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无耻炒作,坟头黑市

第二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无耻炒作,坟头黑市

    “……”

    陈清河身躯一颤,差点一口老血喷Щщш..lā

    特么的!

    都已经把我按在地上摩擦了,还想换个花样吗?

    这时,陈昌义走了过来,对白小凤一抱拳,谄媚笑道:“白大师海涵,在下是清河的父亲,教子无方,冲撞了白大师,在下代清河向白大师道歉,还请白大师念在清河年纪轻不懂事……”

    没等他说完呢,白小凤就强行打断:“年纪轻不懂事?他有本大爷年轻咯?”

    “……”陈清河。

    “……”陈昌义。

    旋即,陈昌义的神情凝重起来,白大师这意思,是不接受道歉了?

    但,以白大师的实力,要是不抱紧这条大腿的话,陈家的列祖列宗估计都得自个把自个的坟给掘了呀。

    想着,陈昌义一咬牙,俯身贴耳在陈清河身边低声道:“儿子,为了我们陈家,忍一下吧。”

    什么?!

    陈清河愣了一下。

    啪!..

    耳光声清脆响亮。

    陈昌义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抽在了陈清河的脸上。

    陈清河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白皙俊俏的脸颊上登时泛起了一个通红的五指印。

    “爸……”他不敢置信地凄厉吼道,从小到大,父亲还从来没这么打过他呢!

    “漂亮!”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陈老六一把掏在裤裆上,激动地喊道。

    没办法啊,只要白大师爽了,俺们怎么摆弄都行嘞!

    白小凤也被陈昌义的反应吓了一跳,看着陈清河脸上的五指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后,他疑惑地看着陈清河,这家伙连自己儿子都下这么重的手,怕是充话费送的吧?

    “打死你个龟孙儿!”

    陈昌义再次抬起右脚,砰的一脚踹在了陈清河的屁股上,疼的陈清河“啊”的一声惨叫。

    然后,陈昌义就跟疯了一样,红着眼骑在陈清河身上抡起双手就朝陈清河的脸上招呼下去。

    狠狠地打!

    打惨了,白大师才会出气呢!

    不远处的陈老六正掏着裤裆呢,猛地听到陈昌义的怒骂,登时一愣,砸吧了一下嘴,嘀咕道:“龟孙儿?P哟,额啥时候成乌龟了?”

    砰砰砰……

    一声声大响,伴随着陈清河的惨叫声。

    丧葬街本来就不多的行人全都被吸引了过来围观。

    白小凤实在看不下去了,忙喊道:“差不多得了,再打下去,旁边那几家店估计就得过来找麻烦了。”

    陈昌义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扭头恭敬问白小凤:“白大师,可还满意?”

    白小凤瘪了瘪嘴,然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这时,附近围观的人突然骂道:“槽!这年头,卖死人东西都特么学会无耻炒作了吗?”

    “妈个鸡的,丧心病狂啊,打人算什么事?有种来个坟头蹦迪啊?”又一个围观群众骂道。

    紧跟着,附近围观的人就一个个骂骂咧咧走了。

    “……”陈昌义。

    “……”陈老六。

    躺在地上已经变成猪头的陈清河更是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滑落,丧良心啊,挨了这么一顿打,没得到白大师原谅就算了,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炒作了呀。

    白小凤站起身,看了一眼地上的陈清河,无奈地摇摇头。

    陈老六和陈昌义已经把自己捧得这么高了,没道理再紧咬着不放。

    他走到陈老六面前,问道:“凭证拿到了吗?”

    “拿,拿到了。”陈老六登时反应过来,忙应道,同时不着痕迹的对陈昌义使了一个眼色。

    陈昌义登时如释重负,忙把地上默默流泪的陈清河扶了起来,打的是自己亲儿子,他这当父亲的当然心疼。

    但和陈家未来比起来,打自己亲儿子一顿,纯粹就是小事了。

    他低声对陈清河说:“白大师原谅了,过段时间,我和六叔说说,你就能恢复家主继承的资格了。”

    陈清河激动地颤抖了起来,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啊。

    下意识地,他抬头看向白小凤的背影,这一刻,之前所谓的天才嚣张荡然无存。

    恍若面对一座巍峨大岳一般,而自己却是匍匐在山脚泥泞中的蝼蚁。

    这个人,惹不起啊!

    “既然拿到了,那咱们什么时候去黑市?”白小凤好奇阴阳界黑市到底是什么样的,从小到大,他虽然跟着师父走难闯北,稀奇古怪的场合去过不少,但这阴阳界黑市还真没去过。

    陈老六看了看时间,笑道:“才中午,不急不急,咱们找个地方吃个午饭再出发。”

    白小凤点点头,按陈老六说的,黑市拍卖会是晚上八点才开始,现在距离晚上八点还有七个多小时呢。

    白小凤也没多少讲究,就让陈老六就近找了个饭馆,吃了一顿。

    然后就坐上了陈家的车,在马路上疾驰起来。

    大概开了一个小时,车子就离开了滨海城区,在郊区公路上行驶着。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车子行驶的路已经彻底变成了山路,附近也是荒山野岭。

    嘎吱!

    车子停在了一片荒地上。

    白小凤下了车,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脚下的是一片荒地,遍布碎石子和瓦砾,却没有一根杂草,仿佛被经常踩踏一般。

    而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却是一片荒坟地,有的坟头垮塌,有的墓碑断裂,显然是很久没人祭拜了。

    也就在他看到荒坟地的时候,他的眉头一拧,摸着鼻子笑了笑:“啧啧……这黑市可以啊,还弄了个阵法掩人耳目呢?”

    一旁的陈老六三人同时露出惊骇之色。

    特别是陈老六,看白小凤的眼神充满敬畏。

    因为,当初他和青衣王家家主一起来过,即便是王家家主,当时也完全没察觉出来这黑市的所在,还是他领路的!

    “清河,去把白大师的宝贝拿上。”

    陈老六扭头吩咐了一声,旋即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荒坟地,从兜里摸出了一块漆黑的木头。

    “尸沉乌木!”白小凤惊讶了一下,这尸沉乌木可是稀罕物,乌木知道的人不少,而尸沉乌木,则是埋葬尸体棺材落入水中,常年累月,棺材形成乌木。

    因为包裹尸体,所以这尸沉乌木又蕴含着浓郁的死煞之气,论稀有程度,这尸沉乌木甚至比三百年棺材钉更加稀有。

    这时,不远处的陈老六忽然一声大喝,抖手将尸沉乌木朝着荒坟地最中心的一座断碑坟扔了过去,同时大声念道:“尸木开路,鬼老爷借道,开个门,进个人。”

    啪嗒!

    尸沉乌木砸在了断碑上边。

    嗡!

    刹那间,尸沉乌木绽放起了漆黑的幽光,化作涟漪荡漾出去,让整片荒坟地都变得阴森昏暗起来。

    随之,这片荒坟地“呼”的卷起冰冷的阴风,黑光荡漾,形成了一个漩涡,不断地旋转着。

    “有点意思!”白小凤摸着鼻子笑了笑,“这倒是和进阴市的场面差不多。”

    “阴市?”一旁的陈昌义露出疑惑之色。

    白小凤微微一笑,也没解释,便是大步流星的朝那黑色漩涡走去……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