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六百四十四章 他叫霍去病!

第二卷 第六百四十四章 他叫霍去病!

    话刚出口。

    陈老六猛地一激灵,登时哭死的心都有了。

    妈耶!

    额怎么把这么拉仇恨的话说出来咧?

    和马踏匈奴的人形雕像对视着,陈老六浑身冰凉,有种直接一翻二白眼晕过去的冲动。

    要是这家伙回一句“瞅你咋地?”,那额还接不接这话?

    接吧,可能会被打出翔。

    不接吧,有弱了自己的气势。

    一时间,陈老六思绪百转,真的好无奈,好想哭哦。

    下意识地,他扭头看向白小凤。

    此时,白小凤也正看着马踏匈奴的人形雕像。

    他的神情冰冷,眉头紧皱。

    讲道理,从进了这墓室后,他压根就没有察觉到邪祟气息,甚至从头到尾都认为这“马踏匈奴”只是普通的雕像而已。

    毕竟,古代大墓中,或多或少都会以各种手段来彰显墓主人身前功勋的习惯。

    但,这人形雕像莫名其妙睁了眼,确实让他有些心惊。

    且,即便现在,他也没从马踏匈奴上察觉到半点邪祟气息。

    这家伙是活人?

    扯什么犊子!

    谁会闲的蛋疼跑到两千年的汉代大墓里来当雕像玩?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问道:“出来一战吧。”

    咔……

    马踏匈奴的雕像震颤了一下,人形雕像的眼珠子缓缓地转动,朝白小凤看来。

    随即,又是“咔”的一声响。

    人形雕像嘴唇的地方,石块碎裂,掉落,露出了一张殷红带着不屑笑意的嘴。

    “滚!”

    “……”白小凤。

    卧槽!

    掀桌子啊!

    不带这么傲娇的吧?

    他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沓黄符,晃动了一下:“你有种再说一个试试?”

    不远处,陈老六默然地看着白小凤,眼中含着泪水。

    讲道理。

    恩公这话,和“你瞅啥?”“瞅你咋地?”真的是异曲同工之妙啊!

    男人,只要裤裆里有卵蛋的,谁经得起“有种”这种话的测验?

    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为啥要整的这么浓的火药味?

    “很好!”

    马踏匈奴上,人形雕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杀意激荡:“吾,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姓名。”

    “白,小,凤!”白小凤直接回道,“本大爷也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姓名。”

    “吾乃,冠军……”人形雕像缓缓开口。

    多少年月了,在这大墓里守候了漫长的岁月。

    如今,终于有人进墓,且不惧怕他。

    面前这小子,至少当得起知道他大名的资格。

    然而。

    话没说完。

    白小凤就皱眉骂道:“娘希匹的!你特么到底是哪个运动会上凑过来的?”

    “运动会?”人形雕像一怔,显然没搞明白白小凤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在这时。

    陈老六实在忍不住了,忙开口道:“咳咳……那个啥,二位,要不让我这个老年人来说句话?”

    要是换成平时,陈老六绝对是不敢开这个口的。

    可现在这局势,必须得开口啊!

    这主墓室看着二百多平很宽阔,可面前这两位真打起来,那绝对能波及到整个墓室的。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这一把老骨头,经不起摩擦的!

    这年头,君子动口不动手,能用嘴谈妥的事情,千万不要干架呀。

    “老年人?”人形雕像看向陈老六:“吾,生于大汉刘彻皇帝时期,你在吾面前,称老年人?”

    “……”陈老六。

    他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心口的位置。

    心,好累哦。

    面前这家伙,隔着两千年呢,真论年纪,额真的不够看咧。

    可,一想到这两位干架时,自己可能出现的结果。

    陈老六狠狠地掏了一把裤裆,郑重的说:“阁下,我家恩公天纵奇才,实力非凡,若是和我家恩公过招,怕是对你也不利呢,且,我等前来,只是为了《黄泉宝藏图》残片,你……”

    咔!

    没等陈老六说完呢。

    马踏匈奴雕像忽然猛地一震,抖落下无数碎石。

    人形雕像眼中猛然闪烁出两道殷红光芒:“吾,不足弱冠之年,横扫漠北、西域,远杀匈奴三千里,功冠全军,封狼居胥,使漠北无王庭,你和吾,谈天才?所谓天才,在吾眼中,土鸡瓦狗尔!”

    也就在人形雕像眼中泛起红芒的瞬间。

    白小凤瞳孔一缩,心里大惊。

    红眼!

    僵尸!

    虽然仅仅一瞬,但他确定,没有感觉错误!

    面前这家伙,比之萨尔男爵,更加强横!

    这,可是真正的红眼僵尸呢!

    绝不是所谓的吸血鬼能够比拟的!

    与此同时。

    陈老六也身躯一震,就感觉浑身被掏空了似的,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目瞪口呆地看着马踏匈奴。

    身为摸金校尉,搜寻大墓,必要条件便是对历史有所涉猎。

    不求精,但求广!

    马踏匈奴的人形雕像简单的几句话,却如同炸雷轰顶,轰的他整个人都懵比了。

    “封狼居胥,冠,冠军侯?!”陈老六颤抖着声音,脱口惊呼道:“你,你是霍去病?”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老六感觉像是用出了全身力气。

    额的妈耶!

    纵横摸金界几十年,老子随便掏一个坟,咋还掏到冠军侯的墓了咧?

    这尼玛冠军侯的墓不是在茂陵的么?

    “天才?呵呵……”这时,人形雕像的目光再次朝白小凤看来,充满睥睨一切的不屑:“吾,杀过的天才,如夜空繁星,再天才,也不及吾天才,若是不滚,吾不介意再杀一个天才!”

    浓浓的不屑!

    话语中充满了睥睨一切的霸道。

    说心里话。

    白小凤从小到大,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狂傲之人。

    即便有的话,也被他一掌拍翻了。

    可知道面前这位是冠军侯霍去病的时候,他却怎么也生不出厌恶愤怒的心思。

    对霍去病的历史,他也了解。

    一位远击匈奴,守护大汉的将军,当得起每个华夏人的敬重。

    以霍去病的资历和功勋,也足够他如此狂傲。

    深吸了一口气,白小凤一抱拳:“晚辈见过冠军侯,实不相瞒,晚辈不想与冠军侯为敌,叨扰冠军侯,只为《黄泉宝藏图》残片。”

    顿了顿,他笑了笑:“冠军侯此时应该是进阶关键时刻吧,否则不可能与晚辈废话这么久,如果冠军侯不给,那晚辈,只能强抢了。”

    身为天才,白小凤对天才的心思最了解。

    如果不是有所忌惮,天才哪还会和蝼蚁多说半句?

    果然!

    话刚出口,马踏匈奴上的人形雕塑便是眯起了双眼。

    轰!

    也就在这时。

    白小凤身后的墓道内突然一声巨响。

    一股无比恐怖的尸气,如同巨浪一般从墓道中汹涌了出来。

    同时,一道声音从墓道内传了出来:“你尽管进阶,我帮你拖延时间,事成之后,你我合作,杀了这人!”

    (本章完)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