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热血空城正文 第四章 悄悄的

正文 第四章 悄悄的

    杨双很想把肩上的枪扔进山沟里,但那是赵弄的宝贝,他不敢。

    说实话,他真不喜欢枪。

    以前在老杨庄的时候,村子里有伙伴跟着大人去山里头打猎,用前装药的土铳轰一下,猎物身上就满是火药渣子和铁屑子,那肉根本没法吃。半大小子的时候,他就对打猎完全失去了兴趣。打鱼是不可能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打鱼,他最讨厌吃的就是鱼。

    腻了。

    别人武装地跟个土匪似的扛枪打猎,他就牵个牛或者赶群羊坐在那看。

    这是小孩儿干的活,别人都笑他没卵子。杨双也不介意,他们去打猎,他就坐在地上看天。有时候看天看得无聊了,他就看牛鼻栓子。他没事就瞎琢磨,一只那么大的牛,为什么被一只小小的牛逼栓子给牵住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

    牛逼栓子看得多了,就觉得越看越大。看了有两年,把个四寸长的牛鼻栓子看成了八寸长。他觉得这事很神奇,于是就从家里翻出来一块前清的铜钱,放牛放羊的时候就把那铜钱吊在树上,牛在一旁吃草,他就坐在一旁看铜钱,直到隔着五六米远,能把铜钱那方孔看得比拳头还要大。

    看牛鼻栓子用了两年,看铜钱又用了两年,他把自己的眼神练得是贼亮。

    别人都说他是个傻子,坐下来跟修仙入定了一样,一动不动的。

    还跑了两次牛。

    然后有一次,一群小伙伴在山坡上放羊吹牛逼,一只没长眼的兔子从众人身边飞快地掠过,一群少年男女呼啦啦地起身去追,跟打仗似的灰头土脸。那兔子也是被逼急了,想从杨双的脚下窜过,杨双一下没摁住,急了。眼见那到手的兔子肉要飞,随手捡了一块小石子,一石子儿飞过去,就撂倒了七八米远外撒开四腿狂奔的倒霉蛋。

    那家伙直击眼窝,一石毙命。

    所有人都呆了。

    自那以后,老杨庄附近的兔子就遭了秧。小伙伴们势利地很,跟在杨双屁股后面每天都要吃兔子肉。

    可惜好景不长,杨双父母先后离世,老太爷由此托人把他送进了城里。

    当了伙计之后,每天就忙了,这活儿也就撂下了没有再练。但基础打得牢,手里还是有些准头的。他就看不起用枪的,那算个什么本事。

    杨双把枪卸下来,横着扛在了脖颈后。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天色已经擦黑,好在就要到老杨庄,能睡个安稳觉。

    杨双觉得老杨庄应该是安全的,毕竟当初去城里的时候,也就东家知道他是杨庄的人。东家人那么好,如果没死被日本人活捉了,那也不可能卖他。三年没回来了,他确实很想念当初那些小伙伴,这会儿,该成亲的成亲了,该有娃的也有娃了吧?

    可王安柔不同意。

    她的提议是:晚上只能悄悄地进村,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明天天不亮就要启程,尽早赶去二百八十里外的江城。

    杨双听了是直翻白眼。

    你当是去隔壁串个门呢?三百里路啊,姑奶奶!啥也不用准备的吗?吃啥喝啥?杨庄还有马车,给他们借了,不好吗?

    不行!王安柔依然不同意。不仅不能打扰其他人,你晚上也不用睡了,就在村口等赵弄,顺便盯着日本人有没有过来,等赵弄到了,让他放哨,你再去把你藏的马车取回来。

    杨双一口老血彪了三尺高。

    他现在对他的东家奶奶是越来越崩塌了。既然是悄么声地进村,那干嘛事先还要编那么多瞎话?王安柔说,以防万一,被人撞见的话好有个说辞。

    杨双:……

    两人猫在村口,跟做贼似的。王安柔确定老杨庄里安静了下来,才让杨双带着他回了他曾经的家。

    那儿已经破烂地不像话了,杨双离开的这三年,没人修葺整理,一座土房塌了一半。黑灯瞎火的,杨双小心翼翼地找了好久才找到进去的门路,屋里的东西也被乡亲们搬了个七七八八。当年他走的时候说的,看上啥搬啥,我进城了,不回来了。

    然后就给他留了一张三条腿的床。

    还缺了一块床板。

    确实,就算杨双想睡,也没地方睡了。

    王安柔双手裹着粗布棉袄,吸了吸鼻子,凑着微弱的月光打量了一会。

    叹了声气。

    将就吧。姑奶奶!

    杨双搬了几块土砖垫在了短了腿的床下,然后随手扯了一把稻草垫上。王安柔也没什么条件说,便和衣躺在了上面。

    杨双发了一会呆,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在山里窝一晚上。这时节山里没蛇,雨水也不多,拿刺刀砍些树枝还能搭个窝棚。犯得着回自己家还跟偷了玉玺似的心里发虚?

    一天没吃饭了。

    跑了快八十里地。

    前心贴后背,脑袋发昏,两眼发花……

    “你怎么还站在这?”王安柔躺在破床上问。

    杨双恍过了神来,“哦,就走。”

    他转身想出去,王安柔叫住了他:“刚在哪儿搬的土砖?”

    杨双道:“外面。”

    “做个记号,明早原样搬回去。”王安柔说完,翻了个身,就没动静了。

    得亏杨双脾气好。

    不然当场发飙。

    伺候了三年客人,什么人他都见过。但就没见过这么一号,折腾来折腾去没关系,几块土砖搬来搬去,是想干什么?逗我玩呢吗?

    他内心有些气急败坏,但明面上还是应了。搬几块砖,死不了。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寻思着,赶紧到江城,去了江城雇条船,啥废话也别说,两倍船资恭送姑奶奶大驾回川蜀。

    破财消灾!万事大吉!

    杨双蹲在村口,饿的快要受不住了。他是真想去哪家灶间里偷点吃的,但又怕被人发现,说不清楚。惹恼了姑奶奶,不好收场。他就那么蹲着,拿大腿压着快要造.反的五脏庙。一天下来,他算是累得和尚不知道尼姑,老妈不记得老爸的状态,老杨庄前面靠湖,后面靠山,一到晚上,又冷风又大,杨双吃了一肚子冰凉的西北风,直到有个人影,从黑乎乎的山上摸向了这里。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