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快穿之每个世界都是坑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神代梦华谭10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神代梦华谭10

    “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人斜瞟了她一眼,道:“看月亮。”

    这个装逼样儿真令慕止息牙疼。她想说你在我房顶看什么月亮呢!想看月亮去塞外看不好吗?!

    “对了,你家哪儿的?”她突然想起来这个,问了一句。

    “我家?”苏寻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有点疑惑:“你是说我宗门的位置吧。我们泯悲门在离这边很远的塞外黄沙之中。”

    哦,原来如此。想必是个小宗门吧,慕止息都没听说过。叶焱估计也想不起来。

    但是,这个小小的宗门内,竟然能培育出这么厉害,冠押群雄的少年,也是不易。

    接下来苏寻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月亮,不说话。这个白天聒噪的少年居然也能安静下来好久不说话。慕止息吾心甚慰,正好她精神头也不济,就陪着他看了一会儿月亮。

    她现在是叶焱的身体,在苏寻这个少年的身边,就像个大哥哥一样吧。

    所以她现在是担负了一个大哥哥的使命感?

    慕止息想的好笑,突然发现苏寻在看着自己,那人问:“宗主……叶焱。你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

    “什么什么时候?”慕止息被他的话题吸引过去,一时没计较他直接称呼自己名字的事。

    “就是像现在……权倾四野,无人可挡。大家都怕你,没有人敢欺负你。”

    听这话慕止息觉得不对劲:“你被人欺负过?”

    “那倒没有。”苏寻的目光很漠然:“从小我就是身旁人的天才,被众人捧着长大的。只是我……见过别人被欺负。”

    “?”

    “我一个好兄弟。”苏寻突然低头,不说话了。他没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不过慕止息觉得,他那个好兄弟后来肯定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谁年少时没受过伤呢?当一个无比优秀的少年身旁有个经常挨欺负的好友的时候,本来就常常受众人夸赞的少年,神经粗的恐怕是注意不到身边人的苦恼的吧。

    结果会怎样,其实不必说。

    慕止息看苏寻的样子似乎很受伤,他不想讲,她也就不听了。

    “所以,我就想知道我还有多久才能变成像你这样。”苏寻对她说。

    慕止息认真的想了想后答复他:“时间。时间会等待、时间会证明。”

    “不要跟我说你等不起,没有人是等不起的。哪怕你有多需要、多渴望……你也要等待。毕竟……我们都在等待。”

    慕止息说完,也不管苏寻能够听懂多少,自己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

    她实在是太困倦了。迅速透支的体力让她必须要好好休息。

    ……

    事后两天,倒是风平浪静。到了最后一天的时候,慕止息整个人都不好了。据凡生看她的脸色,说她就像是被人揍了,还是一年都养不好的那种。

    “喂,你还成吧。”凡生被清悦特许可以出来逛逛,顺便看看叶焱的情况:“要不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行。”慕止息有气无力的靠在屏风后面的梨木椅子上:“还有一会儿就结束了。我得……再等会儿。”

    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控魂成功。她还不能走。

    “喂我说你也行了吧。非要那个面子干什么啊。脸色都这么难看了还……”凡生站起来要背她走。

    慕止息还没来得及摆摆手,就看到外面冲进来一个人。

    “我赢了!我得了第一名!我可以跟你比试了吧!”苏寻一道直冲到她面前,才恍然愣住。

    慕止息一开始以为她只是看到自己脸色不好才怔住的,后来却发现这小子的目光紧紧凑在凡生的身上。

    凡生看到他也愣了一下,随后眼里浮起一阵冰冷与漠然的神色,他看了眼苏寻,转身就走。

    苏寻伸出一只手去,想要拉住他,却没有成功。

    然而那孩子也没有坚持,只是软软的垂下了手。慕止息还没见过那只拿惯剑的手这么无力的时候。

    ……

    晚上,控魂大阵彻底结束,慕止息走到院子里,看着早已经等待在那里的凡生,问了句:“白天你和苏寻那个态度……怎么回事?”

    凡生听她提到那个人,原本还可以的脸色刷地一下又黑下来。

    “也没什么。”顿了一会儿后他说;“就是当年,在族中的一个伙伴而已。”

    “后来我被赶出族门,他也没有来。就这么没关系了。”

    “族?”慕止息有点惊讶,凡生,原来曾经的那个小乞丐也是有过家族的啊?

    凡生道:“我原来也是塞北一个小家族的弟子,从小就出身不好,备受排挤……”

    “我从头到尾估计也就交了那么一个朋友……可惜,最后看来也是我眼瞎了。”

    慕止息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好。对于这两个小伙伴儿过去的事她也了解不多,不好做评判。但是现在看来,好像的确是苏寻在面对凡生的时候缺少了几分底气。

    “没想到你过去还有那么……那么一段过往。”慕止息憋了好半天才勉强能说出来这一句话:“后来……”

    “后来出了一件事,我就被家族赶出来了。”凡生说的也不太清楚,但是慕止息觉得他并不像语气中那么风轻云淡。

    “那时候我还小,又被废了功力,没什么本事就只能流浪街头好多年,直到遇上了不夜。”

    “哦。”慕止息懂了。剩下的她就都知道了。

    在那个大年夜遇上了前来偷钱的小乞丐,不知道是偶然,还算是命运的一环呢?

    不管如何,都是命运造就了今天这一切。慕止息笑笑,不以为然,挥挥手对凡生说:“我们出发吧。”

    御剑飞行的路上她好几次提不起气来,凡生对她说:“要是不行,我们就别去了。你看你这个样子,你……”

    慕止息无力的摆摆手,叫他别说话。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在最后销毁各门派经书典籍的时候带上这个小家伙。但是她的身体明显撑不住了,她又没有别的人手可以用。如果带上像白默莹或者清悦这类的人,她们一听她要做的事就肯定不会答应的。

    唯有凡生,虽然年岁尚幼,不过却有与兵器沟通的能力,能顾短时间的御使不夜留下的那件魔器。还有就是他身上带着不夜曾经给他的众多法宝,待到自己实在不行的时候带着两人跑路还是办得到的。

    然而最最重要的是,凡生从小被不夜带大,他身上对这些仙门世家没有什么好感,更是没有传承来自这些仙门的任何一样本事。带着他去焚书受到的阻力是最小的。

    凡生几乎是没什么意见的就答应了这件事。

    这一晚上,慕止息御剑带着凡生一家一户的焚书,他们两个动作很快,又刻意掩盖自身行踪,叶焱的神火没有任何阻碍的就将各家的珍藏史书典籍焚了个精光。

    不要问慕止息怎么知道各家的密室都在哪里。这对独掌大权很久,私下有着一个完整的消息探听渠道的叶焱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探听渠道的信息用到了这里。

    最后一个家族的时候,是慕止息最虚弱的时候。几乎得靠着凡生扶着她才能保持平衡,当叶焱神火的火苗窜上房梁,两人飞身遁地逃出去好远的时候——

    变故来了。

    一道星光从空中直坠而下!

    没错,不是夸张,就是星光!天穹上的银河倾泻下来了一般的色彩。大片大片的光芒将两人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五星六芒阵。

    “这……这是?!我们被人包围了!”凡生吃惊的看着四周的星光闪闪烁烁,在这一片的黑夜里分外耀眼。

    慕止息咬咬牙点点头,这片星光阵太强烈了,很快就会把不远处的世家子弟吸引来,到时候被发现行踪就不好办了。

    “你们是谁?给我滚出来!”慕止息身体不好受的时候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才没空去摆叶焱平日里的那个谱呢,她几乎是恨声道。

    从星光的深处走出来几个人。那些人均是白袍老者,身上披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袍子后背的位置绣着几颗闪闪烁烁的星光。

    这些人是谁?慕止息有点印象也没有。她算是发现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不知道的人。哪怕是自恃通天彻地的她,能力权倾天下的叶焱,也都有不知道的事。

    “没想到竟然是你。天道占卜出来的人,居然是你。”为首的白胡子老者一脸不可置信、失望又高深莫测的神情,给慕止息一种极端做作的不适感。

    “你们到底是什么鬼!”

    “我们是,占星者。”

    “占星者?”慕止息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个人群的存在。她愣了一瞬:“你们是……能够通晓天地,以大道为先的一拨人?”

    也不怪她猜得准,实在是,通过这帮人的所作所为,和说出的话,慕止息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不错。我们早就通过天道占卜预知了有人将要强行介入这个大陆的命运,将其硬生生改成风气日下的一条路。那人要让灵法消失于世,没有传承。我们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为首的白袍老者手握手杖,用力一捣地面,瞬间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条星流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