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门正文 235 害人不成终害己

正文 235 害人不成终害己

    “你们不明白不要紧,我明白就够了。”乔晚看了袁国利一眼,顺着刚才袁佳月让出的位置走了进去,后面的保镖按照她的吩咐停在了门外。

    乔明芬几人看到单独走近房内的乔晚,心里又急又怕。

    哪怕是袁佳月和袁佳明,此时大概也猜到了一些——肯定是父母行动了!

    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是在心里抱怨着,要做也不做得彻底一些,怎么还给乔晚留出了机会来找他们报复。

    乔明芬却已经怕得抖了起来。

    抛开那些贪婪冷血的性子,她也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平时吵吵闹闹的好像很厉害,实际上一到真的发生了冲突,她连腰杆儿都挺不直。

    连昨晚那两个绑匪,乔明芬都不敢正面接触,有了什么主意都是让丈夫过去的。现在被乔晚带着这么一群人堵在门口,心里更是怕极。

    袁国利看着老老实实,好像是个本分人,实际上却是这一家子当中最能狠得下心的,平时也多半是他在拿主意。

    现在见自己这边几乎是毫无退路了,他担心的同时,已经打算豁出去一搏。

    在袁国利看来,有人敢这样算计自己,别说是姑姑,连亲妈都不能放过的。

    更何况,他们一家和乔晚根本就没什么交情。唯一的那点儿血脉关系,也因为乔文立的死单薄的几乎不存在了。

    乔晚若是出了事还好,他们能因为亲属关系得到巨大的利益。

    当初会答应和那些人合作,让他们绑架了乔晚之后,自己这一家出面光明正大地得到乔氏与那些人瓜分利益,袁国利就没想过乔晚还能活着。

    那些亡命之徒,可不会是什么心软善良的小绵羊。

    乔晚这么一个年轻漂亮又有钱的小姑娘落在他们手里,干干净净地死了还算是好的了,死前再遭受一些可怕的折磨也不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袁国利和乔明芬夫妻俩也没有一丝犹豫。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么大块饼摆在眼前,总不能让他们眼睁睁地放弃吧?

    但现在乔晚回来了!

    他们立刻就处于被动的地位了。

    看乔晚现在的表现,袁国利也知道——恐怕,此事是不可能善了的。

    既然如此,不如拼上一把了。

    他对着儿子使了一个眼神。

    袁佳明本来就一直在注意着父亲的脸色,这会儿正好和他的眼神对上。

    父子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在赌场没少因此出老千捞钱,甚至还因此挨过揍。

    但就此培养出来的默契却是存在的。

    几乎是瞬间,袁佳明就了解到了父亲的意思,对着他点了点头。

    下一刻,父子俩一左一右,同时朝着乔晚扑了上去!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这时候门外那么多人守着,想硬闯出去都不可能。

    但坐以待毙更不可取,谁知道乔晚会怎么对付他们?

    不如挟持了乔晚,让门口那些保镖投鼠忌器,说不定他们还有逃走的机会。

    只要今天能逃出去,他们就立刻回老家去,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联系背后那人,通知他们乔晚已经回来了,伺机寻找另外的任务得到好处。

    到了现在,他们都还没放过这块香饽饽。

    乔明芬和袁佳月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反应却也挺快,连忙躲到了一边,既不会挡住了父子俩的行动,也不至于反被那些保镖抓住当人质。

    门外的保镖脸色一变,就要冲进门来保护乔晚。

    谁知,还没等他们动起来,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已经瞬间转过了身,十分灵活地往后一仰躲过了这父子俩伸过来的手臂,顺势一伸手。

    一只手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同时往中间一扭。

    “咯吱!”

    两声令人牙酸的骨骼错位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便是袁国利和袁佳明两人痛苦的嚎叫声。

    他们一个的左臂,一个的右臂,都成了像是面条一样软绵绵的状态。

    乔晚冷笑了一声,没有松手,反而又往上一扭。

    “咔嚓!”

    错开的骨节就这样让她直接接了回去。

    不等两人松口气,她又是用力一扯,再次脱节。

    这种不断错开骨节的痛苦,折磨得两人都快疯了。

    乔晚将两人往前方两边一扯,松开了手,一脚踢了过去,两人便被先后踢中了腿弯处,“砰”的两声跪倒在地上。

    那骨头和地板瓷砖碰撞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这一下,就算是骨头没出事,膝盖也肯定是要淤青一大片了。

    从袁国利父子俩动手开始,到乔晚将他们踢得跪下结束,一切不过是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

    躲在一边的乔明芬和袁佳月还来不及反应,几方两个战斗力就已经扑街了。

    她们本来还窜出来的希望的小火花,等着能够挟持着乔晚离开的美梦,瞬间破碎。

    当眼神瞄到袁国利两人那无力地垂在身侧的手臂时,更是背后发凉。

    袁佳月本来因为前一天的疯狂,有些迷糊的大脑都被吓得完全清醒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敢拿嫉妒怨恨的眼神看着乔晚。

    以前只当这个听说过的表妹是个长得漂亮又有钱的年轻女孩子,她嫉妒乔晚长得漂亮,嫉妒乔晚运气好投胎成了乔文立的女儿,得到了这么多的遗产,只恨不得以身代之。

    说到底,袁佳月就是把乔晚当成了和她一样的存在。所以,不管是容貌还是财富,都是她觊觎羡慕的目标。

    然而现在,乔晚在她眼里却不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她不再嫉妒,只留下了深深的恐惧,连正视乔晚的勇气都没有了。

    就连门外的那些保镖,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他们还当这位雇主柔弱,生怕她被欺负了。

    谁知道,这姑娘简直就是一朵吃人的霸王花!瞧瞧刚才动手的狠辣劲儿,连他们旁观的都觉得生疼生疼的啊,可想而知那俩可怜的家伙会多悲惨了。

    不过,谁让他们不长眼,非得自己找虐呢?

    好好说话不要,非得动手。

    乔晚像是看不到跪着呻吟的两人,也看不到躲在角落里抱成一团不停发抖的母女俩,自顾自地坐到了被收拾干净的沙发上,闲适的如同刚进了一家咖啡馆,正跟店员点了下午茶,准备好好追个剧放松一下。

    就好像刚才动手的人根本不是她似的。

    但现场谁也不敢忽视了她。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傻,没有点儿依仗就敢自己送上来让你们挟持?”乔晚的手指在下巴上点了点,“现在感觉怎么样,脑子清醒了吧?”

    她的眼神从袁国利和袁佳明的胳膊上扫过,就好像在说——如果还不清醒,她可以代劳帮帮他们。

    两人被那视线一扫过,本就痛苦的伤处更是刺痛起来,真怕她又过来帮着他们再体会一次刚才的感觉,连忙点头回答清醒了。

    乔明芬和袁佳月更是在乔晚看过来之后立刻就颤抖着声音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一点儿也不敢耽搁。

    这一家子原本心思诡谲的混混,如今是完全没有了底气,任凭乔晚摆布了。

    “清醒了就好,那我们就来谈谈正事好了,”乔晚满意地点了点头,一一细数起来,“本来姑姑你们一家好不容易来了一趟B市,我是该好好接待你们的。谁知道,不用我出面,你们自己玩儿得也挺开心。一来就跟我打官司,借着乔家的名声想在外面赖账,和人算计乔氏,甚至跟人合作绑架,连撕票估计都想好了吧……”

    她每说一句,乔明芬一家四口身上就是一抖,像是被人用刀刮着肉似的。

    当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是因为旁人的胁迫和诱惑,二就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贪婪。

    最主要的就是后者。

    如果他们真的没有起坏心思,根本不可能被人利用。

    现在,听乔晚一件一件地说出来,就像是判刑之前要说清楚他们的罪状,这让四人头皮都要炸起来了。

    更无奈的是,他们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占了便宜的!

    匆匆赶到了B市之后,想要住进乔家的大房子,就近监视乔晚的行踪,享受豪宅的生活。

    却被赶到了这个公寓。

    想打官司,在乔晚和乔熙的年龄上做文章,借助遗产法夺得乔氏的管理权限,将手伸到乔文立和易桐夫妻俩留下的遗产上。

    可从前的嗜酒好赌和毒瘾都被人暗中挖了出来,乔晚更是正好满了岁数,在特殊情况下能够获得管理遗产的权限了。

    他们不仅没能拿到想要的东西,反而丢脸丢到了全国人民的面前。

    那一段时间,因为那些报导,他们就连出门买菜都会被大爷大妈鄙夷,有的脾气大的,甚至不愿意把东西卖给他们。

    在附近逛个街,看到他们一家,其他人都会远远的躲开,根本不愿意与他们接触。就好像这一家子是什么垃圾似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终于和一些狐朋狗友勾搭上了。

    几人想着未来的好处,肆无忌惮地挥霍着存款。

    甚至欠下了几笔债务,想要赖到乔氏的头上。

    但人家债主又不傻。

    要么就是知道乔晚和他们一家的关系有多糟糕,一听就将拒绝了。

    就算是不知道的,也会先去请示乔氏的人,接着同样是不同意他们的说法。

    所以,这一家子根本没能占到乔家的便宜。

    这次绑架,也算是乔明芬两口子豁出去了。

    眼看着乔晚都已经落到了那些人的手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她还能逃出来。为了让她死的更彻底一些,甚至还主动向绑匪提供了建议。

    现在,处于危险中的反而成了他们,乔晚却好好地坐在沙发上,一双眼冷冷地看过来。

    四人心里这才终于有了一丝悔恨。

    却不是后悔内疚对亲人下手,而是没能估算好乔晚的实力,以致于害人不成反害己。

    早知道……

    哪有什么早知道。

    反正此时几人已经再没有什么办法能逃脱了。

    四人脸上都出现了几分灰败的气息。

    和他们相反,乔晚此时心里却是畅快的,轻松的。

    她当然是恨极了这一家人。

    前一世,乔晚将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想因为他们的到来,让乔熙体会到家庭的温暖,不至于从小失去父母的陪伴,变得更加封闭。

    但结果呢?

    却引来了一群狼。

    外人对付他们姐弟俩也就算了,这一家子所谓的亲人,也毫不犹豫地对着他们下手,甚至没有半点愧疚之心。

    将他们姐弟弄到那样的地方之后,明知道两人失踪在外,依旧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乔家的财富,过着奢侈富贵的生活,直到她回来一把大火燃尽,才破灭了他们的美梦。

    乔熙的死,是乔晚心口上不敢触碰的一道疤。

    而要想痊愈,自然就是将伤口挖开,把里面的脓水都挤出来,抹上药水让它渐渐愈合。

    就算依旧有伤痕在,却也不会带来痛苦和折磨了。

    而乔明芬一家,就是那阻碍伤口愈合的脓。

    乔晚之前留着他们,就是为了钓出背后的大鱼。

    这还挺有效果。

    因为有着一家人的存在,背后的那些人不用担心乔晚失踪后,乔氏会旁落其他人的手里。只要操控着乔明芬,自然就能得到乔氏。

    谁让她也姓乔,还是乔家仅剩的一个亲人呢?

    因此,那些人才会铤而走险弄出了这次的绑架。

    正好给了乔晚和沈宴机会,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现在,有了朱蒂,还有了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吉姆·史密斯,只是作为底层棋子,对其他的信息知道的甚至还没有乔晚和沈宴多的乔明芬一家,当然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想到这一家子会有的下场,乔晚的心情想不明媚起来都难。

    “听说你们很喜欢人口买卖这种事情?”乔晚仿佛十分好心地问了一句。

    乔明芬四人脸色一变。

    他们是想过要把乔晚和乔熙卖了的,最好是在什么偏僻的穷困山区,让他们姐弟俩就算想逃都找不到路逃出来。

    但这个提议被人否决了。

    他们和乔晚乔熙不熟,甚至可以说是相处得很不愉快。

    不,应该是根本就没有机会相处。

    又怎么可能将他们骗过来卖掉呢?

    可是,这想法只有他们家里几人和背后联络的那个人才知道,乔晚又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一家人心里是彻底没了希望。

    之前还想着,联系他们的那人神通广大,一直以来都很神秘,连声音都是忽男忽女忽老忽少的,甚至乔文立夫妻俩的死都与那人有关。

    就算他们被乔晚弄到什么地方拘禁起来,那人也一定有办法救出他们的。

    可现在,听到乔晚这么一问,他们心头惴惴不安。

    难道那个神秘人也被乔晚抓住了?

    “乔……乔晚,你,你不能这么做!”乔明芬哆嗦,“我们可是你的亲人!而且,人口买卖是犯法的!你,你不能这么做!”

    她只是反复地强调着。

    可是,谁都知道,这根本没什么威慑力。

    别说乔晚如今掌控着乔氏,有权有势大可吩咐别人悄悄地进行计划,就算是普通人,小心遮掩行迹,也很难被人发现。

    乔明芬一家老家可不在B市,这儿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在意他们的失踪。连周围的住户都是乔晚安排好了的人。

    乔晚却点了点头:“没错,我不能这么做。我可没有兴趣替那些丧天良的人贩子创业绩。不过……你们这么喜欢赚钱,我这儿刚好有一个机会,送你们去国外工作怎么样?”

    乔明芬四人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不惩罚他们,反而要送他们出国过好日子?

    “但是,你们这样的做法我很不喜欢,所以证件什么的就别想了,”乔晚像是很苦恼一般,考虑了一下才说道,“而且,这么喜欢钱,在没赚够之前就别想着离开那里回来了。”

    她轻松地站起了身,愉快地拍了拍手掌做出了决定。

    袁国利却挣扎了起来。

    听到这儿他还能不明白?

    这就是要送他们去打黑工!

    去国外赚钱听着洋气,有许多人甚至不惜放弃国内的一切也要出国打黑工,看有没有机会得到绿卡,成为正式的国外公民。

    可其中的艰辛,但凡是了解一点儿的人都知道的。

    更何况,有乔晚盯着,他们的日子只会比普通的黑工更加悲惨!

    袁国利张嘴就要反对,却对上了乔晚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她脸上带着微笑,看着漂亮俏丽,一双眼却冷冰冰的,根本毫无笑意。

    被这么一看,袁国利一下子冷静了。

    现在,哪里是他们能讨价还价的时候呢?没有要了他们的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还是乔晚不屑于因为他们背负什么人命官司才有的可能。

    如果再继续纠缠,指不定结果会比现在更惨。

    他一下子瘫软了下去,茫然不知前路在哪里。

    其他三人见袁国利这个当家人都这样绝望的认了命,更是惨白着脸不敢多说了,一个个软了腿。

    乔晚不再多看他们一眼,只留下了人处理后续的事情,就大步走出了这个房间。

    一出建筑大楼,外面的阳光便倾泻而下,照在她的身上,像是驱散了心底的阴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