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神秘的豆豆,活该单身狗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神秘的豆豆,活该单身狗

    “呜呜呜……”

    紧跟着,豆豆便是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哭了起来:“对不起主人,豆豆不是故意的,就是想舒服一下,就和主人一起睡觉一样的,呜呜呜……”

    白小凤登时不淡щww

    舒服?

    怎么豆豆这话说的越来越跑偏了啊?

    不过,他仔细一想。

    刚才豆豆的情况也确实太反常了。

    不说之前,光是吸到他手后,如痴如醉的吸着,压根不松口的情况。

    如果豆豆是清醒的话,以她的智商绝对干不出这么作死的事情来。

    毕竟,豆豆是知道他的实力的,至少目前他是能轻易拍死豆豆的。

    且,吸食鲜血确实能得到阴力,甚至直接将他吸成人干而死,但这个过程很缓慢,他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并动手拍死豆豆。

    豆豆刚才死吸着不松口,完全就是鸡蛋碰石头。

    想明白后,白小凤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邃的看着蹲在墙角痛哭的豆豆,一副所有所思的样子。

    “呜呜呜……呜呜呜……”

    屋子里,回响着豆豆的哭声。

    此时的豆豆愧疚的要死,她明明是想帮主人止血的,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豆豆,你忘了你是什么了?”

    白小凤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问道。

    “什么?呜呜呜……”

    豆豆抬头,披头散发,带着哭腔,哆嗦着声音问道。

    白小凤抬手指了指她:“麻烦你有一点做鬼的觉悟啊,鬼哭不出来的呀。”

    “啊咧!”

    豆豆猛地一激灵,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又抬手摸了摸眼角:“呀!我说怎么半天眼睛都没湿呢。”

    “……”白小凤。

    好尴尬!

    他本来是不想管豆豆的,毕竟甭管刚才豆豆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终究是豆豆在吸他的血。

    可豆豆的哭声实在太凄厉了,完全听不下去了。

    且,这皮皮鬼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呀。

    所以他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豆豆,可一言不合皮皮鬼卖萌是什么鬼?

    看着豆豆一脸萌态惊讶,白小凤揉了揉脑门:“没事了,你先去睡觉吧。”

    “主人,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求求你不要生气。”豆豆又恢复成一副哭丧脸,翻腾着阴气缓缓飘了起来。

    阴风轻拂。

    豆豆的长发和身上的黑裙飘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大眼睛里水光闪闪的:“主人,要不惩罚一下豆豆吧?”

    白小凤虎躯一震,这场景,这样子,这台词……

    下意识地他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

    咦!怎么没有皮鞭和蜡烛?

    紧跟着,他抬手拍了拍脑门。

    卧槽!本大爷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分明是波多老师电影里的情节,怎么可能有嘛。

    他对着豆豆摆摆手:“没事了,你先休息吧,今晚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豆豆犹豫了一下,还想求原谅的。

    毕竟,她知道自己刚才做的太过了。

    身为鬼魂,别人吸她的阴气,她都觉得是生死大仇了。

    更何况,主人还是个大活人了,要是刚才主人没有阻止的话,非得把主人吸成人干不可。

    一想到刚才的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豆豆一阵愧疚。

    可看到白小凤眉头紧锁,一脸阴沉的样子,她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柔柔道:“那主人早点休息。”

    说完,豆豆卷着阴气,缓缓飘出了卧室。

    看着豆豆的背影,白小凤目光越发的深邃,精光闪烁,他抬手摸了摸鼻子:“豆豆身上的秘密也忒多了,完全闹不懂呀。”

    稳固鬼王封印,压制鬼王的时候,豆豆的出现就让他感觉疑惑。

    刚才豆豆莫名其妙吸他的血,又让他疑惑起来。

    此时白小凤看豆豆的感觉,就仿佛豆豆整个鬼都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黑纱一般,完全看不透。

    恍惚间,他脑子里突然迸现出一个恐怖的念头。

    难道……豆豆身体里,也和我一样,封印着什么东西?

    ……

    第二天一大早。

    白小凤醒了过来。

    他洗漱了一番,决定去学校走走。

    毕竟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收那些接了黑市击杀令任务的人的买命钱有陈王两家人帮着做。

    而孟家这块蛋糕,也有陈宋两家瓜分。

    想了想,还是去学校看看妹纸,要舒服一点。

    刚走出卧室,白小凤就闻到了一阵饭香。

    他看了看餐桌上,油条豆浆,还有几个清炒小菜。

    上边还有张字条:主人,记得吃早饭哟。

    白小凤扭头看了看次卧,华青月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铜棺也是扣着棺盖的,阴煞之气缭绕,豆豆正在修炼。

    “这皮皮鬼,是因为昨晚的事不好意思了吗?”

    白小凤放下字条,吃了早饭。

    然后出门打车,直奔青藤艺术学院。

    好几天没来上学了,白小凤还挺想念学校的。

    毕竟,大清早,学校门口可是靓丽的风景线呢。

    白小凤一边欣赏着各种清凉的美女,一边激动地搓着手,走进了学校。

    进了教室,他看了看陈灵儿的座位,这丫头竟然没在。

    “师父!”

    坐在教室后边的马夏风站起来对着白小凤挥手喊道。

    白小凤摸着鼻子笑了笑,然后在同学们瞩目下,走到了最后,坐在了位置上。

    “马大少心情不错啊?”白小凤打趣道。

    自从那晚上帮马夏风报仇后,现在再见马夏风,整个人精气神都明显提高了一截。

    “还得多谢师父呢。”马夏风笑着捧起了手机,眨了眨眼,道:“最新讲座,特地献给师父的。”

    白小凤神情一肃:“马大少,不是我说你,咱们现在还是学生,一切以学习为重,像你这么学习,以后毕业了出去怎么混?”

    马夏风挠挠头,尖嘴猴腮的脸上满是茫然:“我不缺钱啊,出去随便在我爸手下的哪个公司里当个经理总裁啥的就行了。”

    “……”白小凤。

    心,突然痛的无法呼吸。

    一冲动,把这家伙超级富二代的身份给忘了啊!

    本大爷天天忙着赚经费泡妹纸,奋斗着走向人生巅峰呢。

    马夏风倒好,一出生就在人生巅峰了。

    一想到天天和滨海第一豪门的超级富少天天凑一起看教学讲座,白小凤就一阵恍惚。

    马夏风这家伙简直隐藏的太好了,完全就是一副终极猥琐男的样子,根本没发现呢。

    正心痛呢,马夏风忽然凑过来,低声道:“师父,求你一件事好不好?能不能不要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

    “为什么?”白小凤疑惑道。

    马夏风抬手抹了一把头发,淡然一笑:“毕竟,我是个低调的男人,始于低调,忠于低调。”

    白小凤瘪了瘪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然后拍了拍马夏风的肩膀,低声道:“徒弟,你不是一直想泡妞吗?师父有一招,你把你滨海第一豪门马家大少的身份亮出去,然后大把大把的钞票砸出去,绝对有妹纸喜欢你,反正关了灯都一样,她们肯定不会在意的。”

    “……”马夏风。

    好痛苦!

    师父说这话,一点都不考虑人家受不受得了么?

    明知道本少见光死无数回了,为啥非得提脸这事?

    紧跟着,马夏风深吸了一口气,坚定道:“师父,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你以为我泡妞只是为了那几分钟的情感宣泄么?错了,我是为了……”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一激灵,两眼放光的盯着手机屏幕,一声惊叹:“卧槽,打得真刺激!”

    白小凤登时就呆住了,堂堂滨海第一豪门大少,天天只晓得看教授讲座,你还不肤浅?

    他狠狠地鄙视了一眼马夏风:“活该你特么是个单身狗。”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