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比阴力,本大爷还没怕过谁!【第二更】

第二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比阴力,本大爷还没怕过谁!【第二更】

    被罪狱蝶包裹着,悬停在空中的童姥差点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干枯蜡黄的脸上,一条条青筋浮现出来,颤抖着,宛若蠕动的泥鳅似的。

    她身体颤抖着,怒火,汹汹燃烧着。

    被一个妖孽后生羞辱了就算了,一个普通人,哪来的胆子?

    她转身对着马夏风怒吼道:“畜牲!老身杀你犹如杀鸡屠狗,你还敢在老身面前放肆?”

    车里的马夏风缩了缩脖子,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杀意扑面而来,让他一阵心悸,毛骨悚然。

    “老娘们还真特么带劲呢!要真把他惹毛了,光是那些爆炸蝶都能把我给原地爆炸了。”

    这是马夏风心里的想法。

    可紧跟着,他目光落到了白小凤身上,登时一股胆气汹涌而起。

    妈个鸡,有师父在,东风吹,战鼓擂,谁是弱鸡谁怕谁!

    马夏风深吸了一口气,张口对着童姥大骂道:“老娘皮,真以为人不要脸就天下无敌了吗?想杀你马爷爷,有种先和我师父对完三掌先!”

    “你……”

    童姥气的浑身颤抖,汗毛倒竖,狂暴的阴力更是汹涌而出,撩动起了她满头稀少杂乱的白发,迎风飞舞。

    可马夏风这话,愣是把她噎的说不出话了。

    她好气哦!

    还让老身怎么说嘛?

    老身将近百年时光,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根本打不过这个妖孽啊!

    刚才仅仅一掌对轰,她就被拍的吐血受伤了。

    要是再打下去,童姥毫不怀疑,最后吃大亏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她刚才才能舍弃脸面,重新招揽白小凤,被拒绝后,更是强装镇定,淡定转身打算离开。

    然而,人生都如此艰难了,这两个后生仔为什么还要强行拆穿?

    童姥很想骂一句“人艰不拆”啊。

    “哦哟哟!厉害了!”

    这时,马夏风紧盯着空中被罪狱蝶包裹的童姥,扭头对白小凤惊呼道:“师父,你快看那老太婆的头顶,她真的炸毛了啊!就跟老母鸡一样呢!”

    白小凤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娘希匹的,论损人,马夏风这货战斗力绝对是mvp了!

    “孽畜,你骂谁是鸡?”

    空中,被罪狱蝶包裹的童姥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同时,她忙抬手抹了一下头顶随风飞舞的根根白发。

    童姥活了将近百年时光,从来都没这一次这么在意过自己的发型,真的是头可断血可流,发型千万不能乱啊!

    乱了就成炸毛鸡了!

    可该死的,头发根本压不下来啊!

    马夏风也不含糊:“谁应了谁就是鸡!你个炸毛老母鸡,牛比轰轰的跑出来装比,说和我师父对三掌,现在对了一掌你就想跑,要不要逼face!”

    “face?”正安抚着头顶白发的童姥一下愣住了。

    话音刚落。

    白小凤淡然地摆了摆右手:“脸的英文单词叫face,记住咯,这是知识点,下次再被人骂的时候,要考的。”

    “……”童姥。

    混账!

    简直混账!

    师徒两个,一个比一个厚颜无耻啊!

    白小凤见童姥沉默,摆摆手,道:“不过我徒弟说的很对,说好了对三掌,你这才对了一掌,就想跑,可以说很过分了,一点七品天师的节操都没有,确实不要脸了。”

    轰隆!

    童姥如遭雷击,脑子里嗡嗡作响。

    胸腔中积蓄着的怒火,这一刻仿若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她身为七品天师,更是天师联盟高层核心执事。

    从来,从来都没人敢这么嘲讽她!

    “混账小儿,真当老身怕你不成?”

    童姥咆哮了起来,五官都扭曲颤抖着,她大手一挥:“你真以为老身乘蝶而起,是想逃跑吗?可笑,老身是想让你见识见识这蓄养的罪狱蝶的威力!”

    叔叔能忍,婶婶能忍。

    童姥也忍不了啊!

    说好的人艰不拆,这俩个小子分分钟拿着迫击炮往她脸上轰。

    今天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杀掉白小凤,找回自己的脸面!

    扑棱棱……

    话音刚落。

    环绕着童姥漫天飞舞的罪狱蝶齐刷刷的震动起翅膀,汇聚在一起,发出震得人耳膜生疼的嗡鸣声。

    “啊!”

    马夏风一声惨叫,捂着耳朵,满脸痛苦的蜷缩在了座椅上。

    饶是白小凤,此时也疼的眉头紧拧着,他意念一动,调动阴力阻挡了这股罪狱蝶扇动翅膀的嗡鸣声。

    下一秒,被罪狱蝶包裹着悬空的童姥浑身阴力爆发,化作血光笼罩了所有罪狱蝶,恍若浴血的恶魔一般。

    她狰狞咆哮起来:“白小凤,你个小小后生仔,不知天高地厚,老身看重你,想赐你飞黄腾达,你却不知感恩戴德,辱没老身,老身今日誓要杀你!真当七品天师是你随意揉捏的存在吗?莫说两掌,老身这罪狱蝶一出,一招便能杀掉你!”

    嗡!

    与此同时,环绕在童姥四周的罪狱蝶扇动翅膀的速度越发的快速起来。

    荡漾出一圈圈妖异的红光,汇聚在一起,居然让童姥的身形都变得模糊扭曲。

    刹那间,一股磅礴如狱的威压从童姥和罪狱蝶身上爆发出来,恍若惊涛巨浪,毫无声息的朝着白小凤碾压而来。

    “疼!师父,我好疼,感觉耳朵要炸了一样!”

    马夏风蜷缩在椅子上,痛苦的哀嚎着,他不仅感觉耳朵要炸了,这一刻,更是感觉全身每一个地方都要爆炸了一般。

    白小凤感受着童姥和罪狱蝶身上释放出的威压,浑身的汗毛子都立了起来,一阵骇然。

    可他依旧昂首挺胸的立在原地,衣袍被吹动的猎猎作响,却仿佛丝毫不在意似的。

    忽然,他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怪笑,眼中精芒迸发。

    “杀!”

    下一秒,童姥双手结出一个印结猛地推出。

    扑棱棱……

    天地,陡然变得血红起来。

    漫天飞舞的成千上万只罪狱蝶裹挟着妖异红光,铺天盖地的朝着白小凤飞了过来。

    罪狱蝶的速度很慢,却给人一种大岳横推而来,避无可避的错觉。

    仿佛催动罪狱蝶攻击耗费了童姥很大的气力似的,随着成千上万只罪狱蝶朝白小凤飞来,白小凤清晰看到,童姥干枯蜡黄的脸上一下子变得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力气似的,颓然地被罪狱蝶托举在空中。

    “童姥,血食喂养之法玩的很厉害呢!这波,怕是大出血了吧?”白小凤咧嘴笑了起来,完全无视了铺天盖地飞来的漫天罪狱蝶,紧跟着,他眯着眼睛,古怪的笑道:“不知道,我的血,这些罪狱蝶喜不喜欢吃?”

    脸色苍白的童姥眉头一拧,她一点也不意外白小凤看出了“血食喂养之法”,身为七品天师,如果连这种法门都看不出来,那算是白活了!

    让她意外的是,这后生,居然想着用他的血反哺这些罪狱蝶!

    旋即,童姥仿佛看傻子似的,看着白小凤,不屑道:“呵呵!后生,真以为老身控制这些罪狱蝶仅仅是靠血食喂养之法的吗?若是如此,那老身这无数罪狱蝶,怕是早被别的七品天师夺去了吧!”

    然而。

    白小凤却忽然一笑:“那应该是那些七品天师没童姥你舍得下本钱,血液里蕴藏的阴力不够吧?”

    话音刚落,白小凤清晰地看到,童姥的神情猛地大变了一下。

    他也不给童姥废话的机会,猛地抬起右手,左手掌刀被阴力包裹着,对着右手掌心便是一刀。

    一道血口子,豁然出现在右手掌心,与此同时,他毫无保留的将阴力全都调动涌向右手掌心,血口子登时渗出泛着晶莹光泽的血液。

    下一秒。

    白小凤右手一挥,将掌心的血液撒向已经扑到面前的无数罪狱蝶。

    “比阴力,本大爷还从没怕过谁!”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