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匪皇正文 第二章 饥渴难耐

正文 第二章 饥渴难耐

    说实话,对于给他们找食物这件事,文固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现代,文固可从来没有脱离过文明社会到野外求生的经历,因为在军队里他是管养猪的。

    没错,在文固的眼里,现在他们这十几个人选择落草,已经决定了他们要在山上找吃的自力更生了,文固可忍不下心去抢老百姓的钱财。所以要考虑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才能不抢别人的钱,自己还能吃饱了。思来想去,文固说道:“诸位,关于如何吃饭这件事,我看不如这样吧,你看这荒郊野外的,有很多的树啊草啊之类的,说不定有的东西就可以吃,我们可以吃这些能吃的植物,或者是挖野菜吃,这多好啊自力更生。”

    “额......老大,莫非是在说笑。”张老二摸了摸自己的草帽,说道:“老大咱们啥也不会到了这野外,能分的出来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吗?”

    “就是就是,俺听说五年前村东头死掉的那个王老汉,就是他娘的太作作,和媳妇儿闹别扭在外面挖野菜拔蘑菇吃不回家,搁山上流浪,结果呢,最后他娘的死了好几天才让人发现了尸体,老大,你若是能分的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俺们也知足了,就跟着您在这荒郊野外待着了,总比饿死好。”刘大牛说道。

    “这个……还是算了吧,我另想他法......”文固考虑了考虑,心想自己也不能确定啥玩意能吃啥玩意不能,若是真领着这群人在外面吃东西吃死了,那这人生就太悲剧了。

    却见此时又一个壮汉围了过来走到了文固前面,文固盯着此人,发现此人长得虽不能说是俊俏,但也算是端正,比起那些歪瓜裂枣来说,真可谓是城北徐公。这人文固自然也认识,叫做陈大柱,过的还算行,至少挨过这次的饥荒没有问题,但他还是随着诸人入伙了,也不知道图的什么。这陈大柱过来就说道:“不如这样吧,老大,咱们反正也落草了,他娘的还怕什么,不若去抢钱吧,你看,咱们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干活有劲,打架更不用说了,咱们往道上一拦,收过路费,还怕没钱用吗?”

    我草,作死啊,这点人去劫道?是,去的话肯定能抢到钱,可我敢说,不出10天,就会惊动官府,然后就会派人来把我们一窝端掉,少不了得砍头。文固对于陈大柱这二逼的提议,非常的不赞同,开玩笑,现在大家凑到一起数数人数,也只不过才16人而已,而且也没个根据地,没有藏身处,手上也没个家伙什,根本没法逃过官兵的追杀,可不能去劫道,抢劫村庄也不能劫道——虽然抢劫村庄不一定能打的过人家一村子的人……

    看着周围刚落草的土匪们听了陈大柱的话眼中都放着光芒,文固明白,这些个土丘八们都被陈大柱的主意给吸引了,想要去劫道,文固自然不愿意走这种必死的路,所以他赶紧否定道:“不行,咱们实力不济,贸然劫道,不用官府出手,那些地主老爷们就会出钱把我们截杀。”

    见多识广的二百五刘大牛也说道:“对对对,这种事俺之前也听说过,八年前隔壁村的那个老张那一班子人,不就是去干劫道的了吗?咱们村的那个大户,对就是那个许晋鹏,他不是就出钱请了一堆人吗唉,听说老张那些弟兄死的老惨了,老张不是都让人给抓走了嘛,听说抓住了就让人许晋鹏给捆住送给官府了,十天后就被拎着到了城中央直接砍了,并且还陈尸三天,啧啧,太狠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俺们都落草了,难道还要再回去过那个鸟时光吗?射出去的箭,我就没有想过要收回来,老大,你赶紧想一个好办法啊。”陈大柱这时的心态,已经有些崩了,陈大柱的日子还过的下去,但却跟着诸人落草,一看就是不想要被人欺压的人,不想要再给地主做牛做马了,所以陈大柱他是坚决的想要在贼寇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现在的话,我觉得应该......要不真的回去种地吧。”

    “回去种地,老大你说的简单,咱们现在还有地可种吗?”

    “那......没办法了,咱们去打劫有钱人吧。”实际上,文固的本意,还是想要回去过平民的日子,当土匪实在没有前途啊,最后可能都免不了被抓住砍头。可奈何,听他们说的那些话,现在想要当良民,已经很难了,故而,文固便想着不如打劫那些有钱人。

    张老二听后嘿嘿淫笑道:“老大,你这个提议好,打劫那些有钱人,嘿嘿,打劫一次,就够我们吃几年的了,咱们也不挑,每天吃的差点没关系,能吃饱就行,嘿嘿嘿,说干就干,是吧老大,这附近就有个有钱的人家顾霆雷,他家有钱,打劫他吧,离这也不远,就住在铅兴村,咱们杀人放火抢钱逃跑。”

    刘大牛听了这张老二的话,伸头到了张老二跟前皱起眉头说道:“你他娘的没病吧,抢就抢了,杀别人干嘛,烧别人的屋子干嘛?”

    “大牛啊大牛,把你牛头收一收吧。”张老二身子往后撤了撤,继续说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斩草不除根,全家死光光,我这是为了咱们大伙着想,你也不想被人家报复不是吗?”

    “可关键是,那顾霆雷人品挺不错的啊,听说对人极好,是个好人。”

    “草你娘的,地主怎么可能有好人呐,那都是假的。再说了,就算是好人又怎么了,咱们现在可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该抢就抢,就跟咱们村西头武顺子他饥渴难耐便什么都不管找头牛解决了一样,这是一个道理。”

    “狗屁他娘的一个道理,你也会跟武顺子一样草牛吗?老子可不会,就像老子不想跟着你去打劫顾霆雷一样,若真是要打劫顾霆雷这种远近闻名的好人,那我也不想跟你们相处了,散了得了。”

    “你们两个别吵了。”看着这吵吵的二人,文固打断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打劫好人了?”

    “哦,老大你的意思,莫不是说去打劫那些恶名传边众村的恶人!”陈大柱会意说道。

    嗯,还是这大柱聪明啊,难怪人家以前混的下去。“嗯,你说的没错,就是要打劫那些钱财来路不正之人,他们是吸血虫是敲骨吸髓的主,打劫他们是没错的,如果有必要,我甚至觉得咱们应该杀了他们!”

    “老大说的没错,那些恶人就该被抢,我也觉得应该这样。”

    “早就看那些狗屁不爽了,抢他们点钱吧。”

    每个人生来基本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仇富心理,有时候即使一个人作风良好,只是因为有钱这一点便会被人增恨,更何况是那些作风不好人品极差的有钱人呢?所以文固一提议要抢劫作恶的地主的时候,这些个刚落草的土匪们,一个个声援起了文固。

    “诸位,我觉得咱们的行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行为,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个口号。”见刚才还都萎靡不振的众人现在都有了些斗志,文固便准备继续加把劲,让这些人更加的亢奋。“我们之后所做的事情,我觉得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众人听了文固的话,都深深的被这几个字给吸引了,替天行道,是水浒传那些梁山好汉们的口号,即使是现代人,听了替天行道这四个字都会觉得有道理,更何况是这些埋头干活的人呢。哎,没办法,文固就是这么流氓,抄袭水浒传的台词鼓励人心。

    当然,实际上文固也就是给这些人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吧,毕竟虽然是决定要抢作恶的富人了,但每个人也都明白打劫是不对的,是坏人做的事情,像刘大牛,他就对于抢劫耿耿于怀。可是呢。文固提出了替天行道这四个字以后,那就大不一样了,对吧,咱们抢劫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坏人,咱们是为了代替上天,惩罚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

    “老大,你说的对,咱们是替天行道,他娘的,俺大柱现在就想杀光那些恶人恶鬼!”

    众人中最激动的,就是这个陈大柱吧,看着亢奋的陈大柱,不用猜也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这陈大柱让地主压的喘不过气来,或者是被人家当狗给使唤过,否则的话,哪来的这么大的怨气。也是,虽然这陈大柱混的还可以,可说破天也不过是个农民而已,又不是地主。当然,地主其实就是地比较多的农民,但一般来说,地主又不属于农民,因为已经成了剥削者了,利益观念已经不同了。

    “既然诸位也都支持,那咱们就去干吧,不如这样,再作一面旗帜得了,上面写上替天行道。”其实文固也是非常的需要心里安慰,这不,又吵吵着大伙作一面旗帜,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在这身体原主人残留的记忆里,这个世界运用的字好像是汉字,而且还是简体字,所以文固才有了作旗帜的念头。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