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正文 第二十三章 周浩昌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周浩昌

    滨海市,临江别墅。

    屋子里,一片昏暗,唯独办公桌上的台灯亮着微弱的光芒。

    办公桌后边,坐着个光头男,满脸横肉,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烟,升腾起袅袅烟气。

    光头男的右手缓缓地敲击在桌上,紧皱着眉头,脸上泛着怒意,眼中时不时地也会迸射出精芒。

    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约莫三十岁左右,西装笔挺,身高有一米七几,很精瘦。但,这男人的脸上却有一道几乎横贯了整张脸的疤痕,宛若蜈蚣,格外狰狞。

    即便站在那,这男人也给人一种冰冷肃杀的感觉,如同隐藏在黑暗中的猎豹一般,胆敢挑衅,他立马就会爪牙毕露。

    “苍狼,少爷怎么样了?”过了一会儿,光头男沉声道。

    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微微一低头:“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砰!

    光头男一巴掌拍在桌上,满脸横肉颤抖着:“皮外伤?他是我周浩昌的儿子,哪怕仅仅是皮外伤,我也要那人扒皮抽筋!”

    “要我动手吗?”苍狼眼睛眯了起来。

    光头男挥了挥手:“杀鸡还用不着牛刀,让手下办,你调查清楚那个小子的底子了吗?”

    “和陈家有关,他叫白小凤。”苍狼平静地说,又补了一句:“这次和少爷动手,是因为陈灵儿。”

    “混账东西!”光头男狠狠地咬瘪了雪茄烟头,“老子怎么生出了这么个怂货,争风吃醋就算了,还特么打输了,简直混账!”

    “不怪少爷,那个小子是个练家子。”苍狼解释道:“我问询过少爷的同学,少爷他们五个是被那小子一招放倒的,他应该是个外家高手。”

    “什么?”光头男惊讶地看着苍狼:“你对上他有几分把握?”

    “三招。”苍狼淡定的举起右手三根手指:“他死。”

    “好,很好!”光头男笑了起来,“不愧是我请来的高手。”

    光头男是周叶的父亲,而这苍狼,则是周浩昌以一年三百万的重金聘请来的私人保镖。

    他毫不怀疑苍狼的话,在当他的私人保镖之前,苍狼可是纵横非洲的雇佣兵之王,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是真正从死亡中走出的孤狼,远远不是国内保镖公司培养出的那些怂货能够比拟的。

    苍狼说三招,那肯定就是三招!

    顿了顿,光头男又问:“陈家昨晚上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没有。”苍狼平静地说:“陈正德将消息全部封锁,完全不清楚昨晚陈家发生的事情,不过,那个叫白小凤出现的太突然,这事应该和他有关。”

    “麻痹的,那小子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处处和我作对?”周浩昌将雪茄烟蹂躏在烟灰缸里,“我和陈正德那混蛋耗不了多久了,临江楼盘的事情一定要快,如果还解决不了,那老子就得给他动刀子了。”

    他除了是周叶的父亲外,还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周氏集团老总。

    周氏集团,涉及了娱乐、地产多个行业,是滨海市的旗舰企业。

    而他周浩昌,也是身价十亿,让周家成为了滨海豪门,登榜滨海富豪榜前十,位居第八。

    当然,能有这么高的成就,也不乏他在黑道中的一些关系,这些年一路拼杀,很多时候商业竞争斗不过的时候,就是他让人暗中出手,解决竞争对手。

    这一次,争夺临江楼盘的事情,他本来也想动用黑道的关系,但对方却是富豪榜第七的陈正德。

    无奈,他只能放弃,毕竟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一旦出了事,那可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了。

    动了陈正德,势必会在滨海掀起滔天巨浪,到时他想脱身上岸,也极其困难。

    好在有苍狼介绍了高人给他,以阴阳之术对付陈家,这样一来,即便陈家死绝了,也绝对查不到他头上来。

    昨晚陈家老太太诈尸的事情,就是他幕后指使,却没想到,突然就被人横插一脚救了陈家。

    “老板放心,青衣道长已经去对付陈灵儿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苍狼沉声道:“陈灵儿一死,敲山震虎,陈正德如果还不识趣的话,青衣道长自然还有别的办法对付他。”

    “哼,你请的那个青衣道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货,昨晚那事竟然办成了那样,简直……”周浩昌忍不住骂了起来。

    可他话没说完,窗口忽然一阵凉风吹来,同时,一道白光飞了进来。

    突然的一幕,让周浩昌和苍狼同时大惊,抬头看去。

    可这一看,周浩昌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惊呼道:“青衣道长?!”

    飞进来的白光正是青衣道长的魂魄。

    此时,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白光,已经没了之前面对白小凤的恐惧,一脸阴沉的看着周浩昌:“你刚才,说贫道什么?”

    周浩昌纵横江湖几十年,临场应变的本事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忙陪笑道:“我是在和苍狼说,等青衣道长凯旋归来,我们去哪庆祝,可青衣道长你怎么从……”说着,他指了指窗口。

    意思是,你怎么冒着白光biu的一下从窗户飞进来了?

    “哼!”青衣道长脸色登时阴沉了下来,看着周浩昌咬牙切齿道:“混账东西,你们坑害贫道,还好意思问?”

    周浩昌一怔,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青衣道长现在的状态明显不是人了,正常人谁会浑身冒白光啊?

    他皱着眉,沉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青衣道长你现在这是?”

    “这是我的魂魄!”青衣道长捏紧的双拳,他很想直接杀死周浩昌和苍狼,如果不是因为他俩,他的肉身也不会死掉,而现在,他虽然魂魄侥幸逃脱,但是如果想苟活的话,那付出的代价,已经不足以用惨重来形容了!

    这笔买卖亏大了!

    亏的他想哭,可魂魄状态又哭不出来!

    而且,他现在是魂魄状态,极其脆弱,所以他才一直压制着对周浩昌和苍狼的杀意。

    嘶!

    周浩昌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特么不是见鬼了吗?

    苍狼也是神情一变,露出了惊讶之色。

    “立刻通知我家族。”青衣道长看向苍狼,咬牙切齿道。

    “明白。”苍狼应了一声,忽然看到了青衣道长背后的黄符,皱了皱眉:“道长,你背后有道符。”

    “呵呵,一道废符而已,帮我揭去。”青衣道长魂魄不屑一笑。

    苍狼点点头,然后伸手揭开了黄符。

    然而。

    就在黄符揭掉的同时,青衣道长的魂魄猛然一哆嗦,紧跟着,阴冷的神情骤然转变,他眯起了眼睛,看着苍狼咧嘴一笑。

    突然间,他的魂魄就仿佛是鱼入水一样,钻进了苍狼的身体里。

    随之,苍狼身体一颤,低下了头。

    突兀的一幕,让周浩昌看得一脸惊恐,忙道:“苍狼你怎么了?青衣道长哪去了?”

    苍狼缓缓转身,忽然抬起头,脸色苍白,目露精芒,嘴角罕见的露出了一抹极其诡异的笑容:“老板,夜深了,你寂寞吗?”

    “什么?”周浩昌愣了一下。

    下一秒,苍狼嘴里“嘿嘿”笑着,如同一头躁怒的雄狮,猛然张开手,扑倒了周浩昌。

    ……

    玛莎拉蒂行驶在路上。

    陈灵儿开着车,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紧锁着,毕竟刚才见到了一个大活人被烧成灰烬,这在她心里,怎么也接受不了。

    虽然白小凤告诉过她,在阴阳界,对于邪修一贯作风就是杀之了之,不杀,就会有更多的人被杀。

    而杀了邪修,也是无人管束的。

    这群人,本身就活在太阳照不到阴暗之下。

    这减轻了她法律上的谴责,但她依旧过不了人性道德这一关。

    她时不时地看着白小凤,却发现这家伙一脸平静的看着车窗外,仿佛之前的事情根本没发生一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尝试着分散注意力,便开口道:“白小凤,你刚才贴在青衣道长背后的黄符到底是什么?”

    “极乐符。”白小凤嘿嘿一笑,露出银荡的眼神:“那是我师父研究出来的偏门符箓,专门针对我师父那种老头子的,效果嘛,谁用谁知道。”

    顿了顿,白小凤捂着脑门叹息道:“但愿那邪修身边没有男人。”

    “为什么?”陈灵儿问。

    白小凤捂着脑门叹息道:“你听过一首叫做《菊花台》的歌吗?而且能唱一整晚哟!”

    陈灵儿娇躯一颤,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也颤抖了一下,导致玛莎拉蒂在路上蛇形了一段距离。

    她羞红着脸,感觉浑身发烫的厉害,无语地看向一本正经捂着脑门叹息的白小凤。

    这混蛋,简直厚颜无耻啊!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