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贱人自有爸爸收

第二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贱人自有爸爸收

    “三叔,你怎么还说这事?”

    话音刚落,莫轻舞脸色大变。

    刚才三叔分明已经被白小凤压制,被她的实力折服,明说了不安排了。

    可现在,分明是反口了啊!

    白小凤也是皱眉,眼中有怒火闪烁,这老王八蛋,脸皮还真是厚呢,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干青山和煦地笑着,对莫轻舞说:“轻舞啊,三叔也是为你好呢,你这么大了,也该找个归宿了,项家少主就是你最好的归宿了,难道,你觉得项家少主配不上你?”

    白小凤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娘希匹的。

    干将莫邪家的人,怎么都喜欢这句台词?

    “不,不是这个意思。”莫轻舞当即摇头,要是说了项天明配不上她,那不是打了项天明的脸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是因为……”

    然而。

    话没出口,干青山就笑道:“既然觉得项家少主配得上你,那这婚事就没啥错了呀,你说是吧,爸?”

    他也不看莫轻舞了,直接看向了干天霆。

    干天霆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点点头。

    干青山登时大喜,仿佛吃了一记定心丸似的,爸这是同意了么?

    下意识地,他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惊愕中的莫轻舞,心里冷笑不已。

    “老三,多少年了,你总算有当三叔的样子了。”干天霆笑着拍了拍干青山的肩膀。

    干青山登时挺直了腰背,仿佛打了鸡血似的,恭敬道:“是老爸教育的好,青山也想着族中子女年纪越来越大,是该考虑婚事,为干将莫邪家开枝散叶了。”

    “嗯。”干天霆点点头,“不过,这件事不是我们干将莫邪家一言堂呢,还得问问项少主的意思。”

    说着,他看向项天明:“项少主的意思呢?”

    项天明一愣,抱拳道:“前辈,什么意思?晚辈完全不知道啊,刚才不都已经拒绝了么。”

    干天霆一愣。

    一旁正打鸡血的干青山笑容登时僵住了,愕然地看着项天明,这剧本,是不是拿错了?

    他忙看向项一,问道:“项一,你觉得呢?”

    刚才项一可是答应过他的,项天明不知道,或许是项一还没跟他说,那问项一肯定是没毛病了。

    以项天明对项一的态度,若是项一答应了,怎么也能劝项天明同意的。

    然而。

    项一腰背挺直,双手笼在袖袍中,一副淡然地样子,摇摇头:“什么事?老朽完全不知道啊。”

    “……”干青山。

    这,又是拿错剧本了?

    刚才说好的呀,怎么变卦了?

    干青山焦急地盯着项一,想要让项一改变说法。

    可等了几秒钟,一脸淡然地项一伸出右手,对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那动作,那神情,分明像是在说:“请继续你的表演,我只看戏和笑,鼓掌了算我输。”

    暴击!

    这绝对是暴击伤害了。

    干青山虎躯一震,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又不傻,见到项一做这动作,顿时就反应过来,被阴了啊!

    白小凤一见到项一的动作,顿时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项家老头还真够损的。

    莫轻舞也是一怔,显然没料到项天明和项一的态度会是这样。

    客厅里。

    气氛仿佛都要凝固了似的。

    项天明和项一的态度,完全将干青山架在了火上烤。

    “老三,项少主二人都已经拒绝过一次了,你还提此事?”干天霆笑着说。

    干青山沉默不语,嘴角抽搐着。

    都特么被阴了,还能说什么啊?

    下一秒。

    轰!

    干天霆身上陡然爆发出磅礴阴力,恐怖如狱的威压瞬间充斥了整个会客厅,犹如大岳压身一般。

    白小凤脸上的笑容灿烂了起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干天霆……是要出手了呢!

    “爷爷,这是要对三叔动手了?”莫轻舞反应了过来,泪光朦胧的看着白小凤。

    “你爷爷,终究是爱你的。”白小凤笑看着莫轻舞,“刚才咱们在里边说了啥,你忘了?你三叔不知死活的还凑上来,提这事,不是24K纯欠揍么?”

    莫轻舞想到刚才在后院说的话,目光闪烁了几下,深邃地看了白小凤一眼。

    她确实没有忘记在后院中,爷爷说的话。

    但,爷爷仅仅是想安排她和白小凤的婚事而已,被白小凤拒绝了。

    然后,又以一件法宝,换白小凤在未来对她的帮助。

    所以,在听到三叔再提婚事的时候,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再看到爷爷征询项天明他们的意见时,更是绝望的如同掉进了漆黑的深渊。

    可峰回路转,爷爷的态度和白小凤的话,一瞬间将她从绝望的深渊送上了天堂。

    莫轻舞的目光看向干天霆的背影。

    这一刻,爷爷在她的眼中,巍峨的仿佛大岳。

    是了。

    从小到大,爷爷都如同大山一样在守护着我。

    他,从来没有抛弃舞儿。

    看着莫轻舞梨花带雨的俏脸,白小凤温柔地笑了笑。

    或许,人世间,再孤独的人,总有那么一缕温暖笼罩。

    在最绝望的时候,猛然出现,照亮了整个世界。

    他和莫轻舞的经历差不多,而他的那一缕温暖,则是无良师父。

    所以,对莫轻舞的情感,也完全理解。

    所以,之前莫轻舞被干青山威胁逼迫的时候,他才会站出来。

    “爸,我错了!”

    感受到干天霆的阴力变化,干青山登时吓得脸色苍白,惊恐求饶。

    “错了?给老夫跪下!”

    干天霆蕴含阴力的声音,恍若惊雷炸响,让人耳膜剧痛。

    干青山就感觉耳边嗡嗡作响,身子一软,猛然跪在了地上。

    紧跟着,干天霆居高临下俯视着干青山:“老三,老夫教过你的,事情没有把握的时候,切莫胡言乱语,如今,项少主都对和我族之女联姻之事拒绝了,你却让老夫再次询问联姻之事,弄得老夫下不来台,弄得干将莫邪家下不来台,你该当何罪?”

    “爸……”干青山浑身颤抖了起来,惊恐哀嚎。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如此盛怒。

    面对着爆发威压的干天霆,他就感觉自己像是面对汪洋怒海。

    “老夫问你,你该当何罪?”干天霆再次怒喝,声如震雷,震耳欲聋。

    干青山绝望地想哭,剧本拿错了,所有人的剧本都错了呀,为什么老子剧本拿对的,错的却是我?

    深吸了一口气,干青山强压下心中恐惧,哀嚎道:“爸,这不是你的主意吗?”

    然而。

    话音刚落。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咳咳……这件事,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的吗?你也答应不安排轻舞的婚事了,你现在再次提起,不就是擅作主张,弄得老爷子下不来台,丢干将莫邪家的脸面么?”

    干青山循声看向声音的主人,登时泪眼朦胧起来。

    这时候来一记神助攻,白小凤你特么是想老子死呢?

    身为家中长辈,干青山很清楚,将干将莫邪家的面子折损,会是什么后果!

    “干青山,老夫问你,你该当何罪?”

    干天霆再次怒吼,盛气凌人。

    没等干青山说话呢。

    白小凤摸着鼻尖笑了笑:“干老爷子,既然三叔不说话,那你直接罚吧,这可是重罪,得重罚呢,两大世家商讨联姻之事,都拒绝了,还继续央求,如此低微的态度,可一点不符合世家风格,算是把干将莫邪家的面子丢尽了呢。”

    “白小凤,你给老子闭嘴!”干青山怒骂起来,要是再让白小凤助攻下去,那今天的日子,就特么别过了!

    “白小凤乃我干将莫邪家贵客,乃我干天霆座上宾,你敢让他闭嘴?”干天霆再次怒吼,吓得干青山猛地一哆嗦。

    “干三叔,贱人自有天收。”白小凤耸耸肩,瘪嘴道:“你自己犯贱,还能怪我咯?”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