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金丹老祖在现代VIP 第716章:最坏的打算

VIP 第716章:最坏的打算

    先前墨允施展翻江倒海引起的海啸,与此时海底的动静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只见海底不至于积累了多少万年的淤泥被翻涌出来,仿佛泥石流一般迅速的占据了整片海域。到处都是泥浆一样的海水,裹在人身上动弹不得,根本分不清上下四方。

    淤泥被海底地震震出来之后,露出了铁灰色的地表,那才是真正的海底。此时铁灰色的地表开始出现了一丝丝裂缝,如蛛网般迅速的朝周围四方扩散。

    轰轰轰……

    闷雷般的巨响持续的响了起来,蛛网般的裂缝一瞬间就扩大到三米多宽,仿佛一只只远古巨兽张大可以吞噬万物的大嘴,等着择人而噬。

    火红色的岩浆冒着泡从裂口处翻涌出来,炽热的岩浆遇到泥浆一般的海水,顿时开始了剧烈的反应。泥浆一般的海水温度在一瞬间变得很高,人在其中仿佛是蒸桑拿一般。可怕的是温度随着翻涌而出的岩浆越来越高,已经开始朝开水方面进展。

    在这样的环境下,柳夕和十二月别说彼此打斗了,连看都看不到对方在哪里。在真正的天灾面前,不管是修士还是异能者,其实都脆弱的仿佛一只随时会被人一脚踩死的蚂蚁。

    地球最讨厌的生命,本来就是巫族后裔。为了消灭巫族后裔,它甚至可以让整个世界的生命为巫族殉葬。此时发现了巫族后裔竟敢借用它的法则,还有修士竟然用外世界的法则来挑衅它,后果相当严重。

    世界意志没有任何情绪,没有喜怒哀乐,自然也谈不上仇恨报复。它所做的就是消除身上出现的异类害虫,就像人体内的白细胞会自主的消灭病菌一样,无论是修士还是巫族。

    好在柳夕早就预料到这个状况,在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她身上不仅有各类护身玉符,还准备了好几件法衣。所谓法衣,当时柳夕代表小纯阳观前往龙虎山时,就炼制过普通的法衣。具有驱邪、除秽、聚神、轻身等等作用。

    简单的说,法衣就是在衣服上附着了一些法术的衣服。根据法衣的材质和附着的法术高低,决定法衣的威力大小。

    柳夕身上穿的法衣很普通,只是附着了避水诀、清新咒和坚韧术三种初级法术。不是柳夕不想给法衣附着等级高威力强的法术,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灵丝织成的衣物,普通的衣物根本承受不起高等级的法术。

    虽然如此,但柳夕的法衣已经够用了。

    海水再烫再脏,她的衣服有避水诀,自动排挤了周围的海水泥浆,真正做到了出污泥而不染。而清新咒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让人清心静神,自带降温效果,海水的高温对柳夕造不成任何伤害。

    最后的坚韧术,则完全可以保证柳夕的法衣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能够不损坏,或者损坏的速度很慢。柳夕算了一下,一件法衣的效果足以支撑半个小时的时间。

    反观十二月和元老会等人就比较狼狈了,每个人都仿佛田地里摸爬滚打的泥人,根本看不清还是不是一个人。再加上暗潮涌动,到处都是海底旋涡,就算强如十二月,也不得不随波逐流,身不由己的被卷着走。

    更有倒霉的,还掉进了裂开的海底地面……

    柳夕耳中偶尔听到一两声极细微的惊呼和怒吼,还有惨叫,也不知道十二月现在怎么样了,反正柳夕再也没有见到主席先生他们任何一个人。

    祝他们好运吧!

    柳夕从手上玉环内掏出一个指南针,当然不是普通的指南针。在地动山摇暗潮翻滚的海底,磁场混乱,指南针早就失去了作用。柳夕手里的指南针是经过她改装的,针头指示的方向是灵力波动的地方。

    在这片海域内,有灵力波动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柳夕身上,一个是秋长生身上。

    柳夕一路沿着指示找到了秋长生,此时他正以一个半躺着的姿势卡在一个裂缝口上,浑身动弹不得。也幸好这道裂缝不算大,刚好把他卡住了,不然掉下去的话,柳夕又要花费不少功夫去找他。

    不得不说,呆若木鸡的确是一个保命的超强法术,至少柳夕从来没有见过任何法术和法宝,拥有如此坚固耐操的防护能力。

    秋长生地下裂缝不停的喷涌这火红色的岩浆,身边又是一道道利刃般锋利的水底旋涡,看上去很像是正在被暴煮的青蛙。

    然而古怪的是,任凭裂缝处的岩浆翻涌的如何炽热,或者海水中涌动的暗流多么锋利,秋长生都毫发无伤的杵在哪里。

    正如那首诗所说: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秋长生此时的反应也可以称得上不悲不喜,淡定的仿佛置身于春暖花开的玻璃花房,而不是水深火热的海底。

    见到柳夕的时候,秋长生一脸淡定的说:“帮帮忙,把我扶起来,这个姿势有些不舒服。”

    柳夕在心里轻叹一声,先是放出神识将周围都扫了一遍。其实海底如此浑浊,再加上吵来潮去岩浆乱喷,就算是无形无质的神识也渗透不了多远。

    柳夕走了过去,在秋长生面前停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呆若木鸡是什么鬼,施展之后就无法移动,哪怕是被人抱着走也不行。不过想想也能想得通,呆若木鸡本来就是强行与地面相连,然后让脚下的大地替施术者承担伤害。所以,呆若木鸡的防护力才这么强,毕竟施术者的靠山是整个大地。

    “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柳夕说,又补充了一句:“从这个角度看你,我感觉顺眼了几分。”

    秋长生闻言,惊讶道:“咦,真的吗?有没有镜子,或者帮我照个相,我也看看。”

    柳夕:“……算了,告诉我该怎么帮你打破这个乌龟壳。”

    柳夕本来在死神组织基地里找到了很多的高能炸药,这次统统都带了过来,不过想到主席先生用化生大法足足磨了秋长生一个星期,都没有把他身上的乌龟壳磨掉,她突然对春秋笔里的高能炸药充满了怀疑。

    秋长生眼神温和的看着她,温柔的说:“你懂的。”

    柳夕:“……”

    懂你妹!

    柳夕确实懂,可以说整个修道世界所有的修士,都知道怎么才能破开呆若木鸡。

    无非就是以高出施术者至少两个境界的大能修士,以最强的攻击破开呆若木鸡的防护。偏偏还要做到切开呆若木鸡与大地之间的联系就可,不能用力过猛直接把施术者打死。

    哦,如果是施术者的敌人,后面一条直接忽略。

    柳夕也很想直接忽略最后一条,她这次带来了足足两千公斤以上的高能炸药制成的炸弹,全部堆在秋长生身上,她就不行炸不开秋长生的乌龟壳。

    不过……秋长生多半很随着乌龟壳直接烟消云灭。就算没死,柳夕估计活下来的秋长生也没用了。

    秋长生很敏感,看到柳夕眼神里情绪翻涌,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柳夕,你可千万别乱来啊。”他不放心的说道。

    谁知道他不说还好,他真这么说了之后,柳夕反而下定了决心就这么干。

    不然能怎么办呢?

    要是秋长生真的掉进了裂缝之中,在地心中的炽热岩浆中暴煮,柳夕不相信他还能活得下来。

    谁也不知道秋长生身下的裂缝什么时候变大,所以时间异常紧迫,容不得柳夕和秋长生婆婆妈妈顾这顾那。

    当然,柳夕是很干脆的,婆婆妈妈顾这顾那的人是秋长生。

    柳夕取出春秋笔,心念一动,一束一束的集束炸弹就掉落出来。柳夕小心的用灵力包裹着炸弹,避免这些炸弹在高温下接触到岩浆直接爆炸。

    她又不像秋长生有呆若木鸡防护,她身上的护身玉符和法衣,可经不起两千多公斤的高能炸药一起爆炸。

    随着越来越多的集束炸弹出现,秋长生的脸上的笑容渐渐挂不住了,薄薄的嘴唇也破天荒的抿成了一条线,他似乎有些紧张。

    柳夕一边在他身上绑炸药,一边随口安慰道:“别担心,绝对不会用事情的。我测试过这种炸药的威力,大概相当于筑基后期修士的随手一击。所以要达到……”

    柳夕看了看秋长生,问道:“你是筑基期七层对吧?所以理论上来说要破掉你的呆若木鸡,至少需要元婴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才行,稳妥的话应该是化神期修士更好。经过我的测算,考虑到环境的影响,两千多公斤高能炸药做出来集束炸弹,威力最少最少也可以达到元婴修士的巅峰一击。”

    “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到时候还是没破的话,你周围绝对已经天翻地覆,到时候你可就真的掉进地心了,神仙都难救,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秋长生“啧”了一声,说道:“你说的好像我有选择似的,可我这处境,不容许我选啊。”

    柳夕嘿嘿一笑:“你知道就好。”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倒是奇怪了,你说你是不是对这个世界过敏,你来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施展呆若木鸡?”

    秋长生无言以对,或许柳夕说的对,他和这个世界不对付。

    说话间,柳夕已经把所有的集束炸弹都绑在他身上,远远看去老大一坨,跟一座假山似的。

    此时的秋长生,形象像极了裹着炸药包向鬼子冲去的英雄,唯一不同的是,他背的实在太多了一点,全身被炸弹缠的都看不见人了。

    说是那么说,但真的准备点火时,柳夕却也做不到什么感觉都没有。

    她站在一堆炸弹前,犹豫着说道:“要不,还是换一种方式?”

    这个时候反而是当事人秋长生更加淡定,笑道:“还有其他方式吗?就算有,来得及吗?”

    柳夕不说话了。

    她也没有想到事情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用炸药来炸开秋长生的呆若木鸡,在柳夕所有的打算中,属于最坏的状况。

    柳夕原本计划在海底沉船的底舱晋级金丹境界,然后借助天劫来对抗底舱内烛九阴和灰月带领的十二月。在天劫面前,烛九阴和灰月等人要么逃走,要么硬抗过去,要么抗不过去死无葬身之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到时候还是没破的话,你周围绝对已经天翻地覆,到时候你可就真的掉进地心了,神仙都难救,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秋长生“啧”了一声,说道:“你说的好像我有选择似的,可我这处境,不容许我选啊。”

    柳夕嘿嘿一笑:“你知道就好。”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倒是奇怪了,你说你是不是对这个世界过敏,你来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施展呆若木鸡?”

    秋长生无言以对,或许柳夕说的对,他和这个世界不对付。

    说话间,柳夕已经把所有的集束炸弹都绑在他身上,远远看去老大一坨,跟一座假山似的。

    此时的秋长生,形象像极了裹着炸药包向鬼子冲去的英雄,唯一不同的是,他背的实在太多了一点,全身被炸弹缠的都看不见人了。

    说是那么说,但真的准备点火时,柳夕却也做不到什么感觉都没有。

    她站在一堆炸弹前,犹豫着说道:“要不,还是换一种方式?”

    这个时候反而是当事人秋长生更加淡定,笑道:“还有其他方式吗?就算有,来得及吗?”

    她也没有想到事情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用炸药来炸开秋长生的呆若木鸡,在柳夕所有的打算中,属于最坏的状况。

    柳夕原本计划在海底沉船的底舱晋级金丹境界,然后借助天劫来对抗底舱内烛九阴和灰月带领的十二月。在天劫面前,烛九阴和灰月等人要么逃走,要么硬抗过去,要么抗不过去死无葬身之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