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六百一十九章 舞娘?拘魂,抢阴亲!

第二卷 第六百一十九章 舞娘?拘魂,抢阴亲!

    铛!

    话音刚落。

    清脆的锣声再次从远处的黑暗中传来。

    刹那间,附近的风更猛了。

    吹动得四周的枫叶林,剧烈摇晃,簌簌作响。

    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场面,一下子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那家伙,结个婚,还能搞什么事情啊?”

    马夏风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活人结婚,闹婚礼,都是别人闹新郎的。

    邪祟结婚,闹婚礼,自个闹自己,要不要玩的这么嗨?

    相较于马夏风,陈灵儿和宋楠楠此时更加不知所措。

    两人脸色苍白,满脸惊恐,慌乱的扫视着四周。

    马夏风好歹知道事情经过。

    可她俩,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呢。

    “白,白小凤,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灵儿紧拉着宋楠楠的手,俏脸惊恐地看着白小凤。

    她能清晰地感应到,四周的气温在下降,这种情况,并不陌生。

    见识过好几次鬼怪之后,陈灵儿最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将要发生什么。

    “都说了要搞事情了!”

    白小凤也来不及解释,快步朝着帐篷外围跑去。

    山神庙里没有山神,现在那位要搞事情,十有八九是从外边回来了。

    呼……

    刚一到帐篷外围呢,刚猛的劲风便是扑面而来。

    抬眼望去,浓浓的绿色雾气出现在了林子里,恍若潮浪一般,朝着这边席卷而来。

    随着绿雾席卷,黑漆漆的枫叶林中也泛起了冷幽幽的绿光,极为诡异。

    隐约间,好像还有锣鼓唢呐的声音从绿雾中传来。

    白小凤皱着眉,有些疑惑。

    这到底是娶亲了?

    还是搞事情了?

    按理说,如果是山神娶亲,那山神庙门口的两盏红灯笼是绝对不会熄灭的。

    熄灭了,便是摆明了要搞事情。

    这就好比是古代鸿门宴里的“摔杯为号”一个道理。

    可现在,灯灭了,山神却没动手,反倒是有锣鼓唢呐声,这分明是结婚娶亲的乐队呢。

    没等白小凤想明白,远处的绿色浓雾便是悠悠荡荡的朝着这边飘了过来。

    那浓雾掀起足有十几米高,甚至盖过了枫树林。

    紧跟着,他就隐约看到,浓浓的绿色雾气中,一道道人影正蹦蹦跳跳的朝着这边赶来。

    那些人影的动作很怪异。

    说是蹦蹦跳跳,可落脚起跳的时候,动作却无比轻盈,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且,随着蹦蹦跳跳前进的同时,那些人影时不时地还会原地转圈,似是并不太着急的样子。

    白小凤一见到这场面,登时神情就冰冷了下来。

    这时,马夏风和陈灵儿宋楠楠跑了过来。

    一看到远处绿色浓雾中的场景,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灵儿忙看了看四周的帐篷,低声问道:“同学们怎么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知道吗?”

    “被迷晕了!”白小凤冷声道。

    耳边,唢呐锣鼓声越发的清晰起来。

    由远及近,很快,就像是在耳边演奏一般。

    这唢呐锣鼓声很飘忽,不像是旧时候娶亲的唢呐锣鼓声,反倒是给人一种凄凄然,阴森森的感觉。

    听得人,心里毛毛的。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

    突兀的,怪异的歌声伴随着唢呐锣鼓声响起。

    “……”白小凤。

    “……”陈灵儿。

    “……”宋楠楠。

    他们同时扭头看着马夏风。

    白小凤咬了咬牙:“瓜皮,你要死啊?”

    马夏风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抱歉抱歉,主要是这唢呐锣鼓声的调子和我知道的一首歌太像了,让我情不自禁就跟着唱起来了。”

    “什么歌?”

    白小凤问道。

    马夏风说:“《舞娘》。”

    白小凤顿时有些方了。

    娘希匹的!

    这年头,山神都玩的这么嗨了么?

    被马夏风一提醒,陈灵儿和宋楠楠也纷纷露出恍然之色。

    两人同时点点头,对视一眼。

    嗯,确认过眼神,就是《舞娘》!

    可是,这会不会太扯犊子了?

    搞了这么大动静,这场面都直逼八九十年代的港产鬼片了,啥情景气氛全都烘托出来了。

    结果背景BGM……特么是一首《舞娘》?

    “装神弄鬼,本大爷就先让你们现了形!”

    眼见着那群配合着《舞娘》蹦跳过来的人影,白小凤实在没了耐心。

    他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把黄纸,抖手撒向天空。

    劲风吹拂下,黄纸登时飞洒的漫天都是。

    “天灯引路,邪魅赋形,现身,敕!”

    噗,噗,噗……

    一张张黄纸登时燃烧成了火焰,随着白小凤剑指一指,尽皆飞向了远处的浓浓绿雾中。

    砰砰砰……

    刹那间,浓浓绿雾中就跟放鞭炮一般。

    然而,浓浓的绿雾却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

    随着声音炸响,那些蹦蹦跳跳的人影速度登时暴涨,好似一道道离弦之箭一般,从绿色浓雾中冲了出来。

    轰!

    几乎同时,翻涌的绿雾豁然撕裂出了一道大豁口。

    一顶鎏金大红轿子从绿雾中冲了出来,朝着白小凤他们这边撞击了过来。

    “后退!”

    白小凤一步上前,将马夏风陈灵儿宋楠楠尽皆拦在身后。

    磅礴的阴力登时涌向右手,掐出一个印诀,金光轰然绽放。

    毫无花哨的,一掌便是拍在了轿子上边。

    砰咙!

    金光爆发,大红鎏金轿子应声炸裂成无数片。

    可就在这时。

    “师父,你快看!”

    身后,响起马夏风的惊呼声。

    白小凤眉头一拧,扭头一看,刚才从绿雾中被他驱赶出来的那一道道人影,赫然是一个个苍白染着腮红的纸人。

    那些纸人都和正常人差不多高,满脸苍白,脸颊染着腮红,也正是因为纸糊的,所以奔跑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轻盈。

    而此时,一个个纸人浑身绽放着暗幽幽的绿光,正朝着附近的帐篷冲去。

    也就在白小凤看过去的同时,最快的一个纸人已经扯开了帐篷帘布,对着帐篷内吐出一口绿色雾气。

    随即,两道绽放着朦胧白光的人影,便是从帐篷中飞了出来,被那纸人牵扯着手,朝着山神庙里拖拽了进去。

    “敢在本大爷面前拘魂,你是想死!”

    白小凤双脚猛地一瞪地面,宛若离弦之箭朝着那个拖拽魂魄的纸人冲了过去。

    然而,异变陡生。

    轰!

    白小凤身后陡然掀起一阵飓风。

    同时,马夏风的惊呼声再次响起:“师,师父,轿子又出来了!”

    该死!

    白小凤回头一看,就看到刚才被他拍碎的大红鎏金轿子又出现在了空中。

    且,轿子的四角上,此时还多出了四盏灯笼,红色的,无比妖异!

    “快躲,他这是想抢阴亲!”白小凤当即大喊了一声。

    闻言。

    马夏风脸色大变,他急忙抓着陈灵儿和宋楠楠往后一推:“快走,我来拦住它!”

    “马夏风,你……”

    陈灵儿一脸焦急,回头大喊。

    不等她说完,马夏风便傲然一笑:“放心吧,它的目标是你们,我可是男人,它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小心!”

    陈灵儿脸色焦急之色更浓了,美目圆瞪。

    下一秒。

    一顶殷红诡异的大红鎏金轿子出现在了马夏风身后,不带停一下的,绿雾翻涌,砰的一声,就将马夏风撞进了轿子中。

    同时,一道阴测测的笑声响起:“桀桀桀……我,要的就是男人!”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