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8 袭阵兵退夏侯惇(六)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88 袭阵兵退夏侯惇(六)

    程立说的“舍州兵”,倒也非是把州兵尽数“舍了”,他的意思是,在东平国佯败一场。

    程立说道:“东平处济北、任城间,而今其地之要,徐州与吾皆知,东平如失,则李相、江鹄部与乐进及许显、刘备、陈褒部就会联成一体,对我军大大不利,因而,若是东平失利,假如鲍济北吃个败仗,於情於理,明公都必须得北上驰援,既是为了保东平不为徐州尽得,也是为了相助鲍济北。……有此合情合理的缘由,明公撤围任城的话,想来就定不会引起许显、刘备、陈褒的怀疑,他们十有八九会尾随追之,如此,即可设伏歼之。”

    “诱敌设伏”四个字,谁都会说,即使没领过兵、没打过仗的,也知此四字,但在具体的运用上,却不容易。

    就像夏侯惇,他几次三番地引诱刘、陈或者许显出来野战,可刘备、陈褒和许显压根就不理会他,这不是因为“诱敌设伏”的这个计策不行,而是因为夏侯惇采用此计的方法不对。

    程立的此策不然。

    确如曹操之所犹豫,程立此策固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代价同样也不小,对敌人狠,对己军也辣,为了能尽快地打下任城,提出以舍弃部分州兵的性命为代价。

    曹操抚须沉吟,斟酌再三。

    他心道:“吾今初掌兖州,威望未立,州兵如败,士气恐会更为低沉,不过,若是可以借此取下任城县,倒是得大於失,……只就怕州兵败了,任城县却未能拿下,那便满盘皆输了。”

    曹操不说话,程立也不说话,只管摸着胡子,若无其事地坐在席上,等曹操拿捏主意。

    曹操做出了决定,说道:“程公此策,果然高明,不过吾方领兵至任城,如是一仗不打,便即北上驰援东平的话,恐怕会被显、备、褒诸人看出破绽。”

    “明公何意?”

    “待我与许显打上一仗,试试他的能耐,再说用不用程公此计,公以为何如?”

    程立笑道:“悉凭明公做主。”

    程立很欣赏曹操的脾性、能力,自辅佐曹操以来,对曹操的忠心,他是有的,反过来,曹操有识人之明,对程立的谋略能力亦不怀疑,但与陈宫相比,程立划策,常会更加毒辣。

    士分几类,有仁士,有志士,有谋士,有毒士,等等,仁者爱民,志者抱负远大,谋士智略出众,毒士心狠手辣。

    陈宫现虽是谋臣一角,然其本质与荀彧近似,还是儒生,受儒家经典的影响很深,以为上天有好生之德,爱惜民命,可程立不同,程立介乎於谋士与毒士间,这类士人的最大特点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管它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损害,乃至性命之丢失,只要能实现意图便可。

    事实上,程立根本不把自己和百姓、兵卒看做是同类。

    尽管彼此同为人,可在他看来,百姓、兵卒都只不过是“可用之物”罢了,这从他当年的一句话就可看出。黄巾起时,他给县中的豪强大户们出谋划策,但是吏、民不肯从,於是他说道“愚民不可计事”,愚民者,愚蠢的百姓,蔑视百姓、自高其上的态度由此而流露无遗。

    他有这样的心态,能出此毒计也就不足为奇了。

    曹操可谓“志士”,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与程立不同,所以对程立的此策虽不排斥,但为了自己的“志向”,不到不得已时,却还是最终决定能不用程立此策就不用。

    曹操熟知兵法,尽管做出了先与许显打上一仗的决定,但没有着急动手,而是遣派斥候,又一次细细打探许显部的情报,以待能进一步地“知彼”之后,再举雷霆之击。

    徐州,郯县州府。

    近日来,荀贞在臣属们面前,表现地很自如,然其心中,实是压力不小。

    毕竟,一则,论能力,曹操乃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一拨,为最杰出的寥寥数人之一,陶谦之流是万不能与比的,再一个,任城、济北的成败又深关徐州将来的发展前途,换言之,眼下的此次战役关系重大,胜则罢了,一旦失败,那么至少中短期内,徐州向西、向北拓地的战略打算就不好实现了,同时,还会变成垫脚石,等於是帮助曹操在兖州立稳了脚跟。

    从皇甫嵩击黄巾,使荀贞得以迁升至二千石,自此开始正式起步,与孙坚并力讨董,和袁绍、张邈等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使荀贞获得了充足的政治声望,打下徐州,由是得到了发展自己实力的基础,现今,任城、济北这一仗,胜则可进取青、兖,一跃能隐堪与袁绍这等人物相较,败则退缩东南,只能和曹操纠缠不休,也已经成了事关荀贞日后的一个关键点。

    陈芷和荀贞夫妻多年,非常了解荀贞,知道他这些天看似从容,其实压力很大,她很想帮些忙,然而军国大事,她也真是帮不上。这天晚上,她亲自捧来参汤,奉给荀贞。

    荀贞连着几天都没有进过陈芷诸女的屋门,昼间总是在州府的前院与戏志才等人筹谋军事、处理军情,时而通宵达旦,有时不太忙,回到后宅,为能静心虑事,干脆就在书房休息。

    看到陈芷用托盘捧着参汤进来,荀贞放下手上的地图,离席起身,迎将上去,接住托盘,笑道:“婢女们哪儿去了?怎么让你亲手端来?”说着,他把托盘放到案上,探手摸了下汤椀,汤刚做好,冒着腾腾的热气,椀热得烫手,便收回手,先让参汤凉一凉。

    陈芷说道:“有三四日未怎与夫君说过话了,因不让婢女们来,贱妾来见见夫君。”

    荀贞调笑说道:“原来是因相思之情。”

    与荀贞虽是老夫老妻了,听到荀贞的这等言辞,陈芷仍是不觉面颊微红,娇嗔说道:‘“夫君!”

    荀贞哈哈大笑。

    陈芷说道:“要说相思,夫君不仅三四日没怎么与贱妾说过话,也没怎么见季夏和阿左了,难道就不想二子么?”她这是想用季夏和阿左的可爱来给荀贞减压。

    荀贞笑道:“怎不想?只是近日事情太多,无暇见吾之二‘公子’也。”

    公子,三公之子才有此称。荀贞离三公之位还远得很,他这么称季夏和阿左,亦是在说笑。

    “便是再忙,见见儿子的空儿总是有的。”

    “贤妻所言甚是。”荀贞唤室外的侍吏,吩咐说道,“把季夏、阿左和千金给我抱来。”

    不多时,二子与一女都被婢女们抱来。

    千金最小,荀贞抱在怀中,季夏、阿左环绕席侧,看看怀中粉嫩的女儿,只见她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伸出小手拽自己的胡须,牙牙地不知在说些什么,遂捏捏她的脸蛋和鼻子,再看看憨态可掬的两个儿子,逗逗他俩说些天真无邪的话,陈芷的办法起了效果,荀贞心怀颇畅,注意力一转移开去,多日来的压力顿不觉有所减少。

    陈芷含笑跪坐侧边,等荀贞和子、女玩了会儿,提及了一件事,说道:“听说子瑜昨日求见夫君,夫君没有见他?”

    “昨日军情多,没有得空。”

    “子瑜知大体,他知道现在军务要紧,夫君日理万机,如非紧要事情,他想来不会求见的。夫君何不趁此空,召他来见?”

    诸葛瑾作为侯府的庶子,主掌着侯府的一应事宜,与荀贞见的次数不算多,但与陈芷这个主母见面的次数却很多,如今陈芷与诸葛瑾,包括诸葛瑾的弟、妹们都很熟了。

    陈芷的话,荀贞向来“不违”,当下“从善如流”,便令从吏召诸葛瑾来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