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六百四十章 准备下墓

第二卷 第六百四十章 准备下墓

    轰!

    似是为了回应白小凤的话。

    四周的狂风再次暴涨。

    呼啸声宛若万马奔腾,震耳欲聋。

    狂风吹动的地面的泥土都飞洒了起来。

    四周的密林,更是有种倒拔而起的感觉。

    王家家主陈老六和陈清河三人瑟瑟发抖,感受着狂风吹在身上,就仿佛一只只无形大手狠狠地推在胸口上。

    三人都站立不稳,踉跄着往后退去。

    白小凤依旧站在原地,昂首挺胸,宛若巍峨大岳一般。

    狂风吹动的他的衣袍猎猎作响,可神情依旧冰冷:“你,继续浪!”

    轰!

    狂风,再次暴涨。

    “啊!”

    陈老六率先站立不稳,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六爷爷!”

    陈清河急忙去拽,可这一拽,他也被狂风吹的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随即,爷孙俩被狂风吹得,愣是贴着地面朝远处滑去。

    王家家主本来还想拽陈老六和陈清河的,一看到爷孙俩就跟穿了滑板鞋似的滑了出去,登时吓得脸色一变,急忙抱住了身旁的一棵手臂粗的小树。

    咔!

    也就在他抱住小树的瞬间,小树一声脆响,拦腰折断。

    王家家主顿时被树叶枝杈糊了一脸,一声惨叫,踉跄着就飞了出去。

    这一小片山林,仿佛暴风过境一般,无比恐怖。

    白小凤依旧稳若泰山,淡然道:“你,继续浪!”

    一听到这话。

    被吹到远处的王家家主和陈老六陈清河三人顿时哭的心都有了。

    白大师啊!

    我们,浪不动了啊!

    然而。

    话音刚落。

    狂风,消散。

    一切,归于平静。

    漫天树叶飘然落下。

    四周被倒拔而起,飞出去的树木也纷纷落到了地上。

    陈老六三人也停了下来。

    “额滴妈耶!要死了,额这把老骨头,要死了哟。”

    陈老六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凄厉哀嚎道。

    “六爷爷!”

    一旁的陈清河急忙上前搀扶起陈老六。

    而不远处,王家家主也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过刚才被树叶枝杈糊了一脸,此时脸上也划出了几道伤口,有些狼狈。

    也就在他们三个站起来的同时。

    远处的白小凤再次开口。

    “垃圾,怎么不浪了?继续啊!”

    “……”陈老六。

    “……”陈清河。

    “……”王家家主。

    白大师这是想,把我们三个浪死吧?

    静。

    大墓四周,一片死静。

    再也没有任何异变。

    白小凤等了半晌,见没有任何异动,一脸失望的说:“八尸种尸,也就这么点胆子,让本大爷好失望哦。”

    远处的王家家主陈老六陈清河三人看着白小凤的背影,一阵心惊。

    不愧是白大师啊!

    我们三个都被吹飞起来了,他还在失望墓里的那位浪不起来了。

    级别不一样,逼格果然不一样呢!

    紧跟着。

    白小凤豁然转身:“走吧,回营地。”

    啥?

    王家家主陈老六和陈清河同时愣住了。

    这节奏,不对劲啊!

    墓里的那位都浪完了,难道白大师不该有点表示么?

    一言不合掉头就走,是几个意思?

    等白小凤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

    陈老六最先反应过来:“恩公咧,就这么走了?”

    白小凤扫了一眼陈老六,问:“你有没有感觉胯下有一股寒气?”

    陈老六一惊。

    仔细一感应。

    卧槽!

    真的有咧!

    紧跟着,陈老六浑身大汗就出来了。

    妈耶!

    额老六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吧?

    身为摸金校尉,对于身上有寒气是什么结果,他自然是懂的!

    当年,被尸毒缠身的那次,就是先有寒气罩身的!

    白小凤指了指陈老六的身下:“你裤裆破了。”

    陈老六低头一看,大腿根的裤子早已经破破烂烂,是刚才被吹倒后,贴着地面摩擦坏掉的。

    此时,一只金翅大鹏鸟正好从破洞处探头出来,还有几簇蓬乱弯曲的毛毛,迎风摇摆……

    “……”陈老六虎躯一震。

    他急忙双手捂着裤裆,老脸瞬间涨红了起来。

    格老子滴!

    晚节不保啊!

    风吹裤裆凉,节操尽碎啊!

    下意识地,他扭头看向陈清河:“清河,你看到了什么?”

    “小……”陈清河红着脸,脱口而出,可说了一个字,忽然反应过来,忙改口:“金翅大鹏鸟。”

    陈老六腰背微微一停,但紧跟着呵斥道:“胡说!你什么都没看到!”

    “可是……”陈清河还想争辩。

    陈老六神情一肃:“都是幻觉!”

    陈清河挠挠头:“六爷爷,金翅大鹏鸟是幻觉,那真实是什么?”

    陈老六嘴角抽搐了一下:“MMP哟!”

    “走吧!”

    白小凤喊了一声,带着陈老六他们三人往营地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距离后,王家家主忽然问道:“主人,就这么走了?”

    白小凤道:“总得回去把裤子换了吧?”

    后边的陈老六狠狠地捂着裤裆,涨红着老脸,嘴角抽搐着。

    一旁的陈清河心思通透,眼珠子一转,脱下了外套,递给陈老六:“六爷爷,遮一下吧,小心着凉。”

    陈老六一阵感动,这个龟孙,没白疼呐。

    回到营地。

    陈王两家子弟急忙围了上来,一个个神情惊慌。

    刚才,大墓方向的巨大动静,他们全都察觉到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更加惊慌。

    王家家主忙安抚着两家子弟。

    陈老六则带着陈清河去找裤子更换。

    白小凤则独自走到一旁,转身看向大墓的方向。

    随后,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透过密密的叶子缝隙,能看到天穹上的太阳。

    他呢喃道:“白天,还不想出来么?那等晚上,总该出来浪了吧?”

    顿两秒钟,他眯着眼睛冷笑了一下:“要是晚上还不出来浪,那本大爷,就下去找你浪了!”

    他之所以带着陈老六三人折返回来,倒不是真想着让陈老六换裤子。

    而是因为,墓里的那位实力很强。

    陈王两家的子弟距离这么近,真打起来,一定会有波及。

    为了这次的事情,陈王两家的子弟已经出现了这么大的伤亡,要是再有牵扯,他的内心会更不安。

    所以,和墓里那位僵持了一段时间,确定那位不会立刻出来后。

    他才折返回来,打算将所有陈王两家子弟撤离后,再做打算。

    这时。

    陈老六和王家家主走了过来。

    王家家主问:“主人,接下来怎么办?”

    白小凤也没隐瞒:“将陈王两家子弟撤离到更远的地方,另外,准备一下,晚上,那位要是不出来的话,你们中的一人跟我下墓。”

    话音刚落,王家家主一抱拳,道:“主人,下墓这种事,属下真的不精通的,这种事,我觉得还是得专业人士才行。”

    一旁正鼓捣着新裤子,摆弄着金翅大鹏鸟的陈老六猛然僵住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左右,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裤裆,咧嘴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额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本章完)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