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正文 306 冒牌

正文 306 冒牌

    郑心怡的隔壁房间就是她跟邵正谦的房间,两人听到有女人这样叫,对视一眼后,拔腿就往那边去跑。

    这皇宫一般的别墅就是这样,两个看似相邻的隔壁房间,实际隔的还挺远的。

    不仅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还得转两个弯才能到。

    也是,房间毕竟有那么大,这走廊远也是应该的。

    童欣乐刚才出来的时候,邵正谦还睡的很沉,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喝酒的关系,她开门的时候还碰到方言了,方言告诉她,吃了午饭再走,她就想着过来找郑心怡说说话。

    他们才刚开始说话,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童欣乐跟郑心怡一前一后到的房间门口,童欣乐站在那儿,首先映入眼睛的就是一个女佣装扮的女人,她正在床前拉扯着自己胸前的衣服。

    邵正谦坐在床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名女佣的脸,没说话。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因为那女佣侧着身子,加上又一直埋着头,做出一副胆战心惊,害怕不已的模样,郑心怡都没有认出那个女人来。

    “我,我……呜呜呜。”面对郑心怡的询问,女佣脑袋耷拉着,好一副伤心欲绝到想死的画面。

    两个女人都有点懵,这话都说不出来了,真就伤心成这样啊?

    童欣乐眯着眼睛,没什么心理变化的看着那个女人的表演,她出去才那么几分钟,以她对邵正谦的了解,邵正谦要做,也不可能这几分钟完事。

    何况,邵正谦清醒过来,要发现床上的女人不是她,估计是直接将人给踹到地上去。

    另外就是,既然是女佣,不管进房间来是做什么的,都不该伺候到客人的床上去吧,就连床边都不会靠近。

    再说了,是女佣的话,看到有人在房间里睡觉,也不会就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啊,再退一步,就算是有急事进去了,应该是不会吵醒客人睡觉的,更别说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

    所以,这是有人故意报复了?

    童欣乐刚想到这个可能性,就听到邵正谦冷冷的询问,“褚小艺,闹够了吗?好玩吗?”

    童欣乐郑心怡:“……”

    两人都无比诧异,这褚小艺不是在关禁闭么?

    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了?

    “你居然认出我来了?我都这样了,你都认出来了?”被揭穿的褚小艺,简直不敢相信的瞪着邵正谦,因为太震惊,所以都忘记了,她现在伪装的是女佣。

    一旦,她从禁闭室出来这件事被人发现了,褚驰烈接下来的惩罚,将更加的惨无人道。

    而她,因为自己这高超的变脸化妆术被拆穿后,竟然都忘了褚驰烈的狠厉手段,也顾不得自己这番承认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她眼下甚至都顾不得这些了,她就是很好奇的想要知道,邵正谦到底是怎么认出她来的?

    郑心怡一听到褚小艺的话,拉着童欣乐进了房间后,就把门给关了起来。

    进了房间后,她放开了童欣乐朝着褚小艺走过去,眼前的这张脸跟褚小艺的那张脸完全不一样啊,除了身高体型是很像小艺之外,但是这张脸也太不像了啊。

    “你……你真的是小艺啊?”郑心怡问着。

    她跟褚小艺的妈妈,在孤岛的时候,关系算得上是比较亲近的,小艺这孩子,也基本上是从小在她身边混着长大的。

    她刚才关门的动作也是不想把这件事给闹大了。

    今天,邵正谦跟童欣乐就要走了,她相信他们也不想把这件事给闹大的。

    褚小艺却一点儿都顾不上郑心怡的问题,上前一步,直接问着邵正谦,“你说,你是怎么认出我来了?”

    她跟人换了衣服,逃出禁闭室后,就听说这两人今天要走了,她当然一早就躲在他们房间外面,她想的是拼一把。

    不管怎么样,总要让这两人不舒服一回。

    等了会儿,就见到童欣乐出来了,然后朝郑心怡的房间走去,她就趁着这个时候进屋来,进屋来后,她原本是想偷拿他们东西的。

    可是转念一想,万一是他们不在意的东西,她拿了也没啥鸟用,这时,瞧见邵正谦睡的正熟,于是乎,一个阴暗邪恶的念头骤然在她脑子里炸开,瞬间,她就朝邵正谦的床边溜了过来。

    她爬上床,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迷迷糊糊间,邵正谦以为是童欣乐回来了,他转过身来,想要抱人,可发现味儿不对,而且这味儿跟他所认识且不喜欢的那个人一样。

    他蓦地睁开眼睛,随后就看到一个陌生女人跪在他床上,还在自己解衣服。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脚一伸过去,就将人给踹到地板上去了。

    褚小艺自然是没想到,邵正谦见到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是这种反应,当然,她不是那种女人,她只是小小的恶作剧他一下,她知道他们俩是新婚蜜月期,新婚蜜月期就发现老公跟别的女人有染,这对谁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吧。

    邵正谦这么在乎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要不开心,这邵正谦也不会好受的。

    而她想到他们俩添堵的表情,她这心里就无比可乐。

    所以,她一双眼睛,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随后就装扮成了小可怜,她真是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愣是把脸上精致的妆给哭花。

    让人看着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可是,她眼下却顾不得装可怜,博同情,她只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哪儿出了破绽。

    还是说,邵正谦他原本就是个怪物。

    她装扮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人都提出过质疑,她扮谁就像谁。

    “你身上那股令人恶心的味道,以及你拥有一双看上去就不够纯粹的眼睛出卖了你。”邵正谦也很直白,直接说出了他自己的判断标准。

    一个人再怎么装扮,很难注意到自己的眼睛的。

    而邵正谦这人看人,喜欢看人的眼睛,人的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这人到底好不好,稍微仔细点,是可以从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出来的。

    而且,邵正谦还有个很灵敏的狗鼻子。

    那些住在外科的病人,伤口经常被纱布给包裹着,伤口有没有恶化,有没有化脓,他基本上是隔着纱布就能判断了。

    褚小艺:“……”

    褚小艺简直没想到,这人竟然就凭这两点,就知道她是褚小艺。

    “好,就算是我,你侵犯我是真的吧?你逃不掉,你看看,我胸口这里还有你的指甲刮痕呢。”既然都被认出来了,褚小艺再说不是她,她也觉得没意思。

    可眼下,她人这样出现在他房间里,她是女的,他是男的,她就不相信人的眼睛都是瞎的,说她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吧?

    她扭头对童欣乐说道,“小姐姐,小哥哥这样对我,你可要替我讨回公道哦。”

    童欣乐听着她带着哭腔的抱怨,真真的是被气笑了,而且,她还真的是笑出了声,“褚小姐,你这戏演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她真不想用魏姐的台词,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要借用下魏姐的台词,才能方显讽刺啊。

    褚小艺人再一次的傻了,女人遇上这种事情,难道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冲上来跟自己家的男人又撕又打的么?

    这童欣乐怎么这么按理出牌啊?

    这么淡定也就不说了,居然还能气定神闲的怨怼她。

    “褚小姐,我真是没想到,不过就是当时拒绝你进我们房间拍照而已,你就对我们怀恨在心到这个地步,之前跟踪,现在陷害,别说我不相信你穿着衣服,他会侵犯你,就是脱光了在他面前,他都懒得看你一眼,要不,你试试?”

    童欣乐这话是真绝了,她就是这样的人,这个褚小艺怕不是对她有误解吧?

    她之前对她妥协退让,都是看在了她人年纪小跟褚老的份上,可是眼下,这女人年纪也不小,而且越来越过分。

    连这种诬陷,睁眼说瞎话的事情都做啊。

    她真的就不该一直忍让她,让她觉得他们好欺负来着。

    而且,这人也真是心大,都被自己的阿爸给关了禁闭,她居然都还能想出办法溜出来,在他们走之前,还要给他们添下堵。

    褚小艺的脸,因为童欣乐的这番话,一阵红一阵白的。

    之前,她一直认为童欣乐会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毕竟,她所看到的童欣乐,就是一个很好哄骗的白莲花。

    所以,她一致的坚信,童欣乐会是她做成这件事的催化剂。

    但是她没想到,这件事,邵正谦那边还没有回复,童欣乐就先爆炸了起来。

    所以,她呆愣了会儿。

    郑心怡那边其实也没见过童欣乐这个样子,这种护犊子的模样让她诧异了好一会儿,随后不由自主眼神就瞄向了邵正谦。

    看着邵正谦神情一脸自然,一副毫不意外且一脸满足的模样,她忽然就懂了,为何他们进来的时候,面对褚小艺那样的指控,邵正谦的脸上丝毫不惊慌,反而满脸讽刺的模样的盯着褚小艺看。

    末了,还能那般轻描淡写的反问了褚小艺一句。

    褚小艺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复杂后,很快就藏了起来,最后,她用悲悲戚戚的眼神看向童欣乐,“小姐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呢?在海滨的时候,我不过是喜欢你们,想要跟你们玩而已,算不上跟踪的,可刚才,小哥哥是真的想要侵犯我,你看,他还想摸我胸呢。”

    褚小艺说着就把胸口上的那两道指甲划伤给展露了出来。

    “你胸就那么点大,你觉得他会有这个兴趣吗?”童欣乐淡淡的瞄了一眼,“不过是无意识的划伤而已,正好凑巧了,或者你挺着胸,愣是把胸给凑了上去,这能怪得了他吗?”

    童欣乐的话,褚小艺越发的火冒三丈。

    她很想说童欣乐这是颠倒黑白,偏偏,她的颠倒黑白,却是事实,让她一时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女人有点厉害啊,不安牌理出牌,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用这种手段对付过好些不称她心意的人,屡试屡爽,到了这两人跟前,怎么什么招都不管用了呢。

    她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偏偏,这个时候,邵正谦给方言打了电话,“方言,来我房间一趟,我这里有个疯女人,她说我侵犯她,麻烦你过来帮我把人给丢出去。”

    邵正谦的话,简单直白。

    褚小艺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盯着她,童欣乐也不再反对了,哪怕她知道,邵正谦给方言打了这通电话,估计褚驰烈也就该知道了。

    她虽然跟褚驰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觉得褚驰烈的威严,还是不该这么去挑衅的,而褚小艺仗势着受宠,竟然关着禁闭呢,还敢跑出来,这样陷害邵正谦,真真是活腻歪了。

    郑心怡也不好说什么了,既然邵正谦都打电话了,可见,邵正谦是多不待见褚小艺啊,而且,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这褚小艺怎么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她只能期盼着,褚小艺自求多福吧。

    屋内的另外两个女人都保持了沉默,就褚小艺还不知道灾难来临一般,她头发散乱,衣服也凌乱的冲上去,伸手指着邵正谦,“你说谁是神经病呢?你找死,是不是?”

    褚小艺真是被气癫狂了,哪怕有人知道她有病,可还没有谁敢用这三个字骂她呢。

    这个邵正谦是第一个,还有那个叫童欣乐,说的那些羞辱她的话,她简直恨不得立即杀了他们,从她被冠以褚这个姓之后,她无法无天惯了。

    她高人一等,要什么有什么的日子,要欺负谁就能欺负谁的日子过太多了,让她早就忘了当初的自己是谁。

    如今遇上这么两个人,她那颗狂躁的一颗心,顿时就起了浓浓的征服欲,她要她如今的身份,让所有的人都臣服于她。

    几乎是下意识的,褚小艺就举起手来,像是要对付以前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就对她出言不逊的混账东西一样。

    身边没有雷影可以使唤,所以,她只能亲自动手了。

    她挥舞起来的手,还没有落下,邵正谦半途就截住了,他冷冷的看着褚小艺,冷冷的威胁,用着只有褚小艺能够听到的音量说,“别说你是冒牌的,就算真的褚小艺要打我,也得看我愿不愿意承受。”

    褚小艺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你……什么?”

    她此刻心里想的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够知晓这样的秘密?

    要知道,这样的秘密,可是他们所精心准备的。

    “不想死的话,最好别惹我。”将人甩开的那一秒,邵正谦看到了门口飘进来的人影,看向褚小艺的神情,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褚小艺被甩在地上,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人,刚才,被他瞪着的时候,褚小艺觉得她似乎看到了死神再现,好像她就是地上的蝼蚁,这个人要她死的话,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她被带到褚家来的时候,褚家的家主几乎都是神一般存在的人物,但是这些神,最终都是不得善终的。

    除了褚驰烈,而她刚才那一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仿若看到了褚驰烈年轻的样子,倒不是说模样,而是那人身上所散发的气势以及稳操胜券的那种神态。

    不得不说,褚驰烈是历代褚家家主里,最有主意,最有计划的人,不然,为什么之前的家主,都是以死亡的方式叫出了家主之位,只有褚驰烈,是以退位禅让的方式,他现在甚至还跟自己的女人幸福的安享他的晚年。

    “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褚老大的声音响起,地上的褚小艺瑟瑟发抖。

    “不不不,大哥,是我啊,我是小艺啊。”褚小艺连忙说道。

    褚老大的声音,太过冰冷,褚小艺明白,那是死亡之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