会相信那位财政大臣(总监)能在庞大的赤字问题上坚持多久。

    安德鲁凭借其司法宫的强大背景,以及制宪议会中左派议员的坚定盟友,并将势力渗透到巴黎警察局;不仅如此,他似乎还精通金融投机,在证券市场上一度呼风唤雨,收获颇丰;而诗歌上造诣也同样不同凡响,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令里昂的众多贵妇也为之倾慕;更甚的,是安德鲁在科学院咖啡馆里看似随意的抛出那个四色问题,已经让全法国的数学家疯狂了好几周。

    罗兰一时间哑然了,他还是小声提醒着精明有点过头的妻子。“孔多塞侯爵可不喜欢那位安德鲁检察官,你就不怕聚会的气氛变得突然尴尬起来。”

    小鸟依人般倚靠在丈夫旁的玛侬笑而不答,那是孔多塞侯爵在写给自己的私信里承认,他非常欣赏安德鲁的才学。科学院院士更希望有机会能化解税务检察官与包税商之间的矛盾,至少能将拉瓦锡翁婿俩从安德鲁的报复名单中移除。

    偶遇罗兰夫妇的小插曲,没令安德鲁感触多少。穿越者如今的人生哲理,是要懂得在沉船之前,选择好另一艘跳上去。吉伦特派算是第几艘?安德鲁决定不再劳神费劲的去数,他必须赶在下一场大雨来临之前赶回家。

    刚上到二楼,安德鲁惊喜的看到一位蓝色军官制服的年轻男子正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那是阔别已久的老朋友。

    “圣鞠斯特,我的朋友!什么时候到的?”安德鲁热情拥抱着起身迎接的好友,他转身还嘱咐尾随而来的小跟班梅尔达去街头餐厅订个座位。自从30万外省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涌入巴黎之后,街头巷尾的咖啡馆与餐厅差不多各个都人满为患,想要在晚上8点之前吃上一顿丰盛晚餐,就要提前2小时去预定。

    这位英俊到令人生畏的年轻军官居然腼腆的笑了笑,说:“我们涅夫勒省的结盟军今天上午就入城的,只是巴黎实在太大,人又太多,我们花了3.4小时才找到这里。”

    当安德鲁把一杯红酒递到圣鞠斯特手中时,他才发现沙发对面的长椅上,竟然还坐了另外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名少女,年纪十五六岁,模样清新可人,长相甜美。说她是陌生女子,但安德鲁记忆中好像有少许的模糊印象。

    “你先别说,让我想想,”安德鲁挥手制止了圣鞠斯特的介绍。忽然他笑了起来。

    “哈哈,是勇敢的小玛丽。我记得你,3年前,你是一个人乘坐长途马车来兰斯探望你哥哥。我记得非常清楚,哦,那是的你好像才这么高。”说着,安德鲁还伸出一支手,在自己腰间比划着一个极其夸张的手势,惹得少女显露一副责怪的嗔怒表情,引得安德鲁和圣鞠斯特哈哈大笑。

    玛丽是圣鞠斯特的两个妹妹中最小那位,她自幼就非常崇拜自己的大哥。当年圣鞠斯特负气走出家门,选择来兰斯大学进修,还是小玛丽偷偷送来生活费与学费(当然是母亲默许的)。下车伊始,这位聪明的小女孩还将一个想骗她钱财的坏家伙,送到城市治安官手中。

    圣鞠斯特解释说:“她是缠了我整整一个月,又花了一个月说服去母亲。我这才允许她跟过来的,但只有一天时间。在明天傍晚结盟誓师大会结束后,我们必须提前赶回布勒兰古。”

    “这么急?”安德鲁很奇怪。按照结盟节的规程,明日誓师大会之后,巴黎还将举办连续七天的狂欢活动,各省的结盟军在首都可以待到22号之后。

    “是个突发事件,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徒已经流窜到相邻的卢瓦尔省,所以从今天起,涅夫勒省境内的国民自卫军已全部被紧急调动起来,我们必须赶在这伙混蛋入境之前加以歼灭。”对此,圣鞠斯特没有过多隐瞒。他接着又说,“另外,今晚我会赶赴塞纳河右岸的圣安东区,拜会罗伯斯庇尔议员。所以,今晚到明天下午之前,我想拜托你能照看一下我的妹妹,玛丽。”

    “当然没问题,我的朋友。”安德鲁抬手指着一个房间说,“这是二楼的专用客卧,我待会让女管家安娜收拾一下。此外,明天我的骑警队会主要负责国家祭坛正南门方向的安保,玛丽可以全程跟着我或是奥什少尉。”

    尽管内心早有准备,但安德鲁还是纠结于圣鞠斯特与罗伯斯庇尔的那条历史歧路。他很想提醒一下这位充满智慧与力量的好朋友,但话到了嘴边去说不出来,穿越者非常清楚圣鞠斯特的坚强意志,以及那清晰而冷酷的理智。所以,与其言多必失,还不如考虑如何积极应对或加以利用。

    很快,三人又将话题转移到文学、诗歌,随意说到兰斯学校往事与家乡的各种新鲜事。但在谈及政治时,圣鞠斯特表现出比安德鲁更为激进的共和政治主张,当安德鲁提醒年轻的军官必须考虑政治上的合理性时,圣鞠斯特宣称“手中的宝剑能消除障碍一切的不合理性”,这使得后者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晚餐的时候,安德鲁对兄妹两表现的依然是那么和蔼可亲,但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犹豫和不忍的复杂表情,这一切被聪明伶俐的玛丽看到眼里。

    等到晚宴过后,圣鞠斯特告辞离开时,玛丽对着安德鲁低声问道:“安德鲁,你似乎并不看好我哥哥的政治观点,还是有其他的担忧或是顾虑?”

    安德鲁被小女孩的这句话惊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点点头,又摇摇头,继而环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干脆将不停发问的玛丽打发到她自己房间里休息。

    当晚,安德鲁辗转反侧,在床头折腾到凌晨过后才勉强入睡。

    “是积极尝试改变一下,或是默认历史的抉择?”这是穿越者自己都没想好的事情。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