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五百三十一章 白小凤的习惯

第二卷 第五百三十一章 白小凤的习惯

    “爷爷的意思?”

    莫轻舞脸色有些苍白。

    她已经预料到这次被金谏召回,很可能会走上联姻道路,被家里人催着相亲。

    但。

    她怎么也没料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

    且,还是她爷爷的意思!

    从小到大,爷爷可是最宠爱她的人了。

    自从父母离世后,爷爷已经是这世上她最亲的人了。

    失去父母后,她从小被家族里那些同龄人一次次欺负,也是爷爷一次次站出来保护着她。

    莫轻舞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爷爷亲昵的摸着她的脑袋,说:“轻舞啊,你要加油哦,要是不能成为家族最强的人,那以后,爷爷就保护不了你了。”

    “有爷爷在,轻舞不怕,爷爷会保护轻舞一辈子的对吗?”

    “傻妮子,等你长大了,爷爷老了,爷爷就保护不了你了,况且,身为家主,爷爷有很多事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的。”

    “那要按照谁的想法?爷爷不是最强的吗?”

    “按照他们的想法呀,傻妮子要记着,只有让自己变成最强,你才拥有安排自己命运的资格。”

    当时,莫轻舞不懂爷爷的话。

    但。

    随着年纪渐渐长大,她懂了。

    所谓的爷爷没法保护,自己无法安排自己命运,就是她是女孩子,一旦成年,如果无法变成最强,就注定难逃被安排婚事,当作干将莫邪家联姻的筹码。

    在一个大家族,还是世家中,有时候,家主真的不是一言九鼎,更多的还得顾忌族人的说法。

    干将莫邪世家能在阴阳界延绵,联姻就是其中之一的手段。

    所以,当莫轻舞懂这个道理后,便刻苦修炼,甚至堪称疯狂。

    她的实力,随着年纪增长,也一步步变强。

    可这,还远远不够。

    爷爷说过的,只有变成最强,才拥有安排自己命运的资格。

    只有变成最强,才能让那些想安排她命运的人闭上嘴。

    所以,逃离祖地,在家族下属企业中任职后,她依旧没忘记努力让自己变强。

    所以,她才会选择参加“真龙天骄令”。

    自从她成年后,家族就无数次帮她安排相亲,但有爷爷庇护,同时也是因为她的实力,让家族没有咄咄相逼,每次仅仅是走个过场而已。

    但这一次,爷爷不庇护轻舞了么?

    莫轻舞的眼睛有些泛红,泪光闪烁了起来。

    “凭什么要安排我的命运?凭什么要让我当家族延续的筹码?爷爷,开始放弃我了吗?”

    这是莫轻舞心里的想法。

    她咬了咬牙,道:“我要见爷爷。”

    说完,她一闪身,掠过干青山,便想走进石楼。

    然而。

    啪!

    耳光声,清脆响亮。

    干青山一巴掌抽在莫轻舞的脸上:“混账!我是你三叔,三叔说的话,还能有假不成?少在这里发疯,跟我去相亲!”

    然而。

    话音刚落。

    啪!

    耳光声,清脆响亮。

    干青山懵了。

    莫轻舞懵了。

    在场的其余人,也全都懵了。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了那个身影上。

    莫轻舞扭头看着身旁的那道身影,满是惊骇,视线中,那张俊秀的脸庞泛着笑意,也有些无辜的样子,却牢牢的刻进了她的心里。

    “咳咳……抱歉,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忽然会争吵起来,你还动手打人。”白小凤揉着鼻子,对干青山笑道:“但是,轻舞哭了,我觉得,打得没毛病。”

    干青山捂着右脸,感觉脸颊火辣辣的,明显已经肿起来了,他不敢置信地瞪着白小凤,甚至有些恍惚。

    我,被打了?

    我,特么真的被打了!

    然后,他气的浑身颤抖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你打我?你敢打我?”

    白小凤淡然地竖起了右手,笑道:“不信?那要不要再打一个?”

    干青山吓了一大跳,忙往后退了一步,和白小凤拉开了一段距离。

    要不是脸上火辣辣的剧痛,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挨了一记耳光。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被人这么打过了!

    干青山怒斥道:“你是在找死!给我抓住他!”

    登时,石楼前的守卫朝着白小凤合围过来。

    “都给我住手!三叔,白小凤是我朋友,你敢动他,别怪我和你动手!”莫轻舞喝止住了守卫。

    她碍于血脉的关系,以往一直对三叔忍让,但这一次,白小凤都为她站出来了。

    她怎么也不愿意看到,白小凤因为她的原因,被族人欺负。

    “动手?好啊,你个死丫头,果然翅膀硬了,敢和你三叔叫板了,敢违背家主的命令了是吧?”干青山怒目圆瞪,眼中血丝都凸显了出来,“好啊!不想我对他动手,那你就跟我去相亲,这门亲事成了,这小子自然能安然离开!”

    说着,干青山扭头怒视着白小凤:“白小凤是吧?王八蛋,看在轻舞的面子上,这一巴掌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只是轻舞的朋友,你好意思来掺和?关你什么事了?”

    “你貌似在和我讲道理?”白小凤问道。

    干青山一怔,咬了咬牙:“不是讲道理,是在警告你,别特么不知死活!”

    “既然不是讲道理,你为什么不动手?”白小凤愕然道,“我以前遇到的不讲道理的,都直接动手了,要么被我打残了,要么就被我打死了,你既然不讲道理,我看在轻舞的面子上,让你选一个下场吧?”

    轰!

    在场所有人如遭雷击,呆若木鸡。

    嚣张!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嚣张?

    干青山浑身颤抖的厉害,怒火在胸腔中喷薄而出:“你是在挑衅整个干将莫邪世家!你,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不用知道。”白小凤腰背挺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

    话音刚落。

    忽然一个黑红长袍的男人从远处跑了过来:“三爷,那边等久了呢,那位爷说了,他们只是来铸宝的,顺带着相亲一次,要是人还没过去,他觉得这相亲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懒得浪费时间。”

    顺带着相亲一次?

    懒得浪费时间?

    身为干将莫邪家的天才,就因为自己是女儿身,就这么卑贱了么?

    这,和货物有什么区别?

    莫轻舞娇躯一颤,眼睛彻底红了,泪水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

    干青山脸色一变,他知道那位爷的来历,若是此次能联姻成功,必然让干将莫邪家拥有一棵参天大树可以依靠,以后在阴阳界的地位必然无人敢惹。

    干将莫邪家身为兵道世家,本身就不是以山道入世家,实力在阴阳界各大世家中,也只是中下游而已。

    且,因为掌握了高深的炼器记忆,在阴阳界中受尽追捧。

    但这种追捧,不似医道世家那般牵连着性命,不似医道世家那般一出手便是救命之恩。

    在阴阳界,很多时候,一些实力强大的大能或是一些强横的大势力,为了得到趁手的法宝,都会直接以势压人,逼迫兵道世家强行炼器。

    漫长岁月中,以族中女子联姻,寻求靠山庇护,是干将莫邪家的先辈经过无数教训提炼出来的方法。

    这也是干将莫邪世家能在历史长河中,延绵至今的关键。

    想着,干青山看了一眼白小凤,他觉得没有必要和这小子耗下去了。

    若是因为和这小子干耗,浪费了那位爷的时间,导致干将莫邪家失去了这次机会,那损失就大了!

    干青山深吸了一口气,对白小凤说:“好,既然你要讲道理,那我刚才的话,就是在和你讲道理,你现在,可以滚了,干将莫邪家的家事,你没资格掺和。”

    然而。

    “抱歉,莫轻舞是我的朋友。”白小凤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右手握成拳头,“我这人有个习惯,你把我朋友都惹哭了,那我就不讲道理了,只讲拳头。”

    (本章完)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