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热血空城正文 第七章 孙安河

正文 第七章 孙安河

    杨双显然是想岔了,就香城这局势,三天两头街上乒铃乓啷地一阵枪响,日本人逮着一个杀一个,杀完了还要示众。

    鲜血淋淋的。

    日本人不光杀人,还喜欢无事生非。只要被认定,就算疑似是抗日分子,就算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普通人哪受的下这高压态势,香城早就人人自危。谁也不想惹祸,更何况是开客栈的。这客栈里人多且杂,什么牛鬼蛇神、阿猫阿狗都可以有,属于日本人最为“照顾”的重灾区。这些个伙计,猴儿精。一听杨双打听这犯忌讳的事情,当时就面色不对了,扔下了一碗阳春面,说了句不知道后,就退出了房间。

    杨双一边嗦着面条,一边觉得不对劲。这伙计不会是去通风报信,把自己当成居心叵测之人了吧?这不想不要紧,一想就直感觉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脑袋。杨双夹着一筷子面,手却停在了半空中,他在吃味着伙计那脸上神色,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对劲,毅然而然决定赶紧走,离开这里。

    面也不吃了。

    哪知道他刚丢下筷子,还没起身的时候,那房门便“砰”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杨双吓了一跳,一抬眼,就看见迎门进来个警察。

    那警察瘦高个儿,腰里别着手枪,手里拿着警棍儿,脸上一双贼亮的小眼睛,那眼光里带着询问,又带着惊疑,直照在了杨双的脸上。

    “还真是你啊!?”那警察道。

    杨双赶紧起身,“孙头儿!”

    这警察杨双太熟了。

    大名叫个孙安河,外面人都喊他孙悟空。人长得精瘦,鬼心思也多,日子不好混,就花钱跟他的顶头上司买了个巡逻组组长的缺。平常喜欢吆五喝六,到茶铺里喝茶打屁吹牛逼,号称自己便是齐天大圣的八十代世孙,日本人见了也得叫爹。后来是被某个懂中国话的日本人扇了一耳光,从那之后就老实了很久。茶铺还常来,只是这嘴就紧了一些。

    孙安河身后跟着的那店伙计躲在门边儿上,偷偷地瞅了一眼杨双,杨双没去看他,这种人,看他一眼都觉得眼睛脏。

    孙安河笑得有些鬼,他用脚跟勾上了门,隔着门还跟伙计说:“没事,你去烫两壶酒,整两个热菜来。”

    那伙计在门外应了,“噔噔噔”地下楼而去。

    杨双让了上座,站在一旁把孙安河请了过去。孙安河嘿嘿嘿地笑着,两腿一跨安坐下来,一边看杨双给他倒水,一边脱了帽子道:“你得亏是碰到了我,你要是碰到了别人,我指定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双点头跟捣蒜似的,“是,孙头儿,今天真亏是你,不然我就真的没地方去哭了。”

    孙安河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看了一眼桌上的面,“就吃这啊?”

    “有这吃就不错了,丧家之犬,何足道哉。”杨双坐了下来,孙安河道:“你是为了你东家来的吧?”

    杨双吸了吸鼻子,欲言又止。

    他是在想撂实话还是编瞎话。

    如果说实话的话,面前的这个警察会怎样?如果是编瞎话,又能不能骗得了他?他衡量了一下当面的局势,人已经被他堵在了房间里,门外说不定还有他的人在蹲他。编瞎话容易,但让人信却很难,别到时候没谈拢,把他逮进去了,再以他同福茶铺伙计的身份,日本人绝放不过他。

    他决定说实话。

    但是实话里掺了假话。

    他甚至还告诉孙安河,他是去送信的。

    但他不识字,除了茶叶名字之外,目不识丁。那封信他决计没看,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东家奶奶拿了信后就让他走了,他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日本人,然后听见茶园里响了枪。等日本人走了,他回了一趟赵家茶园,看见了血流成河的景象,还有人被日本人用枪托砸断了手脚。

    他害怕,就在山里躲了一晚上。

    今早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城门上挂了几个人头,进城之后,他去了茶铺,可茶铺贴了封条。

    说完,杨双小心翼翼地问:“孙头儿,是不是我家东家没交税啊?可没交税也不能赶尽杀绝啊!”

    “神特么交税!”孙安河喝了一口茶,道:“你家东家是抗日分子,你不知道?你们同福茶铺,还是个地下交通站,你不知道?”

    杨双脸色一变,使劲摇头,“天地良心,我就是个伙计!孙头儿,你可不能冤枉我,我三年前才来,我不知道他们都干了些啥呀!”

    “三年前?三天前你都脱不了关系!”孙安河斜着眼睛看他,一只手拍了拍枪,说:“你可想好了!日本人正找你呢!十块大洋,你的脑袋还挺值钱……”

    杨双暗暗地吞了一口唾沫,一条腿抖得厉害。

    他这是想说什么?是在威胁他吗?可看他那眼神,里面分明透露出来的是戏谑的表情。以杨双对他的了解,十块大洋?不用,有两块钱,他早就把杨双卖了。

    他在诈他。

    “您等着。”杨双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五个大洋,“这些钱,是我东家奶奶临走的时候给我的。我知道这钱不能拿,可我没忍住。孙头儿,五块大洋,能买我一条命吗?”

    孙安河瞅了一眼杨双手里的钱,也不接,只是微笑,“哟!你东家奶奶是真大方啊!”

    杨双叹了一口气,又从口袋里把剩下的钱全拿了出来,连零散的军票也一股脑儿放在了桌子上,“都给你。”

    孙安河哈哈大笑,竖起一只食指点了点杨越:“识相!”

    他伸手去摸桌子上的钱,然后被杨双一把摁住了,“孙大哥!钱给你没有问题,但是我想知道,我们同福茶铺到底怎么了!”

    “放心!我刚才也就吓唬吓唬你,日本人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你且藏好来,找机会出城去吧!”孙安河掰开了杨双的手,“不过拿了你的钱,我就会帮你办事儿,今儿晚上我值西门岗,关城门前,你走西门,我送你。还有,你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但有一条你得明白,我什么也没跟你说。你走了之后,就别再回来了。”

    “懂的!”杨双连忙点头答应道:“这个自然懂的。”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