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花都之无敌鬼王正文 第九章 阴煞棺材钉

正文 第九章 阴煞棺材钉

    “啊!”

    见白小凤靠近,趴在校长肩上的怨婴登时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叫声。

    同时,两排锯齿状的牙齿也相互摩擦起来,似是威胁白小凤不准靠近。

    “不愿意?”白小凤眼睛一眯,“你怕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说着,他右手掐着一个手印,一掌拍向了这怨婴身上。

    这怨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想要躲闪,可还是慢了一步。

    砰的一声,就跟拍皮球一样,这怨婴就从校长肩膀上飞了出去,飞了两米多远,才落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整个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了地上,而身上的浓郁阴气,也暗淡不少。

    “这么容易?”惊恐中的校长一下子目瞪口呆地看向白小凤,完全没料到白小凤仅仅一掌,就轻易的拍飞了怨婴。

    而且,此时的怨婴,分明就没有刚才张牙舞爪的嚣张气焰,完全一副被重伤了的样子。

    “soeasy!哪里不会拍哪里!”白小凤晃了晃右手,咧嘴笑道。

    开什么玩笑?

    以他的实力,连鬼王都能轻易收拾了。

    要是连一个未成形的怨婴都一掌解决不了,那还混个毛啊?

    当然,如果是一个成形的怨婴,或许会多费他几掌的功夫,也仅仅是几掌而已。

    然后,白小凤也不管震惊中的校长了,他走到怨婴面前,拿出了一张超度黄符念道:“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鬼万千。”

    话音落,他手中的黄符噗的就燃烧起了一团火焰,然后他就将黄符扔在了趴在地上的怨婴身上。

    登时,一团淡淡的金光笼罩住了怨婴。

    原本萎靡不振的怨婴,登时挣扎起来,身上阴气汹涌,同时龇牙咧嘴发出凄厉刺耳的惨叫声。

    见怨婴挣扎的厉害,白小凤拧着眉,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尘归尘土归土,亡灵入地府,造化弄人,我就再赐你一道陈情符,阴司殿前,以符为证,让阴司判你来世顺风顺水,荣华富贵。”

    说着,他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黄纸,张口咬破了右手中指尖,快速地在黄纸上书写了起来。

    很快,他就书写完毕,大喝一声“敕令”,陈情符噗的燃烧成一团火焰,落在了怨婴身上。

    与此同时,被金光笼罩的怨婴停止了惨叫挣扎,身上的阴气也快速地消散着,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婴儿。

    这婴儿被金光笼罩着,憨态可掬的对着白小凤一叩拜,然后便是没入了地里,消失不见。

    解决了怨婴后,白小凤起身看向还在震惊中的校长,搓着手笑道:“咳咳,校长,事情已经解决了,是不是该结账了?”

    “结,马上结。”校长回过神,慌忙起身,打开了办公桌下的保险柜,拿出了一万块递到了白小凤的手里。

    虽说,他觉得白小凤解决这事不过是一掌和两张符箓的事情,可如果白小凤不点破此事,那发展到后边,就是危及到他性命的大事了。

    况且,不这么爽快的结账也不行啊!

    白小凤能一眼看出他让女同学堕胎的事情,这把柄也算是落在了白小凤的手里。

    要是被白小凤宣扬出去了,他这校长也是当到头了。

    一万块钱,既买了自己的命,又封了白小凤的口,绝对物超所值啊!

    黑心钱呐!

    这钱来的太容易了啊!

    良心很过意不去啊!

    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沓红钞票,白小凤心里一阵感叹,然后把钱踹进了兜里,和校长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办公室。

    至于怨婴的事情,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事只要动动脑子就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新闻里不是时常报出某某地校长勾引学生的事吗?

    更何况是一个妹纸极多的艺术学院校长了!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校长在美女如云的艺术学院里,要是不擦个枪走个火,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他是个太监。

    要么……他还是个太监。

    虽说从道德层面,这校长确实该受到谴责。

    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们怎么做,白小凤自然管不到。

    他只是个捉鬼的,干的也是捉鬼的事,没必要去管别的闲事。

    超度了怨婴,还给了他一张陈情符,让他有一个好来世,已经是最好的处理结果了。

    要是让怨婴成形杀了校长,那怨婴的结果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舒坦了。

    离开了校长办公室,白小凤闲着没事,就想先去自己的班级里看看。

    毕竟他现在也是身怀“巨款”的人了,泡妞经费有了,总得先和班里的女同学认识认识,才好方便施展呀。

    按照学生证上的信息,他是就读影视表演系大一二班。

    一路上欣赏着各种美女,白小凤总算来到了大一二班,刚要进教室呢,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白小凤,我总算找到你了。”

    他回头一看,陈灵儿站在不远处,正双手叉腰,气喘吁吁地瞪着他呢。

    大夏天的,陈灵儿估计是跑的太剧烈了,俏脸微红,浑身香汗淋漓,打湿了衣服,汗水粘着衣服紧贴在身上,将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白小凤“咕咚”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紧盯着陈灵儿的胸口,憨笑道:“灵儿,来,走近了说。”

    “死混蛋!”陈灵儿气骂了一句,走向了白小凤。

    她原本是不打算管白小凤了,可想到的老爸的命令,又想到这家伙人生地不熟的,所以还是心软了,折返回学校。

    可她跑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校长正脸色煞白的瘫软在椅子上,一番询问后,她才知道,白小凤已经办好了入学手续。

    然后她就追了出来,没成想就在自己班级外边遇上了白小凤。

    “你对王校长做了什么啊?”陈灵儿走到白小凤面前,想到校长的模样,疑惑地问道。

    白小凤盯着陈灵儿胸口,一个劲的吞咽着口水,毫不走心的回了一句:“还能干什么?男人之间的事呗。”

    陈灵儿娇躯一颤,脑子里浮现出王校长脸色煞白瘫软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登时看白小凤的眼神从厌恶变成了惊恐。

    这家伙不仅无耻猥琐,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连校长都不放过,简直禽兽啊!

    感受到陈灵儿的目光,白小凤回过神,忙道:“喂喂,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禽兽!”陈灵儿愤愤地骂了一句,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刚才见到王校长的样子,然后脑补出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

    如果之前白小凤的形象在她心里全面崩塌,那此刻,白小凤的形象在她心里,已经稀碎,连节操都碎掉了。

    靠!

    这妞要不要对我成见这么深?

    白小凤瘪了瘪嘴,不就是给了你一张波多老师的光盘吗,至于记恨到现在?

    不过,他也没想着纠结这事,嘿嘿一笑:“那个啥,灵儿,这是我的班级,你在哪个班级啊?以后咱们就是校友了,要不要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班级啊?”

    “不用,这个班,我比你熟。”陈灵儿一脸气愤地往大一二班里走去。

    “那敢情好啊,咱们竟然在一个班级,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嘿嘿嘿……”白小凤激动地跟了上去。

    陈灵儿俏脸上满是厌恶之色:“要不要这么惊讶?这是我老爸安排的,你当是缘分呢?”

    可话音刚落,一旁的白小凤忽然拽住了她:“停下,不能走了。”

    陈灵儿一阵火大,正想发飙呢,却发现,白小凤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反而是一脸冰冷的盯着她的脚下,这神情,就和昨晚对付诈尸的奶奶一样。

    下意识地,她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怎么了?”

    “你中了阴煞棺材钉,是不是感觉脚底有种隐约的针扎感?再走下去,就是要命的事了。”白小凤冷冷地说,紧盯着陈灵儿的双脚,此时,她的双脚赫然被一团漆黑的煞气环绕着。

    当然,也只有他能看到,普通人压根无法察觉!

    “阴煞棺材钉?”陈灵儿仔细一感觉,就觉得双脚一阵轻微的刺痛,登时她娇躯一颤,惊恐道:“我,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会?”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解决你阴煞棺材钉的事。”白小凤冷冷地说,然后直接将惊恐地陈灵儿拦腰抱了起来:“我抱你进教室,别反抗,不然会加剧阴煞棺材钉发作的速度。”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