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科技世界里的术士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出手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出手

    清月挂空,总有一丝丝银辉如同调皮的孩童一次又一次的在瓦缝间跳来跳去。

    今天可能是个特殊的日子,也许也不是,但至少对于某些人,今晚的月光如同冬天纷扰的雪花一样寒冷,如同冬夜繁杂的冰渣一样冷彻。

    人总是有情,欢喜愁忧苦乐烦,这都是必不可少的。而今天的故事,就将围绕一段感情发生一场又一场的悲欢离合。

    入夜,寒窗,红帘,柔弱人。

    红裙裹身,姣好的面容上红晕未消,原本属于相公的书桌上,一杯酒早已空无,女子如同玉藕的白皙手腕就放在酒杯的旁边,而修长细嫩的手指还在一下下拨动着酒杯的外沿。

    仅仅这样就是让人无限怜惜,而在她的右手边,一杯茶水已剩半盏,并且在她触碰茶柄的瞬间,两行泪水突然流下,断线的珍珠也不及之,因为泪水有的思念无物可比!

    当泪水止住,女子缓缓坐起,小心翼翼的将茶酒放在一旁,同时一张信笺铺在正中。

    学着相公的模样,她不急不躁的轻磨着墨。可是当她手中笔即将放在纸上的刹那,她又怔怔出神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女子面上的忧伤一扫而空,带着笑容写下了仅有的一句话。

    “一切静好,望君安康。”

    最后一笔落下,女子面上的笑容已经敛去,眸中的哀愁好像永远都无法抹去。

    醉后盏茶心余凉,

    梦醒妝泪嫁君郎。

    红笺留情心事恍,

    万世一言缠愁伤。

    深夜,军帐,灯光,思亲人。

    无处说得,看着上一次依旧仅仅八字的红笺,男子无奈一叹。

    这封信,好像无话可说,却又事事说得。

    男子紧紧的攥着双手,身处边塞的他无能为力,娘子的心思他都明白。到现在离家几载,二人仅仅是通过书信联系,彼此的相思如何能割舍。

    灯火摇曳着,好似在诉说自己内心的悲怆,它好似也有想念的人,只是在它短暂的生命中也许永远无法相见,这种愁怨好似感染了男子,让一向温文尔雅的他一把将自己头上的战盔摔在地上。

    他也想哭,可是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这样做,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委屈憋在心底,哪怕成了内伤,哪怕出现魔障。

    男子将自己的长发放下,手指间还在隐隐的颤动。有段时间,他曾想过不去和娘子联系,因为一次又一次的相知却不得相遇已经快要将其逼疯,可是每每当他看到心中那些让他安心却蕴含无尽忧伤思愁的话语时,他的心底就会融化一分。

    尽管愈想愈思,愈思愈愁,愈愁愈哀,愈哀愈伤,可是这又如何,娘子虽不在身边,可是心里有着对方就够了。

    男子吐出一口浊气,将翻落的头盔摆在桌上,同时也有一张信笺铺在桌上,灯火的光影在信笺上闪烁不定,犹如男子的心情,他拿着毛笔的右手突然有些颤抖,以前出口成章下笔一气呵成的他好像已经不在,现在的他竟像是初学写字的孩童,脑中一片空白同时又不敢轻易落笔。

    似乎是没想到自己是如此的不堪,男子自嘲一笑,将笔直接放回,竟然将一张空无一字的信笺寄出。

    也许根本不用内容,男子笑了笑,他的笑容满足而又温暖,我们的心还是在一起的。

    一灯烛火映千愁,

    帐内虚影望晴眸。

    千心万语停颤手,

    笑看风月爱不休。

    凌晨,空床,朦胧,梦中人。

    到底是何时呢,思着念着的两人好像是同时睡着了。

    床下的月光早已朦胧,苍白而显得无力,可是偏偏又换发出无限生机。

    身处的环境就是朦胧,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女子轻抚着额头,眼前的景象忽明忽暗。她眯了眯眼,视线中突兀出现的身影愈见清晰。

    多么熟悉的身影,哪怕多年未曾一见,可是她通过一次次的书信早已将他的模样描绘了一遍又一遍。

    一个恍惚,那日夜想念期盼的温柔面孔已来到她的眸前。

    该要说什么?又要做什么?一向明晓事理能言善辩的女子竟然突然慌乱了手脚,她捏了捏裙边,嘴巴张了张眼睛眨了眨,可是最终她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男子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笑容已经有所颤抖。多年来魂牵梦萦的柔弱娘子又再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着她那如同少女初见情郎时的扭捏模样。男子有一种直觉,她就是自己的爱人,真实的不仅形似而且神似。

    所以不顾其他,他直接抱住了她,女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那他呢,并不需要说什么,紧紧的抱着她这就够了。

    这是幻境吗?如果不是,可是转瞬之前的无数岁月为何都不曾有过;如果是,那么他们都不愿意醒来,宁可沉沦在这短暂的幸福。

    第二天醒来,他们必然还是会失望心伤,可是,他们的心中都有着对方,这就够了。

    身处异地,心还是在一起的。他们二人望向天边已经不再明亮的淡月,心有灵犀般露出温馨的微笑。

    天兰银玉香漫天,

    翠竹青花春花圆。

    怎料浓情离伤断,

    羡他鸳鸯莫羡仙。咳咳咳!”

    止不住的咳嗽,蚊子三人无比惊诧的看着自己指缝中流出的鲜血,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修冥那巨大尸体突然蠕动起来,然后一个孩童模样的身影破开尸体陡然出现。

    “恒儿?”

    看清那个身影的面容,蚊子三人都是一惊,因为这正是那个被病原体早早就吞噬掉的恒儿。

    恒儿刚出现的时候面容上还是有些迷茫,可是在下一个瞬间他就突然变了一个模样,至少是明眼人就可以立马发现这已经是换了一个人。

    “真是以为我是一个傻子吗?天天在他面前装疯卖傻还要尽力留出些后手,否则我早就可以进化的更完美了。”“恒儿”稍稍开口蚊子三人就知道这到底是谁了。

    病原体!

    病原体竟然还没有死,从他的话中也可以了解到,他因为留下了某种后手才通过恒儿的形态逃过了修冥的吞噬。

    蚊子三人现在想要上去搞定恒儿形态的病原体,可是现在的他们只要稍微动一动就开始更剧烈的咳嗽,神力都没有办法正常的运行,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病原体慢慢的从那团巨大的尸体中走出来,讥讽的笑道:“现在还是我最终存活下来,不仅如此,我已经掌握了更多的病毒用法。怎么样,现在你们三个感觉是不是特别的不适?”

    现在的病原体不仅不再是修冥面前那呆滞的模样,而且更是有着比一般人还高的智商。“虽然还是无法直接让你们病化成行尸,可是已经可以用些特殊的手段极大的削弱你们的能力。对了,你的源毒这一次怎么帮不了你了?”

    看着正嘲讽自己的恒儿模样的病原体,蚊子咳嗽的更加厉害,这种病毒的入侵能力实在是要强上太多,就算是源毒在体内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免受侵害。

    看着蚊子三人那种无力的模样,病原体也不急着动手,毕竟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拖得越久才越有力啊。所以他就那么站在蚊子三人的面前,“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呢,我觉得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也许是上天派我来毁灭重造这个世界,所以我绝对会好好的执行这个上天任务的。这个世界的人,全部都要死,哦不,是要全部成为我手下的病化行尸!”

    “真是好大的口气……咳咳。”本来还想说几句嘲讽的影子又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立马就消失殆尽。

    病原体笑了笑,突然眼睛一缩,就见自己的影子就被束缚住了。可是接下来病原体还没挣扎呢,影子就再次剧烈咳嗽起来,然后出其不意的影之束缚就那么主动的快速松开了。可是事情并没有完,默契的配合还在继续,在那里寻得一瞬之机的猴子不顾一切的发射出了自己的神魂类攻击。

    “嗡~”

    蓝金色光芒在病原体的身体上激荡着,可病原体还是直直的站在那里,面上的讥笑不变:“怎么,难道打败了修冥之后,你们都忘了我是没有魂魄这种东西的吗?”

    凭猴子的能力,又怎么不记得这对病原体根本起不上什么攻击作用,但是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去试图攻击甚至击破病原体。

    咳嗽不停的猴子断断续续的对着蚊子说道:“恒儿……还在,咳咳……病原体的部分仅仅在恒儿的背上,咳咳……”

    听到这话,一直隐忍不发的蚊子突然展开双翼飞了起来。身具源毒的他抵抗咳嗽病毒的能力自然要比影子猴子要强得多,所以在最后的时刻,最后的击杀一定要让蚊子进行。

    病原体显然也没有料到如此,骤然一惊时,蚊子已经冲到他的身前,并且瞬间发动九幽血杀,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恒儿的背部!

    一个甩臂,病原体的肘关节处突然伸出一截泛着金属光泽的骨刺。

    “噗!”

    就在病原体以为蚊子又是那种不顾伤势的攻击方式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骨刺上刺中的**仅仅是一个死去的行尸而已。至于蚊子,他还在高速的运动着,而后已经血光般砸在了病原体的背部。

    “刺啦!”

    蚊子完全就是一股狠劲,似乎很不在乎的将恒儿背部脊椎之外的所有血肉撕下!

    也就在蚊子撕下的同时,他手中的那团血肉突然蠕动起来,而后蚊子的身上就如同以前病原体体内被注入源毒的模样。

    蚊子的胸腔已经开始上下浮动了,眨眼间那团血肉就钻入蚊子的体内。完完全全是病毒对源毒的反攻!

    病原体并没有真实的形态,也就是说那团血肉应该就包含了病原体所该有的所有病毒,而现在这些病毒已经完全钻入蚊子的体内,正在与蚊子体内的源毒发生强烈的排斥。也许要不了多久,蚊子立刻就会爆体而亡了。

    影子猴子想要上前帮忙,可是体内的那种病毒却陡然汹涌爆发,刹那间他们好像稍不用心抵抗就会把自己的内脏给咳嗽出来。所以他们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蚊子,看着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蚊子。

    蚊子现在确实马上就要自爆了,两种超强的毒素在他的体内来回排斥,而且都完全不在乎这身体的安危,现在蚊子也能体会之前他给病原体的那种感觉了。可是就在他都打算直接放弃的时候,他的神魂中突然闪现出一道极致的粘稠血光,那种血光不带有邪恶,更不带有圣洁的气息,它的气息就是那么的平平常常,可是就是这样……

    血光在蚊子的体内转了一圈,而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

    所有的病毒全部安稳下来,不知道是被血光吸收还是吸收了血光,就那老老实实的待在他身体的各处。而那些被激发的源毒全部被血光包裹起来,而且看那趋势只怕再有激发出来的源毒也会被包裹起来,更为奇妙的是,那血光已经开始引发出更多的源毒。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环城术士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