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92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92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

    次日下午,荀贞和曹操在山阳与鲁、沛交界之处相见。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两人都按照约定,只带了百骑随从。

    留下从骑,荀贞、曹操各带了两人上前。

    待至近处,两人照面,荀贞往曹操身侧看去,见他带的两人俱勇壮猛士,遂笑问道:“孟德,闻卿左右有字文侯者,素以勇名,常统带卿之卫士,此二君中可有此人耶?”

    曹操笑指身左,说道:“此即文侯。”

    文侯,便是丁斐。

    荀贞打眼细看,赞道:“果然虎臣。”

    荀贞打量曹操左右时,曹操也在观察荀贞的左右。荀贞带的是辛瑷、典韦,这两个人,曹操都认得,他笑对辛瑷说道:“玉郎,一别数年,君仍仪表风流,竟丝毫不见有受戎马之染。”又对典韦说道,“较之前此相见,君的体围可是又见增了!愈显雄壮。”

    典韦本就体貌魁伟,跟了荀贞后,因肩负着典卫之责,日常练力不辍,每天食肉数斤,那身材自是更加的膀大腰圆了。

    见曹操如此亲近,辛瑷、典韦便也与之应答,各说了几句。

    话过寒暄,曹操叹道:“贞之,‘逝者如斯夫’,离你我上次见面,不觉已经好几年过去了。时势有变,而幸在你我人犹未变。”

    荀贞坐骑马上,拽着缰绳,笑道:“卿善文辞,是有感乎?可有佳作,贞请赏读。”

    曹操有着政治家、军事家的雄才大略,同时又有着诗人、文学家的敏感,两者完美地统一在了他的身上,只是此时此刻,面临兖州的危局,当着昔日的知交、今下最大的敌人荀贞,他却是无有吟诗作赋的兴致。

    他佯笑说道:“所谓‘善文辞’者,操徒有虚名罢了,卿只‘月明星稀’一章,便就已胜操十分。贞之,卿的这首四言,自闻至今,我常吟诵,每次吟诵,总有所感。”

    荀贞心道:“这本就是你写的,你吟诵时当然会有‘所感’了。”

    的正主在此,荀贞也不好意思在这个话题上多聊,於是转开话题,回忆旧事,从伐黄巾时与曹操的初见,说到讨董时与曹操、孙坚的并力进战,又提到曹操送给他的那个鞶囊,示意曹操往自己的腰间看,笑道:“卿昔日赠我之此鞶囊已然旧矣!可有新的再赠我么?”

    曹操倒是没有想到荀贞还用着这个鞶囊,心中难免有点感动,不过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这种情感的不自觉流露,下意识地握住了佩剑的剑柄,笑道:“卿既有求,吾岂敢吝啬?今日来与卿相见,未带这般物事,待我回到营中,便遣人送一个新的给卿,可好?”

    “那是再好不过了。”

    曹操、荀贞带的从骑各在百步外,都很紧张,没有人下马,俱握弓矢。

    曹操、荀贞心知,不可久谈,否则从骑中万一有谁因为紧张,或者乱放了箭矢,或者没有控住坐骑,使战马前趋,就极有可能会导致一场乱战出现。

    因是,叙了会儿话之后,曹操抬头看了下天,然后对荀贞笑道:“与卿久别,许多话想与卿说,似乎才与卿见了片刻,却是不知不觉,日色已经西移,还有很多想说的,没有对卿说。不如这样,贞之,等此战罢了,你我在昌邑把酒再叙,如何?”

    什么叫“在昌邑把酒再叙”?

    曹操的意思很明白,这场仗,他肯定打赢,不但赢,还有信心生擒荀贞,让荀贞变成他的“座上客”,换言之,也就是“阶下囚”。

    这是在打心理战了。

    荀贞从容笑道:“也好。且等欢宴之时,我再听卿为吟诗做歌。”

    战国时,秦、赵的国君在渑池会面,饮酒酣时,秦王说“我听说赵王喜好音乐,请为我鼓瑟一听。”蔺相如回击说:“吾王听说秦王善为秦地的音乐,请秦王为吾王击缶,以相娱乐。”

    曹操熟读典籍,自是知道这段故事,晓得此为荀贞在话语上的“针锋相对”,哈哈一笑,摸了摸胡须,不再占嘴上的便宜,说道:“那你我便就此别过,且待来日再见?”

    一番简短的会面,荀贞、曹操两人下马,彼此行礼,揖别做过。

    却说曹操,带着从骑回到任城县的兵营时,已是夜深,从兵营到与荀贞见面的地方,往返百余里,也算是不近的路程了,然而曹操却丝毫不觉疲惫,没有立刻休息。

    夏侯惇等人也没有休息,都在帐中等他。

    从进入到帐中起,曹操就喜形於色,一边叫离席下拜的夏侯惇等起来,一边笑呵呵地走到自己的主席坐下。

    夏侯惇等人起身,注意到了曹操的喜色。

    夏侯惇问道:“吾兄缘何喜意难掩?”

    夏侯、曹两家累世婚姻,夏侯惇与曹操有表姻亲的关系,故此,夏侯惇有时会称曹操为兄。

    “醇酒美人,害死人也。”

    “将军此话何意?”

    “想早年与贞之初见之时,哪怕是数年前,与贞之共讨董时,那时的贞之是何等的英姿勃发!今与贞之一见,万没想到,他却竟已是面黄枯瘦,显见志气消磨。”

    “竟会如此?”

    “可不是嘛!”曹操一副极有信心的样子,未按礼节跪坐,而是盘腿坐在席上,摩挲着从腰间解下、放置在了腿上的宝剑,志得意满地睥睨诸人,豪气地说道,“此攻任城,吾军胜矣!”

    差不多与曹操回到兵营的时间相近,荀贞也回到了合乡的营中。

    荀攸、戏志才、程嘉等也和夏侯惇等一样,亦在等他。

    听报荀贞回来了,戏志才等出营相接。

    在辕门与荀贞相见,戏志才问道:“敢问将军,此次与曹东郡会见,有何感触?”

    荀贞跳下马,随手把缰绳丢给从骑,大步流星地往营内走,一边走,一边顾对戏志才等说道:

    “孟德明天必会发兵攻我任城。”

    戏志才等人中,颇有不懂荀贞为何会这么说的。曹操亲自到了前线,他当然是肯定会攻打任城县的,但是荀贞却怎么就料定,曹操明天就一定会大举进攻?便有人问道:“为何?”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