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华氏春秋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毒瘤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毒瘤

    在吴越两国因为国界问题而僵持不下之后,庆忌果断地派少正倥率领姑苏城外西北大营半数军力南行,要的就是威慑:不能打还不能吓唬吓唬你吗?

    俗话说,车马未动,粮草先行。上万将士作跋涉状,需要的粮草和经费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不怎么说打仗打得是钱呢?

    军需供给是由国库直接下放的,不过因为吴国,最起码姑苏城中的经济状况是有很大一部分掌控在几大氏族手中的,所以管理着这座“大金库”的人多为各大家族各自派遣的人。

    当然,也有庆忌本人的心腹,因而事实上掌控着国库出入的人大致上可以分为两派:“保王派”和“氏族派”。

    此次少正倥领军的军费便是轮换到了这两大家族来掌控,所谓的“轮换”,说白了就是利益的分配,掌控着国库支出的家族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有十余家,通过轮换让每一次国库的支出中都有家族能从中获利。

    其实对于这种“轮换”机制,在高层之间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无论是现在的庆忌,还是从前的僚,对此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般来说,每通过家族中安排在国库之中的人下放一金,家族便会从中抽取三十至五十银,而这一次之所以惊动了庆忌,就是因为简氏和殷氏对于“抽取”一词的概念有些出错了。

    简氏,屹立于数百年不倒的大家族,据说家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吴国建国伊始,根基甚厚,说是吴国第一世家还有些过,但绝对是航空母舰级别的大家族。

    殷氏,近三十年来姑苏城中新兴的家族,从一个边城迁到都城丝毫不起眼的小家族一步步变成了如今这于简氏等大家族比肩的新兴家族,这一段发家史几乎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两个跺跺脚就会让姑苏城抖上三抖的大家族,此时正成为了吴国最尊贵的两个男人们话题的中心,也不知道两家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惶恐。

    “我说,咱们能不能文明点,先别急着动手。话说回来,你现在能确定这上边所写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华辰指了指桌案上的竹简说道。

    “不确定”,庆忌想了想说道:“我先问你,你觉得到了周城乃至是宁城之后看到的将士们的生活条件怎么样?”

    “一般吧,只能说饿不坏,冻不坏。”华辰回想了一下宁城中将士们围坐在一起吃饭的场景说道。

    “这就对了,你说的和我想的一样,将士们过得去却也过得不好。”庆忌顿了顿说道:“可是这份竹简上所记载的国库支出却可以让将士们过得很好,有酒有肉。”

    华辰耸了耸肩说道:“哥哥~我能看出这份竹简上记载了些什么,也正是因为这上边写得清清楚楚地,所以我才会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那两大家族能混成现在这幅样子,肯定都是有两把刷子的,就算家族中有傻子,也不会全是傻子吧?这么明显的蠢事他们会去做吗?”

    庆忌看了看华辰说道:“你怀疑是有人诬陷殷氏和简氏?”

    “说不准,但我觉得这种可能性要比这两家监守自盗的概率要大一些。毕竟是明摆着嘛,这么大一笔费用,足够一支十万人的队伍公费旅游一个月了,只要略微一查就会查到他们头上,到头来只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错了”,庆忌摆摆手说道:“我方才叫司徒和司寇大人回去休息并非完全是客套话,这其中也是有三分真情的。

    这份竹简上所记载的东西并非如你所说的‘略微一查就会查到’,而是费了很大一番力气才查到的。”

    华辰有些不解地问道:“国库资金流动不应该是账目清晰吗?这有什么难查的?”

    庆忌有些自嘲地说道:“我跟你说现在掌控着吴国经济命脉的国库并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信吗?”

    “你是说~”华辰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如果正如庆忌所说,那这看起来已经稳定下来的吴国就并不想表面上看到的那么波澜不惊了。

    “是啊,各大家族的势力太过强势,或许单独一家很难和我抗衡,但多家联合起来,便是可以将势力蔓延至吴国的四面八方,就连我这个王也有些无力招架,而显然,对于我这个新王,他们选择了联合。

    一开始我用根基不稳作为自己的借口,到后来等到我想要慢慢掌控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左右他们,尤其是控制着姑苏城中多半经济的几大氏族。”

    华辰若有所思地问道:“国库中现在有多少是他们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全都是”,庆忌顿了顿说道:“我安排进去的人根本就接触不到利益的核心,也正因如此我才说拿到这份竹简是费了两位大人很大一番力气的。”

    华辰抬头盯着庆忌,略微有些恼火地说道:“这件事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

    庆忌显然不想接下这个话题,所以故意跑偏道:“追溯到这件事的源头,那时候你还在南越跟着弟妹练剑呢,我怎么告诉你?”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你刚回国那段时间。”

    见华辰一脸不依不饶的样子,庆忌不禁摇头笑了笑,叹息一声说道:“我本来想要自己一个人解决,奈何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所以想到了我?”

    “废话!”庆忌佯怒道:“你是我弟弟,作兄长的现在遇到麻烦了,你难道还想袖手旁观不成?”

    被庆忌这么一吼,华辰不仅没有任何惧意,反倒是咧开嘴笑了起来。

    庆忌看着华辰笑得像个孩子,随后开口问道:“你笑什么?”

    “笑你傻。”华辰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傻,没别的,就是傻。

    “……”

    笑罢,华辰在庆忌面前跪坐了下来,略微抬头直视着王座上庆忌说道:“哥,我跟你说过,这里是咱们共同的家,有什么事,咱们一起扛。

    这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你再对我有所隐瞒,好吗?”

    沉默了许久之后,庆忌终于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午后,陪着庆忌吃了顿饭之后,华辰便是离开了王宫。

    回到公子府之后,华辰直接是命人将同样是刚回到姑苏城不久的小枝叫来,而他自己则是直接坐进了书房,静静地等着小枝的到来。

    “哎~傻哥哥。”华辰坐在椅子上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他是真的有些郁闷了,一方面是郁闷庆忌对自己有所隐瞒;另一方面则是自以为已经为庆忌分担了很多,其实并非如此。

    庆忌的所思所想,华辰已经是明了于心了。对于这位兄长,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回到了吴国之后,庆忌便是不断给华辰安排事务,诸如出使鲁国,组建“流沙”,再到后来的出使秦国,按道理来说他是不吝啬于使用华辰这个“苦力”的。

    只有华辰自己明白,庆忌这不是在压榨自己的劳动力,而是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在民众之间更有威望,亦或者说是让自己的羽翼更加丰满。

    而对于掌控着国家经济的几乎可以用“毒瘤”来形容的几大家族,庆忌之前一直都没有让华辰了解到哪怕是一星半点,因为这件事的性质与华辰之前所做的是不一样的。

    华辰出使鲁国,最终达成结果是加深了自己在军中的威望;构建流沙,让他有了自己的力量;而出使秦国,则是了解了列国形势,并结识了赢简这支如今的“潜力股”。

    与之前不同,面对着姑苏城中的几只庞然大物,事情一旦失败,会让华辰成为吴国贵族的公敌,日后很难在吴国立足。

    所以庆忌选择了由自己来处理,直到他发现自己实在处理不了的时候才有了今日的召唤。

    咯吱~一声轻微的敲门声之后,一颗黝黑的脑袋探了进来,打断了华辰的思绪。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