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默默承婚正文 新书来啦,求支持哟

正文 新书来啦,求支持哟

    清晨的D市阴雨绵绵。潮湿的空气,总是压抑的人透不过气来。\r

    陆宅的厨房内,烤箱的指示灯已经熄灭,可是站在一旁的女人却迟迟没有动作。\r

    她攥紧着手机。\r

    屏幕上一行字清晰可见:我知道这件事情是被冤枉的,可是如果找不到证据,最好的结果是有期徒刑15年,最坏的结果是死刑。\r

    死刑……\r

    夏沁的心被撕裂一般,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在此刻大哭一场。\r

    可是这是在陆宅,不能……\r

    “太太,已经七点半了。”\r

    “啪!”手机掉落。\r

    夏沁立刻蹲下身子,颤抖着手关掉了手机屏幕,拾起。\r

    “好,我马上就好。”她扯了扯嘴唇笑笑,努力掩饰着沉重的心。\r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娴熟的从烤箱里拿出面包,装盘,放入木质托盘。一边的滴漏咖啡也已经做好,这是他的最爱。\r

    咖啡的香气,总是让人莫名的心安。\r

    她的丈夫需要她的照顾,而她也想做一个称职的好太太。\r

    走到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她在一扇深棕色的门前停了下来。\r

    手放上扶手上的那一刻,夏沁却又缩了回来。她反手试了试咖啡杯,微微烫手,刚好。\r

    把手握入掌心,用力。\r

    门开了,她自然的走进房间,关门。\r

    可就在这一刻,满室的香气却瞬间将咖啡味掩盖。\r

    是女人的香气,却不属于她的味道。\r

    她懵了。\r

    房间的尽头,一男一女在床上相拥。女人几乎没有穿衣服,肆意的在男人身上求索。\r

    夏沁的心里像是被砸了一个大大的洞。\r

    她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门口,任由指尖一点点陷入掌心。\r

    快速转身,手心再次握住了冰凉的把手。\r

    她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因为留下,现实只会向她抽大大的耳光,将她仅剩的一丝幻想击碎。\r

    “站住!”\r

    熟悉的声音响起,富有磁性,却又像刀子一样扎人。\r

    夏沁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僵住了,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陆亦琛叫住自己的时候,她总是那么没有骨气的任由使唤。\r

    缓缓转过身子,目视前方。也便是在这一刻,她终于看清了那个男人。\r

    他的上身没有穿衣服,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户撒入,落在陆亦琛棱角分明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光芒。\r

    D市有钱的男人很多,长得好看的男人也很多,可是像陆亦琛这么有钱又长得如此英俊的,却只有他一个。\r

    只是越是高高在上的人,越是凉薄。\r

    “陆太太没有敲门,是不是应该道个歉?”男人声音挑衅,言语里透着浓浓的嘲讽,“还是说,陆太太很喜欢看成人动作?”\r

    陆亦琛的话很少,可是每一次针对夏沁的时候,却从来都很大方。\r

    夏沁的心像针扎一样,密集的疼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r

    “早餐准备好,还有,咖啡要放点糖吗?”\r

    她的语气柔柔的,好似刚才的那一幕完全没有发生。\r

    她一步步走到了床头。\r

    “哒。”木质的托盘轻轻地落在深色的床头柜上。\r

    “要不要加点牛奶,这样对胃的刺激不是很大。”她云淡风轻的说着,可只有她知道,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在颤抖。\r

    她说完看向他,等待着他的动作。\r

    陆亦琛的深棕色的眸子闪着微光,凝视了夏沁几秒,勾了勾嘴唇,微微一笑。\r

    伸出左手,揽着半躺在身边的女人,“陆太太容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齐曼如。”\r

    夏沁没有说话,双手紧攥,一动不动。她努力保持着镇定的样子,甚至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下一秒会不会疯掉!\r

    “那么陆太太,”凉薄的语气再次响起,“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向我的女朋友……做个自我介绍?”\r

    她步步隐忍,可是陆亦琛却一次次将她逼到了悬崖……\r

    夏沁的胸口起伏的厉害,心口像是被硫酸不断地腐蚀,烧灼。\r

    “你好陆太太,我是亦琛的女朋友齐曼如。”面前的女人伸出手臂,做出了一个握手的姿势,“当然……陆太太也可以叫我……曼如。”\r

    和陆亦琛的言语相比,齐曼如的姿态更像一把尖刀,刺入夏沁的心脏。\r

    耳朵嗡嗡作响,眼前所有的一切只是告诉夏沁,她才是这场情感游戏中多余的人,此刻,她正在被驱逐……\r

    她凝视着眼前这两个人,直至视线模糊。\r

    良久,她动了动干涩的唇。\r

    “齐小姐要睡我的老公我没有意见。”她说了假话,假装自己毫不在意。\r

    她爱他,甚至为了他毁掉了自己10%的皮肤。她将自己美好的东西交给这个男人,所以,怎么可能不在乎?\r

    空气凝滞。\r

    “你……”气氛尴尬,齐曼如果然有些支支吾吾。这世上,要伤害到一个人就必须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可显然,夏沁的这次表现根本没有被伤害到。\r

    “只是齐曼如小姐,每天八点钟,陆宅的门口就会出现很多关心八卦的陌生人。齐小姐在是玉女明星,不想人设崩塌的话,还是二十分钟内离开吧。放心,我会守口如瓶。”\r

    夏沁的语速很快,全程她都不敢对视陆亦琛的眼睛,她笑着说完了所有的话,下一秒,快步走到了门口。\r

    手心再次握入冰凉的把手,微微侧头,目光却只是落向窗外的大雨。\r

    “砰”的一声,房门再次紧紧关闭。\r

    可是,当站在走廊,贴着房门,她却又愣住了。\r

    空气不再紧张,脸上僵硬的笑容已经龟裂。\r

    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就在刚刚,一场原配斗小三的狗血戏码出现在自己身上,而她的丈夫呢?看到自己不痛快,他一定很开心吧。\r

    她一直都知道维持这段婚姻太难太难,可是再难都要坚持下去。\r

    于是,她就这样僵直的站在门口,看着窗外的雨发呆。\r

    时间流逝,雨却越下越大。\r

    “吧嗒”一声,身后响起了开门声。\r

    她下意识地转身,和齐曼如四目相对。\r

    齐曼如已经戴上了帽子,此刻她仓皇的样子和原本在房间时,早已判若两人。\r

    夏沁朝她笑了笑,而面前的女人像是受了什么惊恐一样,迅速加快了脚步。\r

    她看着齐曼如从这个走廊消失,却发现其实自己才是失败者……\r

    “太太,先生要起床了。”\r

    不知什么时候管家出现在夏沁的面前,他恭谦的点点头,示意夏沁在门口让一让。\r

    夏沁顿了一下,扭头看向房间里自己的丈夫。\r

    “这次我来吧。”\r

    管家的眉头微微皱紧,思索了一会儿,露出不失礼仪的笑容,“好,如果有什么不方便,太太可以随时按下先生床边的警铃叫我。”\r

    陆亦琛现在的身体特殊,有时候必须按下报警器叫身边的人帮忙。\r

    “好。”\r

    管家很识相地离开了。\r

    夏沁走到房间,再次关上了门。\r

    陆亦琛还没有穿上衣,他倚在窗边,深色的眸子投向窗外,周身泛着寒光。\r

    她坏了他的好事,他余怒未消。她知道。\r

    “亦琛,早。”她平静的扯了扯嘴唇,如同一个新婚妻子和丈夫问早安,而刚才那场狗血的一幕从未发生。\r

    陆亦琛缓缓回头,手里正在把玩着一支香烟。\r

    他左臂粗壮结实,只是相比之下,他的右臂瘦弱,几乎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r

    夏沁看着陆亦琛的很不协调的右臂,不自觉地发呆……\r

    “怎么?陆太太也想尝一尝右手不能动的的滋味?”凉薄的声音就像一盆冰水,将夏沁瞬间浇透。\r

    她咬着唇,原本清晰的视线笼上了一层雾气。\r

    她终是明白,有些事实只能选择无言。\r

    “亦琛,起床吃点东西,待会儿我们还要去医院。”\r

    这世上谁都有情绪,可是要将别人撒在自己身上的怨气活生生的吞下,太难太难。\r

    他冷笑,将原本把玩的香烟在手心揉碎,细碎的烟叶一点点散落,直至左手暴起了青筋。\r

    “我会给你一张支票,赶紧离婚滚蛋。”他刚才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就是最好的说明。\r

    她的心口缩瑟,睫毛控制不住的颤动。\r

    “医生说你的手还有康复的可能,别情绪化,这样对身体不好。”言语格外平静,和他的样子成了鲜明的对比。\r

    空气凝滞。\r

    这样的对话,就如同一个重重的拳头最后却砸在了一团大大的棉花上。\r

    其实夏沁心知肚明,陆亦琛想尽一切办法在离婚,让一个第三者公然出现在家里,也都是逼她离婚的手段。\r

    她也知道,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他也真的能做得到。\r

    “啪!”玻璃杯砸落。\r

    夏沁的额头被刺了一下,下一秒,猩红的鲜血一滴滴的砸在地板上……\r

    头很痛,周遭的景象开始在晃荡。\r

    “喝咖啡吗?”她知道自己就像个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r

    陆亦琛看着她手中的咖啡,扯出的笑容却几乎能够吃人。\r

    “陆太太有本事让我残废,那么现在是不是打算来毒死我?”\r

    她的胸口像灌入了苦酒,酸涩的厉害。\r

    半年前的那场交通意外,陆亦琛的右手失去了知觉。若不是老爷子当场阻止,他几乎要把她杀掉。\r

    她看着他深棕色的眼眸,有些话想脱口而出,却最后只是平静吐出了几个字:“抱歉,我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半年前,那是个意外。”\r

    她把所有委屈和无奈都咽了下去。\r

    “意外?”这是他听过最差的回答。一次又一次!\r

    他猛然起身,握着她的下颌,长腿一步步将她逼到墙角。\r

    他顺手拾起一块玻璃片,抵住了她的脖颈,“按照陆太太的说法,我现在杀了你,是不是也算是个意外?”\r

    夏沁的眼泪几乎要涌出来。\r

    她伸手,握着他的手腕,努力不让他太过疯狂的时候,真的刺断了她的喉咙。\r

    紧抿着唇,她看着他深棕色的眼眸,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r

    她讨厌自己委曲求全的样子,可是,她没有退路。\r

    “我们现在还没有孩子,如果你不在了,那么我也会被赶出陆家大门,所以我没必要害你。”\r

    停顿了几秒,她的眸光不自觉地看向窗外。窗外还在下雨,还是和那个晚上一模一样。\r

    “更何况爷爷也说了,这件事情不用再追究。不是吗?”她反问他,却明白这种逃避回答的方式,其实这几个字更加没有说服力。\r

    陆亦琛原本冷硬的眸色,渐渐失了焦距。\r

    房间里忽然很安静,几乎都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r

    “嘟嘟嘟嘟……”忽然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r

    “吧嗒”门忽然开了,管家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先生,您没事吧?”\r

    两个人都怔了一下。\r

    沉默。\r

    “没事。”最后还是陆亦琛开口,他放开了夏沁,淡然的扔掉了手中的玻璃片,“刚才不小心碰到了。”\r

    管家看了一眼墙角的夏沁,眼前的一切早已了然于心。\r

    “好的。张医生约在八点半,先生,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出门了?”管家到底是个人精,这个时候转移话题,一下子将原本剑拔弩张的空气冷了下来。\r

    陆亦琛的薄唇动了动,“好。”\r

    他再恨这个夏沁,也不会和自己的身体开玩笑。\r

    ……\r

    自从那次车祸后,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管家在照顾陆亦琛。\r

    陆亦琛的右手已经没有知觉,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他才醒来两个月,还没有完全适应左手的生活,所以但凡穿衣梳理需要双手协调的事情,都需要别人的帮助。\r

    来到星辰医院的时候,正好八点二十。\r

    星辰医院是一座高端私立医院。和普通医院不同,这座医院并不选址在繁华的地段,而偏偏坐落在人流并不密集的山脚。\r

    空气清新,环境很好。\r

    来往的都是坐着豪车的上流人士,自然将普通人群隔离开来。\r

    今天是周三,医院显得更加安静。\r

    当深蓝色的宾利在医院大楼门口缓缓停下,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黑框眼镜的医生从门口迎了出来。\r

    车门打开。\r

    张医生扬起职业化的笑容,对陆亦琛微微颔首,“您好,陆先生。”\r

    张医生是扬名海外的专家,见惯了各种病人,但是对于陆亦琛这位D市的顶级公子,还是格外的重视。陆家的商业帝国庞大,任谁都希望在陆家人的面前留下好印象。\r

    陆亦琛已经收起了早晨暴怒的情绪。\r

    他向张医生点头示意,只是表情淡漠。\r

    “陆先生的气色好多了,我想上天也是眷顾陆先生的。”许是为了套近乎,张医生继续寒暄。\r

    而这一次,陆亦琛却像一个机器人一般,没有说话,连着表情也一动不动。\r

    自从那次车祸后,他的情绪变化很大,有时候像一只冬眠的怪兽,有时候又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几乎没有人能够猜透他心中的想法。\r

    所以,刚走进大厅,气氛便陷入了尴尬。\r

    “亦琛哥!”\r

    一个娇柔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r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齐齐看去,不远处,只见一个穿着深紫色连衣裙的女子朝着陆亦琛的方向走来。\r

    女人的身材很好,墨色的头发微卷,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目光。\r

    “哒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清脆。\r

    女人走到陆亦琛的面前,一把揽住陆亦琛结实的左臂。\r

    “亦琛哥,你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她故作一副嗔怒的样子,实则是在撒娇。\r

    陆亦琛的脚步停顿了下来。\r

    “背上好点了吗?”语气轻柔,透着无尽的关怀。\r

    江欣雅美眸微垂,却有装作一副十分大方样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只要亦琛哥没事就好,我烧伤的只是后背的皮肤。要是嫁不出去的话,你就养我一辈子咯。”\r

    陆亦琛的喉结微动,深棕色的眸子里透出复杂的情绪,“我会尽可能给你补偿。”\r

    “好啊,要是钱不满意的话,我可是要人了哦。”江欣雅半开玩笑的说着。\r

    这一次,陆亦琛却没有说话。\r

    倒是一边的张医生先开口,他推了推眼镜,笑道:“说实话,江董和陆先生真的很般配。”\r

    江欣雅的唇角扬的更深,她抱着陆亦琛结实的左臂,动作又紧了紧。\r

    “张医生,你别笑话我了,我都这个样子了,哪里还配得上亦琛哥。”语气里带着些许忧伤。\r

    趁着陆亦琛不注意,她扭头看向人群最后的一个女人,瞬间,眸光中藏着耐人寻味的笑意。\r

    这个笑意,可以杀人……\r

    夏沁这次也来了。\r

    她关心丈夫的病情,但是为了不让丈夫继续迁怒,所以她尽量在人群中减少自己的存在感。\r

    只是在抬头的瞬间,她对上了江欣雅的目光。\r

    对方在笑,笑的挑衅,笑的让她脊背发凉。\r

    于是她也回应着笑了,却笑的苦涩。\r

    其实从一开始夏沁就明白,她和陆亦琛婚姻中的最大对手,并不是外面养的情人,而是眼前这个陆亦琛的青梅竹马,星辰医院的最大股东江欣雅……\r

    江欣雅……这个名字几乎缠绕了夏沁很多年。\r

    一行人很快走向了电梯,而一直跟在身后没有说话的夏沁,却像个陌生人。\r

    ……\r

    陆亦琛被问诊的时候,夏沁自然被挡在了门外。\r

    好在她也习惯了。陆亦琛心情不好,她也不会自找不痛快。她就在角落的里找了个位置,等待着他们的出来。\r

    只是时不时,她会看看手机上的那个信息。\r

    死刑……\r

    每看一次,心就揪的更紧……\r

    “你是不是告诉亦琛哥什么了?”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r

    夏沁的心下意识地慌乱起来,迅速关掉屏幕,却将手机攥的更紧。\r

    直到理智恢复,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其实不用猜,她也知道是谁。\r

    抬头,只见江欣雅正站在她的面前。\r

    此刻的江欣雅双手抱肩,高高在上又气势凌然,和刚才在陆亦琛身边小鸟依人的样子判若两人。\r

    和陆亦琛的那些明星情人相比,其实江欣雅才是真正的好演员。\r

    “你什么意思?”夏沁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却表现得一头雾水。这么长时间来她装聋作哑,一直努力避开和江欣雅的正面冲突。\r

    江欣雅的美眸泛出一丝戾色,她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经过,这才放心的夏沁的身边坐了下来。\r

    双腿交叠,她压低着嗓子,用着对方才能听到的话问,“你不会把我供出来了吧?为什么亦琛哥今天看我的眼神怪怪的?”\r

    她鲜红的指甲在不锈钢座位上摩挲,就像一条时刻匍匐在夏沁周围的毒蛇。吐着信丝,随时都可能咬断夏沁的喉咙。\r

    夏沁条件反射的朝后退了退,淡淡道,“我没有这么无聊。”\r

    “是么?”江欣雅又靠近了几分,半信半疑。\r

    她的目光一点点贴近夏沁的脸颊,似在捕捉让她不安的东西,“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亦琛哥今天很关注你?”\r

    关注?他怎么可能关注!他只想让她离婚,甚至消失。\r

    沉默了几秒,夏沁收起了心绪,她冷笑,“我是他的妻子,他关注我当然很正常。我想这个应该是常识。”她当然不会将今天早上发生的狗血一幕告诉江欣雅。\r

    她没有吐露家庭丑闻的喜好,而江欣雅更是没有这个资格知晓。\r

    “嘶……”低头,只见江欣雅猛地掐住了她的手腕,鲜红的指甲几乎刺入皮肤。\r

    “我真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在车里活活把你烧死!”江欣雅几乎咬牙切齿。\r

    没有人知道,其实半年前让陆亦琛右臂残废的真正凶手,是江欣雅,而夏沁忍着皮肤被烧焦的痛,将自己的丈夫从火海里拉出来……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