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每个世界动一秒心正文 第14章 魔教教主养成记

正文 第14章 魔教教主养成记

    闭上眼,把头低下来一点。

    华听风何等的联想能力,脑海里立马蹦出遐想万千,又觉得对不住夕姑娘,一个个念头的摁灭它,可是——这个动作,教他如何能不乱想?倒是教教他!

    他闭上眼,心脏砰砰直跳,听她的,低下头。

    想象千万遍,用视线描摹夕欢的唇形,与她柔软的触感。

    然而最后碰触到的,却是额上的一片暖意。

    夕欢的心脏也在猛跳。

    她有点怀疑抱错大腿了,原身有的一点玄学能力,不用白不用。确认一下,如婚前验货,非常重要,万一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那就亏大发了,得趁互表心迹之前,尚有挽回余地。

    与他额头相贴,天眼顿开,灵感频现——

    糟了。

    松开他的时候,夕欢抿紧下唇,笑意渐消,一半是因为开天眼耗损超乎她想象,整个脑子彷佛被冻结了一样,一半是因为开天眼得出的结果。华听风不是武林盟主,她认错人了。一个穿书能随机到遗忘90%剧情的人,在二选一的抽奖上,她果然不能太相信自己的运气。

    没关系,还来得及,她穿来不久,篇幅应该尚短。

    夕欢平静接受了自己的失误,失误并不可怕,如果人生中每次抉择做错都觉得自己完蛋了,那才是真的思想出了大问题。

    “时候不早了,听风哥哥,”

    待华听风睁开眼,夕欢看住那双波光粼粼的眼,语气温柔:“我先歇下,你也早点休息。”

    说着,她便往后退,正要关上门。

    他捉住了她的手腕,两人对视着,她投以不解神色。

    华听风声音低低的:“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放手就要失去你了。”

    视线撞进他那双惶惶然的眼,夕欢心中知道,如果自己是攻略好感度的快穿系统,那多半已经完成任务了。她心中失笑,轻拍他的手:“怎么会?就算全世界都不喜欢你,我也会是你的好朋友。”

    好听的话顺口就来,但定义拉得很明确。

    爱你天长地久这种话太容易说了,不真诚,别人无所谓,夕欢能听个乐呵。但出自她本人之口的,均只相信当下——我爱你,我这一刻非常爱你,或者我喜欢你。喜欢和爱之间,能精确细分得如同自带好感度系统,不够爱就是不够爱,少一点都不行。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

    闻言,华听风眉宇间满盈失落之色,依言松开了手。

    “晚安。”

    “……晚安。”

    关上门前的最后一眼,少年伴着夜色的俊脸动人依旧,薄唇是很适合接吻的形状。夕欢不无心动,但既然决定收手,那就算了,再把小朋友的初吻夺走,那不合适。她帮他走出了一段儿时阴影,他也让她有了愉快的体验,暂且互不相欠。

    下雨了。

    夹着细雨的微风落在华听风的脸上,像一个雾蒙蒙的吻。

    他仰起头,望着夜空漫天的星,一颗都不觉好看。

    最美的那一颗,他早已心里有数,只是还没得到。

    早晚要将她摘下来,藏好。

    ………

    …

    回到房中的夕欢,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咙,补充泡热水澡流失的水分,只抿一口,免得第二天水肿。

    她用三分钟来鞭尸写这大纲的自己,看来这本书的设定还是放得太久,作者太博爱,还能认错男主角。十分钟捋理剧情,十分钟制定接下来的行动,思路清晰,就差点契机……

    她根本见不到杜浩歌啊!!

    阿杜,你在车底里吗??

    夕欢扼腕。

    不等她想出个解决办法来,她摆乌龙埋下的伏笔,却在华听风和陈贞儿决裂的翌日,蝴蝶扇起最后一下,刮起一场龙卷风——

    和二师兄吵完后,陈贞儿哭也哭过,觉得不是办法。

    哭有什么用?

    哭完,二师兄还不是跟人跑了,血亏!

    这道理,她也明白,她想不出什么深刻的心机,华丽转身一波洗白有难度,但她也有她的路子。

    将眼睛哭肿了的陈贞儿,转脸去陈征面前哭求做主,要把自己的婚事定下来。

    面对泪水涟涟的闺女,陈征被吵得头疼,呵斥:“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你以往不是说喜欢大师兄?一时一个心意,别的事就算了,这事一旦定下,不可反悔。两位师兄你意属谁,可想明白了。”

    “贞儿想明白了,”陈贞儿吸了吸鼻子:“我就要二师兄,除了他谁都不要。”

    要是能够都要,该多好啊!

    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如果她不快点做决定,二师兄就要被那女人勾走了。

    陈征一直知道自己收的两个亲传弟子,整日与贞儿同行,觉得俩孩子都是好的,只是觉得杜浩歌更合适。不过最重要还是贞儿的心意:“你想明白了,我就跟听风谈谈。”

    “爹爹……”

    陈贞儿一手轻轻揪住父亲的衣袖,一手用手背擦眼泪。

    看女儿这副样子,陈征猜到多半是发生了什么事。

    自觉受了天大委屈的陈贞儿,到爹爹那边哭完后,又跟大师兄哭,杜浩歌被哭了一下午,衣袖全湿了。立场不同,看事情的角度亦有变,在夕欢眼中,自己没招惹谁,就跟单身少年交流了一下感情,就要被当成狐狸精,华听风就更冤了。

    但从哭哭啼啼的陈贞儿口中说出来——她对二师兄有情意,加上是她有错在先,任性娇纵如她,也没好意思往华听风身上泼脏水,于是夕欢便成了那个横刀夺爱,两面三刀,对着二师兄时撒娇卖乖,对着她时嘲讽奚落,离间她和二师兄感情的贱人。

    她这一哭,倒是没指望大师兄帮她去找回场子,只是习惯性的哭个痛快,最好让全帮上下都讨厌那女人。

    听完小师妹的一通编排,饶是好脾气如杜浩歌,也不由对夕欢有了意见。

    夕欢刚把剧情拐回正轨,就变成了困难开局。

    不过,危难伴随着机会而来。

    就在陈氏父女将焦点转到华听风身上的时候,杜浩歌本着一腔正义感,前去找夕姑娘理论。

    当夕欢听见杜浩歌想见她的时候,并不急着出去大厅见他,而是先问丫鬟:“淡玉,杜公子看上去心情如何?”

    淡玉稍作回忆:“杜公子对待下人向来很温和,不过今儿没见着笑脸,大抵是不太痛快,”她一顿,给出了猜测:“杜公子和大小姐感情很好,许是大小姐找他告状去,对小姐你有了成见,不过他性子和善可亲,想来是不会欺侮小姐的。”

    欺侮她!

    那不大可能。

    夕欢回忆了一下杜浩歌,他的五官要比华听风‘正’一点,风哥能品出一点男生女相的漂亮来,而他则是传统的,能当大侠的英俊,难以想象他顶着这么一张脸作出打女人的行为来。仔细想想,其实人家也很有男主相,当初是有点个人喜好作崇了。

    唉,她对那种满脸‘不要你理’的野猫真是很没办法……

    一边想着,夕欢一边把桃粉色的衣服换成清绿的,挽了个淡雅的发式。

    她刚走出大厅,看见杜浩歌——果然如淡玉所说,心情不佳。

    他五官有着锋锐的棱角,眉眼端正英俊,皮肤晒成古铜色。

    这肤色显老,就像浓妆于女人,不是人人驾驭得住,而他从气质到长相都镇住了这种色泽,刚而不糙,满脸逸于眉梢之间的少年英气。身有不平骨,往常对着同门和颜悦色的,整个人便有点浮,这时为正事而来,便显出一身毅骨来。

    杜浩歌转头看向夕欢,眉头拧起,没了刚见面时的善意和怜惜。

    “夕姑娘。”

    他不喜欢她。

    在两人视线对上的刹那,夕欢已得出结论。

    即使他已有意收敛,依然难以掩饰沉于骨子里的侵略性,像一只更勇于表现自己的小狮子,控制不住对草原上其他动物的威压,强得有吸引力,又心生战栗。能被陈征一眼相中收为入室弟子之一,果然与众不同。

    和华听风,就像一阴一阳。

    夕欢扬眉,并不感到被冒犯。

    有意思。

    若是单纯的傻冒好人,她倒却得很没趣了,男人没层次,就像吃味道单一的菜式,色相再好,也容易腻。

    好的男人是迷宫里的宝藏,需要冒着危险碰触,开启有难度,肯定里面有足够丰厚的宝物,同时又不知道宝物的详细资料。一眼被看到底的,是男孩,只适合跟小女孩玩懵懂初恋。

    夕欢自觉已脱离女孩阶段多年,她喜欢接受挑战。

    或者说得精准一点,她对不喜欢她的优质男人,更加情有独钟。

    “杜公子,”

    她唇畔牵起笑意:“你也是来骂我的么?”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