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二百三十六章 陈清河最后的希望

第二卷 第二百三十六章 陈清河最后的希望

    陈老六在陈家的地位一言九鼎,一千万很快就打到了白小凤的账上。

    陈老六又在行李箱里挑了几沓符箓,算是购买法宝的添头。

    白小凤也没管陈老六挑选的什么,他之前就仔细检查过,甭管是法宝还是符箓,箱子里剩下的全是黄阶品相,这对他来说,俨然和垃圾没有任何区别,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估计孟岳的师门给孟岳真正的保命底牌,其实就是那张玄阶上品的护身符,可谁知道孟岳那二比一回到滨海就牛气哄哄的在三破日玩了记招鬼大法呢?

    要是让他师门知道了,非得气的集体吐血不可!

    等陈老六挑选完后,白小凤清点了一下行李箱中的法宝,还剩下九件,另外还剩下一堆黄阶符箓,也不知道拿到黑市上能卖多少钱。

    这点倒是让他挺期待的。

    关好箱子,白小凤看着激动地目光空洞,身体抽搐的陈老六:“现在咱们去黑市吧。”

    陈老六回过神,摇摇头:“恩公有所不知,黑市只在夜晚开启,拍卖会也在今夜八点,不慌,时间还早。”

    顿了顿,陈老六又说:“且,进入黑市还需要一些特殊凭证,额身上没有,得先回趟陈家取来,烦请恩公先在额这店里休憩片刻。”

    说着,他又看了一下堆积成一座小山的法宝和符箓,目露精芒。

    回家取凭证确实是事实,但他现在更想做的是带着这一堆法宝和符箓回陈家,给那些小辈看看,让他们知道,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

    以他的身份地位,如今在陈家已然是一言九鼎了,即便是家主也无法反驳。

    但,上次因为自家后辈陈清河触怒了白小凤,所以他一怒之下剥夺了陈清河家主继承的资格。

    这事让陈家小辈们诟病不少,心存芥蒂。

    毕竟,家主继承的资格,乃是一家的重中之重,挑选起来也是无比郑重谨慎。

    他一言不合就直接剥夺了陈清河的家主继承资格,不免难以服众。

    现在好了,恩公一言不合就跑到自己面前来简单粗暴的炫富。

    抱着这一堆法宝符箓回去,那些小辈,谁敢不服?

    不服的,直接一个法宝砸过去,砸的他们心服口服!

    一个都砸不服的,那就两个,反正额陈老六现在法宝多,有钱,就是这么滴任性!

    “去吧,去吧。”白小凤无奈地揉了揉脑门,摆摆手。

    “多谢恩公。”陈老六激动地对着白小凤一抱拳,然后转身进了里屋,很快又拎了根麻布口袋出来,一股脑的把法宝和符箓全塞了进去。

    没办法呀,法宝和符箓太多了,他这店里装材料的那些木盒子又太小,只能用这麻布口袋装了。

    “恩公稍候,额去去就回。”

    装好法宝符箓后,陈老六一把将麻布口袋甩在身后,驼着背屁颠屁颠的就跑出了丧葬店。

    白小凤愕然地看着陈老六的背影,揉了揉鼻子,妈个鸡,怎么看着像是村里的偷鸡贼似的?

    想着,白小凤又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呢喃道:“没办法啊,在滨海混,终究还是要和陈老六他们这些地头蛇打交道的。”

    上次因为陈清河的事情,让他很愤怒,甚至摒弃了以后再和陈老六来往的想法。

    但现在也是没办法了,一堆垃圾法宝符箓摆在家里实在是没用,只能拿出来换成软妹币。

    而陈老六,也是最好的对象。

    毕竟陈老六也是阴阳界里边的,虽然是下三路的摸金校尉,可好歹是个懂行的。

    拿到他这来倾销,也不会吃亏。

    除此之外,白小凤在滨海认识的阴阳界的同行实在太少了,华青月算一个,但人家牛比的路子是在帝都。

    小妖女勉强算一个,可人家还躺在医院里呢。

    至于组团臣服的王家,他压根就没考虑过。

    开玩笑!

    当初本大爷收王家还是看在玉漱的面子上呢,没道理有这么多法宝就便宜了他们吧?

    况且,王家当初还想帮着周家来杀本大爷呢,本大爷很记仇的好吧?

    ……

    滨海城郊。

    一座明清样式的宽阔老宅,宛若一头巨兽一般趴伏在山清水秀之间。

    老宅占地千亩,极其恢弘大气,一砖一瓦,无不彰显着曾经的辉煌。

    庭院中,一辆辆豪车整齐停在车位里,不乏法拉利劳斯莱斯等等。

    此时,宽阔的大厅中。

    陈清河满脸愁容地坐在黄花梨太师椅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而在主位上,赫然坐着一个西装革履头发花白的中年人。

    “爸,难道真的要按六爷爷说的那样,剥夺我的家主之位吗?”陈清河不甘的问道,这几天,他恍若处在炼狱中一般。

    原本是高高在上的下一任家主,却因为得罪了一个天师,被六爷爷一巴掌从云端干到了泥泞里,这种落差,很难受。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赫然是如今陈家的家主,也是陈清河的父亲。

    “六叔的话,在我们陈家一言九鼎,即便我,也难以违背。”中年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摸金校尉极其注重传承,排资论辈更是显得无比重要,哪怕他这个家主,在面对老一辈的摸金校尉时,也得退避三舍。

    且,如今的陈家,还得靠着六叔的老资历,更上一层楼呢!

    闻言,陈清河俊俏的脸蛋上一片死灰,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无比绝望。

    紧跟着,中年人看了陈清河一眼,道:“清河,别灰心,你是我们陈家第三代最有天资的一人,方才你六爷爷问我要走了一千万,我眼睛不眨一下都给他,其实就是想抚平他心中的怒火。

    等你六爷爷心火消了,我在从旁劝说一下,你六爷爷从小又疼惜你,应该能让你恢复家主继承的资格。

    且,因为你六爷爷一言不合剥夺你家主之位,已然让家中不少人诟病,他不可能置若罔闻的。”

    陈家传承自今,家大业大,派系繁杂,挑选家主继承人,也是从各个派系中推举出候选人,然后相互竞争,最后才能选出。

    陈清河是第三代中最优秀的,中年人相信六叔剥夺陈清河家主继承资格的话只不过是一怒之言,等到六叔的心火消了后,再劝说,应该有七八成的机会让六叔改变主意。

    毕竟六叔不傻,陈家能繁盛至今,靠的就是一代代天才家主的努力拼搏,没道理放着陈清河这样的天才不选,反而去选一个平庸之辈当家主。

    也正因如此,一个家族,最看重的就是族人凝聚力,若是因为族人诟病导致族人离心离德,六叔绝对不会做这么自掘坟墓的事情。

    且,正是由于陈家挑选家主的严苛,自己的儿子能当上家主,中年人自然乐意,绝不可能让六叔轻易的剥夺这个资格。

    父子同为家主,这件事,足以让他俩父子名流族谱之上,供后辈顶礼膜拜了。

    “真的?多谢爸!”陈清河宛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起身对着中年人一抱拳。

    “家主,六爷回来了!”

    忽然,一道惊喜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中年人腾地一下站起来,神情一喜,旋即忽然想到了什么,忙对旁边的陈清河道:“清河,你六爷爷回来了,或许是个时机,等下你在旁看着不得插嘴,劝说的事,我来。”

    嘤嘤嘤……好久没嘤嘤嘤了……啥都不求,就想嘤嘤嘤一下。

    嘤嘤嘤……爽!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