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红模正文 022:信

正文 022:信

      “妈知道带你来见了他之后,就可能回不去了。妈知道,妈都知道,妈跟你过了这么多年的日子,怎么会不了解你的心思?怎么会不了解你是个怎样的孩子?如果老莫家里富有,如果老莫还有孩子,我早早的就带你来看他了。如果他过的好,你不会这么在乎他?如果他不这么苦,你的内心也不会那么受折磨,更不会想着留下来……”

      是啊……

      所以,她一直在隐瞒着我,他不敢告诉我亲生父亲过的如此的糟糕,如此的需要人照顾。

      “妈……”

      “去吧。去吧。我的心思也乱了。如果你不去,那你就不是李菲;如果你跟着我,那你也不是我心目中那个善良的女儿。妈心里也难受,妈什么理儿都懂,可是,我这心疼啊…疼死啦……”她说着一个劲的锤着自己的胸口。

      “妈!”我一把搂住了她,抱着她双双的哭了起来。

      &

      付香芹走了。从地上爬起来后,头也不敢回的走了。

      看着她的车伴着夕阳消失之后,我的心痛的要死。我知道,她一定是一边开着车一边哭着的往回走的。

      但是,不管我与付香芹内心多么不舍,我依旧不能放弃我的生父。

      我一步步的走回那个破旧的大院,轻轻的踏进去,望着四处堆积的废品,我忽然静止了。

      我可以回头吗?

      我可以,但是我不能。

      父亲他太苦太累。如果我放弃他,跟着付香芹回到市里去过好日子,我的良心会不安。如果长大后,如果他老死时,我会谴责死我自己!

      那是一辈子的不安,一辈子的谴责,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债!

      轻轻的踏着各种凌乱的东西走向老屋,脚步轻盈的不敢惊起一丝尘埃。

      老屋的门敞着,他坐在正对门的椅子上弯着腰,左半边身子很“自然”的僵硬,右肘落在膝盖上,单手撑捂着脸。颓废的身躯不时的颤几下,却不敢放声的哭出声来……

      那刻,我忽然明白了付香芹为何让我今天穿的如此华丽了。

      她想让我父亲知道我过的是多么多么的好,她想让我父亲从衣服上了解到两个家庭的差距。

      但是,她也伤了我父亲的那颗心,那颗见到我时原本就脆弱和不堪的心,

      我轻轻的踏进门口,静静的看着他带着军帽低着头。

      “爸……”

      人生中第一次那么发自内心的喊了声爸爸,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形容。仿佛在天空中喊出了一个太阳!

      然后,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他不是那个人前让我喊爸,回家却给我洗澡的男人;他不是履行公职,总是那么理性的警察;他是父亲,一个真正的会如同太阳般照耀你一生的男人。

      他听见我的声音时,身子猛的颤了一下,手禁不住的颤了几下,而后慢慢抬起了头。

      他双眼晃动着,一种不知所措的晃动。

      紧张的看向我的身后,发现没有付香芹跟着时,眼神又变成了疑惑。

      慌张的拿起旁边的拐杖,站起来,激动的擦掉老脸上的泪痕问:“你香芹妈呢?你……”

      “爸,我不走了,我陪着您。”

      他听到后,整个人就像是吃了辣椒一般,一屁股蹲回板凳上,通红的脖上激动的爆出了青筋,张开嘴说话都不成溜了:“不是啊!这…!我…!怎么!?你……”

      他那激动而又复杂的表情,我至今都还历历在目。

      &

      父亲为了我好,自然是一个劲的想要让我回去。

      但那只是客套话吧?

      毕竟,在他那慌张的眼神,我能感觉到他是那么的在乎我这个女儿。

      他拗不过我,见天也黑了,便嘱咐我在家待着之后,一瘸一拐急急的跑到院子里去。很是熟练而姿势极不协调的跨上那辆破三轮车,蹬着就出去了。

      晚上七点的时候,听见院子里的动静,便赶紧跑出去。

      父亲从三轮车下来撑好拐后,单手拎起一个大包,用嘴叼着几个塑料袋便往门口走。

      我赶紧的伸手要接过来。

      他拿下嘴上的东西,笑着说:“我去买了俩猪蹄子,你妈活着的时候就喜欢啃猪蹄,我琢磨着你也稀罕。”

      屋里的灯光照着他的脸,表情中尽是说不出的满足。看着他那模样,我的心里也有种说不清的东西被忽然间填满了。

      他让我先去吃饭,自己拎着被子去了西屋开始为我整理床铺。

      而他则抱着原本的旧被褥去东屋睡。

      他拾掇那些破旧家具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态都是很紧张的。

      看着我的时候紧张,说话的时候紧张,生怕我嫌弃他的紧张。

      可是,我怎么会嫌弃他呢?

      我不会。

      我穷过,我饿过,我流浪过,我甚至差一点就当了站街女。

      经历过与没有经历过是完全不同的,我不怕苦,不怕心酸。

      人活得越久,就越能体会到内心里的安稳和幸福感才是最重要的。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风扇在一边摇摆着时,就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家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十六岁的我,不知道未来与父亲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也许会很苦,但是,我不残,我会凭着我自己的能力慢慢让父亲塌了的脊背直起来。

      ……

      第二天的时候,张警官来了。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有四五个。

      付香芹心很细很细,所有我喜欢和用过的东西,一样没少。

      可我只打开一个,就没敢再打开第二个。因为看到那些东西时,一幕幕的回忆会让人心里很压抑和难受,怎么敢再去开第二个?

      “我妈没事吧?”我轻轻的擦掉眼泪问。

      “没事。”

      “哦,她……”本来想问问她为什么没来,但转而一想,这还用问吗?不来才好,她知道我不会离开,来了只会俩人抱一块哭、一起痛。

      何苦。

      “你妈过段时间就来,张亮吵着要来,我也没同意。”张警官说。

      “哦,别让张亮来。”我淡淡的说。

      “嗯。”张警官很理性的应声。眼中有点小意味我能觉察到。

      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也应该是知道张亮喜欢我了。

      父亲看着张警官时,没有再提让我回去的事情。

      如果是付香芹来,他会提,甚至会求。

      可是,面对张警官的时候,他只是努力的将身板挺直,以男人对男人的状态,感谢他。

      张警官征求我的意见,是在这里读高中还是去市里读。我自然要留在县城读,离父亲近些。

      他听后便答应帮我转学籍和户口的问题,并让我放心,说李胜如果要来找我麻烦,他会来帮我。

      父亲留他吃饭,他自然是推辞。趁着天还亮着,便早早的回去了。

      他走的时候,我没哭,他也没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总是那么微妙和不同。同样是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的人,心灵之间的距离却不同。

      我不哭,并不代表我不感恩他。

      我感恩,十分的感恩。亏欠他们的,我会用余生慢慢的去弥补和偿还。

      ……

      晚上,等父亲睡着后,我便打开了灯,小心的将那些行李打开。

      付香芹知道我喜欢化妆,那是我跟冯艳在一起时染上的“臭脾气”,上学的时候她不让我化,在节假日的时候却会陪我一起化妆打扮。

      还有两个箱子里是各种漂亮的衣服,甚至还有她为我十八岁成人礼时准备的一条紫色的晚礼服。不过,这件晚礼服是她当时陪我在市里逛街时看到的,但当时并没有买。

      没想到,她这次竟然给我买来了……

      我从里面挑出了几件比较旧的和颜色不那么鲜艳的衣服后,其余的全都封存在了床下。

      不是不想穿,而是不能穿。

      父亲是个收废品的,而我怎么能穿的那么花哨?

      既然选择了住下,就该放弃那些繁华。脚踏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该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生活,这叫做“知足”。

      最后的一个行李箱里,是我各种的学习资料和喜欢阅读的书籍。我一点点的摆放在父亲为我准备的课桌上。

      中途发现了一个档案袋,打开后,才发现那是阿蛛死后留给我的“遗信”。

      当年她死的时候,张警官去查了她的东西,她给我写了一封信。不过,当时张警官说我太小,并没有给我。

      现在,我已经到了和阿蛛死时一样的年龄了,思想也不再像十二岁时那么单纯,所以张警官才敢将这封信给我。

      这,是她自杀之前写的……

      ..

      希望大家不要吝啬手中的鲜花,爱你们!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