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正文 第二十九章 青衣王家,风雨欲来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青衣王家,风雨欲来

    因为白小凤的事情,李思文俨然成了全班同学的一个笑话。

    她毕竟只是助教,并不是真正的老师教授。

    对于这种事情,同学们可不会多给她几分面子。

    李思文实在架不住同学们嘲笑的眼神,匆匆说了几句后,就直接离开了教室。

    好好的一节乐器演奏课,愣是变成了自习课。

    而同学们也没再去央求白小凤演奏一次或者是教他们演奏的想法。

    开什么玩笑?人家放牛时随便吹奏出来的玩意儿,比他们这些专业大学生都还牛比,这对他们简直是暴击。

    惨无人道的暴击!

    他们能强忍着不打死白小凤,已经是我佛慈悲了。

    白小凤坐在椅子上,瘪着嘴,好好的第一节课,没等体验一下呢,就被自己的一曲放牛曲调给吹成了自习课,真的好无奈啊,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他觉得很愧疚,于是就扭头和马夏风一起看起了小视频,嗯,这叫分散注意法,不是他真的想看的。

    ……

    滨海中心医院,顶楼VIP病房。

    这间病房有一百多平米,摆着各种先进的医学仪器,还配有真皮欧式沙发,整个病房的配置,俨然都是超一流的。

    而在正中间的位置,是一张病床。

    此时病床上趴着一个光头中年男人,屁股微微拱起,在病床旁边,还站着一个神情冷峻,脸上横贯了一条狰狞的伤疤的男人。

    “老板,对不起,昨晚的事,真不是我……”苍狼心惊肉跳的看着病床上的周浩昌,手心里全是汗渍。

    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就一脑门疑惑,确切的说,他完全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当他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趴在周浩昌身上,浑身感觉像是被掏空的样子。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忙把身下气若游丝的周浩昌送来了医院,以他的阅历,纵横非洲大草原的时候,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事情自然很快就能适应下来。

    可关键是,床上的老板适应不下来啊!

    一想到他把老板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整夜,他浑身就冒起了冷汗,甚至看着周浩昌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恐惧,他可是知道,这位老板的手段有多么的通天。

    “闭嘴!”病床上,周浩昌一声怒吼,带着无尽的幽怨和凄凉。

    宛若一个被蹂躏无数遍的小媳妇儿发出的痛苦的吼叫。

    或许是怒吼得太用力,扯动了伤口,他身体猛地抽搐起来,又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苍狼眉头一拧,忙上前安抚:“老板,别激动,你的伤口又裂了。”

    说着,他指了指周浩昌屁股上厚厚的纱布,此时已经渗出了血迹。

    然而。

    周浩昌却忽然咆哮了起来:“后退,你给我后退,以后和我必须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

    苍狼目光有些幽怨了起来,忙往后退了两米,心道:老板,昨晚的事真的和我没关系啊,我现在也好方的啊!

    “麻痹的,竟然让青衣道长那王八蛋给阴了,老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这次算是彻底阴沟里翻船了。”趴在病床上的周浩昌咬牙道,双手握紧成拳,眼睛里泛起了屈辱的泪光,一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昨晚的一切,对他来说简直是梦魇,最恐怖的梦魇!

    堂堂周氏集团的掌舵人,纵横江湖几十年,人到中年,竟然被自己的手下按在地上摩擦了一夜。

    整整一夜啊!

    顿了顿,周浩昌咬牙问道:“通知青衣那杂碎的家族了吗?”

    苍狼忙说:“通知了,三天后到,青衣王家家主亲临。”

    “很好,让手下们都按兵不动,等青衣那杂碎家族里的人过来。”周浩昌眼睛眯了起来,闪烁着阴翳的寒芒:“陈家还有那个姓白的杂种,我周浩昌誓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苍狼也眯起了双眼,右手伸进兜里摸到了那张之前贴在青衣道长魂魄上的黄符,这件事虽说青衣道长没来得及说,就上了他的身,并且在一夜过后,青衣道长直接魂飞魄散了。

    但是,这件事,只要仔细想想,就明白十有八九是和陈家有关,甚至,可能和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姓白的小子有关!

    毕竟青衣道长设坛是在废弃化工厂那么偏僻的地方,如果不是人仔细找了过去,根本不可能发现。

    而能仔细寻找的,也只能是陈家人了。

    他苍狼纵横杀场这么久,还从来没遭受过这样的屈辱!

    想到这,他将黄符捏成一团,咬牙道:“陈家,还有那个杂碎,得罪了青衣王家,三天后,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青衣王家的力量,远远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

    青衣道长被杀确实让他很震惊,但是他有十足的把握,一旦青衣王家的人到来,陈家必然会轰然倒塌,那个姓白的小子就算有通天的本事,面对青衣王家,也只是螳臂当车!

    对整个青衣王家而言,青衣道长不过是沧海一浮萍,青衣王家的力量那就是浩瀚的大海,深不可测。

    至于青衣王家的家主,在他心里,那简直就是神人!

    他当初可是深有体会过的,王家家主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他这个纵横非洲的雇佣兵王定在了原地,如果当时王家家主想要杀他,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苍狼。”趴在床上的周浩昌忽然冷声开口:“昨晚之事,只能你我二人知道,不能走漏消息。”

    “老板,那医生和护士呢?”苍狼问。

    周浩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这世上,死人最会保守秘密了。”

    苍狼嘴角勾勒起一抹嗜血的冷笑:“明白,等老板出院后,我就动手。”

    砰!

    话音刚落,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周浩昌和苍狼同时一惊,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张鼻青脸肿的猪头脸伸了进来。

    周叶知道自己父亲受伤后,很着急担心,得知父亲和自己住在同一家医院后,他急忙赶了过来。

    一推开门,他就看到周浩昌的屁股上缠满厚厚的纱布,还晕染着血迹,他急问道:“爸,你屁股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

    “滚!”周浩昌勃然大怒,抓起床头上的保温杯就朝周叶砸了过去:“以后别特么给老子提屁股这两个字!永远也别提!”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