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华娘娘要上天

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华娘娘要上天

    白小凤摸着鼻子笑了笑,也没管陈老六和王家家主,扶起了地上满脸痛苦的豆豆。

    抓着她的手腕,意念一动,一股微弱的阴力涌入豆豆的身体里。

    “嗯……”

    被阴力冲击,豆豆发出一声嘤咛,眉头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很快,白小凤便收回了这股阴力,疑惑地看了一眼豆豆。

    奇了怪了!

    他仔细检查了一遍豆豆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反倒是因为豆豆进阶成橙色魂火的鬼魂,此时的豆豆鬼躯反而比以前更加强壮。

    可豆豆现在这痛苦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这时,豆豆右手抓着心口,痛苦的看着白小凤摇摇头:“主人,没事的,你忙自己的事吧,很快,就能好的。”

    “嗯,王老头,你们照顾一下豆豆。”白小凤点点头,吩咐了一句王家家主,然后转身就往大楼楼顶走去。

    豆豆现在这情况,他也检查不出来。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的。

    刚才陈老六当嘤嘤怪的时候,还真是提醒了他。

    大楼楼顶还真有个嘤嘤怪呢。

    虽说刚才华娘娘半点用都没派上,但白小凤也没怪他的意思。

    毕竟刚才那情况,即便是他都没法分心出来借全城人气镇压鬼王阴力,更何况华娘娘那么娇弱了。

    进了大楼,白小凤就闻到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气。

    他的心脏狠狠地揪了一把,这些,都是他之前意识模糊让封印中的鬼王占据身体主导地位时干的。

    十岁那年,他虽然也出现过同样的事情。

    但当时是无良师父及时赶到,救了他,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寺里了,至于在十万大山里干了什么事,他倒是没印象。

    事情经过,也全都是从师父嘴里得知的。

    可现在,却是自己亲眼所见。

    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事情,和自己亲眼见到的事情,所带来的震撼,完全是天壤之别。

    白小凤神情恐惧起来,紧握起了双拳,咬了咬牙,心道:身体里这鬼王不能留啊,得想办法除掉才行。

    以他的人情阅历,自然知道与虎谋皮有多么恐怖。

    虽说如今他的实力,一部分是来源于封印中鬼王提供的海量阴力造就的。

    可不除掉身体中的鬼王,终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光是每年八月十五让这鬼王冲一下封印,就已经够恐怖了。

    更何况,师父让他下山的意思,也是想看他在红尘中能不能碰到机缘,解决掉鬼王封印的事情。

    想着,白小凤很快就走到了楼顶。

    楼道还是塌陷的,华青月正趴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华娘娘。”

    白小凤走了过去,喊了一声。

    地上的华青月身躯颤动了一下,缓缓地扭动脑袋,露出了一张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脸蛋,目光空洞的说:“你,你没事了?”

    “我帮你治伤。”白小凤神情严肃,蹲在地上拿起华青月的针包,便是施展起了。

    一道道青芒在夜色中闪烁着。

    很快,十三针便是全扎在了华青月身上。

    华青月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颤颤巍巍的坐了起来,打坐调养着。

    白小凤坐在一旁,也暗松了一口气,给华青月下针的时候,他顺带查探了一下华青月的伤势。

    好在华娘娘刚才用了那张不知名的符箓,强行把自己给膨胀了,所以刚才他扔华娘娘那一下,华娘娘反而没伤的多重。

    之所以现在这么虚弱,应该也是和那张符箓有关,类似压榨潜力的那种。

    过了十分钟,华青月睁开眼睛,虚弱道:“我们下去吧。”

    “这次,谢谢你了。”白小凤点点头,取下了华青月身上的银针,然后就背着华青月往楼下走去。

    华青月趴在白小凤的背上,微微一笑:“也该是我谢你才对,能让我们华家找回完整的,也算是找回了脸面,不辱华家众位先祖了。”

    白小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华青月来说或许重要。

    可对他而言,还真没多重要的,毕竟这玩意儿当初还被无良师父用来垫桌脚了呢。

    反倒是华青月刚才愿意压榨潜力帮自己,完全就是拼命的架势了,这点倒是让他一阵感动的。

    沿途走下来,一层层楼里还有一些响动,应该是陈王两家的人在收拾烂摊子。

    白小凤也没理会,背着华青月走到了一楼。

    此时,一楼只有陈老六、王家家主、陈昌义和豆豆了。

    下意识地,他看了一眼豆豆,这丫头的神情舒展开许多,心痛的感觉应该是平息下来了。

    “主人,我和陈老六已经派人开始收拾大楼了,天亮前就能恢复。”王家家主忙上来说道。

    白小凤淡然地点点头,以陈王两家的实力,想要掩盖这种事情,一夜时间,应该是足够了。

    所幸他之前多了个心眼,让陈王两家把小区里的所有人都请出去了,不然指不定今晚会造成什么恐怖后果呢。

    至于那些被“他”杀掉的人,白小凤倒是没多大的愧疚。

    今晚这场面,还能避过陈王两家的封锁进入大楼的,说不是混阴阳界的都没人信。

    既然都是阴阳界的,又出现在大楼里,那肯定就是接了黑市任务来杀自己的。

    人家都要杀他了,被反杀了,难不成还要有啥心理负担不成?

    只不过……真的有些亏啊!

    之前在黑市玩了那么大的骚操作,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些接任务的同行引过来,搞死搞残后抢了他们的宝物,然后再到黑市去卖,再赚一笔呢。

    现在倒好,两件事撞一起了,那些大肥羊要么被他刚才爆发给秒杀了,要么就是直接跑掉了。

    有今晚这么一场事情在,估计黑市任务也得黄了。

    想到这,白小凤抬手揉了揉心口,心……好痛!

    念头刚起,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便是从身后伸了出来,落在了他心口的位置:“心痛吗?”

    白小凤虎躯一震,娘希匹的,华娘娘这是要上天啊!

    几乎同时。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起来。

    紧跟着,华青月又颓然虚弱地说:“刺得人家好舒服,谢谢。”

    轰隆!

    这话宛若晴天霹雳一般。

    陈老六和王家家主、豆豆、陈昌义全都一哆嗦,好恶心,真的好恶心啊!

    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呀!

    忽然,豆豆像是想起了什么,挠挠头,疑惑道:“奇怪,主人,怎么这个小哥哥要用刺来形容呢?”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