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嗜血妖妃:惊绝天下正文 第79章 朝堂风云,悠闲的主角

正文 第79章 朝堂风云,悠闲的主角

    叛乱之人?宫廷叛乱不是被新帝与顾丞相给镇压下来么?

    徐太傅一方不明白新帝君澜渊指的是什么:“还请皇上明示。”

    君澜渊摊开一卷红色的布帛:“朕收到梁城城主朱武德临死前的血书,他言两年前蓝府在梁城已经发现金矿,可月王利用自己的权势灭了当时的蓝府,而后将金矿占为己有。朱城主他接任梁城城主后,暗探蓝府灭门案,发现了月王的阴谋诡计,但因为月王发觉便下死手,如今他城主府也已经惨遭了灭门。临死前写下血书,托心腹送来京城。”

    “皇上,此时定然不可能,两年前月王深受重伤,昏迷不醒,怎么可能与蓝府灭门案有关?”徐太傅极力为君拂月辩驳,这漏洞明显不合情理:“而且,当年,那罗知县的奏折里说,是蓝府重伤了月王,如今却是反过来一说,岂不自相矛盾?此事疑点重重,您不能听信一个已死之人的片面之词,还望皇上明察。”

    “月王深受重伤,乃是蓝府幸存之人所为,为的自然是报仇。徐太傅,你还不明白么?”君澜渊看着徐太傅那个老古板,朝堂上他已经掌控了一半的实力,但是还有一些自诩廉政的老古董,还是坚持他们的意见。

    若不是他初登宝座,还不宜对这些个老臣动手,否则哪还有他们在金銮殿上质疑的份。

    “即是如此,那也要等月王回京,在审理此案情。”徐太傅坚持己见。

    此刻,一位公公火急火燎的闯入朝殿:“皇上,不好了,月王与五殿下在宫门口起了争执,他把……把五皇子给杀了。”

    “岂有此理,还不将他们给朕带进来。”君澜渊震怒,但是眼底却掠过得逞的神色。

    徐太傅一个咯噔,想到前些日子被先帝禁言的宫廷秘事,暗斥这月王也太冲动了。如今两案在一身,他如何能善终。

    当‘君夜离’的尸体摆在百官面前的时候,众人都不忍看那惨状,那血窟窿,恐怕是被月王给捅了无数刀。要杀了五殿下才能泄愤啊!

    君澜渊看着被人带上来的‘君拂月’,勃然而怒:“月王,你做出如此手足相残之事,你说,你知罪么?”

    “哼,知罪?他与我王妃暗通曲款之时,何尝想过这些?”

    君澜渊以为,这等宫廷秘事,君拂月会为了他自己和皇室的颜面,不敢将此事揭于朝堂之上,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一来就将此事给抖了出来。

    暗通曲款,想来君拂月定是认为他不在身边,他的王妃红杏出墙了。

    “此事关系两国,月王还是想清楚的好。”看到事情朝着他预想中走,君澜渊脸上兴奋的神色极力的掩盖。

    “臣已经想得很清楚,若此事发生在皇上你身上,难道你就如此窝壤的咽下这口气?”‘君拂月’对上君澜渊的眼,嘴角翘了翘。

    君澜渊的手抖了抖,拿着惊木一拍:“放肆。”

    看着一旁已经死透了的‘君夜离’,心下大安,如今只有君拂月一个了,他就不信在两条罪状下来,他还翻得了身?“李公公,将月王在梁城的罪证念出来。”

    李公公将先前君澜渊的话再一次在朝堂上复述出来。

    “月王,你可有什么辩驳的?”顾丞相走前一步,质问君拂月。

    “顾丞相既然觉得罪证确凿,本殿现在倒没什么辩驳的。”谁都没注意到‘君拂月’的这个‘现在’两字,稍后便有了。

    “既然如此,月王对自己的罪证供认不讳,他犯下如此灭门之案,又加之同室操戈,死罪难逃,斩立决。”君澜渊说道:“月王,你可有异议?”

    “没有异议,不过臣有一个最后的要求。”‘君拂月’说了一个要求:“本王在临死之前,想见王妃最后一面,还望皇上成全。”

    君澜渊在筹措的时候,一旁的徐太傅往前一步:“月王的要求并不过分,还望皇上恩准月王的请求。”

    明明梁城一案疑点重重,徐太傅想到大理寺慕容那小子嘱托,也不知道他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见到徐太傅并未替君拂月反驳梁城之案,君澜渊自然允了他的请求,这样,徐太傅他们再无理由反对他处置君拂月。

    “准,李安,去宗人府宣月王妃上殿。”君澜渊注意到‘君拂月’愤怒的情绪变换,眼里更加的满意。

    “月王妃到!”

    大殿之中,月王妃墨风华虽然穿着白色的囚服,面容有些脏乱,但依旧难以掩盖那一身的尊贵之气,那双妖魅的眼睛,并没有因为牢狱之灾失去半分色彩。

    只见月王妃一出场,‘君拂月’猛得袭到她的面前,指着她说道:“墨风华,竟然趁着本王不在,做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墨风华朝着‘君拂月’上下看了两眼,然后余光掠到地上那具‘君夜离’的尸体之上,眼里透过诡异的神色,想起她让无忧门的人给他传的纸条,这才去了宗人府。

    像是被‘君拂月’的怒气给吓到了,墨风华微微退了两步:“殿下,本妃是被人陷害的,本妃与五殿下清清白白,怎么可能有越轨之事。”

    看着墨风华,‘君拂月’愣了一下,然后接了一句:“你如何证明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只见墨风华将衣袖挽了起来,臂膀上出现了一粒守宫砂:“王爷出去匆忙,自然未与本宫圆房,这守宫砂,还在我的手臂上。倒是有些人,故意诬陷于本妃,还请各位大人替本妃主持公道。”

    墨风华在自己的大腿上揪了两下,不行,然后又拧了两下,顿时那委屈的模样出现在众人眼中。

    守宫砂?‘君拂月’心一时急切,像是要探究墨风华说的真假,抓着墨风华的手臂,看着那臂膀上的守宫砂,眼里闪过不可置信,他分明与她……。

    墨风华眼角抖了抖,还不放开,他会剁了这人的爪子。

    现在的‘君拂月’自然不是真正的她,而是君夜离。

    君夜离顶着君拂月的脸,松开了对方的手,当下也不是解开疑惑的时候,而是对着上头的君澜渊说道:“皇上,既然本王王妃是清白之身,是不是应当还她一个清白?”

    当日,他还未来得及想明白,三嫂就被关进了宗人府,他便关了禁闭,没给他们一点辩驳的机会,还是三哥有办法。

    “皇上,此事定当要还月王妃和五殿下一个清白。”徐太傅心里可惜,若是此事在这之前揭露出来,那么月王与五殿下也不会走到现在双残的局面。

    “请皇上还月王妃与五殿下的清白。”

    君澜渊看着站在下方的‘君拂月’,眼里掠过危险的气息,看来君拂月不除,是他真正的心头大患。

    “传嬷嬷验身,那劳烦月王妃跟着嬷嬷去趟内殿。”君澜渊定然不相信,君夜离和月王妃的情况,他心里最清楚不过了。他们两个之间不可能清白。

    “要验也可以,只不过若是证明本妃的清白,那么劳请皇上,惩处那些诬陷本宫之人,譬如,那日的萧夫人和顾小姐。”敢想算计他的人,自然不会让她们有好果子吃。

    只不过为了君拂月,他只能名正言顺的来处理,若是以往,直接让朝三把她们扔进蛇窟了事。

    “准!”此事已经摆于朝堂之上,容不得君澜渊拒绝。

    就算证明了墨风华是清白的,也无法动摇君拂月的罪证。只不过让函烟与萧家夫人受点委屈而已。

    墨风华往偏殿走去,在‘五殿下’的尸体旁边脚步略为慢了几拍,无人发觉。这女人,装个尸体装得还真敬业,若不是感觉到她气息的不同,都要被她的障眼法给骗过去了。

    墨风华眼里掠过一道光芒,如今状况明了,她装尸体做什么?

    走到内殿,嬷嬷已经在一旁等候,墨风华眼里蓝光一现,那嬷嬷神情呆滞了几分,墨风华将手指划破,滴在帕上,随后灵力一过,手指安然无恙。

    嬷嬷晃了晃身,看着手里的东西,便往外头走去:“禀告皇上,月…月王妃是清白之身。”实在皇上的那眼神太吓人了。后背也是如芒在刺。

    “希望皇上记得先前答应过本妃的话。”墨风华看着君澜渊的眼里,带着十足的藐视。那股气压无形的朝着四周压去。

    众人才发现这月王妃,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竟然知道自己身单力薄,便隐忍不发,等待月王归来。

    其实若是君拂月知道他们的想法,定然鄙视,那妖孽还身单力薄,只不过比她稍微弱了点,但是踩君澜渊这种人,也就是一根手指头的事情。

    君澜渊此刻好比咽了一只苍蝇一般,不得不下旨:“丞相之女顾函烟与萧尚书之妻红叶诬蔑月王妃清白,劳烦两位大人,将其禁闭半年不得踏出家门半步。”

    “臣遵旨。”顾丞相没有反驳,他看着君拂月,眼里还是藏不住的得意,就算关了禁闭,函烟依旧会是北荒的皇后,他便是国丈,他君澜渊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个傀儡。

    他毕竟不是北荒皇室之人,若称帝,难堵悠悠众口。所以才与女儿商议一番,与最不起眼的七皇子合作。

    礼部尚书萧景宸也只有领旨献恩,看着君拂月的眼神依旧不善。

    墨风华穿着白色的囚衣,拂了拂自己的衣袖:“本妃为了莫须有的罪名,押入宗人府半月之久,她们的诬陷可是属实,怎么就在家关禁闭一月,莫不是真以为我南陵长公主在北荒就这么任人欺压?”

    墨风华说完半眯着眼,落在‘五殿下’那尸体上,果真是没心没肺,她装死,让他在外边替她冲锋陷阵,关键是他心甘情愿,还不知道对方领不领情。

    :。: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