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爱是一道光……【第四更,求推荐票啦!】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爱是一道光……【第四更,求推荐票啦!】

    楚老登时就呆住了。

    完了!

    白大师真的要搞事情了啊!

    下意识地,他抬头看向宋山河和中年美妇。

    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宋楠楠哭的原因就在他俩身上。

    整个宋家,除了父母,谁能让宋楠楠哭?

    同时他也极为恼火,要是今天白大师搞了事情。

    那估计自己的病又说不成了,一桌子两千多万就得打水漂了。

    宋山河和中年美妇同时一怔,脸上浮现惊恐之色。

    白小凤这话,俨然是要追究到底了。

    一想到那晚白小凤吊打苍龙天师和僵尸的画面。

    宋山河就握紧了拳头,极其后悔,要是真把白小凤惹毛了,整个宋家都得炸了啊。

    更关键的是,现在是白小凤在为自己的女儿撑腰。

    他很方啊,这事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中年美妇双手藏在桌下,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下意识地看向了宋楠楠。

    此时,宋楠楠美目圆瞪看着白小凤,这家伙,真的要为我报仇了吗?

    但,直接在饭桌上提出这事,是不是太过了?

    一时间,宋楠楠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白小凤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屋子里。

    气氛一下子仿佛要凝固了一样。

    楚老想着自己的病,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挤出一丝笑容,想打个圆场:“嘿嘿,白大师息怒,楠楠的事容后再说,现在咱们吃饭喝酒可好?”

    这话的姿态,楚老已经摆的极低了,完全是在征询白小凤的意见。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摆出过这样的姿态了。

    但,没办法啊。

    谁让白小凤一眼看出他的毛病了呢!

    为了请白小凤出手,他就算再位高权重,此时也不敢直接逆白小凤的意思。

    宋山河和中年美妇感激地看了楚老一眼,以楚老这样的大人物,摆这么低的姿态,白大师一定会给面子的。

    然而。

    下一秒。

    白小凤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你怕是忘了,本大爷来这,就是看着楠楠的面子,现在她哭了,本大爷就不爽了,不爽,就得把这事搞清楚!”

    “……”楚老。

    老夫纵横商场几十年,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掀面子过啊!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耿直?

    换成别人,他早一巴掌抽出去了。

    偏偏,这话是白小凤说出来的,他……惹不起,惹不起啊!

    紧跟着,白小凤扭头抬手拍了拍宋楠楠的脑袋:“楠楠,告诉我,谁把你弄哭的?”

    宋楠楠娇躯一颤,紧咬着红唇,通红的眼眶再次蓄满了泪水。

    一旁的宋山河忙说道:“楠楠,大家都是一家人呢。”

    宋楠楠抬眼看了一眼宋山河,犹豫了一下,紧咬着红唇,对白小凤摇摇头。

    她虽然很想让白小凤教训后妈,但她担心这样会伤了爸爸的心了。

    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成了她唯一的亲人。

    所以,即便刚才被后妈那么侮辱,但爸爸发话了,她依旧强忍着无尽的委屈,给白小凤打了电话。

    白小凤瘪了瘪嘴,宋楠楠这丫头不仅是个傻白甜,没想到性子还这么软呢?

    刚才他都已经猜出来了,现在只需要她点头确认了。

    被宋山河这么一说,竟然能忍下去了。

    敢情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都是装出来的呢?

    “白大师,楠楠没事的,我们吃饭吧。”宋山河笑着对白小凤说。

    白小凤神情一冷:“你女儿都哭成这样了,你还吃得下饭?她是不是你女儿?”

    宋山河一怔,老脸一阵涨红。

    中年美妇此时笑着摆摆手:“白大师,这都是我们家里的事,楠楠真的没事的,不用担心了,对吧楠楠?”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宋楠楠。

    心道:贱蹄子,今天要是把这事搞砸了,等白大师一走,我非得废了你不可!

    偏偏,就是这一瞪眼,却被白小凤清晰地捕捉到了。

    娘希匹的!

    当本大爷是瞎子,看不到吗?

    白小凤伸手在挎包里掏了掏,然后笑着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中年美妇的面前:“你的意思是,让我别管你们的家事了?”

    中年美妇吓了一大跳,被白小凤注视着,她就感觉后背一凉:“不,不敢,白大师误会我的意思了。”

    宋山河也吓了一跳,忙起身对白小凤一抱拳:“白大师,你误会我妻子的意思了,其实她是不想让楠楠的小事打扰大人的雅兴,而且,今晚这饭局,是,是楚老安排的,我们一家三口不过是陪衬而已。”

    意思很明显,我们一家三口是陪衬,就别管我们了,有啥事你和楚老敞开了聊啊!

    “楚老,是这意思吗?”白小凤明知故问的看向楚老。

    楚老呼吸一窒,饶是他纵横商场几十年的阅历,此时也有些慌乱,这到底该怎么接?

    犹豫了一下,楚老揉了揉脑壳,叹道:“唉,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脑壳有点晕呐,老夫喝杯酒压压惊。”

    “……”宋山河。

    “……”中年美妇。

    不带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吧?

    宋山河脸色涨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本来就是为了楚老才让楠楠打电话道歉凑饭局的啊,楚老现在这分明就是在说他这口锅不背啊!

    “你们看,楚老没意思。”白小凤耸了耸肩,又扭头看了一眼宋楠楠。

    此时,宋楠楠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保持着一种蜷缩的状态,低着头,香肩微微颤抖着,仿佛是在极力压制着委屈似的。

    娘希匹的!

    这丫头又在哭了。

    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啊!

    想着,白小凤伸手不着痕迹的拍了拍中年美妇的后背,笑道:“嗯,我也没啥意思,你自己说吧。”

    说完,他转身就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自己说?

    中年美妇当即就愣住了。

    紧跟着,她忽然娇躯一震,就感觉脑子迷糊了起来,感觉身体都有些控制不住了似的。

    然后,她眼睛里突兀的闪烁出一抹淡淡白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宋楠楠破口大骂道:“贱蹄子,哭哭哭,就知道哭,我不过打了你一巴掌而已,虽然是你后妈,但我也是你妈,打你也是活该,你特么哭什么哭?”

    轰隆!

    这话恍若惊雷炸响。

    宋山河如遭雷击,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年美妇:“你,你胡说什么?”

    该死,白大师本来就是要追究这事的,你个瓜婆娘,把这事扯出来,不是明摆着作死吗?

    宋楠楠抬起头,泪水从眼角滑落,但满脸却是迷惑之色,老爸不是不让说吗?怎么这臭女人先说了?

    楚老也是一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一看白小凤,却发现白小凤一脸怪笑。

    登时,他就反应过来,搞事情,已经开始搞事情了!

    想着,他看了看杯子里的人参酒,嗯,老夫还是当一个安静喝酒的老头子算逑了。

    “你打了楠楠?很好,请继续!”白小凤脸上怪笑着,但眼神中却浮现出一抹冷意。

    这一幕,看得宋山河心脏猛地一跳,忙要阻止突然发癔症的中年美妇。

    然而,没等他阻拦呢,中年美妇继续指着宋楠楠破口大骂:“贱蹄子,你是在给你死去的老娘们哭丧吗?让你帮你爸办这么点事都不会办,白养你十八年了,你个贱蹄子,当初就该和贱女人一起去死,母女俩都特么该死,省的我见得心烦。”

    “臭女人,不许你这么骂我妈妈!”一直强忍着委屈的宋楠楠突然站起来,哭的梨花带雨的指着中年美妇怒骂道。

    一直以来,她的母亲就是她心底最深处的伤痛,她从来不许任何人侵犯。

    后妈能对她最任何过分的事情,甚至侮辱她,她都能看在老爸的面子上委屈着忍了,但唯独妈妈这件事,不行!

    “你给我闭嘴!”宋山河此时也是满脸怒意,怒视着中年美妇,“再骂楠楠的母亲,我今天绝不饶你!”

    虽然不知道中年美妇为什么会这样,但他也绝不容许中年美妇这样辱骂楠楠的母亲,他对楠楠母亲的离世,一直以来都无比愧疚!

    然而。

    中年美妇却满脸狞笑,甚至疯狂,她转身怒指着宋山河:“老家伙,我凭什么闭嘴?不饶过我?就你床上一分钟的速度,到底谁不饶过谁了?你也是个该死的,成天伺候你,还得配合你,老娘早特么厌烦了,要不是为了你的钱,鬼才愿意被你压呢,还是那些个小年轻厉害,舒服,比你强多了!”

    静。

    餐厅里,一片死静。

    宋山河呆住了,身体剧烈颤抖起来,老脸涨红,仿佛一头即将暴怒的狂狮。

    宋楠楠也是惊骇地捂住嘴巴,差点尖叫出来。

    白小凤更是笑容僵在了脸上:“娘希匹的,真话符威力这么大吗?居然把宋山河头顶青青草原的事给牵扯出来了。”

    他刚才拍中年美妇的后背时,不着痕迹的贴了一张“真话符”上去,只是想让中年美妇说出打宋楠楠的事情,但没想到……本大爷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噗!”

    正安静喝着酒的楚老张口就把酒喷了出来,一脸同情地看着宋山河,喃喃自语道:“爱是一道光,绿到人发慌,白大师这下把事情搞大了……”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