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最是无情连环刀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最是无情连环刀

    随着白小凤电话拨打出去,在场的人全都惊诧好奇起来。

    这个家伙,还有什么底牌?

    白小凤今晚的接连大招,着实让在场的富二代们震撼了一把。

    一直以为这家伙是乡巴佬,可人家是真大佬啊!

    看着土里土气,可人家,是低调呀。

    但,以孟周两家的关系,怎么可能有法子让周家也倒戈嘛?

    陈灵儿美目看了一眼白小凤,旋即同情地看向周叶,心道:你怕是不知道你爸爸已经改姓白了吧?

    而马夏风则是神情阴沉,戏谑的笑看着孟岳。

    周家臣服白小凤的事情,他和陈灵儿都是知道的。

    这时,白小凤的声音忽然响起。

    “喂!你儿子在外边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你估计是不知道了,本大爷提醒你一下。”

    哗!

    话音刚落,在场的富二代们一片惊呼。

    “他,他是在给周浩昌打电话?”

    “夭寿了啊!这家伙是不是都快把滨海十大豪门笼络完了?而且,他这口气,怎么,怎么像是在命令周浩昌似的?”

    “我的天,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不对,是月亮从西边出来的吧?”

    ……

    “我爸?”

    周叶呆若木鸡,满脸惊悚的神情。

    开什么玩笑嘛?

    我爸又不傻,以和孟家的关系,怎么可能在这关键时刻,还补孟家最后一刀呢?

    “周叶……这酒会是你请我来的!”孟岳身躯颤抖着,含着泪光扭头看向周叶。

    好痛苦,真的好痛苦啊!

    本少就是锦衣还乡装个比而已,为什么要受到这么磨难?

    这酒会分明是周叶搞出来的,他要是再补本少一刀,本少特么就不活了啊!

    周叶回过神,他听出了孟岳这话的意思,忙摆手解释道:“孟哥,放心,我们周家绝对不会干这么没节操的事情……是了,一定是这小子虚张声势,挑拨离间,你,你千万不要……”

    他其实是想让孟岳不要怕的,可一想到现在楚天南带着滨海所有上流富二代一起压孟岳,怎么可能会不怕嘛?

    想了想,他坚定地举起右拳,认真地说:“你,要挺住!”

    “……”孟岳。

    挺你MMP哟!

    这时,白小凤挂掉了电话,笑看着周叶。

    感受到白小凤的目光,周叶浑身颤抖地厉害,他好方哦,这死乡巴佬的眼神,好诡异啊!

    “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我爸怎么会和这个家伙搞在一起?他要是帮了这家伙,那不是傻了吗?”

    这是周叶心中的想法。

    然而。

    下一秒,一阵清晰动听的手机铃声陡然响起。

    周叶如遭雷击,当场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是他的手机在响。

    “周叶……”孟岳开始咬牙切齿了,怨愤的瞪着周叶,五官都快扭曲成一团了。

    同时,哄闹惊呼的富二代们也全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紧握起了拳头,一脸肃然紧张,或许……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周叶眼角抽搐着,直接无视了孟岳的神情,忙掏出手机,仔细一看来电显示。

    嘶!

    真特么是老爸!

    他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接通了电话:“喂,爸,啥事啊?”

    顿了两秒钟,他神情突然哭丧似的,惊呼道:“爸,你傻了吧?”

    又顿了两秒钟,他神情茫然,眼睛里泛起了泪光,颓然地挂掉了电话。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孟岳:“孟哥,我爸叫我回家吃饭。”

    说完,他周叶也不管孟岳了,转身就朝大厅外走去。

    什么?!

    在场所有人全都懵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叶的背影,好快,走的真的好快!

    但,这场酒会,不是周叶搞出来的吗?

    然而。

    就在周叶走到大门口快消失在众人视野的时候,他突然仰天哀嚎道:“我们周家,帮白大师!”

    说完,他撒丫子就狂奔了出去。

    轰隆!

    这话,宛若惊雷炸响。

    大厅里,除了白小凤和陈灵儿早有所料外。

    其余的人,全都目瞪口呆,满脸懵比。

    即便是楚老,也没料到周家会帮助白小凤。

    他虽然不在滨海,但对滨海豪门的关系,还是清楚得。

    周孟两家的合作关系,纯粹就是穿着一条裤子。

    但现在,裤子……碎了,周家……倒戈了!

    “夭寿了,白小凤真的是妖孽啊!竟然一个电话让周家倒戈,这简直厉害到爆炸啊!”

    “脸好痛,真的好痛,他进来的时候,咱们还在大言不惭的嘲讽他,人家真的好低调啊!”

    “孟岳凉了,孟岳真的要凉了!”

    ……

    所有的富二代此时都沸腾起来。

    “……”孟岳。

    说好一起扑成狗,你却突然掉了头。

    真的好想骂一句MMP啊!

    最爱的人,伤我最深!

    老子拿你当兄弟,给你来装比报仇,你特么一言不合就给了老子最后一刀啊!

    他身躯一晃,失去了周叶搀扶,本身就无比虚弱,此时更是挨了一记暴击,力气一下子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噗通一声。

    孟岳跪在了地上,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花板,绝望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几乎同时,一阵凄凉的歌声回响在了大厅内。

    白小凤呆住了。

    陈灵儿呆住了。

    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最是无情……连环刀啊!

    旋即,所有目光都循声看了过去,是一个富二代身上发出来的。

    他满脸涨红,慌忙的从兜里掏出手机,尴尬的解释道:“咳咳……不,不好意思,我,我爸打的电话,估计是叫我回家吃饭。”

    说着,这家伙忙挂掉了手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孟岳颓然地跪在地上,满脸绝望,脸色苍白死灰,泪水毫不掩饰的滑落下来。

    “你说为什么会这样?”

    白小凤摸着鼻子不屑地笑了笑,然后摆摆手:“现在,你还不把宝物交出来?”

    “交,我立马就交!”

    孟岳颓然落泪,无比绝望,这一刻,最后垂死挣扎的欲望也被白小凤一巴掌狠狠拍灭了。

    “青月,烦劳你帮白大师取一下。”

    楚老看了一眼华青月,他现在身子弱,不然他肯定屁颠屁颠的自个去了。

    华青月也没拒绝,点点头,然后走到孟岳身边:“早让你给他了,都说了这家伙是吃软不吃硬的男人,你就是不听。”

    “……”孟岳。

    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他颤抖着从兜里摸出了车钥匙递给华青月:“在,在后备箱里。”

    华青月拿着钥匙跑了出去,很快,就折返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银色行李箱。

    娘希匹的!

    这么大的箱子,里边能装不老少了!

    孟岳的师门,还真的富啊!

    白小凤紧盯着华青月手里的行李箱,双手狠狠地搓了一把。

    “我,我愿意磕头认错。”

    孟岳颓然地,带着哭腔道。

    真的很绝望,但,反抗不了啊。

    都被按在地上摩擦了这么多遍了,节操早就稀碎了,完全没必要再在乎什么尊严了。

    活下去!

    不管如何都要活下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要是再当铁头娃,惹得这死乡巴佬下杀手,那就什么都没了。

    想着,孟岳正要俯身磕头呢。

    “等等,刚才本大爷接受你的下跪道歉,但现在,不用了。”

    白小凤打断了孟岳,然后拍了拍马夏风的肩膀:“徒弟,我们走。”

    什么?!

    就这么算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茫然地看着白小凤。

    白小凤昂首挺胸,神情冰冷地无视了所有人,直接走出了大厅。

    一开始,他确实只想拿了孟岳的宝物,让这家伙下跪道歉,就算了。

    可现在,有了马夏风这件事存在,那就没必要了。

    让一个死人下跪磕头道歉,毫无意义!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