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热血空城正文 第六章 回香城

正文 第六章 回香城

    赵弄上不去马,腰眼上的伤让他受不得太大的颠簸。没有马鞍,光着坐在马背上想要赶三百里路,比走路好不到哪里去。

    杨双跟他们说了一个地方,那是他几年前的记忆。在去江城的路上,远离老杨庄三十里的大路开了条岔路,往里走六里地,靠山坡上有两座木屋子。

    那是老猎户以前歇脚的地方,年代久远,但能藏人。杨双让王安柔带着赵弄先去,他骑另外一匹马回去香城边取马车。王安柔没说啥,赵弄也说不出。

    因为他又晕过去了。

    杨双骑着马往回赶,半夜三更回到了他离开香城时藏马和车的地方,那马一天没见着杨双,显得格外热情。杨双拍着马脸叹着气,老伙计!这一天天的,不得安生,连日子都快要过不下去了。临走前,东家说没事别回去了,可是不回去,他又能去哪?

    他只是茶铺的一个小伙计,路边摆摊的那种。同福茶铺连茶馆都算不上,平常卖一碗茶,连一毛钱都赚不着。每天起早贪黑的,就为做个实诚生意。也就只有外地的茶商能给他们带些利润,堪堪能养家糊口。

    马儿啊,马儿啊!你说东家是怎么想的?不好好地在家炒茶叶,为什么非要跟着别人去打日本人的黑枪?

    操的什么心啊这是?

    这回好了,命没了,庄子也没了。

    想想都唏嘘。

    这里是个三岔口,一条路去茶园,一条路去香城。杨双趁着夜色把马车套上,坐在车辕子上一挥马鞭,那马“得儿得儿”地就往香城跑,杨双拉了几次没拉住,心说也罢,就去城门边看一眼。

    就看一眼。

    去看看赵东家是不是真的已经被挂在了墙上。

    三年主仆的情谊,亦师亦父。您走得若是安详,那边放下心来。若是风吹日晒,不得入土,便是花再高的价钱,也得让您下葬为安。

    可香城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杨双不敢站在城门下去打探,只能远远地望。可黑乎乎的,就算眼神再好,也确实什么也看不见。折腾来折腾去,大半个晚上都已经过去了,眼看着还有两个小时天就得亮。杨双琢磨着按时间来算的话,王安柔和赵弄应该已经到了山里的木屋子。他记得那里有老猎户留下的创伤药,赵弄死不了,想了想,干脆还是等到天亮以后,看一眼再走。

    他躲在一处小树林里,靠在一棵榕树下,筋疲力竭,迷迷糊糊地就睡死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分。阳光透过嫩绿的树冠,照射在杨双的脸上。他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身边卧着的马儿吓了一跳,四蹄儿一使劲,打着鼻哼摇头晃脑的。

    远处的城门边,赶车的、走路的络绎不绝。

    杀了人的日本人不在,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们整检查着入城的人们。杨双不用站得很高,只一眼,就望见了城门上方,吊着的五个笼子。

    关鸟儿一样,里面关了五只血水已经滴干的头颅。

    只敢看一眼。

    可就这一眼,杨双却没看见赵东家。他以为是隔得太远,没看清楚。往前走了几步,再看了一眼。

    仍然没看着。

    杨双心里泛起一丝窃喜,难不成赵东家命大,没死成?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太好了。杨双的那一丝窃喜很快就变成了内心的高兴,原本打算就看一眼然后回头去找王安柔和赵弄的想法,被这突然的惊喜冲地烟消云散。

    他想进城,如果东家没死的话,他想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拉了一下马缰,可那马儿一动不动,两条前腿一跪,重新卧了下来。

    它在提醒杨双,牵着它,根本进不去城门。

    赵家茶园被屠戮地一干二净,那意味着他那东家惹下的事情也足够让他这个小伙计脑袋搬家。如果东家没死,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没被抓住,正躲在哪处角落里默默地舔舐着伤口。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情况,那就是他已经被抓了,之所以没死,那是因为他卖掉了所有人。

    包括他杨双。

    “呸、呸、呸!”

    杨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往地上啐了三口。

    东家不是那种人。

    可转念一想,万一是呢?那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退一万步说,就算东家没有把他这个不起眼的小喽啰卖给日本人,他同福茶铺从上到下也早就被人认了个一清二楚。就城门口那些个搜身的警察所的狗腿子,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杨双。平日里巡逻歇脚,杨双给他们讲笑话,煮茶递水,他们也会凑个趣儿,给他递根烟,每每看着杨双使劲地咳嗽还兴高彩烈、鼓掌叫好、其乐融融。但杨双知道,那不是你好我好,那只是生意本分。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候,他能指望这群人不把自己揪出来交给日本人吗?

    不能。

    还得靠自己。

    杨双的后背冒出了一层白毛冷汗,刚才一念之差,差点就万劫不复。他回头拍了拍那马儿,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香城也不是水泄不通,两条河从香城穿过,进去的门路多着呢。顺着河堤走,就能绕过城墙,只是那路烂,春天里河水也涨了些,需要涉水。杨双也管不了那许多,找了一处城墙拐角照顾不到的地方,摸着石头在河里淌进了香城。

    进城之后,他也不急,先是去典当行兑了一块大洋,全换成了日本军票。再用军票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再找了个破破烂烂不起眼的客栈歇脚,吃饱喝足倒头又睡了两个小时,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伙计来敲门,问他要不要午饭。杨双一边穿衣服,一边道,端房间里来,钱另算。

    他是想单独找伙计聊聊,看能不能问出什么话来。比如日本人有没有抓着人,知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

    也不怪他想的单纯,只是没出这档子事的时候,他跟着赵东家收了铺子之后,多会坐在露天剧场里听听评书、喝喝小酒乐呵乐呵,说书先生抑扬顿挫,里面说的那些个七侠五义啥的,都爱这么干。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