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热血空城正文 第三章 王安柔

正文 第三章 王安柔

    杨双擦着额头上的汗,心里有些着急。

    赵家奶奶把信展开,看完。

    脸上波澜不惊。

    她依然优雅地像一朵冬日里的梅花,任凭风霜傲雪。

    “奶奶……”杨双道:“走吧。”

    赵家奶奶缓缓地站起了身,看着满山的茶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空城凝寒,故国乔木。偌大的中华,我们又能去哪?”

    “去我们杨庄。”杨双想好了,一旦东家出了事,无论死活,东家奶奶一定要照顾妥当。她这么一个弱小女子,孤身远嫁香城,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等避开了这次风波,再雇车雇船把她送回川蜀。也不枉赵家对他这三年的照顾。

    他怀里还揣着那一封大洋,那是一笔巨资。

    杨双站在茶陇上,远远地喊:“赵大!赵大愣!”

    一直等着杨双的赵弄正在无所事事地玩泥巴,听见喊声抬起头,看见杨双牵着赵家奶奶的手,正在往下走,连忙赶过去鞠了一躬,两人一左一右扶着这弱女子下了茶山。

    杨双问:“有车吗?”

    “有啊!”赵弄挤眉弄眼,那意思是说你要车是干啥玩意呢?

    杨双呶了呶嘴,“我带奶奶去杨庄,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一起啊?”

    “去杨庄?”赵弄一头雾水,“好端端地去什么杨庄?春茶都要开采了,茶园子不管了?”

    杨双信任赵弄,这人混不吝,但知道轻重。

    “东家可能出事了,你得帮着我把奶奶送走。”

    赵弄吃了一惊,“怎么了?开个茶铺还能出事?卖军火啊?”

    “差不多吧。”杨双其实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事,反正卖军火是杀头,在城里打枪也是杀头。左右都是死,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赵家奶奶的反应出人意料,一路上连东家问都没问,那是她丈夫。回了家也不惊动旁人,换了一身粗布棉裙,三人从后门走。赵弄去套车,杨双和赵家奶奶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等了不一会儿,就见赵弄跟见了鬼似的,赶着车一路狂奔至此。

    “奶奶,杨又又!日本人来了!”

    杨双三下两下上了树,手搭凉棚一看,果然看见大路上几辆卡车疾驰而来。一车一车的日本兵,车顶上还架着机枪。那场面似乎见过,他们处决打黑枪的反抗分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架势。

    “快!”杨双跐溜一下从树上下来,拉着赵家奶奶上车。赵弄一愣神,问:“他们来干啥的?”

    杨双急得一脚就踹在了赵大愣的腰眼上,“人命关天,赶紧走!”

    赵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脸色有些不对,“我还有几个伙伴,我得把他们一起接走!”

    “都什么时候了?放心吧,日本人还得留着人种茶,他们不会赶尽杀绝的。听我的,马上走!”

    赵弄一挥马鞭,“你懂个屁!那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弟兄!”

    他一边说一边从马车下掏出一杆枪来。杨双吓了一跳,那可不是什么鸟枪猎枪的家伙事,那是真枪。

    日本兵用的,上面还有刺刀。

    “你都干了啥啊!”杨双捂着脸,“去年那个在香城东城巷被人捅死的日本哨兵……你们干的?”

    杨双知道赵弄有几个相好的小伙伴,从小就在赵家茶园里充好汉,不好好伺候茶庄,整天舞刀弄棒的。但是自从日本人来了之后,就消停了。

    没想到,他们是在憋大招。

    赵弄一脸正经,“好汉做事好汉当!就是我!”

    杨双一拍额头,“你走你走,我赶车。”

    “那你等着啊!”赵弄把马鞭交给了杨双,“我把伙计们喊出来,天黑以后,我去杨庄找你。保护奶奶,我也得尽责!”

    “等等!”一直没说话的赵家奶奶喊住了跳下马车准备往回跑的赵弄,“枪留下。”

    赵弄愣了愣,枪能留下吗?指不定是自己干的案子东窗事发了,没有枪,万一碰上事怎么自保?

    杨双有点跳脚,“你一杆枪干得过日本人的机枪?你拿着进村不是自寻死路吗?偷偷地进去,人喊出来就完事。听奶奶的。”

    赵弄想了想,吸了吸鼻子,“行吧!”

    他把枪交给了赵家奶奶,“奶奶,天黑我来取。”

    赵家奶奶点点头,“注意安全。”

    “嗯!”赵弄有点不舍,他看了看枪,又看了看杨双,转身向村后口跑去。

    杨双赶着车,找了一条平常不走车的小路,趁日本人还没发现的空当,绕着茶山进了山沟里。大路上有哨卡,不敢走,他只能带着赵家奶奶翻山越岭。等绕过了哨卡,已经到了下午时分。赵家奶奶香汗淋漓,吃力地跟着。

    杨双走几里,停一下。喝溪里的山泉水,吃山茶树上的嫩茶叶。出来的太匆忙,连个饼都没有带。

    赵家奶奶什么也没说,杨双走,她就跟着走,杨双停,她也坐下休息。两人一路无话,场面安静地有些尴尬。

    杨双压不住心里的疑问,想问,但是一看赵家奶奶那双眼睛,他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从来没见过一个这样的婆娘,丈夫可能死了,她却没有一丝担心、害怕的模样。

    她的形象在杨双的内心里多少有些崩塌。

    眼看天色不早,去杨庄还有二十多里山路,杨双决定加快脚程。

    “奶奶……”

    “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叫我奶奶了。”赵家奶奶微蹙着眉头,看着天色,“我姓王,我叫王安柔。我是你母家的远房表姐,家里住同安镇。我从小没有了父母,但有一个弟弟,只是前年死于日本人的轰炸。我嫁过人,丈夫去年在山里打猎的时候被野猪咬死了。我们从同安镇来,准备去江城……”

    “……”杨双莫名其妙地看着赵家奶奶。

    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什么远房表姐?什么同安镇?

    赵家奶奶看着他,“我说的,你记住了吗?”

    杨双点头。

    赵家奶奶的脸上看不出表情,“那你说一遍!”

    杨双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母家的远房表姐,你叫王安柔,你家住同安镇,你有丈夫和弟弟,丈夫被野猪咬死了,弟弟被日本人炸死了。我去同安镇,接你去江城,路过杨庄……是这样吗?”

    “差不多!”赵家奶奶很欣慰的样子,“走吧!”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