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正文 第1198章 不是男朋友

正文 第1198章 不是男朋友

    彼时,傅嘉贝已经坐在了车里,正发动车子,准备先去找曽明悦的哥哥曾明磊,曽明悦的电话突然就接通了。

    听到她的声音,傅嘉贝一颗心一下子落了地,接着更加恼怒起来。

    “你在哪儿?”

    他的语气一向清淡平稳,给人不紧不慢的从容感觉。然而这一句,却分明透着一股沉沉的压迫力,曽明悦听在耳中身子一僵,敏锐的感受到了傅嘉贝是在生气。

    她怔了下,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该不会是去医院看我了吧?”

    男神这么生气,难道是去探望她扑了个空?

    曽明悦这样猜想着,又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傅嘉贝那么繁忙,应该不会每天都去医院看她才对的。

    “你说呢?为什么出院?”

    谁知道电话那端却传来了傅嘉贝这样的回答。

    曽明悦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真的又去医院探望我了啊?你现在不会还在医院吧?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我还以为……”

    曽明悦说着,心里泛起一丝甜蜜,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而她的好心情显然透过声音传递了过去,傅嘉贝冷笑了一声,声音愈发沉。

    “你以为什么?”

    “我……”

    曽明悦想说,以为自己没那么重要的,可是话还没出口,病房门就被从里推开了,吴峥言旁边病床的家属阿姨冲曽明悦招手。

    “小姑娘,你男朋友要上厕所正找你呢,你快过去扶着点。”

    曽明悦怔了一下,被这阿姨对吴峥言的称呼弄的有些懵,而那阿姨见曽明悦没反应,又走近了两步,拉了下曽明悦。

    “小姑娘,快别打电话了!照顾男朋友重要,这年头难得男朋友对你这么好,俗话说的好,患难见真情……”

    曽明悦被阿姨拉着站起来,不由自主的被拖着往病房走,就听到耳边传来傅嘉贝的一声轻笑。

    “男朋友?”

    曽明悦本能一慌,忙道,“不是的,我没有……”

    “哎呦,小伙子,你怎么自己下床了!腿受伤了,可不敢这么自己瞎折腾啊,小姑娘赶紧别打电话了,快去扶着啊!”

    曽明悦解释的话没说完,就再度被旁边大嗓门的阿姨给截断了话。

    曽明悦神情焦急的瞪了那阿姨一眼,“阿姨,他不是我男朋友啊!你误会了!”

    她说完忙又要冲傅嘉贝解释,可是手机那边傅嘉贝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挂断了。

    曽明悦真的是快要哭了。

    “小姑娘,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啊?”

    阿姨有些错愕迷茫的看了看曽明悦,又看了看病床边儿的吴峥言。她是隔壁病床的家属,刚刚来没一会儿,只知道吴峥言是因为保护曽明悦受伤的,又见曽明悦忙前忙后的细心照顾吴峥言,便自然而然的以为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是!我们是同事关系啊,阿姨!你不要乱说!我要被你害死了!”曽明悦有些欲哭无泪的道。

    “阿姨,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所以我自己去厕所就行,真的不用帮忙……”扶着床头柜试图站起来的吴峥言也笑着说道。

    那阿姨神情略尴尬,笑着道,“啊哟,那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了。不过你们两个是真般配,不如就在一起吧?哈哈。”

    曽明悦有气无力的道,“阿姨谢谢您勒,我有喜欢的人了。”

    吴峥言听到曽明悦的话看了她一眼,神情阴郁了下,很快便掩盖了过去。

    而傅嘉贝坐在车里却也同样阴沉着脸色。

    照顾男朋友?

    看来今天护士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假的啊,自己的伤都没好全,她就忙着出院,原来是男朋友受了伤,赶着去照顾呢。

    很好啊!

    怪不得电话一直不通,也想不起来和他说出院的事情。

    一边儿暗恋着自己,一边儿又不耽搁的照常谈男朋友,看来这份暗恋也不怎么样。

    傅嘉贝想着脸色愈发阴沉,简直如同寒霜过境。

    这时候,他丢在一边儿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傅嘉贝看过去,果然是曽明悦打过来的。

    他盯着屏幕看了足有十秒钟,最后还是将手机拿了起来。

    他倒要听听她还要说什么。

    电话接通了,对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曽明悦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道,“傅学长?刚刚……你怎么突然挂电话了?”

    听曽明悦这样云淡风轻的,好像刚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傅嘉贝冷笑了一声。

    他听的出来,她应该是换了个环境,周围很安静,完全不同于刚刚的吵闹。

    所以,这是背着男友跑了出来,偷偷给他打电话吗?

    “呵,我只是不想耽误你照顾男朋友。”

    傅嘉贝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话一说出口,他却蓦然发现,他的口气竟然好像酸溜溜的,他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心里愈发烦躁了。

    曽明悦有点着急,竟然没听出他口气里的醋意,事实上,她也不敢那么奢望。

    她只顾忙着道,“不是男朋友!是刚刚有个阿姨误会了!我哪儿来的男朋友啊?”

    听到曽明悦急切的解释,傅嘉贝反倒有种果然如此,她果然是背着男朋友跑出来,偷偷打电话找自己解释的。

    理智被嫉意掩盖,饶是傅嘉贝这样冷静睿智的人,竟然也有错判的感性时候。

    他抿紧了唇,“哦?那你怎么突然出院了?”

    曽明悦张了张嘴,想说是因为报社的事情,又莫名觉得傅嘉贝一定不会赞同自己因为报社的事情出院。

    他之前还特意吩咐过她,让她不要再搭理主编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又因为报社的事情受伤,曾明悦觉得傅嘉贝肯定会很生气的。

    她咬了下唇,有些结巴的道,“是……就是有一些急事。而且,我头上的伤真没那么严重,在医院里好闷的,真的可以出院了。”

    听她支支吾吾的,傅嘉贝脸上冷笑愈发明显了。

    “谁受伤了?”他又问道。

    曽明悦没想到傅嘉贝又转移了话题,略怔了下道,“哦,是一个……同事。”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